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9 仗劍天下

看著這六個字,看著昂頭挺胸,一副言盡于此,聽不聽在你的小金貓,鄭鳴就覺得腦袋有點大。【】
  這家伙不但識字,而且還能夠出口成章,自己在這九千里蠻荒之中,究竟撿到了一個什么東西。
  順手將這幾個字抹掉,鄭鳴就不再理會小金貓。當他將程輕靈送來的早餐一如風卷殘云般的吃掉之后,羅金武敲門走了進來。
  羅金武的模樣,給人一種憔悴的感覺。他的雙眼紅通通的,給人一種一夜沒有睡好的感覺。
  “鳴少,說起來我不應該帶你來東松學院。”在稍微沉吟了片刻之后,羅金武陡然沉聲的說道。
  鄭鳴愣了一下,羅金武這句話,可謂說說的沒頭沒尾,這讓鄭鳴一時間,有一種反應不過來的感覺。
  羅金武看著鄭鳴的神色,知道鄭鳴還沒有反應過來自己的意思,當下沉聲的道:“鳴少,懷璧其罪,你應該明白,那開陽訣并不是那么容易拿的。”
  鄭鳴開始的時候,只是沒有想到,此時聽到羅金武的話,那里還不明白羅金武說的是什么意思。
  “羅院長您的意思是有人要搶我的開陽劍訣?”
  “這是一定的,畢竟開陽劍訣,實在是太吸引人!而鳴少你,又沒有保住開陽劍訣的實力。”羅金武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悲色的道:“鳴少,識時務者為俊杰,現在你找到一方,將開陽劍訣獻出,說不定還能夠得到一些好處。”
  “而一旦讓別人找到你的頭上,那不但開陽劍訣保不住,恐怕就是你們一家的性命……”
  雖然,鄭鳴并不覺得羅金武是在危言聳聽,但是讓他將自己辛苦得來的開陽劍訣卑躬屈膝的送出去,這絕對做不到。
  看到鄭鳴的神色間生出了一絲的冷芒,羅金武知道鄭鳴心中的不愿意。可是。他實在是不愿意自己看中的少年,就這樣丟失了性命。
  “鳴少,聽我一句勸,還是趁早做出一個決斷。這樣省的最終連累了家人。”
  “要知道在這大晉王朝之中,一種高等劍訣,是能夠讓人瘋狂的,更不要說,你的手中。現在有三種劍訣。”
  鄭鳴的心中,雖然已經有了決斷,但是他在沉吟了剎那,還是沉聲的像羅金武問道:“如果我將開陽訣給某一方的話,他們將會給我什么好處?”
  “也就是能夠庇護你而已,鳴少,好處這種東西,你還是不要想了。”羅金武說到此處,猶豫了剎那道:“在他們的眼中,你得到的那三種劍訣。實際上就應該屬于他們的。”
  自己在萬劍塔中,拼死得到的東西,在一些人的眼中,這本就應該是屬于他們,這是何等的欺人,何等的……
  鄭鳴的嘴角,生出來一絲淡淡的冷笑,他剛剛準備說話,外面就傳來了輕輕的敲門聲。
  就在鄭鳴準備說進來兩個字的時候,門子已經被人直接推開。一個看上去十多歲的少年,傲然走了進來。
  這少年,也就是童子的打扮,但是他看向鄭鳴的目光。卻充斥著傲然之意。
  “你就是鄭鳴?”童子高高的抬起下巴,雖然他沒有鄭鳴高,但是他那高高昂起的下巴,無不像人昭示著,他在俯視著鄭鳴,他在傲視著鄭鳴。
  對于這個童子。鄭鳴的第一感覺,就是不爽,而第二個感覺,那就是非常的不爽。
  羅金武在童子闖進來的時候,也是一皺眉,但是他看著童子衣服上繡著幾朵飄雪,神色就是一動,然后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的道:“他就是鄭鳴,不知道尊駕是……”
  “鄭鳴,你運氣來了,這個腰牌你拿好,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冰劍盟的人。”童子說話間,從自己的腰間拿出了一個玉佩,朝著鄭鳴一扔道:“這也是你走了狗屎運。”
  冰劍盟,鄭鳴知道這在大晉王朝,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實力,但是鄭鳴從來都沒有加入冰劍盟的想法。
  就在鄭鳴遲疑的時候,那童子冷哼一聲道:“還不快點接牌謝恩,在這里磨耗什么,你不知道小爺我的時間,真的很緊嗎?”
  “在大晉王朝,不知道多少人做夢都想加入我們冰劍盟,你這次,是走了大運氣。”
  童子的話,讓鄭鳴心頭的怒氣陡增了九分,但是他越是生氣,臉上的笑容,也越加的燦爛。
  想到剛才羅金武所說的話,鄭鳴似笑非笑的道:“我成為了冰劍盟的人,是不是也要給冰劍盟做出點貢獻啊?”
