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218 一個叫做鄭鳴的魔影

司空龍象看著下方有些瘋狂的人,心中暗自嘆了一口氣,他這個時候,倒是非常的希望,自己能夠知道那個人是誰。【】
  如果他知道那個人是誰的話,他就會成為眾人之中當之無愧的領袖,他的名聲,更會扶搖直上,他司空龍象,更會得到很多,他意想不到的好處。
  可惜,他不知道。
  同時,他對于那個暗殺者,也更多出了一絲的恐懼,這個暗殺者不過只用了短短五天的時間,就已經將這些天才人物折磨成了這樣,這是何等的手段。
  “諸位,我自然是不知道這些人是誰,但是我覺得,咱們可以將他找出來。”
  “怎么找?”一個性子急躁的少年,很是不給司空龍象面子的吼道,他的聲音中,對司空龍象,也沒有什么尊重的味道。
  對于這個沖動的少年,司空龍象并沒有太在意,他沉聲的道:“這次參加劍狩的家族,都已經到了這里,咱們一個個的排除,總能找到那些人。”
  說到這里,司空龍象第一個跪在地上,沉聲的道:“我司空龍象愿意以我們司空家族的祖先名義發誓,這一次襲擊大家的人,絕對不是我皇室中人。”
  “如果口是心非,當讓我死無葬身之地,萬劫不能超生。”
  司空龍象的一席話,說的是鏗鏘有力,而聽了他話語的人,一個個神色間,都變的鄭重無比。
  在大晉王朝,如果以自己的名義發下誓言,有的時候,還是有人作假的,但是以自己祖先的名義發下的誓言,卻是很少有作假,不應該說沒有作假的事情。
  司空龍象以自己祖先的名義發下的誓言,很是值得讓人相信。
  站在司空龍象遠處的宇文縱橫,雖然眼眸中滿是怨毒的看著司空龍象。但是他不得不承認,司空龍象的辦法,還是有效的。
  但越是這樣,他的心中。越是怨恨司空龍象,早知道有這種方法,司空龍象為什么不提早告訴自己。
  如果他能夠早些告訴自己,那么也就不會出現自己的屬下,被金鳥衛斬殺一半的情形。
  可是他心中雖然恨。但是面對司空龍象強大的實力,他還是將拿起報復的心思,壓在了自己的肚子里。
  剛剛沖動的責難司空龍象的少年,第二個跪在了地上,代表著自己的家族,發下了誓言。
  一個個少年,用自己祖先的名義發誓,他們的家族,沒有搞暗殺,沒有進行刺殺。
  伴隨著立下誓言的人越來越多。不少人的眼眸中,生出了興奮的味道,甚至已經有人,開始將懷疑的目光,落在那些還沒有立下誓言的人身上。
  畢竟只有這么多人,暗殺如果不是我們這些人進行的,那么就是你們這些人進行的。
  可是,就在不少人的心中充滿了期待的時候,最后一個人跪在了地上,用自己祖先的名義。發下了誓言。
  “咱們之中,一定有人發下了假的誓言。”一個有三分像凌風公子的少年,聲音中充斥著憤怒的說道。
  而伴隨著他的話語,不少人將目光看向自己左右的同伴。就好似這些人之中,有人發下了假的誓言一般。
  伴隨著這些目光越來越多,一些本來就帶著些仇怨的家族,在這一刻,都緊緊的盯在了對方的身上。
  有人的手,已經落在了自己佩劍上。更有人催動自己體內的內氣,一副隨手準備出手的模樣。
  司空龍象此刻雖然心有不甘,卻也明白這個時候,已經不能任由這種懷疑在繼續下去了。
  如果在繼續下去,說不定他組織的這次聚會,就會變成一場真正的大殺戮。
  “諸位,對于剛才大家的誓言,我相信大家說的都是真的,不過我們好似忘了,這一次,參見劍狩的,除了咱們之外,還有一個人。”
  一個面容清秀的少年,狹長的目光中,閃爍著一絲智慧的光芒,他好似想到了什么,聲音中更帶著亢奮。
  “王浩泓,你別藏著掖著,是誰參加了劍狩之會咱們并不知道?”凌風公子的堂弟,聲音急促的道:“你說出他是誰,老子將他斬成十段。”
  “鄭鳴,這次參加劍狩之典的,除了咱們這些人之外,還有鄭鳴,你們不會忘了他吧!”
  王浩泓的聲音很大,可是在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所有的少年除了平靜之外,更有人仰天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王浩泓,我沒有聽錯吧,你說鄭鳴,莫非你的腦袋被驢踢了不成。”
  “鄭鳴他只不過是一個獵物,他只有一個人,他怎么能夠偷襲咱們這么多人,你知不知道,現在咱們各家死去的人手,已經超過了二百人。”
  對于王浩泓的話,司空龍象開始的時候,也滿是懷疑,可是在這一陣質疑之中,他卻陡然感到,王浩泓的懷疑,并不是沒有道理。
  甚至,王浩泓的懷疑,并沒有錯!
