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0 氣鐘一重(加更)

就在鄭鳴和羅金武說話之際,那冰劍盟的童子被鄭鳴從住處扔出去的消息,就已經傳播了起來。
  蒙莫問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后,眉頭輕輕的皺了起來,而就在他的手邊,放著七份書簡。
  這每一份書簡,多代表著一個大的實力,如果只有一份書簡的話,他蒙莫問還可以應對,兩份書簡,他東松學院也可以勉強支撐,可是現而今,是七份書簡。
  這七份書簡,幾乎代表了大晉王朝的各大勢力,雖然鄭鳴給他們東松學院幫了不小的忙,但是再蒙莫問的眼中,鄭鳴依舊不值得他們去拼命維護。
  紫衣副院長站在蒙莫問的身邊,輕聲的道:“院長,您也不用自責,實際上,我們東松學院已經給了他機會,是他自己自持功高,不加入咱們東松學院。”
  “現而今他這般的羞辱冰劍盟的人,那就是自己找死,咱們已經對他仁至義盡了。”
  蒙莫問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這少年,哎!”
  “你傳訊下去,就說我這幾天偶有所得,要閉關一段時間,明白嗎?”
  紫袍副院長重重的點了一下頭,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絲輕松,他此時怕的就是蒙莫問因為鄭鳴的恩情,替鄭鳴出頭,得罪大晉王朝各大勢力,可不是他們東松學院可以承受的。
  衣袖上繡著三爪青龍的司空龍象,正在靜靜的品著茶,他得到消息的速度,比之蒙莫問還要快。
  而在他的身邊,此時坐著一個矮胖的老者,這老者的臉上雖然笑容燦爛,但是那笑容,卻給人一種y森毒辣的感覺。
  “將冰劍盟的使者從房間之中扔出去,呵呵,還真是夠有勇氣的,不過莽撞的家伙。他根本就不知道,他這一扔,就是丟掉了最后一個救命的稻草啊!”
  那矮胖的老者一笑道:“冰劍盟的小子雖然驕傲,但是跟著他來的老鬼。可不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
  “他這次派人引納那小子入冰劍盟,可以說是一舉兩得,如果那小子乖乖屈服,他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將開陽訣拿到手中。”
  “要是那小子不從的話。他也可以以此為理由,第一個率先對那小子動手。”
  司空龍象的神色,多了一絲的凝重,他稍微沉吟了剎那道:“黎老所言,讓我茅塞頓開,沒有想到那個冰塊一樣的家伙,還真有些算計。”
  “不過他就算是在有算計,也別想吞下那開陽訣,那開陽訣必須是我的,是我們司空皇族的。”
  “只要我能夠將開陽訣送到京城。我的身份,就能夠更上一層樓,以后黎老對我的幫助,我也絕對不會忘記。”
  胖胖的黎老點頭道:“公子您盡管放心,老朽一定盡力而為。”
  司空龍象點頭,他看著遠處的天際,嘴中帶著一絲不屑的道:“那個小子,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難道就不知道,這天底下。有些人,是他不能得罪的。”
  “這一次,我應該給他一個深刻至極的教訓!”
  看著一副掌控一切的司空龍象,黎老輕輕的笑了起來。他知道司空龍象固然是為了那開陽訣,但是這其中,也有那少年奪取了他應有光彩的原因。
  那個少年,說起來也夠怨的,他在劍道上沒有什么成就也就罷了,偏偏他闖過了十層萬劍塔。
  眼看就要一步登天。但是最終卻因為資質的原因,被從高高在上的天上扔了下來。
  而扔下來也就罷了,可是他千不該萬不該身上懷著讓天下都為之動心的寶物。
  死了,也許是對那個少年,最好的解脫吧。
  閣樓內,吊眉女子看著手中的消息,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冷笑,她幽幽的說了一句:“螻蟻,不知道自己的深淺,還想要飛到天上,自己找死啊!”
  她的那個小弟子,正在幫她收拾著房間中的擺設,聽她如此說,就關心的道:“師尊,怎么了?”
  “沒有什么,只是一個不知死活的家伙,又朝著死亡的位置,前進了一些距離而已。”
  和吊眉女子一樣,大多數人對于鄭鳴扔出冰劍盟使者的事情,充斥了不屑。
  甚至很多人看向鄭鳴的目光,都好似看一個死人一般。
  沒有足夠的實力,身上卻帶著讓所有人都眼紅不已的重寶,這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清晨,東松學院后山樹林處,鄭鳴正在打熊抱功,雖然這練體的熊抱功,對他而言,真的沒有太大的用處,但是鄭鳴每日清晨,還是要用它來活動一下筋骨。
  “黑熊擔山,熊震四域,鐵熊撞樹……”
  伴隨著熊抱功的施展,鄭鳴的心神,慢慢的進入了無欲無想的境地,他這個時候,就覺得自己已經化身成為一只野蠻的巨熊,在天地間潛心的嬉戲玩耍。
  又到了施展鐵熊撞樹的時候,鄭鳴就好似一只巨大的狗熊,重重的朝著大樹撞了過去。
  這一撞,是鄭鳴本能的一撞,自然,當鄭鳴的身軀撞在大樹上的瞬間,那大樹,就要直接被撞斷。
  可是,當鄭鳴的身軀,就要撞到那棵大樹,卻還沒有撞到那顆大樹的瞬間,那大樹已經直接倒在了地上。
  正將自己的心神沉醉在修煉之中的鄭鳴,也被驚醒了過來,他看著那到底的大樹,再看看自己和已經成為了樹樁的大樹底部的位置,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喵嗚!”
