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4 觀星劍宗

巨鶴展翅,瞬間就飛至眼前。
  而當這巨鶴飛至的剎那,鄭鳴才真正的感覺到了這巨鶴的龐大,收起兩翼的巨鶴,高有兩丈,那長長的羽翎,每一根都有三尺多長。
  特別是這巨鶴的嘴部,更長有五尺,鋒利如劍。
  而就在這巨鶴落下的剎那,不少東松學院的學子,都快速的向后退卻,因為他們從這巨鶴的身上,感到了一種巨大的壓力。
  鄭鳴看著這巨鶴,心頭不由得想到了自己在九千里蠻荒之中遇到的那些兇獸,就是自己當年遠遠離開的兇獸,好似從氣勢上也不如這巨鶴。
  不過這時,鄭鳴的目光,更多的不是看向這巨鶴,而是落在巨鶴上的人。
  巨鶴的背上,跨坐著一個三十多歲,面目俊朗的男子,這男子身穿青色的長袍,在左袖的位置,繡著一柄金色的長劍。
  他在巨鶴落地的剎那,就好似一片云彩一般的從巨鶴上飛了下來。
  鄭鳴一直在關注此人的動作,他發現這個人的落地,并不是使用了輕身之類的功夫,他的落地,就好似整個人,就這樣輕飄飄的落下來一般。
  四周的虛空,好似生成了一種無形的力量,將那男子輕飄飄的托起,然后將他放在了地上。
  “東松學院蒙莫問,金陽帝國午佗拜見尊使。”當那男子落地的瞬間,蒙院長和午佗兩個人幾乎同時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朝著那年輕的男子行禮道。
  年輕男子聽到午佗的名字,眉頭就是一皺,很是不客氣的道:“金陽帝國的人,怎么可以在大晉王朝?”
  這句話,是相當的不客氣,甚至可以說,這句話,就是一種責問,yy還帶著一種呵斥的味道。
  可是來到東松學院。一直驕橫無比的午佗,在這一刻,卻表現的極其恭順:“小人護送宮前輩后裔,前來參加萬劍塔之會。”
  年輕男子哼了一聲。不再開口,而午佗此時,卻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鄭鳴定睛朝著那被稱為尊使的男子打量過去,他發現自己的神識,竟然無法看出這位尊使的修為。甚至當他的精神力感應過去的時候,竟然有一種鋒利的刺痛感出現在他的心頭。
  在這種情況下,鄭鳴不敢再用魔種的精神力刺探這位尊使,他沉吟之間,就打開了自己心頭的聲望值表。
  他倒要看看,這位尊使的聲望值,究竟是多少。
  紅色聲望值五個,這也實在是夠低的,當鄭鳴看向那黃色聲望值的部分時,也感到意外。因為這尊使的黃色聲望值,同樣很少。
  三百五十八個,不應該說這尊使的黃色聲望值,在飛速的上升,也就是眨眼的功夫,這尊使的黃色聲望值,已經達到了三千多。
  自己的黃色聲望值,要是能夠如這尊使一般就好了。心中念頭閃動的鄭鳴,正準備收回聲望值表,卻驚奇的發現。在這聲望值表上,出現了一個青色的框。
  青色聲望值二百一十八!
  鄭鳴從來都沒有過青色聲望值,所以也就沒有理會過青色聲望值的事情,現而今。這個尊使竟然有青色的聲望值。
  他這些青色的聲望值是怎么來的?自己又有什么辦法,可以賺取到青色的聲望值。
  “這一次是誰進入了萬劍塔第十層,是宮前輩的后裔嗎?”那尊使朝著四周掃了一眼,隨即淡淡的向蒙院長問道。
  蒙院長畢恭畢敬的道:“這次進入萬劍塔十層的,是兩個人,一個是宮如雨。另外一個是鄭鳴。”
  說到這里,他又沉聲的道:“鄭鳴挑戰的,是大成期的劍靈。”
  那特使的神色頓時就是一動,他的聲音更是帶著一絲激動的道:“誰是鄭鳴?”
