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7 十三奇經

和分云訣比起來,驚雷訣的口訣談不上復雜,也談不上簡單,可是面對這氣勢萬千的驚雷訣,鄭鳴和開陽訣一般,同樣生不出任何的了悟。【】
  一劍揮出,劍上雖然有呼嘯聲,但是這和劍生風雷,實在是差的很遠。
  三種劍訣,自己能夠修煉分云訣,之所以有這種結果,是因為自己的快劍真意和從葉孤城哪里的道的十分之一的飛仙劍體,和那分云劍訣想和。
  至于開陽訣和驚雷訣,鄭鳴還是決定暫時放棄,畢竟貪多嚼不爛,與其在這兩種劍訣上耗費時間,還不如先將分云訣修煉好再說呢。
  將三種劍訣收起,鄭鳴又從自己的口袋中取出了那宇文德及給他的玉瓶。
  通天丸,五品丹藥,可以讓五品以下修為者,在吞服之后,修為更進一級。
  通天丸拇指大小,通體碧綠,如果不知道的情況下,很容易讓人感覺到這是一種毒藥。
  但是實際上,這通天丸卻是一種提升武者修為的絕品丹藥,別的不說,光提升五品以下武者一級修為的效能,就能夠讓大多數人為止瘋狂。
  鄭鳴從九品晉級到八品,距離現而今,也就是一個月不到的時間,如果運用通天丸再晉級到七品的話,實在是有點太快,給人一種根基不穩的感覺。
  但是對于自己的情況,鄭鳴自己心中清楚的很,因為十條內勁化成內氣,所以鄭鳴的基礎,比之一般人要深厚的多。再加上他晉級八品,靠的不是機緣,而是自己戰斗的磨練,所以他對于晉級七品,還是有信心的。
  雖然也會有一點小小的后遺癥,但是那紅日照大千的功法,應該可以將這些后遺癥幫他克服掉。
  心中打定主意的鄭鳴,在盤膝運行了真氣三十六個周天之后。就將那通天丸一口吞了下去。
  伴隨著通天丸入腹,鄭鳴就覺得自己的丹田之內,瞬間生起了一股暖流,這股暖流頃刻之間。就充斥進了鄭鳴那剛剛開辟的經脈之中,帶動著鄭鳴體內的內氣不斷的涌動。
  一個周天,兩個周天,三個周天……
  這些內氣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鄭鳴就感到自己身上的熱量。也變得越來越濃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勁力勁力一顫,剎那間又是一股熱流,灌入了自己的丹田之內。
  嗯,怎么會這樣?
  按照鹿靈府府武院武學奠基之中的記載,八品通奇經,七品貫八脈。在服用了通天丸之前,自己已經貫通了一條奇經,從而可以讓內氣透過奇經離體。
  現在自己服用通天丸,應該是貫通八脈之中的一脈。讓自己的內氣更上一層樓才對,怎么又貫通了一條奇經。
  心中雖然疑惑,但是此刻鄭鳴,卻不敢有絲毫的停滯,他一遍遍的催動自己體內的內氣,讓這些內氣慢慢的滋潤著那剛剛開啟的奇經。
  當又一個周天運行完畢之后,大部分的內氣,并沒有如以往一般,直接灌入丹田之內。
  而是再次沖入了一條奇經之中,這一次貫通的奇經。是鄭鳴大拇指所對應的奇經。
  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這一次鄭鳴并沒有著急,而是依舊運轉內氣,滋潤剛剛貫通的奇經。
  兩個時辰一晃而過。當鄭鳴再次睜開眼眸的時候,他的眼神之中,生出了兩道赤紅的火光。
  雖然這兩道火光轉瞬即逝,卻也將鄭鳴所在的房間,瞬間照亮了大半。
  從床上站起,鄭鳴不知道自己這一刻是該憂愁。還是該歡喜。要說憂愁,那就是他的修為,并沒有晉級第七品。
  可是,雖然修為沒有晉級,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自己的內氣,比之吞服通天丸之前,增強了一倍。
  更重要的是,這次修煉,讓他一共打通了五條奇經,也就是說,他現而今能夠催動離體的內氣,一下子比以往增強了五倍。
  五倍離體的內氣,可以讓鄭鳴攻擊出去的劍氣強上五倍。
  人的體內,有十三條奇經,莫非自己要想晉級第七品,就要將這十三條奇經一一打通嗎?
