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29)      完本感言(09-29)     

隨身英雄殺197 幻光三劍

他看著那代表著宮如雨三人的光點,眼眸中全部都是恨意,這三個人,怎么就不倒霉的遇到大成期呢
  萬劍塔,重劍術而輕力量。在這萬劍塔內,無論是遇到什么品級劍法的劍靈,他所有的內氣數量,都不會超過挑戰者。
  自然,破不開劍靈的劍法,就只有被逐出萬劍塔一條路。
  鄭鳴此時,已經登上了第五層。此刻第五層的星辰,已經不是第一層那般無邊無際。按照鄭鳴顧忌,這些星辰,最多也就是三百多個。
  可是想到每一種星辰,就代表一種五品劍法,這三百多套五品的劍法,還是能夠讓人倒吸一口冷氣。
  畢竟,整個鹿靈府鄭家,可是連一種五品的劍法都沒有。
  在和第四層的劍靈對戰中,鄭鳴可以說已經疲于應付,要不是他的魔種,讓他有超過一般人的預制控制之力,要不是快劍真意,他很難突破第四層的封鎖。
  第四層的劍法名為追風快劍,雖然名字很是普通,但是一劍七式,一式七殺,施展之間,就好狂風呼嘯,讓人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而這追風快劍,鄭鳴在經過一番對戰,再加上快劍真意的支持,已經將這套追風劍法,練到了入微的境界。
  雖然,他的內氣,還難以支撐他施展出最后的漫天劍氣如狂風,但是在這萬劍塔中,他卻可以將追風快劍的所有威力,全部發揮出來。
  仰望三百各異的星辰,鄭鳴最終選擇了中間一顆最為明亮的星辰,因為一路走來,鄭鳴發現那些以快劍真意作為基礎的劍法,他們所形成的星辰。不是青色,就是白色。
  而在這兩者之中,白色的星辰所代表的劍法。對于速度的要求更多。
  當鄭鳴的選擇做出的瞬間,一個白色的無面劍靈。就出現在了鄭鳴的面前。這無面劍靈也不和鄭鳴說話,手中的長劍,化成一道光,直接朝著鄭鳴刺來。
  這一刺,實在是太快,快的鄭鳴的魔種雖然感應到了這一刺的破綻之所在,卻根本就沒有時間反應。
  面對著快捷無比的一劍,鄭鳴幾乎本能的揮動自己手中的長劍。施展出了那招從鐵片上學來的閃電驚虹。
  長虹經空,轉瞬即逝,剎那間,那被長虹穿過的劍靈,直接消散在虛空之中。
  閃電驚虹,快的讓鄭鳴自己都把握不住的閃電驚虹
  因為一直只是修煉,所以鄭鳴不知道自己的閃電驚虹究竟是什么威力。
  這一刻,鄭鳴的眼眸卻亮了,后發先至,而且還是在對方那快的讓自己都反應不過來的劍招下。這
  劍靈消散,一枚玉簡出現在鄭鳴的眼前,催動玉簡。鄭鳴看到的是幻光三劍
  沉吟了剎那,鄭鳴就開始催動這幻光三劍,雖然現而今臨時學習的作用并不是太大,但是鄭鳴有得自阿飛的初級快劍真意作為基礎,所以修煉這種以快作為基礎的劍法,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一劍幻三光,三光追云走
  看著幻光三劍的劍訣,鄭鳴整個人不由得沉迷了進去。
  寶塔外,宇文德及的臉色此時非常的不好。此時,寶塔內地人。已經只剩下十個。
  那進步最快的金侞罡,更是已經進步到了第七層。
  第七層的寶塔。幾乎已經達到了萬劍塔開塔這么多年的最好成績,更何況此時,萬劍塔的十個人之中,光金陽帝國的人,就占三個。
  “副院長,龍象兄還在里面,而且他現而今,已經達到了第六層,說不定他一會就能夠晉級到第七層。”
  宇文縱橫的安慰,讓宇文德及的心情好了不少,他暮然點了點頭,然后沉重的道:“如果這一次司空龍象能夠幫助我們東松學院度過這一關的話,咱們絕對給他最大的回報。”
  宇文縱橫點頭,雖然他安慰宇文德及,但是他心中卻清楚,司空龍象的修為和他差不多,是不是能夠晉級第七層,完全都是運氣。
  “嗯,快看,那紫色的光點,竟然晉級到了第五層”一個帶著驚異的聲音,在不少人的耳邊響起。
  伴隨著這聲音,很多盯著寶塔的目光,都朝著寶鏡看了過去,就見那寶鏡中,紫色的光點,已經到了第五層。
  “真是沒有想到,這小子竟然能夠走到第五層,厲害啊”有明白紫色光點代表著什么意思的人,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宇文德及對于鄭鳴,一直都沒有什么好感,雖然鄭鳴走到第五層,讓他感到很是意外,但是他還是淡淡的道:“第五層的大成級劍法,不是那么容易過去的。”
  紫袍副院長點了點頭,隨即好似有點可惜的道:“要是知道他能夠來到第五層,我就給他一個普通名額了。”
  宇文德及想要反駁,但是看著那寶鏡之上的十個光點,他的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絲贊同。
  這個方凌既然劍術如此的不凡,說不定還能夠為萬劍塔的歸屬,出一份力呢。
