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213 秦失其鹿天下共狩

就在司空龍象說話的時候,一個身穿灰色袍服的男子,快速的從遠處飛馳而來。
  “少主,老祖讓我將這個給您。”那男子說話間,就將一份密函遞給了司空龍象。
  司空龍象看著那密函,眼眸中先是出現了一絲的震驚,不過隨即這震驚都變成了歡喜。
  “司空兄,怎么了?”宇文縱橫眼眸中帶著一絲疑惑的朝著司空龍象問道。
  司空龍象揚了揚自己手中的書信,眼眸中帶著歡喜的道:“我家老祖說,所有想對鄭鳴動手的實力,現在已經達成了協議,那就是各家老祖暫且都不動手,由七品以下的武者參與對鄭鳴的圍殺。”
  “鄭鳴身上東西的歸屬,更是以七品一下子弟所得為準。”
  宇文縱橫的神色中,卻并沒有絲毫的歡喜之色,他本來以為,誅殺鄭鳴,搶奪開陽訣,他和司空龍象只不過是個配角。
  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成了主角。
  想要開陽訣的人太多,而大晉王朝那些頂尖的老祖,更不可能因為一部開陽訣,自相殘殺,害的整個大晉王朝的實力下降,所以就選擇了這樣一個辦法。
  這樣一來,即鍛煉了下面的晚輩,也省的各宗門主要人物的傷亡,可以說一舉兩得~,..。
  只不過,這個消息聽到宇文縱橫的耳中,他的第一個感覺并不是歡喜,而是一種擔憂。
  讓七品以下的晚輩對鄭鳴進行狩獵,自己等人能夠做得到嗎?雖然好漢架不住人多,但是鄭鳴表現出來的修為。可是在司空龍象之上啊!
  不過當他看到司空龍象眼眸之中閃爍的熊熊戰意之后。他講自己的擔心咽到了肚里。
  他不能夠讓司空龍象看輕自己。更不能讓其他人知道,他對鄭鳴膽怯。
  “哈哈哈,看來這一次,咱們可以大干一場了,司空兄,這次為了誅殺鄭鳴,我從家族之中帶來了十八名八品武者,哼哼。就不信殺不了鄭鳴。”
  司空龍象的嘴角挑了挑,從宇文縱橫的眼眸中,他看出了這位老兄心中的那一絲恐懼。
  對于宇文縱橫這種恐懼,他從心中有些看不上。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說,宇文縱橫越是表現的差勁,越能夠表現出他司空龍象的不凡。
  這一次老祖們讓自己等人布局滅殺,實在是一大快事。
  “縱橫兄說得對,剛才老祖的心中告訴我,我們王室金鳥衛已經調集了一百多名高手,隨時等待著我的命令。這一次,咱們就給那姓鄭的來一個甕中捉鱉。”
  “不過咱們除了注意那姓鄭的之外。更要注意竇恬城等人,聽說他們冰劍盟中,這次也調集了一個堂的力量。”
  就在兩個人商議的很是興奮,好似鄭鳴的性命就在兩個人手掌之中的時候,他們根本就沒有發現,在他們不遠處的一片手掌大的枯葉下,一只變成了黑色的小貓,正猶如石頭一般的躲在哪里。
  冰劍盟的人在匯聚,大晉王朝只要是有名有姓的家族,此時的實力,也都開始匯聚。
  一時間,鄭鳴從東松學院到鹿靈府的道路上,聚集了無數的武者,這一次的兇險,自然比鄭鳴從鹿靈府到東松學院所走的九千里蠻荒路,更增加了好幾倍。
  畢竟,這一次出動的,都是整個大晉王朝,最頂尖的實力。
  而這些實力在調集人馬,磨練自己晚輩的同時,也給這次行動,起了一個不錯的名字劍狩!
  劍,是鄭鳴手中所有的劍訣,而狩,則是狩獵的狩。
  兩個字連起來的意思,就是狩取鄭鳴手中的劍訣,就是將帶著劍訣的鄭鳴,當成了一個獵物。
  東松學院百里之外的一個小鎮,羅金武拿著小紙片,眉頭皺成了一個大大的川子。
  劍狩,這兩個字,讓他感到無比的難受,畢竟和鄭鳴一路走來,他覺得鄭鳴很不錯。
  但是它心中清楚,就憑他羅金武,根本就阻止不了這個劍狩,更難以在這劍狩之中,發揮任何的作用。
  這是整個大晉王朝所有的實力,為了開陽訣,所組織的一場,由年輕人擔任主角的盛宴。
  很不好的是,鄭鳴成為了人家狩獵的獵物。
  他能夠想到,鄭鳴將要面對什么,但是它給不了鄭鳴任何的幫助,畢竟他們羅家,或者說他們鹿靈府府武院,實在是太不起眼了,根本就沒有人在意他們。
  “爺爺,出什么事情了?”羅東雄的眼眸中,滿是疑問。
  羅金武將手中的字條一收,沉吟了一下道:“沒有什么事情,也就是一些小事。”
  說話間,他來回走了兩步道:“咱們返回東松學院,在東松城里,多住上幾天,等事情了解之后,咱們再返回鹿靈府。”
  羅東雄看著自己的爺爺,眼眸中若有所思!
