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2 跨入十層

金侞罡,那從第八層中被逐出的人時金侞罡!當金侞罡出現在萬劍塔外的時候,東松學院的學子臉色都在發灰。【】
  雖然金侞罡已經失敗,但是金陽帝國派出的三人之中,畢竟有人進入了第九層。
  第八層,對于參見萬劍塔之試的人而言,就是一個難以超越的目標,那第九層就更加的艱難。
  更不要說,現而今的鄭鳴,面對的還是最強的第八層劍靈。
  從希望到失望,這無論是對任何人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就算是武者,也有的會有點承受不了這種巨大的打擊。
  代表著鄭鳴的紫色光點,在第八層,只不過這個時候,已經沒有人覺得,鄭鳴能夠突破第八層。
  而一旦鄭鳴突破不了第八層的話,那這萬劍塔,就是人家金陽帝國的。
  可是,在場的人,沒有辦法怪到鄭鳴,因為鄭鳴一路闖來,都是最艱難的路途。
  大成期的三品劍訣,別說鄭鳴一個少年,就算是在場的這些宗師級別的人物,他們也不見得能夠闖的過去。
  所以,他們也沒有權力要求鄭鳴同樣闖過去。
  宇文德及和紫袍副院長對視了一眼,同時從對方的眼眸中看到了一絲的黯然。
  只不過這個時候的黯然,是完全沒有任何希望的黯然。
  而就在兩個人神色木然的時候,好似感應到了什么一般的兩個人,幾乎同時朝著一個方向看去。
  在那個方向,一個身穿長袍,身形挺拔的老者,正飄然而至。這個老者的速度看似緩慢,但只是三兩步的功夫,這老者就已經來到了宇文德及等人的面前。
  那午佗大師本來半閉的眼眸,在這個人到來的剎那,猛然間睜了開來。
  宇文德及和紫袍副院長幾乎同時朝著那老者行禮道:“拜見院長。”
  “是我等無能,這次萬劍塔之會。我們……”宇文德及說到此處,臉上一陣的漲紅。
  那老者淡淡一笑,目光落在了午佗大師的臉上:“午佗兄,好久不見啊!”
  “蒙兄好。”午佗也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朝著那老者拱了拱手道。
  “午佗兄做事有點不地道啊,用那位前輩的血脈賭萬劍塔,呵呵,虧午佗兄想得出來,難得午佗兄不知道這萬劍塔對于那位前輩的血脈有照顧嗎!”
  蒙姓院長說到此處。聲音變得越加y冷的道:“每次都是熟練級別的劍靈,午佗兄真是好算計啊!”
  宇文德及和那紫袍老者的臉色一變,他們在這個時候,才明白自己兩人,竟然被午佗給算計了。
  現而今已經進入了第九層的宮如雨,因為身具留下萬劍塔的強者的血脈,所以她每一層遇到的劍靈,都是熟練級別的。
  熟練和大成,這之間的差距,可不是一般的大。
  “呵呵。萬劍塔從建立之日,那位前輩就已經留下話語,進入萬劍塔,能不能得到里面的劍訣,看的就是各自的機緣。”午佗大師的臉色不變,淡淡的道:“蒙兄要是覺得這樣不公平的話,可以也找一個那位前輩的后裔來和我們比試。”
  “卑鄙!”一個東松學院的弟子,聲音中帶著悲憤。
  而這一句卑鄙才剛剛出口,其他東松學院的弟子,也跟著怒喝了起來。
  本來。東松學院被金陽帝國的來人,*的立下賭賽決定萬劍塔的歸屬,就已經讓大多數的人氣憤不已,現而今知道金陽帝國的來人竟然在這里面還玩了貓膩。怎不讓他們感到更加的氣憤。
  所以一句卑鄙之后,是東松學院那些弟子此起彼伏的卑鄙之聲。在這一聲聲卑鄙之中,午佗大師的神色半點都沒有變化。
  而那蒙姓院長一揮衣袖道:“好了,都給我住口,技不如人,那就是敗了。”
  “這萬劍塔。你們可以取走,但是下一次萬劍塔開塔的時候,我們東松學院,一定會將……”
  “院長且慢!”宇文縱橫猛的大聲的叫了起來。
  而就在宇文縱橫出聲的剎那,緊接著,又有二三十人,大聲的喊道:“院長且慢!”
