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216 疑惑

司空龍象朝著宇文縱橫掃了一眼,隨機用不容置疑的口氣到:“這絕對不會是鄭鳴動的手。【】”
  “你應該知道,鄭鳴就孤身一人,怎么可能誅殺的掉楚家四十八個人。”
  宇文縱橫點了點頭,雖然他懷疑鄭鳴,但是他更贊成司空龍象的話。
  鄭鳴只有一個人,他們如此多的人現在在對鄭鳴進行劍狩,鄭鳴最好的選擇,就是躲起來。
  “看起來,是有人想要將水攪渾,然后來一個渾水摸魚啊!”司空龍象昂頭看天,話語中帶著一絲傲然的道:“我倒要看看,這究竟是誰,想要興風作浪。”
  兩個人說話間,一個屬下飛速的跑來匯報道:“公子,陳家的人正在接近我們。”
  陳家,同樣是大晉王朝的大家族之一,只不過他們的實力和司空龍象差了不少。
  如果是以往,司空龍象已經會和陳家的來人談一談,最好能夠將來人拉攏兩把。
  但是現在,他的腦海中第一個反應,那就是這楚家的被滅,是不是和陳家的人有關。
  “你警告陳家的來人,讓他們遠離咱們的區域,如果他們再接近咱們的話,不要怪咱們不客氣。”
  那下屬答應一聲,剛剛準備離去,有一個下屬飛速的跑來,話語中帶著驚恐的想司空龍象到:“公子,陳家的人讓咱們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不然的話,他們就要對咱動手。”
  司空龍象這一刻,鼻子差點沒有氣歪,自己還沒有說動手,這陳家的小崽子竟然說動手了兩個字。
  可是他畢竟不是傻子,從這話語之中,就能夠明白陳家的戒備之意。而在陳家的眼中,恐怕也只有他們王室的實力,才是最有可能滅絕楚家三兄弟的。
  這個黑鍋。讓他帶的無比的難受。
  小小的山道,蜿蜒向前,四個手持利刃的男子,不斷地朝著四周撒看著。
  在這四個男子的拱衛下。兩個身穿青色長袍,面容一黑一白的少年,鄭策馬前進。
  “三弟,楚云冰的死,我覺得應該是司空龍象動的手。畢竟司空龍象不但有這個實力,而且還有動手的動機。”
  那黑臉的少年,輕輕的揮動了一下馬鞭道:“我可是聽說,楚家和王室,一向不和。”
  那白臉的少年晃了晃腦袋道:“現在能懷疑的人實在是太多了,咱們不能夠一一查找,對于咱們現在而言,最重要的,并不是找出那個人是誰,而是要找到鄭鳴。”
  “只要殺了他。拿到開陽訣,咱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說到此地,那白臉少年眼眸中帶著熾烈斗意的道:“我本以為,這是一場游戲,卻沒有想到,這游戲竟然如此的有趣,也好,趁著這個機會,我倒要看看,這次在咱們大晉王朝之中。究竟又出了那些英雄人物。”
  兩個人的馬匹,從一片枯草路上經過,一切看上去,都沒有任何的變化。
  可是。就在兩個人的馬匹踏過枯草的剎那,一條身影,從地下直沖而出,森然的劍光,快如閃電,直傳馬腹。騰空向上。
  那白臉的少年,雖然反應很快,可是就在他一拍自己的坐騎,想要騰空飛起的時候,那劍光已經從后方追了過來。
  不等那白臉少年用手拍打,森然的劍光,已經華麗無比的將白臉少年的人頭斬下。
  “你敢殺我們狄家的人,我和你沒有玩!”黑臉少年沒有想到自己身旁的兄長,竟然在這種情況下,被人來了一個一擊而亡,他從馬腹上飛起,手中一柄長刀,揮動之間,就朝著那身影斬了過去。
  可惜,他的動作雖然快,但是那刺殺者的動作,卻比他還要快上幾成。
  不等他的刀光落下,那人就好似一條閃電,起落之間,朝著遠處飛奔而去。
  黑臉少年和他身后的幾個仆從,瘋狂的朝著刺客逃走的方向追逐而去。但是他們的速度和刺客真的不是一個級別的,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那人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黑臉少年的眼眸中,這一刻是欲哭無淚,重新來到了自己兄長尸體前的他,仰天發出了一聲憤怒無比的嚎叫:“總有一天,我要報仇!”