  可惜啊,他只能止步于第五層了。
  他兩人對話的時候,羅金武等人的臉上,卻是完全被歡喜所占據,對于鄭鳴能夠進入第五層,羅金武做夢都沒有想到。
  那可是第五層啊
  對于鹿靈府府武院而言,他們進入萬劍塔,最好的成績,也就是進入第七層。
  可現而今,鄭鳴進入了第五層,也就是說,鄭鳴不但超越了鹿靈府府武院的最高成就,而且還超越了很多。
  看著那代表著鄭鳴的紫色光點,羅金武又嘆了一口氣,他覺得,對于鄭鳴,鹿靈府府武院實在是有點對不起,要是鄭鳴能夠得到一個正式名額的話。他在這萬劍塔中,一定會走的更遠。
  而萬劍塔每上一層,就代表著更高級的武學秘籍。
  “快看。司空龍象進入第七層了”一聲驚呼,陡然在人群中響起。而這驚呼之后。響起的是一陣的歡呼。
  一陣來自于東松學院學子的歡呼,他們都已經知道,這次的萬劍塔開啟,究竟代表著什么。
  本來,他們對于這種爭奪,是信心滿滿的,畢竟東松學院這邊,參加的是二十四個人。
  當然。他們沒有將鹿靈府的鄭鳴三個人算在人數之中。
  以二十四對三,他們覺得東松學院一定勝券在握,更何況他們還有宇文縱橫。
  可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宇文縱橫再次因為運氣問題折戟沉沙,而其他讓他們充滿了希望的英才人物,一個個也都無聲無息的墜落。
  到了現而今,那個金陽帝國的娘娘腔占了第一位,而他們寄托了不少希望的人,都因為失敗被逐出寶塔。
  甚至這個時候,已經有人在心中升起了絕望。那司空龍象的進步,可以說給他們打了一劑強心針。
  “我就知道,龍象兄。是不會讓我們失望的”宇文縱橫看著象征著司空龍象的光點,話語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不過此刻,他的心中,卻帶著一絲的嫉妒。在他看來,挽救東松學院于危難之中的人,應該是他宇文縱橫。
  如果他能夠做到挽救東松學院的功績,那么以后,他稱為東松學院的院長。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可以說,就算是和宇文家同為東松學院兩大家族的姬家。不希望他成為院主,也阻攔不了他成為院主的步伐。
  可惜。在第五層,他失去了最重要的機會。
  而就在他心中不甘心的時候,又是一道波紋出現在了萬劍塔外,伴隨著這波紋的出現,一個面目憨厚,衣著怪異的少年,從萬劍塔中走了出來。
  這個少年的臉上,帶著一絲的不甘,可是看到這個少年,東松學院一眾學子的歡呼聲更高了幾分。
  從萬劍塔開塔到現在,三十個人,已經只剩下十個,可是每一個出來的都是大晉王朝的人,這讓人感到很喪氣。
  這粗壯的少年從萬劍塔之中被逐出,說明金陽帝國的人,也不是不能夠戰勝的。
  那憨厚少年對于這一陣陣的歡呼聲,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不滿,但是最終,這少年卻也沒有說什么,只是漫步來到了午佗大師的身前。
  “師尊,弟子讓您失望了。”
  午佗大師的神色,并沒有任何的變化,他朝著少年掃了一眼,淡淡的道:“有收獲就好。”
  那少年沒有在說話,而是在午佗大師的身旁一站,目光就落在了寶塔前的寶鏡上。
  憨厚少年的出來,就好似一個開始,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又四個人被從寶塔中逐出。
  一時間,寶塔中的人手,變成了五個。不,在東松學院的弟子們眼中,這個時候剩下的人,是四個。
  兩個屬于大晉王朝,兩個是金陽帝國。至于鄭鳴,依舊在第五層的鄭鳴,沒有人當他是回事。
  畢竟,都如此長時間了,鄭鳴還在第五層,這在所有人看來,鄭鳴已經沒有什么希望了。
  也就是支持時間的長與短而已。
  宇文德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從以往壓倒性的人數,到現而今的勢均力敵,那萬劍塔好似已經有一半,已經離開了他們東松學院。
  “快看,那那司空龍象的光點,他他晉級到了第八層,他晉級到了第八層”
  充斥著激動的聲音,讓人有一種瘋狂的感覺。但是此刻,沒有人譏諷哪個說話的人。
  因為,很多人的心中,都難以自己。
  司空龍象率先進入了第八層,也就是這么多年來,萬劍塔開啟的最好成績。哪怕是司空龍象沒有闖過第八層,以他現而今的成績,也能夠保住萬劍塔。
  而只要保住萬劍塔,對于東松學院而言,就是他們最大的勝利。
  金陽帝國的金侞罡和宮如雨還在第七層,而司空龍象,已經晉級到了第八層未完待續。
  ps:跪求月票,推薦票,所有的票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