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15 殺人者死

那五弟的眼眸中,卻閃過了一絲的嫉妒之意,雖然他們家族,在大晉王朝也算是大家族,但是比較觀星劍宗而言,他們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存在。
  如果讓他擁有了進入觀星劍宗學習的機會,那么他一定會出人頭地,一定會將自己的家族,推上皇室的位置。
  “哼,死有余辜。”那五弟說話間,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寒霜的道:“本來就不該屬于他的機緣,竟然落在了他這種人身上,那還不撐死。”
  那清雅男子淡淡的笑了笑,他明白自己的五弟在想什么,但是他并不覺得,自己的五弟想的不對。
  不該屬于你的東西,卻落在了你的手中,那就是該死。
  “公子,芙蓉r羹好了。”一個青袍的侍從,恭敬的端著三個r碗,輕輕的送了上來。
  看著侍從快速的將三個玉碗擺放好,清雅男子呵呵一笑道:“新宰殺的青云燕,味道應該很不錯,咱們快點嘗嘗。”
  那五弟也不客氣,端起碗就快速的喝了兩口,嘖嘖稱贊道:“確實比家里熬制的,多了那么兩分新鮮的味道。”
  清雅男子輕輕一笑道:“實際上,在這外面,有時候感覺比家里好啊!”
  兩個人談笑之間,就端起碗笑吟吟的吃喝了起來,而那個冷漠的年輕人,剛剛端起玉碗,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朝著侍立在一旁的青衣侍從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好似沒有見過你?”
  “回公子的話,屬下一直在家族修煉,很少外出辦事,公子您不認識屬下,也是正常。但是屬下對于公子您的大名,卻是久仰的緊。”
  這句話剛剛說完,那冷漠的男子臉色一變,就在他要將那玉碗打向青衣侍從的時候,青衣侍從的手中。已經多了一柄軟劍,如閃電般的朝著他刺來。
  雖然這一劍,并不是那么華麗,但是這一劍。卻是以最快的速度,刺向了冷漠男子的要害。
  作為家族之中,已經摸到了七品邊沿的存在,那冷漠男子的的修為,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
  但是此刻。他面對那充滿了殺戮的劍法,卻是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施展自己的功法,就這樣被一劍刺穿了脖頸。
  冷漠少年的死,和青衣侍從的出劍,可以說一如電光石火,讓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還在夸耀著吃食不錯的清雅少年和被稱為五弟的少年,此刻都呆在了哪里。
  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在他們吃飯的時候,竟然會有人刺殺,而且這刺殺者的手段。還無比的辣手,那剛剛和他們談笑風聲的人,已經死了。
  一直以來,都是他們殺人如屠狗,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的兄弟,竟然會死掉。
  而且還是被人,當成草芥一般的殺掉。
  他們的心中,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那艷紅的血。以及他們兄弟的尸體卻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沒有任何的錯誤,那一直猶如一座山一般。在家族中壓他們一頭的兄長死了。
  無聲無息的,死在了這青衣侍者的手中。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們楚家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被稱為五弟的少年,面容之中帶著猙獰的喊道。
  可惜,他的喊聲,并沒有任何的作用,那快速收劍的青衣侍者。劍光轉動,就朝著他的脖頸,重重的斬落了下去。
  劍光落,那被稱為五弟的少年想要抵擋,可是當他催動自己的內氣時,卻悲哀的發現,自己的身軀,這一刻竟然用不上任何的力量。
  怎么會如此?
  清雅少年瘋狂的想要站起來,可惜,他的身上,同樣沒有半點的力量。想到自己剛才喝下的r湯,這一刻,清雅少年哪里還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況。
  他手指著青衣侍者,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悲哀的道:“既然我注定是要一死,可不可以讓我知道,我究竟是死在了什么人的手中?”
  青衣侍者扭過頭,淡淡的看著那清雅的少年,眼眸中帶著冷漠的道:“我是鄭鳴。”
  鄭鳴這兩個字,讓清雅少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精光,他顫聲的道:“你真的叫鄭鳴,就是那個要作為劍狩的獵物,你……你怎么敢殺我們?”
