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3 天外飛仙

沖霄的劍光,在萬劍塔上空依舊閃耀,而那本來只是顯示萬劍塔大略的寶鏡,在這沖天的劍光下,好似收到了什么刺激一般,開始出現了一道道波紋。【】
  當所有的波紋停止下來的時候,寶鏡之中,出現了兩個身影。
  一個是鄭鳴的身影,而另外一個,則是一個身穿銀色長袍的男子。
  銀色長袍的男子,這一次并不像以往劍靈那般根本就不顯示面容,但見他雙眉如劍,面冷如霜。
  這個男子,給人的感覺,是他的人,比他手中的劍,還要冷上五分。
  雖然大多數人,都不知道這個男子是誰,但是所有人看到這男子的剎那,都被這男子的風標所懾服。
  “是劍皇老祖!”那蒙院長看到銀袍男子,話語之中,帶著一絲顫抖的說道。
  當年留下萬劍塔的絕代強者,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孟院長的話語,讓所有人瞬間就將那銀袍身影和當年留下萬劍塔的絕代強者聯系了起來。
  劍皇,劍中的皇者!
  雖然,這寶鏡之中顯現的,絕對不可能是劍皇本人,但是那絕世的風姿,依舊震懾著所有的人。
  一道道的目光,這個時候,都注意在那劍皇的身影上,這些目光中有敬慕,有羨慕,有……
  就算是蒙院長和午佗大師,他們看向劍皇的目光中,也充斥著敬慕之色。
  雖然他們的修為,已經遠超在場的人,甚至在場的人就算是努力一生,也難以達到他們現而今的境界。
  但是他們自己心知,自己和劍皇比起來,差的實在是太遠了,劍皇的境界,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同日而語的。
  不,應該說,那是另外一種天地。那是超越了現而今一切的一種層次。
  當大多數的人從劍皇的身上收回目光的時候,不少目光就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在很多人想來,鄭鳴雖然天資不錯,但是面對劍皇這等存在。別說相提并論,就是作為一顆小星,陪伴在劍皇的四周,恐怕都難以做到。
  可是,當他們看清楚挺身傲立的鄭鳴時。一個個眼睛都瞪大了。
  就算是最為熟悉鄭鳴的程輕靈,這一刻也覺得自己的眼睛花了。雖然哪個人的形象就是鄭鳴,但是這一刻的鄭鳴,卻猶如一柄劍。
  一柄直c蒼穹,傲世獨立的劍,一柄寒寂天地,難以爭鋒的劍,一柄傲雪天地,孤芳自賞的劍。
  無論是午佗大師,還是宇文縱橫等人。看著那和劍皇向對立的鄭鳴,眼眸中,都生出了一種敬畏之色。
  雖然,在他們看來,鄭鳴就是小輩,但是這一刻,幾乎所有人都覺得鄭鳴可以和他們分庭抗禮,鄭鳴可以和他們相提并論。
  “好強的勢啊!”蒙院長的聲音之中,帶著感慨。
  和蒙院長相比,午佗大師的眼眸中奇光連閃。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鄭鳴成長起來話,對他一定是一個大大的威脅。
  這等人物,要是不能為自己所用。最好是提早擊殺。
  可惜,這個少年此時如此的耀眼,自己就算是想要下殺手,恐怕都不會有機會。
  而就在眾人沉默的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此劍名為開陽,你注意了。”
  說話間。就見那劍皇手中長劍揮動,直接朝著鄭鳴斬出。這一劍,好似沒有太大的變化。
  但是觀看這場比試的蒙院長,午佗大師等五品以上的強者,一個個臉色全部大變。
  他們看到的,不是斬下的一劍,而是一顆星辰,從虛空之中直落而下。
  在這星辰降落的剎那,天地大勢,都好似已經被這劍皇的一劍所掌握!
  在這一劍下,他們興不起任何的抵抗之心,生不出任何的抵抗之意。這不是一劍,這是一顆從空落下的星辰。
  “開陽訣!”蒙院長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苦澀。
  午佗大師喃喃的道:“這就是當年,一劍取下十名三品大宗師人頭的開陽訣。”
  三品大宗師,就是一個國家最主要的力量,而這位劍光的開陽訣,一劍可以斬殺十位三品大宗師,可想而知這一劍,究竟是何等的威力。
  他們在外面觀看,都難以升起抵抗之心,更不要說處在劍招之下的鄭鳴。
  在他們看來,像鄭鳴這樣的晚輩,能夠見識到開陽訣,就是一個巨大的成就。
  甚至可以說,鄭鳴這樣的晚輩,能夠讓劍皇留在萬劍塔之中的身影出劍,就是一個最大的勝利,至于其他的,都可以不在意的。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鄭鳴唯有看著的時候,鄭鳴陡然騰空而起,手中的長劍更是凌空斜斜的擊出。
  這一擊,乍看之下,給人一種平常無比的感覺。
  可是當眾人的目光注視這一劍的時候,他們看到的是青天白云,是雷神的震怒,是閃電的一擊。
  而拿起凌空落下的鄭鳴,就好似御使著風和雷的仙人,飄然而至,天外飛仙!
