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212 震懾

至于其他觀戰的各方英才,此時一個個也緊繃著臉,他們雖然很想在這個時候出來,將鄭鳴給予他們的侮辱,直接扔到鄭鳴的臉上。
  但是他們自己清楚,自己不行,自己接不下那一劍。
  而宇文德及等各方師長,一個個臉上也都閃過了怒意,可是他們雖然憤怒,卻也不愿意在這個時候,拉下臉面,來和鄭鳴一個晚輩決一高下。
  所以一時間,四周一陣的靜寂。
  半刻鐘之后,鄭鳴收劍而去,司空龍象的眼睛中,充滿了猙獰之色,他司空龍象這些年來,什么時候受到過如此大的侮辱,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啊!
  本來,在他的眼中,鄭鳴就是一個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的玩物,可是現而今,鄭鳴卻當這整個東松學院學子的面,在他的臉上,重重的打了一個耳光。
  這個耳光,很痛,痛的司空龍象想要撕毀眼前的一切。
  “他那一劍,好似比他在萬劍塔頂層施展的要弱不少。”青袍老者話語中帶著疑惑的道。
  宇文德及點頭,他從鄭鳴出劍的時候,也注意了鄭鳴的劍法,雖然那一招絢麗無比的劍法,讓他的心中,依舊升起了無限驚艷的感覺,但是那劍法之中隱含的意境,和萬劍塔中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如果說當時的天外飛仙,是一個劍道大師在實戰的話,那么現而今的一劍,則只是一個普通劍客在施展。
  “也許,他不愿意用全力。”宇文德及在稍微沉吟之后。終于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青袍老者點了點頭。隨即道:“那招劍法。我希望他能夠歸我們王室。”
  宇文德及的神色,頓時變的有點不爽。雖然那一劍,并不能引動天地之力,但是在他的感覺之中,這一劍絕對是不次于開陽訣的劍法。
  將這樣的劍法給大晉王朝,他的心中,很不愿意。
  可是,面對那青袍老者一臉不容置疑的神色。最終宇文德及還是選擇了妥協。
  他不是爭不過這青袍老者,而是爭不過青袍老者身后的皇室,是她們家族,和皇室有太大的差距。
  竇恬城、司空龍象等人的敗績,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已經傳遍了整個東松學院。本來心中對于鄭鳴已經升起了一絲輕視的東松學院弟子,這一刻在看向鄭鳴所住區域的時候,眼眸中更多的是恐懼。
  他們在這一刻才明白,雖然鄭鳴沒有進入觀星劍宗,雖然鄭鳴被觀星劍宗評價難以進入四品。但是在所有來參見萬劍塔開啟的少年天才之中,鄭鳴依舊是最強大的。
  而且。鄭鳴的強大,還不是他們可以窺視的。
  當鄭鳴回到房間剛剛休息了片刻,正拿著一份獸肉逗弄著小金貓的時候,羅東雄滿是欣喜的跑了進來。
  “鳴少,西嶺武院的人提前走了,還有好幾個大實力,他們是一塊離開的東松學院。”
  說到這里的羅東雄,眼眸之中充斥著羨慕的道:“雖然他們說是想要早一點回去,但是他們那點小心思,哪里能夠瞞得住人,嘿嘿,他們是怕鳴少您將他們的天才人物,一個個都揍一頓。”
  作為鹿靈府府武院的學子,在這高門云集的東松學院,羅東雄一直都有一種矮人一等的感覺。
  可是,伴隨著鄭鳴將司空龍象揍了一頓之后,幾乎所有的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斥著一種忌憚。
  羅東雄知道,這種忌憚并不是因為自己,但是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羅東雄終于可以昂首挺胸的走在眾人之前。
  就在羅東雄興奮的和鄭鳴說話的時候,羅金武和程輕靈也走了進來,羅金武搓了一下手,輕聲地對鄭鳴道:“鳴少,咱們要收拾一下,準備回去了。”
  說到此處,羅金武臉上露出了一絲苦澀的道:“東松學院的宇文副院長說了,他們這里的水太淺,容不下咱們府武院這條大魚,讓咱們盡早離開。”
  說到此處,羅金武忍不住有點埋怨的道:“鳴少,這一時的痛快,有時候啊,真的要不得啊!”
  羅金武說完這句話,心中有點小忐忑,他雖然并不覺得鄭鳴會對他怎么樣,但是他的修為明顯低于鄭鳴,自然講起話來,越加的沒有氣勢。
  鄭鳴明白,羅金武對自己的埋怨,是自己對司空龍象等人的出手,他淡淡一笑道:“羅院長,你覺得我當縮頭烏龜,人家就會放過我。”
  “哼哼,他們既然要對我動手,那我就先給他們點警告,省得讓他們覺得我是隨意讓人拿捏的軟骨頭!”