  鄭鳴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宇文德及已經推了他一把:“還不快點拜見尊使。”
  對于這個牛氣哄哄的尊使,鄭鳴雖然心中沒有太大的喜歡,但是人家的修為比自己要高,所以鄭鳴還是抱拳道:“在下就是鄭鳴。”
  那尊使的目光,剎那s出了兩道寒光,鄭鳴就覺得一股驚天的劍意,從尊使的身上,朝著自己籠罩了下來。
  在這劍意下,鄭鳴覺得自己的身體要顫抖,他覺得自己整個人,在這一刻,竟然有一種想要跪在地上的沖動。
  跪下,自己怎么能夠給這個狗p尊使跪下,剎那間,鄭鳴緊緊的咬著牙,硬生生的支撐著那朝著自己身體籠罩下來的劍意。
  而就在鄭鳴咬牙支撐的剎那,他隱藏在他體內的魔種,瘋狂的運轉了起來,那無盡的天地精氣,在他的體外,形成了一個薄膜,阻攔者劍意的侵襲。
  可就是這樣,鄭鳴還是覺得自己心頭,像是壓著一座山一般,他緊緊的咬著牙關,不讓自己的精神在這壓力下崩潰。
  “咦”那尊使見鄭鳴竟然沒有跪下,嘴中發出了一聲的驚呼。
  雖然他的神識只是初成,但是在他的神識之下,別說是這等少年,就是蒙院長和午佗大師這等人物,也要崩潰。
  可是這少年,竟然硬頂住了自己的神識。
  這種情況,讓尊使相當的意外,他冷哼了一聲,那本來只有三成神識之力,剎那間又增加了五成。
  伴隨著這精神力的增加,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好似被一柄柄巨錘,不斷地敲擊。
  他的嘴角,更是不由得流出來一絲的血漬。
  “尊使大人。”那蒙院長看著一臉猙獰的鄭鳴,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拱手求情道。
  那尊使冷哼一聲,沒有再說話,但是卻趁勢將自己的精神力量收了回來。
  鄭鳴此時,已經有點忍不住了,他這一刻,就想要將自己心頭的太古金烏祭起,直接滅殺了這個狗p尊使。
  但是最終,鄭鳴還是將這個念頭壓了下去,滅殺了尊使雖然痛快,但是尊使的身后,還有一個大的宗門。
  自己還沒有摸清尊使后面的宗門在何地,還沒有足量的聲望值,要是貿然動手,對自己沒有太多的好處。
  所以,鄭鳴還是決定暫且忍耐。
  “你就是鄭鳴,你是不是覺得,自己能夠達到萬劍塔最高層很了不起啊?”尊使目視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調笑的味道。
  鄭鳴還沒有回答,那尊使就冷聲的道:“實話告訴你,這萬劍塔,也就是你們當它是件寶物。”
  “實際上,他也就是一件小玩具而已。”說到此處,那尊使手指朝著已經失去了光澤的萬劍塔一指道:“在我觀星劍宗,這種萬劍塔是最簡單的一種考驗弟子的靈器。”
  “只要是我觀星劍宗的弟子,在入宗一年之內,都要通過這樣的萬劍塔三座,才算是徹底的入門。”
  “你還差得遠!”
  鄭鳴聽著這位尊使的話,心中就升起了一絲的不爽,老子有沒有得罪你,你用得著這樣一上來,就對我張嘴大咬么?
  鄭鳴沒有吭聲,而那尊使又冷漠的一笑道:“這一座萬劍塔,我門中長輩留在此處,為的就是考驗后輩弟子,看看有沒有人可以達到我們觀星劍宗的招收弟子的條件。”
  “你闖過萬劍塔第十層,說起來,應該是具有了這個條件,但是很可惜,你入不了我們觀星劍宗。”
  這話從那尊使的口中一出,蒙院長的臉上,頓時露出了極度失望之色,在場的人之中,也只有他知道什么是觀星劍宗,也只有他清楚進入觀星劍宗代表著什么。
  鄭鳴不能夠進入觀星劍宗,在他看來,就是鄭鳴最大的可惜。
  但是鄭鳴的神色倒是很正常,甚至可以說,他的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氣,觀星劍宗雖然看上去很不錯,但是從這位尊使的聲望值上,鄭鳴就知道這是一個不在凡俗之中立身的宗門。
  雖然這等的宗門高高在上,雖然他們很強,但是這對于鄭鳴而言,卻是弊大于利。
  因為,在那觀星劍宗,鄭鳴將無法獲得聲望值,或者暫時獲得不了聲望值,而難以獲得聲望值,對于鄭鳴而言,那就讓他失去最大的助力。
  所以,他很愿意留在凡塵。
  鄭鳴不吭聲,在那尊使的眼中,卻是鄭鳴的心中收到了巨大的打擊。對于這個沒有在他的威嚴下低頭的少年,尊使感到非常的不爽。
  所以他接著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樣突破萬劍塔的,這對于我而言,也不重要。”
  “之所以不收你,是因為你的資質太差,就算是你有超人一等的悟性,但是你現而今的資質,已經決定了你,難以突破天人之境。”
  “突破不了天人之境,最終也只是一堆塵土,又怎么能夠成為我門中人呢。”
  天人之境是什么,鄭鳴不知道,可是當那位尊使提到天人之境四個字的時候,無論是午佗大師還是蒙院長,一個個眼眸之中,都露出了期待之色。
  說完這些,那尊使一揮衣袖,就不在理會鄭鳴,好似和鄭鳴說的太多,要臟了他的嘴巴一般。
  “尊使,宮如雨也進入了第十層,他還是那位前輩的后裔,您看看她如何。”午佗大師說話間,就朝著站在后方的宮如雨一揮手道:“還不快點過來。”
  宮如雨在一般人面前,雖然表現的很是驕傲,但是此時,卻畢恭畢敬的走了過來,向那尊使行了一禮。(未完待續。)
  ps:第二更奉上,今日還有一更,大概在九點半左右,有月票的兄弟,在咫尺貓一下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