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93 閃電驚鴻

胖子滿是歡喜的離去,對他而言,能夠免了八千萬的債務,實在是再好不過。【】但是作為鄭鳴的朋友,無論是程輕靈還是羅東雄,都覺得鄭鳴虧了。
  只有羅金武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著鄭鳴,這種目光讓鄭鳴覺得羅金武是不是知道自己手中的東西是秘籍。
  好在,羅金武最后的話,總算是讓鄭鳴的擔心消散開來。
  “鳴少宅心仁厚啊!”
  自己宅心仁厚嗎?要不是自己已經參透了這種鐵片的秘密,自己又怎么會和那個胖子交換呢?
  當然,這真是一種秘籍的事情,還是少幾個人知道的好。心中念頭閃動之間,鄭鳴就故作大方的道:“贏他們些銀子,讓他們漲漲教訓就是。”
  “至于繼續*債,我覺得大可不用。”
  鄭鳴這一番話,說的羅金武再次給予了肯定,而程輕靈也面目含春,一副敬服的摸樣。
  “喵嗚!”唯有站在鄭鳴肩頭的小金貓,輕輕的叫了一聲,那雙金色的眼眸中,帶著諷刺之意。
  這個妖孽般的家伙,竟然知道自己在撒謊。鄭鳴順手將小家伙從自己的肩頭拿下來,用力的揉搓了兩下,然后一揮手道:“走,咱們去吃一頓。”
  從東松城重新回到東松學院,鄭鳴他們的待遇,也沒有什么太大的提高,別的不說,就拿那負責給鄭鳴他們送飯的仆役而言,他對于鄭鳴等人的態度,是越加的鄙夷。
  特別是當他看到鄭鳴的時候,臉上的鄙夷之色,是半絲都沒有掩飾。
  在鄭鳴來之前,對于這種仆役,程輕靈兩個人采取的態度,就是暫時的忍讓,但是鄭鳴卻沒有那種好的修養,他揮動拳頭。直接將那仆役給胖揍了一頓。
  然后告訴那個仆役,爺心中不爽,你要是找抽,別怪爺不客氣。
  仆役走了。被胖揍了一頓之后,老老實實的走了。從這之后,給鄭鳴他們送飯的人,就換了一個仆役,不過鄭鳴也沒有時間理會這仆役的事情。
  他在自己的房間之中。用冰再次做成可以放大的鏡子,然后細細的觀看那寫著閃電驚虹四個大字的鐵片。
  果然,這閃電驚虹四個大字,同樣是用針尖大小的字組成。將這四個大字用冰做的放大鏡一一解開之后,一篇四五百字的心訣就出現在鄭鳴的眼前。
  “劍之道,寸草可破山川,青絲可穿星辰……劍快如電,可殺人于無形之間……”
  看著這閃電驚虹的描述,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心在激蕩,他的腦海之中。更是出現了一柄劍。
  不,應該是一道光!
  而那放在鄭鳴身前的青電劍,更是發出了一聲聲的劍鳴,好似這青電劍也感應到了那閃電驚虹的法訣一般!
  這閃電驚虹,按照鄭鳴的理解,是一招劍法,可是伴隨著他對于這閃電驚虹的理解,他覺得,這更應該是一招劍招。
  那他從阿飛身上得到的快劍真意,在這一刻也快速的涌動。鄭鳴有一種感覺,只要他催動長劍,他整個人,就會化成一道青色的長虹。
  經天的長虹!
  與金鐘罩和九震破山相比。鄭鳴甚至覺得這閃電驚虹更加的珍貴,因為他幾乎能夠和阿飛的快劍真意,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嗖!”