  在這一聲聲且慢中,蒙姓院長扭頭朝著喊話者看去,就見宇文縱橫聲音之中帶著急切的道:“院長,那鄭鳴也沖到了第九層,咱們還沒有輸。”
  說話間,宇文縱橫的手指就朝著那寶鏡指了過去。
  一道道目光,這個時候重新落在了寶鏡上,就見那寶鏡內映s出來的寶塔九層的位置,這一刻不但有一個白色的光點,更有一個紫色的光點。
  這紫色的光點,代表的就是鄭鳴,代表的就是東松學院最大的希望。
  那蒙姓院長的眼眸中,也升起了一絲的詫異,他看著那紫色的光點,滿眼都是不敢相信。
  這怎么可能?怎么會有人,能夠闖最難得關隘,闖到了第九層,要知道,他每一關面對的,都是大成期的劍靈。
  特別是第八層的劍靈,就算是這位三品大宗師的院長,也不能夠說自己能夠戰勝,可是鄭鳴就戰勝了這劍靈,鄭鳴就闖到了第九層。
  午佗大師此時的臉上,也沒有了淡定之色,他看著那代表著鄭鳴的紫色光點,眼眸中除了詫異之外,更帶著一絲森森的殺意。
  十六歲不到,竟然能夠闖到第九層,而且遇到的還是大成期的劍靈,這該是何等的英雄人物。
  而這等的英雄人物,對于他們金陽帝國而言,是一個巨大的威脅,這等人物,怎可讓他存在。
  “這個人是誰?”那蒙姓院長手指著紫色的光點,沉聲的道:“怎么能夠讓他用紫色的玉符?”
  雖然蒙姓院長的聲音低沉,沒有什么感情,但是宇文德及和那紫袍副院長在這蒙姓院長的屬下多年,對于這位院長的脾性很是了解。
  雖然表面上,這位院長大人并沒有發怒,但是實際上,這位院長大人已經對他們表達了深深的不滿。
  如此人物,要是不用紫色玉符,說不定他們就能夠必勝。
  現而今,鄭鳴面對的,是身具二品劍訣大成的劍靈,而那宮如雨面對的,是二品劍訣熟練的劍靈。
  熟練和大成之間的差距,修為越高,這個差距也就越大。
  “院長,此時正在上面的小兄弟名叫鄭鳴,乃是鹿靈府府武院的弟子。”宇文德及稍微沉吟了剎那,沉聲的朝著那蒙姓院長說道。
  鹿靈府府武院,蒙姓院長怎么會不知道這個地方,他對于府武院那三個名額,同樣沒有什么好感,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鹿靈府府武院竟然救了他們的急。
  就在那蒙姓院長沉吟的時候,午佗大師已經冷冷的道:“蒙兄,我勸你們還是不要掙扎了。”
  “如雨的資質不凡,就算是不用她的血脈,也能夠闖入萬劍塔的第九層,更不用說,他還身具那位強者的血脈傳承。”
  “而你們那個選手,現在面對的是大成期的二品劍靈,他根本就沒有機會沖到第十層。”
  “咱們與其在這里浪費時間,還不如商議一下,我們等一下如何移走這萬劍塔。”
  午佗大師的話,可以說沒有絲毫留情面,對于這話,雖然東松學院的武者都生氣不已,但是他們也不得不承認,這午佗大師說的有道理。
  鄭鳴,絕對沒有辦法再前進了。
  而那宮如雨如果真的具有午佗大師所說的資質,再加上她身上所具有的血脈,那么這第九層,絕對不是她的終點。
  就在所有人都沉默的時候,那偌大的萬劍塔,陡然一陣的顫動,在這顫動之中,那本來只是閃動的銀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道長有千丈的耀眼劍芒,直沖蒼穹。
  “有人進入了第十層!”看到這驚人的劍芒,蒙姓老者的聲音,帶著一絲的顫抖。
  多少年來,萬劍塔都沒有出現過有人進入第十層的情形,所以這有人進入萬劍塔十層時的情形,雖然在東松學院之中有記載,但是卻沒有人見過。
  蒙姓院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宮如雨,畢竟宮如雨在第九層,畢竟,宮如雨的修為,宮如雨的血脈,都已經決定了,能夠進入第十層的,唯有宮如雨。
  “哈哈哈,我都說嗎,咱們不用浪費時間了,現在宮如雨進入了第十層……”
  可是午佗大師的笑聲沒有持續多久,因為當他的目光再次落在那寶鏡中的時候,他木然發現,那寶鏡中,代表著鄭鳴的紫色光點,此時已經消失在了第九層。
  而代表宮如雨的白色光點,依舊留在第九層。
  這怎么可能,那鄭鳴才剛剛進入第九層多久,他就已經沖破了身具二品劍訣的大成期劍靈的蘭姐,跨入了萬劍塔的頂峰。
  這不可能,就算是他午佗大師,也無法如此快的擊敗那劍靈!
  午佗大師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看向了蒙姓院長,話語中帶著一絲遲疑的道:“你們作弊。”
  蒙姓院長并沒有生氣,他淡淡一笑道:“我倒是希望,我能夠在萬劍塔之中作弊。”
  對于蒙姓院長的這句話,午佗大師是懂得,萬劍塔之中,儲存的高等劍訣,對于蒙姓院長來說,同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東西,如果能夠c縱人在萬劍塔作弊,那蒙姓院長就可以從這萬劍塔之中取來劍訣。
  對于東松學院的實力,也將有一個飛躍式的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