  東松學院通往鹿靈府的大道上,鄭鳴催動著一匹駿馬,直朝著鹿靈府的方向飛馳而去。
  鄭鳴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一個時辰之間,鄭鳴也不過行走五十多里路而已。
  小金貓趴在鄭鳴的肩頭,一副睡意朦朧的模樣,但是無論催動著駿馬的鄭鳴速度如何的變化,小金貓都沒有半點搖擺的痕跡。
  不過這蠢蠢欲睡的小金貓,那細小的爪子,卻是不時的在鄭鳴的肩膀上劃動那一兩下,它正在通過這種方式,告訴鄭鳴監視他的人。
  十個、十二個、二十個……
  從東松學院出來才走了半天的功夫,監視自己的人,就已經達到了二十多個,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冷意。
  對于這些人的來意,鄭鳴清楚的很,這些人想要的,是他懷中的開陽訣。自然,在奪取了他開陽訣的同時,這些人也不會憐惜他的性命。
  心中暗自冷笑了一聲,鄭鳴依舊不緊不慢的朝著鹿靈府行進著,他對于這些準備動手的人,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接下來他要做的,就是收割,將這些對自己不懷好意的人的性命收割掉。
  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看向了自己心頭的雄霸英雄牌,三分歸元之下的雄霸,應對宇文德和午佗大師之類的人,應該不會有什么大的危險。
  更何況,自己的身上,還有一張太古金烏卡牌,要是惹惱了自己話,就將這偌大的大晉王朝化成灰燼又如何。
  黃色聲望值五萬三千七,紅色聲望值七十萬八千九百。
  這兩個數字,鄭鳴還是滿意的,和自己現而今的聲望值數量相比,出手揍司空龍象等人,實在是小事一樁。
  現而今,讓鄭鳴心頭唯一還拿不準的只有一點,那就是在對付追殺自己的那些人時,自己究竟是用自己本人出手好,還是蒙上臉,裝出另外一個人的好。
  這兩者,都有好處。
  如果用鄭鳴的本尊出戰,依靠雄霸的威懾,自然可以讓自己名聲大振,說不定還能夠獲得更多的聲望值。
  但是這樣做,同樣也有壞處,其中最大的壞處,就是鄭鳴的存在,將會被越加多的人懷疑。
  畢竟,在眾人的眼中,鄭鳴只是一個天才少年,他的修為,還沒有達到第七品。
  但是當他殺戮了太多四品,甚至三品存在的時候,那么鄭鳴就會被人懷疑,懷疑鄭鳴的修為,為什么會有如此大的變化。
  雖然有太古金烏牌作為最大的依靠,但是隨著觀星劍宗那位尊使的出現,鄭鳴越加認識到,這個世界,遠比自己想象的要大,而且強大的存在,也比自己想象的要多。
  在這種情況下,低調一點,特別是不惹的高等的存在注意,無疑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畢竟,太古金烏牌只能使用一次,而鄭鳴還沒有抽取到第二張太古金烏牌。
  而通過掩藏自己身份,讓人覺得自己身后有人,無疑是一個好的選擇。只不過這個選擇最大的不好,就是難以獲得聲望值。
  糾結啊!
  策馬奔走的鄭鳴,在猶豫了好半天之后,最終還是決定自己撞一撞運氣,要是再能夠抽取一張強大的英雄牌,比如封神牌就行,自己就出動本體滅了這些王八蛋。
  要是抽取不到厲害的英雄,那沒有辦法,自己就只能創造一個虛無的師尊。
  打定主意的鄭鳴,于是再次從十萬分之一機率的洪荒牌抽取了起來,一連抽取了十五張,結果是一張也沒有中。
  很正常,這才是最正常的情形,心中沒有絲毫失落的鄭鳴,慢慢的抽取起仙俠牌。
  所謂一心二用之下,鄭鳴的動作,就顯得越加的悠然,在不少人的眼中,猶如走馬觀花的鄭鳴,此刻簡直就是在找死。
  “不知死活!”目視著鄭鳴離去的方向,司空龍象的聲音中,充斥著怨毒。
  本來這件事情,司空龍象完全可以不用參加,用他們那位老祖的話說,司空龍象只要找個地方等著,等他帶領皇室的下屬,將鄭鳴直接抓了就是。
  但是司空龍象不愿意,他不能給忍受自己敗給鄭鳴的屈辱,他要親手將這種屈辱討回來。
  “龍象兄,你說咱們什么時候動手?”宇文縱橫已經換上了一身青色的緊身袍服,眼眸之中充斥著殺意的他,此時恨不得現在就對鄭鳴動手。
  司空龍象晃了晃腦袋道:“對這開陽訣有想法的,不只是咱們的人,據我所知,冰劍盟、西嶺武院都派出了不少的人手,咱們動手,不但要擊殺了鄭鳴,更要震懾住那些對開陽訣有想法的實力。”
  “要不然,咱們的出手,就會給他人作嫁衣裳。”(未完待續。)
  ps:嗚嗚,剛剛回來,有點晚了,但是咱們的更新不會晚,今日三更,說到做到,請兄弟們監督貓!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w‌w‌w.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