  “殺人者,人恒殺之,你們既然要殺我,那么你們也要做好被殺的覺悟。”
  一身青衣的鄭鳴說話間,緩步朝著清雅少年走近,手中的利刃,讓那清雅少年的眼眸中,充滿了恐懼。
  殺人者,人恒殺之,嘴里嘟囔著這句話,清雅少年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哆嗦的道:“哈哈,好一個殺人者人恒殺之,我楚云天死不足惜。”
  “不過,我覺得,你就算是殺了我,你也活不了多久,畢竟,你面對的不是我們一個楚家。”
  鄭鳴沒有多開口,他直接用自己手中的利刃,刺入了楚云天的脖頸之中。
  此時的古廟,充斥著靜寂。楚家三個少年,和他們帶來的數十名屬下,此時已經全部沉尸在了古廟之內。
  鄭鳴一揮手,將那篝火引燃整個古廟,也就是一會的功夫,小小的古廟,已經變的烈火熊熊。
  快速的飛離古廟所在的位置,鄭鳴的眼眸中,充斥著冷意。他輕輕的攥著拳頭,冷冷的看著那些從四面八方朝著古廟趕來的人,心中暗道——這只是開始。
  天上的晨陽,照耀著天地四方,給人一種欣欣向榮的感覺,但是此時的破舊古廟外,空氣卻變得無比的沉悶。
  幾乎所有人的神色,都緊繃繃得,不是一方的人,更是謹慎無比的保持著應有的距離。
  “這些死的人,應該是楚家的人。”說話的,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少年,他的臉雖然還得帶著一絲少年的稚嫩,但是那雙眼眸,卻充滿了和他年齡并不是很相符的睿智。
  聽到這少年的話,其他人的神色,并沒有變輕松,相反他們的神色,這一刻變的更加的鄭重。
  “楚家來得時楚云天三兄弟,再加上楚家的秋葉衛四十五人,他們一共來了四十八個人。”一個面容中帶著睿智的少年,肯定的說到。
  那剛剛第一個開口的魁梧少年聲音中帶著生硬的道:“剛剛好,在這里發現了四十八個尸體。”
  四十八個尸體,也就就是說,基本上楚家的來人,都已經死在這了這荒野的小廟之中。
  雖然,楚家的實力,在整個大晉王朝,并不是太頂尖,但是在圍攏在此的各方勢力之中,不如楚家的不是沒有,甚至可以說,不如楚家的還不少。
  楚家的楚云天三人,更是楚家這一代的佼佼者,特別是楚云冰,修為已經接近了七品。
  七品,是他們這些參加劍狩的最高級別,可是,接近七品的楚云冰等人竟然死了。
  他們是怎么死的,又是誰殺了他們。
  “各位,你們覺得,楚云冰他們是遭了何人的毒手?”一個面容中帶著冷厲的少年,嗎目光如刀的從在場的人臉上略過,最終目光落在了司空龍象的臉上。
  這目光,讓司空龍象很不舒服。
  如果可能的話,他很想一拳,將這少年的頭給打破,畢竟被人懷疑,并不是一件讓人愉快的事情。
  但是他只能在自己的腦海中,想一想這件事情,畢竟左軍震天的堂弟,并不是他能夠招惹的。
  “輕崖兄,我來的比你們還晚,我這里有人作證,在昨日楚家弟子被殺時,我的我的人在百里之外。”
  司空龍象說出了不在場的話,但是那第一個說話的少年,并沒有因為這個,而減輕對司空龍象的懷疑。
  他淡淡的道:“說自己不在場,還不容易嗎?”
  宇文縱橫的眼眸中,生出了無邊的憤怒。在東松學院之中,他從來都是說一是一,還從來沒有人,敢于用這樣的聲音和他說話。
  但是他不能吭聲,雖然他們家族是四品家族,但是和眼前少年的家族相比,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他得罪不起,最好還是讓司空龍象應對。
  一時間,幾十個少年有些冷場,他們互相看著自己遠近的人,眼眸中的戒備和狐疑,越發多了起來。
  “不論是誰,我相信總有一日會水落石出,依我之見,我們現在還是先將楚家兄弟找個地方埋葬,也省的他們暴尸荒野。”
  說出這個提議的,是一個瘦若竹竿的男子,但是這男子說話間y寒得得目光,卻讓人不由心頭打顫。
  在看到這個男子的時候,司空龍象的心中,就生出了一種倒霉的念頭,雖然在武技上,男子好似并不比他強,但是竹竿男子無疑是他認為的對手之一。
  安葬楚家兄弟的尸首,這件事情并沒有人反對,他們都帶著不少仆從,所以只是半響的功夫,就挖出了四十八個大坑,然后將這些人給埋了。
  只不過,當那些墳頭出現在荒山上之后,這些天之驕子,一個個都失去了說話的興趣,他們一個個戒備的看了對方幾眼之后,就快速的離去。
  司空龍象和宇文縱橫走在一起,兩個人帶著下屬一連跑了二十多里路,這才放慢了腳步。
  “司空兄,你覺得,這會不會是鄭鳴動的手?”宇文縱橫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顫抖。(未完待續。)
  ps:呼呼,在兄弟們的支持下,新書月票榜上,我們終于完成了屬于自己的超越,但是距離實在是太小,貓感到自己身后追兵太緊,求票票啊!這都月底了,您有票的話,就投給小貓吧,謝了,今日三更,對了大家覺得雄霸的英雄牌,會在什么地方用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