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5 靈脈

那尊使的目光在宮如雨的身上掃了幾下,臉上露出了一絲遲疑之色,他伸手朝著自己衣袖之中一抹,一塊黑黝黝的石頭,就出現在了那尊使的手中:“你握住這石頭,催動自己的內勁。【】”
  宮如雨當下雙手接過石頭,伴隨著她內氣的催動,那黑黝黝的石頭上,頓時綻放出一道青紅綠三色的霞光。
  在這霞光出現的剎那,四周的天地精氣,都朝著霞光涌了過去。
  “三道靈脈,好啊!”那尊使看著三色的光芒,仰天發出了一聲大笑。他手指宮如雨道:“從今日起,你就是我們觀星劍宗的外門弟子。”
  宮如雨美麗的臉上,露出了狂喜之色。她明白觀星劍宗代表著什么,所以她恭敬的道:“多謝前輩。”
  而午佗大師和蒙莫問兩個人看向宮如雨的眼神之中,也充斥著羨慕之色。
  特別是午佗大師,這一刻看向宮如雨的神色,更帶著一絲討好的味道。
  接過宮如雨遞過來的黑色石頭,那尊使的目光又落在了鄭鳴的身上,他看著少年那淡然的神色,心中不由得一陣不爽。
  從這個少年在面對高高在上的自己,沒有表現出該有的恭敬時,他的心中就對這個少年感到很是不爽。現而今,少年這般的摸樣,讓他感到更加的不爽。
  他朝著鄭鳴一招手道:“你今日也算是沖到了萬劍塔的最頂層,雖然我自己的判斷,就已經可以確定一切,但是我還是要給你一個機會,讓你心服口服。”
  “也罷,你來試一試,看看自己的資質如何。”
  說話間,這尊使就將那黑色的石頭遞給了鄭鳴。對于這黑色的石頭,鄭鳴的心中,其實也有點好奇。
  他也想要看看。自己的內氣催動這黑色的石頭,究竟會出現什么情況。
  接過黑色的石頭,鄭鳴就快速的催動自己體內的內氣,當那滾滾的內氣灌入到黑色石頭上的瞬間。鄭鳴就覺得這黑色的石頭上,升起了一種灼熱的感覺。
  這感覺,很是燙手。
  隨著這塊石頭入手,鄭鳴更感到那本來伴隨著魔種進入自己體內的天地精氣,在這一刻。進入自己體內的速度,一下子變快了十倍。
  不過,和這些相比,鄭鳴更注重的是自己四周的反應,那宮如雨出現了三色的光芒,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會出現什么樣的光芒。
  沒有變化,當鄭鳴凝眸朝著自己身前看的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身前,竟然沒有什么變化。
  那尊使看著催動全身內氣的鄭鳴,眼眸中升起了一絲嘲諷。這等年輕人,只有吃了虧多了,才會知道天高地厚,才會明白,他只是一個螻蟻而已。
  就在他心中冷笑不已的時候,陡然鄭鳴的身前,出現了一絲淡淡的銀光。
  這銀光很淺,但是伴隨著這銀光的出現,四周的天地精氣,也開始朝著這銀光匯聚。
  只不過這個速度。和宮如雨的速度相比,差的實在是有點遠。
  蒙莫問看著鄭鳴身前的淡銀色光芒,猶豫了剎那,還是恭敬的朝著那尊使道:“尊使大人。這鄭鳴還是有點靈脈的,按照當年那位前輩的法諭,尊使是不是能夠給他一個機會。”
  給自己一個機會,鄭鳴心中暗自搖頭,雖然這觀星劍宗看上去很牛氣,但是鄭鳴還是有自己的打算。
  他要巨量的聲望值。他要換取自己渴望的人物屬性,他去觀星劍宗,可以說是得了芝麻,丟了西瓜。
  可是還沒有等他想出辦法拒絕,就聽那尊使冷笑著道:“這等廢靈脈,你覺得他能夠突破天人之境嗎?”