  四個跟隨他們的護衛,此時一個個臉色也發白,他們乃是黑臉少年和白臉少年的護衛。
  現在,最受家族重視的白臉少年,竟然在這個時候死掉了,他們是責無旁貸。
  “你們是怎么警戒的,你們怎么就沒有探查出,那里有埋伏,你們怎么就……”
  黑臉少年的怒罵,讓那些護衛不敢還口,雖然他們有不少理由,但是白臉少年畢竟已經死了。
  “你們看清楚沒有,那個人究竟是個什么樣子?”終于,在哀痛中清醒過來的黑臉少年,想到了這個最有可能給自己兄長報仇的關鍵問題。
  “二少爺,我看清了一點那人的臉,那人相貌一般,五尺多高的個頭,對了,他的臉上,好似有一塊刀疤。如果能見到那個人,我一定能將他認出來。”一個護衛,咬牙切齒的說到。
  黑臉少年點了點頭,他看著四個護衛,沉聲的道:“你們之中出一個人,將我哥哥的尸體運送回去。”
  “二少爺,那您……”一個護衛帶著擔憂的到。
  “哼哼,這次劍狩還沒有完,我一定要查出來,究竟是誰在使用y招暗算人,我們狄家雖然不是最頂端的豪門,但是也絕對不允許,有人殺了我們的人,卻逍遙無事。”
  就在黑臉少年面色猙獰的想要殺人的時候,已經重新換了一身裝扮的鄭鳴,猶如一頭獵豹一般,掩藏在一棵大樹上,面容中帶著一絲冷漠的眺望。
  在遠處,有他的目標,在緩緩的走來。
  十六個頂級家族,七個頂級的勢力派出的年青一代,就是這次劍狩的獵人。
  在第一次參加這次是狩獵的少年們眼中,這次的劍狩,就是一次他們要贏得名譽,贏的獎賞,贏的一切的過程。
  可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還沒有等他們將這一切贏取到手,一種叫做恐懼的東西,開始籠罩在了他們的心頭。
  楚云天等楚家弟子,全部被誅殺;作為三品世家的狄家,有八品巔峰修為的狄吟云,被人當著狄家護衛的面,從背后襲殺。而后那殺手騰空而走。
  還有,冰劍盟的三十名侍從,一夜之間,只剩下九人,而那些死的侍衛,全部都是一劍穿吼……
  上百人,這才幾日的功夫,都已經死了。本來只是一場讓他們建功立業,讓他們揚名立萬的劍狩,竟然變成了殺戮。
  幾乎所有的人,都懷疑自己這些一起劍狩的同伴,幾乎所有人看向自己同伴的時候,都覺得對方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出劍斬殺自己。
  這些懷疑,讓恐懼在眾人之中越加的橫行,只不過這些人,沒有一個向家族求救。
  畢竟,他們是家族之中的佼佼者,他們有他們自己的驕傲,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家族之中,同樣不乏對手,如果在這種爭奪之中,無聲的退卻,那么對他們而言,同樣是一個讓他們難以接受的后果。
  “是誰?竟然敢對王室動手,殺我金鳥衛,我和他們沒完!”重重將手掌拍在石頭上的司空龍象,眼眸中充斥著血紅。
  一隊金鳥衛,足足有百人,這對于大晉王朝而言,也算是精銳的下屬。
  按照司空龍象的身份,本來應該配備的是玄鳥衛,這次為了讓他能夠在這次劍狩之中獨占鰲頭,所以給他配備了金鳥衛,卻沒有想到,這些金鳥衛連敵人都沒有見到,就死了三十多個。
  三十多個,這等于死傷了一小半,司空龍象的心里這個時候在滴血,要知道他是頭領,每一個金鳥衛的死亡,皇室之中那些長老,都會將帳算到他司空龍象的身上。
  也就是說,這三十多個金鳥衛的死,已經讓司空龍象在皇族之中的位置岌岌可危。
  宇文縱橫的神色,也好不了那里去,他對于這來無影去無蹤的暗殺者,同樣頭疼不已。
  雖然他帶領的宇文家族的下屬,并沒有受到大的傷害,最多也就是一個下屬因為不小心,被一個九品兇獸的毒蛇給咬了手腕,失去了戰斗力。
  但是,那不斷死去的金鳥衛,讓他的心頭,猶如蒙上了一層重重的y影。
  “司空兄,咱們還是從長計議的好。”
  宇文縱橫的勸告聲,不但沒有壓下司空龍象的怒火,反而讓司空龍象以一種要吞了宇文縱橫的目光看著宇文縱橫。
  “你說什么,你還讓我從長計議,這一次死的,沒有你們宇文家族的人,你自然不著急。”
  司空龍象說帶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就尖銳的道:“宇文兄,咱們兩家人走在一起,你能不能告訴我,為什么死傷的,都是我的金鳥衛。”
  金鳥衛的修為,比之宇文家的武者素質要強,兩者要說受到襲擊,死的最多的,應該是宇文家的武士。
  可是,宇文家的武士,一個都沒有死,那些比他們強大太多的金鳥衛,卻死了三十多個。
  宇文縱橫不傻,他其實已經想到了這個問題,可是這個看上去應該是運氣原因的事情,他真的沒有辦法回答。(未完待續。)
  ps:第二更來了,流星蝴蝶劍第一殺手附體,還真是讓人可怕!大家伙覺得這兩章看的舒服,給俺兩張票票吧,那個晚上還有一更!俺也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