  “那是自然,要不然,你覺得我們冰劍盟什么人都讓他入嗎?”童子給了鄭鳴一個算你識相的眼色,傲然的說道。
  冰劍盟的打算,羅金武一眼就能夠看出來,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將鄭鳴拉入冰劍盟之中,然后將鄭鳴的劍訣寶物,納入冰劍盟之中。
  這個手段,簡潔而有效。
  雖然羅金武從心中替鄭鳴有些不舍,但是他的理智告訴他,這對于鄭鳴而言,幾乎是最好的選擇。
  畢竟,冰劍盟將鄭鳴納入盟中,也算是保了鄭鳴一條小命,所以他看到鄭鳴遲疑的時候,就用傳音的功夫對鄭鳴道:“鳴少,現在不是賭氣的時候。”
  鄭鳴看著羅金武,不由得搖了搖頭。雖然羅金武的選擇,有些事無奈,但也是這種瞻前顧后的選擇,讓羅金武本身的志氣消減,所以他的修為,這些年來,也少有寸進。
  童子看著鄭鳴,面容中帶著一絲的傲然,他乃是冰劍盟天才人物的童子,以后在冰劍盟之中,也有一席之地。
  這次奉命而來,自然要威風一下,更何況這個姓鄭的,實在是可惡,竟然搶了自己家主人的風頭。
  可惜啊,他就算是再萬劍塔表現很好又怎樣,那高高在上的觀星劍宗,已經給他下了定語。
  一輩子也突破不了四品!
  而自己家的主人,在盟里面宗師的培養下,已經肯定可以跨過三品。以后更要成為冰劍盟的支柱。
  看著鄭鳴從座位上站起,那童子的胸膛,不由挺的更高了幾分,可是就在他傲然的看著鄭鳴的時候。鄭鳴的手掌,已經抓在了他的衣領上。
  他想要掙扎,可是還沒有等他催動體內的內勁,就感到一股內氣狂暴的沖入到他的體內,讓他一時間動彈不得。
  就在他心中驚駭的時候。一個重重的耳光,已經狠狠的扇在了他的臉上。
  “腌臜的東西,給我滾出去!”說話間,鄭鳴已經像丟垃圾一般,直接將他從房間之中丟了出去。
  腌臜的東西這五個字,比之剛才的耳光,更讓那童子感到難受,他沒有想到,自己堂堂的少主親侍,竟然被一個卑賤的家伙如此的侮辱。
  “你……你找死。你這是挑釁我們少主,你這是挑釁我們冰劍盟,你不得好死!”那童子的嘴唇顫抖,聲音之中,充斥著滾滾的殺意。
  鄭鳴抬腿狠狠的踢在那童子的身上,將那童子直接踢飛了出去。
  羅金武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真的動了手,他看著那狐假虎威的童子被踢飛,雖然心中感到爽利,但是想到事情的后果。卻讓他的心中發寒。
  “鄭鳴,這個童子你打了雖然痛快,可是你可知道打了這個童子的后果,冰劍盟絕對不會善罷甘休。更何況他們現在正在找理由奪取你手中的劍訣。”
  “莽撞是要出大問題的!”
  鄭鳴注視著一臉急切的羅金武,他能夠感到,羅金武所說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著想。
  但是對于羅金武的這種態度,他不贊同。別說他有英雄牌護身,就算是沒有英雄牌。他也絕對不會對這些卑鄙小人卑躬屈膝。
  “羅院長,你的好意,我心中明白,但是讓我對這些人卑躬屈膝,我做不到。”
  “他們想要我的劍訣,讓他們來就是,只要他們能夠殺了我,劍訣就是他們的,可是,他們要是殺不了我的話,嘿嘿,就不要怪我劍下無情。”
  聽著鄭鳴慷慨激昂的話語,羅金武的臉色不斷的變幻。這些神色,有欽佩,有譴責,有不甘,有絕望……
  “鳴少,仗劍天下,快意恩仇,我少年的時候,也有你這種想法,甚至當年我還和同伴一起仗劍天涯過。”
  羅金武說到此處,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痛苦之色道;“可是鳴少,你知道我們仗劍天涯的后果嗎?”
  “當年,我的同伴,天資聰慧,正直慷慨,在我們一起游離的過程中,我們遇到了一個惡少,因為一言不合,直接斬殺了一戶人家十七口。”
  “這等人,自然是該殺,可是這惡少雖然可惡,但是惡少的身后,有著一個巨大的家族。”
  “當時,我們勸那位同伴收手,可是我那位兄長心中的正義,讓他揮劍斬殺了那惡少。”
  羅金武說到此處,嘆了一口氣道:“可是這一劍,讓我那位大哥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他的家族,一百九十六口,全部被斬殺,而他自己,更是被人亂劍分尸而死。”
  “他在臨死的時候才明白,有些人,咱們是得罪不起,所以鳴少,你以后做事要……”
  羅金武的話,說得很鄭重,他講的,鄭鳴也承認,有一些道理,但是鄭鳴絕對不能如羅金武所說的那般,為了一個安穩,就一如狗一般的活著。
  他朝著羅金武鄭重的道:“羅院長,我知道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我好。我也不會拿自己的家人性命去意氣用事,那些人在別人面前橫行,我可以不管。”
  “但是我鄭鳴,絕對不能夠人有哪些人隨意欺壓,他們要讓我束手就擒,嘿嘿,我也絕對不會心慈手軟。”(未完待續。)
  ps:月票已經增加了差不多三十票,離五十票的距離已經很近了,希望貓多更的兄弟們,拿票票砸下來啊,貓希望在八點之前進行加更,二十票就可以了,只要我們有月票的兄弟投出月票,這個目標很容易達到,而貓希望自己加更的目標,不是加一更,是加兩更,是加三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