  雖然這一條條的打通奇經,需要的是時間,但是奇經打通的好處,卻也顯而易見。
  此時天色已經發黑,雖然半天沒有吃飯,但是此時鄭鳴卻感到自己的肚腹之中暖洋洋的,絲毫沒有半點感到餓的感覺。
  在給自己倒了一杯冷水之后,鄭鳴一邊喝水,一邊思索著這次東松學院之行。
  應該說,這次東松學院之行,鄭鳴最大的收獲,就是得到了十本劍法,特別是三種高等級的劍訣,只要修煉得當,一定會成為鄭鳴最強的實力。
  但是闖過萬劍塔,也讓鄭鳴用了葉孤城的英雄牌。雖然葉孤城的英雄牌帶來的好處也是不小,但是那葉孤城的英雄牌,用掉就少了一個保命的至寶。
  要是沒有那狗p尊使降臨的話,鄭鳴對于這次在東松學院獲得的聲望值還是有把握的,但是那狗p尊使這攪屎g一攪,讓鄭鳴對于自己能夠獲得多少聲望值,有點忐忑。
  本來,他是在橫掃那萬劍塔,可是在這狗p尊使出現之后,他卻變成了一個離等天只有一步,最終卻被拒絕在天門之外的人。
  雖然大多數人對于他的遭遇都沒有吭聲,但是鄭鳴能夠感到一些人眼中的幸災樂禍。
  紅色聲望值,二十五萬六千九百七十二,黃色聲望值三萬兩千零二十。
  這兩個數字,讓鄭鳴還有點忐忑的心,徹底放了下來。雖然三萬的黃色聲望值對于東松學院和東松城而言,也就是一小半的武者而已。
  但是,這至少說明,鄭鳴在這次萬劍塔,還是沒有白闖的。
  感受著心頭閃耀的聲望值,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種蠢蠢欲動的沖動,聲望值對他而言雖然重要,但是再重要的聲望值,也要換成英雄牌才管用。
  而就在鄭鳴開始抽取英雄牌的時候,在離他五百丈的一個小樓中,有人正談論著關于鄭鳴的話題。
  這兩個談論的人,一個是宇文縱橫,另外一個,則是身上繡了三爪青龍的司空龍象。
  兩個人正在喝酒,宇文縱橫的神色,有點頹然。本來,這次萬劍塔開啟,他準備一鳴驚人,不但要從萬劍塔中獲得一種劍訣,更要讓自己的名聲,傳遍整個大晉王朝。
  可是他沒有想到,這次萬劍塔之會,竟然會成為他折戟沉沙之會,別說獲得劍訣,他自己在第五層就被淘汰了出來。
  雖然蒙院長他們都沒有說什么,但是宇文縱橫的心中還是不那么好受,所以在司空龍象拉他喝酒的時候,他根本就沒有拒絕,就來到了司空龍象的住處。
  “縱橫兄,咱們這一次,可以說失去了一個巨大的機緣啊,想那觀星劍宗,就是咱們大晉王朝的存亡,都掌握在人家的手中,咱們如果進入的話……”
  司空龍象說到此處,狠狠的喝了一口酒,他雖然沒有將下面的話說出來,但是宇文縱橫也明白他的意思。
  兩個人不論是誰只要能過進入觀星劍宗,那么整個大晉王朝,都要被他們踩在腳下,只要他們愿意,整個大晉王朝之內,將無人敢于違抗兩個人的命令。
  可是這個機緣,卻和他們擦肩而過。不對,應該說,他們兩個,根本就沒有接近這個機緣。
  司空龍象的話,讓宇文縱橫更加的郁悶,畢竟,這萬劍塔,可是名義上屬于他們東松學院。
  而他作為東松學院年輕一代的第一人,竟然只是在萬劍塔的試煉之中過到了第五關。
  嘿嘿,他對于別人,可以說自己遇到了大成期的劍靈,可是在他的前面,有一個鄭鳴。
  鄭鳴作為鹿靈府府武院的人,每一次遇到的,都是大成期的劍靈,這又怎么說。
  “這就是命,來,龍象兄咱喝酒,過幾日龍象兄就要回京城,咱們下一次喝酒,還不知道是什么時候呢?”
  對于宇文縱橫的狀態,司空龍象臉上露出了意思淡淡的笑意,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道:“要說最遺憾的,應該是那姓鄭的,嘿嘿,資質太差,只是這一個評價,就已經絕了他的上進之路,那可是觀星劍宗啊!”
  宇文縱橫點頭道:“不錯,他應該是最遺憾的,聽說他回到自己的住處都沒有出來,想來這個時候,應該后悔死了。”
  司空龍象沉吟了剎那,終于將酒杯一放道:“縱橫兄,你還記得那劍皇施展的開陽訣嗎?”
  宇文縱橫怎么會忘記開陽訣,那氣勢萬千,可以引動星辰的開陽訣。可以說,這開陽訣雖然被鄭鳴的天外飛仙所破,但是再所有人看來,鄭鳴那絢麗無比的天外飛仙,還是不如開陽訣。
  因為,開陽訣引動的天地之力,而在萬劍塔的局限下,開陽訣的威力被限制了不少。
  更何況天外飛仙雖然強大,但是他畢竟還沒有達到引動天地之力的地步。
  “鄭鳴的資質不夠,相信那開陽訣就算是給他百年的時間,也不見得能夠修煉出什么成績。”司空龍象看著宇文縱橫,一字一句的道:“宇文兄有沒有修煉開陽訣的想法?”(未完待續。)
  ps:票票,貓還想要票票,嗚嗚,新書期的壓力,實在是太大,跪求,高c快要到了,兄弟們的月票越兇猛,俺越感到激情四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