  鄭鳴,自己隨著那群刺客的出現,已經完全忘記的獵物,他不可能如此長的時間不出現。
  更何況,除了他,在整個大晉王朝之中,要破壞這次劍狩的人,好似真的沒有。
  “前兩日,董家兄弟死亡,他雖然被一劍穿吼而死,但是我卻從他的身上,發現了下毒的痕跡。”王浩泓說到這里,朝著四周看了一遍道:“本來,我覺得是咱們之中哪個人下的毒,甚至是董家兄弟最親近的人下的毒。”
  “但是,剛才大家一起用祖先的名義立下誓言,說自己沒有參與殺戮這件事情,這讓我有了新的發現。”
  “我覺得,對咱們動手的,很有可能是鄭鳴,因為在前些日子,他在九千里蠻荒之中,對那些追殺他的人,同樣用過毒。”
  鄭鳴會下毒,這個消息,讓四周的少年,都打了一個寒顫,他們的念頭,也隨著王浩泓的話,全部都匯聚在了鄭鳴的身上。
  是鄭鳴,對他們動手的,是鄭鳴。
  本來,他們將鄭鳴當成了自己的獵物,可是從現而今的情況看,自己等人,反而成為了鄭鳴的獵物。
  他們雖然不愿意承認,但是獵物這兩個字,卻是真真正正的映在了他們的心頭。
  “諸位,無論鄭鳴是不是那個對咱們下毒手的人,咱們都要殺了鄭鳴。而且從現在的情況看,咱們還要聯合起來!”司空龍象振臂高喝道。
  手拿著一根風干的鹿腿r,鄭鳴一邊吃,一邊將撕扯下來的r,扔給在自己不遠處的小金貓。
  “你說他們這些家伙,正在西邊山上搜尋我的下落,嘿嘿,他們這些人之中,雖然也有點追蹤的高手,但是想要追上我可能嗎?”鄭鳴嚼了一口r,好似自言自語,又好似在和那小金貓說話。
  正皺著眉,啃著鄭鳴扔給他的r的小金貓,輕輕的晃了晃腦袋,算是對鄭鳴進行了回答。
  “行了,快點吃了干活,現在不是讓你挑三揀四的時候,等將這些獵物干掉之后,我請你吃好吃的。”鄭鳴看著好似吃藥物一般的小金貓,聲音中帶著一絲斥責的道。
  這鹿腿r雖然味道一般,卻也是不錯的食物,可是這挑剔的小家伙,竟然好似吃藥。
  對于小金貓的挑剔,鄭鳴很是有些不爽。不過小金貓最近的表現,卻讓他感到,這家伙真是一個殺手難以缺少的良伴。
  別的不說,就那這家伙潛伏和打探消息這一點,就讓鄭鳴驚奇不已。
  他還發現,這小金貓,竟然和被他殺死的豹子一樣,現在可以隨意變換自己的外形的顏色。
  就憑著這一點,小金貓的價值,就提升了不少,更不要說這家伙還能夠告訴他,司空龍象等人的消息。
  在將鹿腿上的r啃完之后,鄭鳴本來隨手將那鹿腿扔在地上,可是隨即,他好似想到了什么,直接拿起鹿腿,扔到了不遠處的懸崖下。
  孟星魂的六成意識,已經告訴他,一個真正的殺手,該是什么模樣。
  飛躍之間,鄭鳴已經落在了一顆大樹上,借助大樹向下看,鄭鳴看到的,鄭鳴就看到足足有十多個武者,正在小心的尋找著什么。
  這其中,就有一個身材不高的漢子,在四周查看了一圈之后,然后又將腦袋貼在地上靜靜的聽了兩下之后,這才沉聲的道:“我剛才感覺到了鄭鳴的氣味。”
  “他應該在這一代活動過。”
  不高漢子的話一出口,其中一個高個男子頓時道:“立即通知公子他們。”
  鄭鳴沒有想到,自己已經盡力將自己的痕跡抹掉,卻不成想還是被這不高的漢子給發現了。
  雖然這種發現,對于他而言,并不會帶來太大的損失,但是這好似能夠辨別位置的漢子,對于他而言,卻是一個威脅。
  對于威脅,鄭鳴的做法,就是除掉。
  這十幾個漢子之中,有兩個七品左右的修為,其他的也都在八品。要是直殺過去,鄭鳴覺得按照自己的修為,倒也不是殺不了這些人。
  可是,要是直殺過去的話,那些人的支援者,恐怕也會飛速的趕到,倒也是一個問題。
  所以在稍微沉吟了剎那之后,一個計劃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這依舊是一個刺殺的機會,鄭鳴自從得到了孟星魂的六成技能之后,暗殺計劃對他而言,變的很簡單,也很輕松。(未完待續。)
  ps:今日是二十八號,月底啦,兄弟們,別的俺不說,有票票,給俺幾張,所有的拼搏,都在這關鍵的幾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