  劍狩,對于大晉王朝底層的武者而言,這就是一個秘密,一個他們接觸不到的秘密。
  但是這劍狩對于大晉王朝頂級的實力而言,這就是一場盛宴,一場年青一代之間的盛宴。
  這種盛宴,獎品是開陽訣,而獵物,自然就是鄭鳴。
  而正是這個劍狩,也讓鄭鳴的名字,第一次開始在大晉王朝之中傳揚開來。
  只不過,這種傳揚,并不是太光彩,因為在大多數人的眼中,已經成為了劍狩獵物的鄭鳴,有的只是死路一條。
  畢竟,參加這次狩獵的,是大晉王朝各大勢力之中的年輕強者,而且他們都帶領著各自家族的實力。
  鄭鳴,在萬劍種,雖然創下了不小的威名,但是它畢竟只是一個人,更重要的是。鄭鳴的身后。并沒有任何的勢力給他撐腰。
  他在諸多大勢力的圍殺下。只有死路一條。
  鹿靈府,得到這個消息的,只有程家和幾個八品家族,而這些家族,并沒有將消息散播出去。
  他們沒有資格參加這次劍狩,更沒有可能得到鄭鳴手中的劍訣,可以說他們沒有資格,在這次劍狩之中。得到任何的好處。
  沒有好處,自然就不會有人插手其中,而鹿鳴鎮鄭家,他們也不會去得罪。
  雖然鄭鳴是在劫難逃,但是此時在鄭家,可是有一個四品強者黑心老人坐鎮。
  作為四品強者,黑心老人有自己的消息渠道,當劍狩的消息第一時間傳出來的時候,黑心老人就已經得到了消息。
  手持紙條,從座位上直接站起的黑心老人。在眉頭皺動了一會之后,最終又坐了下來。
  黑心老人的修為。可以讓他不必懼怕一個實力,但是他卻沒有辦法,抵抗大晉王朝所有實力的聯手。
  特別是那些頂尖的家族和皇室之中,更有多年不出手的老祖,他們的修為,更遠在黑心老人之上。
  黑心老人之所以能夠在大晉王朝活的無比的滋潤,除了他的修為高超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黑心老人這些年來,絕對不得罪自己得罪不起的實力。
  他有女兒需要照顧,所以他不敢得罪那些大的實力。
  現而今,鄭鳴是對他有恩,依他的性格,有恩不報,絕對不是君子所為。
  可是,他有女兒,他女兒的病體,才康復了第一個階段,他絕對不能去拼命。
  “爹爹,您怎么了?”輕柔若水的女子,手里托著一個托盤,面帶笑容的走了進來。
  此時的女子,雖然身材依舊的消瘦,但是那本來蒼白的臉色,此時卻多了一絲的紅潤。
  這是健康的紅潤,而這種紅潤,更讓女子猶如深秋之中盛開的花朵,耀眼無比,引人入勝。
  看著自己的女兒,黑心老人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欣喜。女兒的恢復,已經超出了黑心老人意料。
  “哎呀,女兒你怎么跑出來了,這東西,你交給丫鬟做就是,怎么還自己拿著,要是累著了怎么辦?”
  托盤上,只有一個茶盅大小的東西,就算是一個小孩子,也絲毫累不到,更不要說眼前的少女,從年歲上而言,已經是一個成人。
  如果不是認識黑心老人的人,絕對不會想到,眼前這個有點嘮嘮叨叨的老者,就是大晉王朝最有名的殺人不眨眼的人物。
  “一個小茶盅,女兒哪里會累到。”少女嬌嗔了一句,然后將托盤放在桌子上道:“端陽嬸娘做好的蓮子羹,可好喝了,讓我給爹您捎來一碗,您趁熱喝吧。”
  看著女兒那雙手端來的蓮子羹,黑心老人的眼眸中,充斥著淚痕,此時他的心中,那最為柔軟的地方,好似被什么捅了一下。
  他的淚,在自己的眼角打轉,但是最終,黑心老人還是將這絲淚黑飾在了自己的眼眸中。
  “哈哈哈,我的乖女長大了。”黑心老人說話間,一口就將那蓮子羹喝了下去。
  實際上,他根本就沒有喝到,這蓮子羹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味道。
  “爹爹你這樣愛喝,我再給您盛一碗去,端陽嬸嬸哪里還有好多呢?”少女能夠感覺到自己父親的感受,她的眼睛有點發紅,但是她還是將自己的感觸壓制住,拿起黑心老人的碗,快速的走了出去。
  雖然女兒并沒有完全的恢復,但是黑心老人此刻,心中還是對鄭鳴身懷感激。
  鄭鳴,還有鹿鳴鎮的鄭家,是他們,讓自己的女兒,重新生出了活下來的希望。
  雖然他黑心老人,不能在這次劍狩之中出手相救,但是它可以向鄭鳴保證,整個鹿鳴鎮鄭家,都不會受到傷害。
  這是他唯一能夠替鄭鳴做的。(未完待續。)
  ps:劍狩,瘋狂的劍狩就要開始,究竟誰才是獵物呢,兄弟們,貓寫得已經有些興奮,你們呢,有票票要砸死貓嗎?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w‌w‌w.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