  “除非有大能之士,耗費巨量資源,幫助他脫胎換骨,可是那等的情況,萬年難得一遇。”
  說到這里,尊使朝著鄭鳴看了一眼,淡淡的道:“小輩,你遇上我,也算是緣分,我給你一句話,命里沒有莫強求,你這一生,最多也就是進入四品而已。”
  四品,在大晉王朝,可以稱雄一方,可是在這位尊使的眼中,四品真的很差。
  對于這位尊使的評價,鄭鳴心中只是冷笑,他擁有英雄牌,只要給他足夠的聲望值,他可以改天換地。要不是爺爺那能夠救命的東西實在是太少,爺爺現在就滅了你。
  尊使見鄭鳴不說話,以為自己的話語,已經將鄭鳴的上進心全部給打擊殆盡。一時間心中爽利了不少的尊使,朝著那巨鶴發出了一聲低嘯。
  巨鶴騰空而起,而那尊使一拉宮如雨,兩個人飛身落在已經飛升了百丈的巨鶴身上,轉眼間,就消失在了虛空之中。
  雖然那尊使已經離去,但是蒙莫問和午佗大師兩個人,都恭敬至極的朝著那尊使遠去的方向行禮,直到確定那尊使已經遠去,才直起身來。
  “哈哈哈,蒙老兒,這萬劍塔就留在你們東松學院,不過下一次萬劍塔開啟,我還要兩個名額!”午佗大師心情非常的好,他的話語中更是帶著笑意。
  這個條件,讓在場的不少人皺眉,畢竟進入萬劍塔的名額就那么多,如果下一次午佗大師再要兩個,那么他們的名額,就會少兩個。
  蒙莫問的眉頭輕輕地皺了一下,但是最終,他還是點頭道:“可以,這名額,我名額我東松學院給你兩個。”
  午佗大師仰頭大笑,他伸手拍了拍蒙莫問的肩膀道:“如雨已經進入觀星劍宗,哈哈,以后你們東松學院如果遇到什么難題,我一定請她幫忙出手。”
  “如此,以后有什么事情,我就要麻煩大師你了。”蒙莫問絲毫沒有推辭,甚至話語中的緊迫,好似生怕午佗大師反悔一般。
  午佗大師朝著蒙莫問一指道:“你呀你,難得害怕我反悔不成,如雨乃是我看著長大的孩子,哈哈,相信以后,她怎么都要給我點顏面。”
  此時,在萬劍塔外,午佗大師和蒙莫問都是最為頂級的大宗師,他們的話語,在很多人的耳中,就是諭旨。
  可是現而今,他們兩個人的話語中,卻已經將宮如雨當成了他們都要恭維的對向,這般的表現,怎不讓那些根本就不知道觀星劍宗是什么的東松學院學子,感覺到觀星劍宗的分量。
  而更多的人,此時卻以一種異樣的目光看向鄭鳴。
  他們在這個時候,很是為鄭鳴感到可惜,在他們看來,鄭鳴已經和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機緣,擦肩而過。
  如此重要的機緣,鄭鳴竟然失去,鄭鳴豈不是要后悔死。
  “鄭鳴,資質天定,你也不要太過懊惱,既然事情已經過去,就將目光放在眼前。”
  蒙莫問在和午佗大師談了幾句之后,就將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他的話語中帶著一絲關心的道:“如果你愿意的話,可以加入我們東松學院。”
  鄭鳴對蒙莫問,還是有一定好感的,畢竟這位蒙莫問在哪位尊師面前替他求過清。
  雖然這個情并不是鄭鳴想要的,但是人家畢竟帶他求過情,對于這份情誼,他還是要記住的。
  沒有等鄭鳴答復,蒙莫問就和午佗大師等人離去,而宇文縱橫等年青一代的少年,都帶著異樣的朝著鄭鳴掃了幾眼,然后攜手而去。
  他們之中,有的人向鄭鳴點頭,也有的人不吭聲。從他們對鄭鳴的態度上,可以看出,他們之中有同情鄭鳴的,同樣也有幸災樂禍的。
  對于這些反映,鄭鳴一一看在眼里。這些人不和他打招呼,鄭鳴也沒有心思理會這些家伙。
  “鄭鳴,這是一顆通天丸。”宇文德及將一個玉瓶遞給鄭鳴,他看著神色平靜的鄭鳴,淡淡的道:“院長大人的邀請,希望你好好考慮一下。”
  雖然鄭鳴打破了宇文家的大門,雖然鄭鳴擊敗了宇文縱橫,但是在這次萬劍塔之會,鄭鳴卻是幫了大忙。要不是鄭鳴闖入第十層的話,萬劍塔東松學院都難以保住。
  更何況,在不少人眼中,鄭鳴失去了應該屬于他的絕世機緣,所以秉著同情弱者的想法,不少人對于鄭鳴,都帶著一絲同情的想法。
  鄭鳴對于該屬于自的通天丸,自然不會客氣,他伸手從宇文德及的手中接過通天丸,禮貌的道謝之后,就跟著羅金武等人回走向了他們的住處。
  這一路上,鄭鳴不但被人指指點點。
  雖然他們大多數人的話語,說的聲音都很低,但是從他們遺憾的神色上,鄭鳴還是能夠想象得到,他們究竟在說什么。
  鄭鳴的心中,覺得有點好笑,雖然那觀星劍宗很不凡,但是他根本就不對自己的路數。
  別說自己去不了,就算是他們求著自己去,自己也不會去,畢竟哪個宗門中的聲望值太難掙。
  可是,這些先吃蘿卜淡c心的人,竟然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應該一蹶不振,應該哭天抹淚,應該……
  “鳴少,機緣這種事情啊,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說不定什么時候機緣到了,你會有更好的選擇。”
  羅金武在走進住處之后,輕聲的向鄭鳴說道。只不過他這話,連他自己都覺得干巴巴的。
  對于觀星劍宗,羅金武都是一知半解,但是他知道,只要是有人進入觀星劍宗,那就是魚躍龍門,就算是大晉皇朝的王族,都要捧著供著。
  鄭鳴要是進入觀星劍宗的話,那么他們家族,恐怕第二天就要成為三品以上的家族,在整個大晉王朝之中可以橫行霸道。
  只可惜,鄭鳴資質不行!(未完待續。)
  ps:第三更來了,呼呼,準時奉上,貓是一個誠實守信的好小伙,俺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