  一聲屬于小金貓的叫聲,在樹林中回蕩,忍不住回頭朝著小金貓看去的鄭鳴,就發現那金色的貓眼之中,此時竟然有一絲的嘲諷。
  這家伙,它竟然在嘲諷自己這個主人。
  實在是無法無天,實在是該好好的收拾一下這貨!
  為什么自己沒有撞到那大樹,大樹卻自己倒地了呢,莫非自己無意間催動了內氣外放不成。
  這個念頭在鄭鳴心頭一閃,他當下再次施展鐵熊撞樹,朝著不遠處的一棵大樹撞了過去。
  這一撞,鄭鳴催動了全身的勁力,一點都不出他所料。在他撞向那大樹的剎那,那大樹直接被撞斷。
  只不過,并不是他所想的內氣沖出,所以將大樹撞到。而是在他的體外,出現了一層薄薄的氣鐘。
  氣鐘,金鐘罩第二重的氣鐘,自己一直以來尋求突破的氣鐘,竟然在這無意之間突破了。
  心中歡喜不已的鄭鳴。當下忍不住有朝著一棵大樹撞了過去,那棵大樹還沒有等鄭鳴挨近,就直接斷成了兩截。
  “哈哈哈……”看著氣鐘的威勢,鄭鳴忍不住發出了一陣暢快的笑聲。
  不過,已經閃身蹲在了一棵樹樁上的小金貓,此刻卻發出了一陣不屑的喵喵叫聲。
  鄭鳴看著小金貓,輕輕的招了招手。小金貓懂鄭鳴的意思,這小東西也不客氣,直接化成了一道金線,朝著鄭鳴的肩膀狠狠的抓下。
  小金貓爪子的鋒利。鄭鳴心中很清楚,但是為了試驗一下氣鐘的防御力,鄭鳴還是一動不動的等待著小金貓的到來。
  “當”一聲清脆的鐘響下,小金貓就好似一塊被拋出去的金子,重重的倒飛了出去。
  “喵嗚!”看著一臉淡然立在哪里的鄭鳴,小金貓金色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暴虐。
  它的身體,再次化成了金線,只不過這一次,它的爪子前面。還多出了一絲絲金色的鋒芒。
  “當當當”
  一陣的鐘鳴,在虛空之中不斷的響起,而伴隨著這些鐘鳴而來的,是小金貓一次次的被拋出去。
  最終。跌的身上都是泥土的小金貓,沒有在朝著鄭鳴沖,它那金色的雙眸給了鄭鳴一個鄙視的眼神,然后以一副小爺不愿意玩這種游戲的姿態,充滿了傲嬌的離去。
  鄭鳴可沒有空搭理一個寵物的心情,從剛才對小金貓沖擊的試驗之中。鄭鳴對于第一重氣鐘已經有一個簡單的認識。
  那就是,內氣修為在自己之下的人,根本就攻不破第一重氣鐘的防御。
  而內氣修為在自己之上的人,沒有一倍于自己的力量,也休想打破這金鐘罩。
  一鐘的境界,就已經如此的了得,自己要是能夠將金鐘罩修煉到九鐘,那就等于就九層氣鐘罩在自己的身上,雖然不能夠說橫行霸道,但是能夠破了自己防御敵人,恐怕真的沒有幾個。
  在欣喜過后,鄭鳴又覺得自己這個時候突破氣鐘境界,其實也算是正常。
  自己本來就已經將金鐘罩的體鐘修煉到了巔峰的境界,再加上通天丸的作用,這都給自己突破氣鐘,打下了最為堅實的基礎看,這一次突破,也就是水到渠成。
  經歷了這么多的爭斗,鄭鳴很清楚,在和人比試的時候,體外有一層防御罩的好處。
  可以說這次氣鐘的突破,比他得到開陽訣等劍訣,更讓他的心中,感到爽利。
  一身清爽的鄭鳴,漫步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隨著接近東松學院,鄭鳴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了起來。
  “看啊,那就是鄭鳴,嘖嘖,萬劍塔,他可是闖上了最頂層。”一個年輕的女學員,用無比敬慕的語氣道。
  而跟在這女學員身邊的,是一個年輕的男子,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卻是嫉妒。
  實際上對于這種嫉妒,鄭鳴也可以理解,畢竟自己的女友,當著自己的面說別的男子厲害,他怎能平靜。
  “哼,他雖然闖上了第十層,但是資質不行,最多修煉,也只是四品而已。”
  “這么說,你大英雄就能夠突破四品了,別說四品,就是你那能夠成為六品的高手,我就帶著你回我們家。”
  女子的嬌嗔,讓那男學員的臉上一紅,他很清楚,自己這輩子進入六品很難。
  各種各樣的議論,不時的飄入鄭鳴的耳中。在這些議論中,大多數的人,還是在替鄭鳴感到可惜。
  那可是觀星劍宗啊!(未完待續。)
  ps:兄弟們很給力,貓很感動,雖然還差幾票不夠五十票,但是加更貓先發了,呵呵,問一句,月票還有嗎,有的話,貓還能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