  這一劍,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沒有超脫劍法的范疇,但是這一劍,卻給人一種感覺。那就是他不弱于劍訣,甚至強于一般的劍訣。
  一如大星降落的劍芒,在虛空之中和那飄然而落的劍光,在虛空之中瘋狂的碰撞。
  兩條身影,在這看似剎那,卻有一種異樣瘋狂的碰撞中,輕輕的分散了開來。
  鄭鳴依舊是鄭鳴,而那劍皇依舊是劍皇。
  兩個人,兩柄劍,一切的一切,都好似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所有人此時的眼眸中,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這天下,竟然有如此的招式!”午佗大師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感嘆,他的感嘆出自于他的內心,沒有半絲的嬌柔做作,沒有半點的虛假。
  “就憑這一劍,我們金陽帝國認輸。”午佗大師目視著蒙院長,沉聲的說道。
  蒙院長沒有吭聲。他的眼眸之中,不斷地閃動著奇光,他的手指,更是掐出了一個劍訣。他在緩緩的學習施展這一招劍法。
  可惜,這樣的劍法,不是三兩下可以學會的,所以蒙院長在施展了一半之后,還是將劍指收了回來。
  他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今日才知。這天下的劍法,也有不弱于劍訣的存在。”
  說帶此處,他朝著午佗大師看了一眼,然后幽幽的道:“雖然你認輸,但是我不領你的情。”
  午佗大師點頭道:“我認輸,是因為這驚天動地的一劍,而不是讓你領我什么情分。”
  兩個人說話間,哈哈大笑了起來,在他們的笑聲中,那寶鏡中劍皇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
  偌大的寶鏡內,只剩下一個鄭鳴,傲然立于寶塔之內。
  而就在鄭鳴好似感應到了什么,扭頭朝著寶鏡方向看來的時候,那寶鏡之內,再次出現了一個身影。
  一個風華絕世的,屬于宮如雨的身影。
  就在兩個身影一起出現在寶鏡內的時候,那本來映照在寶鏡內的身影,開始消散。
  同時,閃爍著驚天劍光的萬劍塔。在這一刻,也開始變得暗淡。一陣波紋下,鄭鳴和宮如雨兩個人的身影,同時出現在了寶塔之外。
  看著出現在萬劍塔外的鄭鳴。那些本來圍觀的東松學院的學子,陡然瘋狂的鼓掌起來。
  他們很多人,都不知道鄭鳴的名字,但是那猶如天外飛仙一般璀璨的劍光,在這一刻,卻征服了他們所有的人。
  他們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激動,所以,他們選擇了最簡單的掌聲。
  掌聲如雷,掌聲又如波濤。
  金侞罡的眼眸中,帶著一絲妒忌,但是他的眼睛里,也帶著一絲的敬服。作為一個驕傲的人,金侞罡一直覺得,同輩之中,能夠比得上自己的人不多。
  可是剛才鄭鳴那燦爛無比的一劍,讓他感到,自己和鄭鳴相比,真的有一個不小的差距。
  那一劍,自己接不下,那一劍,自己同樣施展不出來。
  在所有人的之中,宮如雨無疑是充滿了疑惑的,雖然她闖入了萬劍塔的第十層,但是她心中清楚,眼前的歡呼,眼前的掌聲,都不是屬于她的。
  她用一雙美麗的眼眸看著鄭鳴,想要從這個年輕人的身上,看到不同之處。
  可是,他看不出這個少年,有什么太過出眾的地方,她感覺不到這個少年有什么超越了她的地方。
  就在宮如雨疑惑的時候,午佗大師來到了她的身邊,淡淡的道:“做的不錯。”
  “大師,究竟是怎么回事?”宮如雨看著午佗大師,輕聲的問道。
  “你剛才錯失了一場機緣。”午佗大師阻止了一下語言,接著用肯定的語氣道:“這場機緣,對你而言,也是非常的重要,有空的時候,多向鄭鳴請教。”
  當宮如雨還準備再問的時候,午佗大師已經指著被蒙院長等人圍在中間的鄭鳴道:“他就是鄭鳴。”
  眾星捧月下的鄭鳴,此時的心神同樣沒有時間關注眼前的事情,他的心,還沉醉在那天外飛仙的一劍之下。
  雖然,那一劍是他施展的,雖然現而今,他還是繼承了葉孤城十分之一的能力,但是他的心中,更多的,還是那天外飛仙的一劍。
  他覺得,那一劍奧妙無比,可是這一刻,他對于那一劍,又有無數的不懂。
  他想要記住自己施展天外飛仙時的每一個動作,但是現而今,他又發現那些動作,讓他感到無比的僵硬。
  而就在此時,一聲鶴鳴,從遠處陡然傳來。(未完待續。)
  ps:感謝,除了感謝,貓能夠說的,還是感謝,感謝各位兄弟的全力支持,感謝各位老大的鼎立幫助,感謝所有支持訂閱隨身的兄弟們,貓無以為報,今日還是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