  鄭鳴的房間中,陡然光芒耀眼,只不過這耀眼的光芒,只是一個剎那而已。在這一個剎那之后,一切都歸于靜寂。
  名叫青電的劍,依舊藏于劍鞘之內,不過在鄭鳴三丈之外的青瓷水杯,卻被從中無聲無息的分成了兩段。
  ……
  東松學院,風光依舊。
  雖然萬劍塔的開啟,對于東松學院是一件盛事,但是對于大多數東松學院的學子而言,這也不過就是多了一個談論的話題而已。
  對于他們而言,他們現而今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自己的修煉,那萬劍塔,離他們實在是太遙遠了。
  東松學院的大門口,七八個修為達到了九品的學子,正分別站在學院的門口執勤。
  如果以往,他們松懈一點也不會有人管,但是現而今,各方參加萬劍塔開啟的武者,都匯聚在東松學院,他們就不能丟了東松學院的臉面。
  所以這些學子,一個個站的筆直,那一雙雙彤彤有神的眼眸,緊緊的盯著一個個進進出出的人。
  “二哥,我聽趙教諭說,縱橫大哥的修為,好似比以往,更上了一層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一個看上去十七八的學子,眼眸中閃爍著羨慕的道。
  被他稱為二哥的男子,是一個黑色的臉膛,身材高大的漢子,這漢子實際上不到二十歲,只不過他的長相比較顯老,所以就是一些年齡在他之上的人,也喜歡稱呼他為二哥。
  粗壯漢子一笑道:“縱橫大哥的天資,在咱們這些人之中,可以說最高,他雖然一時不慎,敗給了那個叫鄭鳴的,但是這種失敗,只是偶然。”
  “而且這種失敗,更能夠讓縱橫大哥找到自己的缺點,嘿嘿,我覺得縱橫大哥的修為一定有一個不小的提升。”
  第一個說話的少年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期待的道:“真希望縱橫大哥在和那小子再比一場,嘖嘖,雖然咱們都知道縱橫大哥是失手,但是……”
  但是什么,少年雖然沒有說,可是他四周的人都清楚。
  在他們看來,宇文縱橫敗在鄭鳴的手中,實在是太偶然了,對于這種偶然,他們不愿意相信,也不愿意見。
  所以他們很想宇文縱橫將這種恥辱給洗刷掉。
  “咚咚咚!”一陣狂暴的馬蹄聲,陡然從遠處傳來,聽到這馬蹄聲的眾人,神色都是一變。
  東松學院雖然沒有來人下馬的牌子,但是一直以來,很少有人子東松學院的門口騎馬,就是那些來參加萬劍塔開啟的皇室子弟,在來到東松學院五里之外,都要下馬步行。
  更不要說像現而今這般策馬狂奔。
  “二哥,怎么回事?”有人沉聲的問道。
  黑臉的漢子沒有開口,他身體騰空飛到東松學院的院墻上,放眼朝著遠處看去,就見千丈之外,正有上百匹坐騎,瘋狂的朝著東松學院奔來。
  這上百匹坐騎,每一匹都擁有兇獸血脈,特別是奔跑在最前方的那匹赤紅色駿馬,在它的頭頂上,更是生長著一對赤紅色的粗壯龍角。
  還沒有等那二哥看清楚來人的摸樣,那些駿馬就已經飛奔到了東松學院的大門外。
  那跑在最前面的赤紅色駿馬,在東松學院的大門口發出了一聲龍吟,然后四個巨大的蹄子,就好似鐵樁一般,一動不動的立在了東松學院的門口。
  “這里是東松學院嗎?”
  東松學院的那些武者,在這一刻,才看清楚來人的摸樣,雖然這些人從面貌上,和大晉王朝沒有什么區別,但是他們的衣著,卻給人一種奇異的感覺。
  和東松學院的武士裝束不一樣,這些人的裝扮,更加的貼身,艷麗的布料上,更是繡了各式各樣的兇禽和猛獸。
  說話的,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他身材雖然不是很高,但是面貌俊朗,那雪白的皮膚,更是讓女子都感到羨慕。
  可是,這般一個容貌能夠超越女子的年輕人,卻沒有個人半點y柔的感覺。
  他坐在那長著龍角的紅色駿馬上,給人的感覺,是讓人不覺心生欽服。
  “這里正是東松學院,請問各位有什么事情嗎?”黑壯的二哥雖然覺得這些人的來歷奇異,但是表面上,還是非常客氣的問道。
  那男子一笑道:“我們來自金陽帝國,這次來你們東松學院,是有事情要和你們東松學院的院長商議,對了,請對你們的院長稟報,就說我們金陽帝國的午佗大師到了。”
  對于什么午佗大師,那二哥并不知道,但是他對于金陽帝國,卻并不陌生。
  金陽帝國和大晉王朝相鄰,兩家之間,不超過十年,就要進行一場大戰。
  這上千年來,雖然兩家之間的征戰,好似是互有勝負,但是總的說來,大晉王朝在步步敗退。
  特別是最近百年,大晉王朝不但丟失了兩州之地,更在金陽帝國的壓迫下,有點喘息不過來。
  無論是作為東松學院的學子,還是作為大晉王朝的臣民,他們對于金陽帝國,都沒有什么好感。
  而這次,金陽帝國的人來到府武院,自然也沒有什么好的事情。
  帶著一絲仇怨的朝著那坐在龍馬上的男子看了一眼,作為守門者的二哥等人,還是決定去報信。畢竟現而今的事情,已經超過了他們的處理范圍。
  一刻鐘之后,作為東松學院副院長的宇文德及就迎了出來。雖然從宇文德及的臉上,可以看出宇文德及對于這些人同樣沒有什么好感,但是他表現的很客氣。
  特別是對于那被上百個坐騎拱衛著的馬車,驕傲如宇文德及,也是用了一副恭順的態度。
  金陽帝國的來人進入了東松學院,這種事情,雖然東松學院的武者都在關注,但是并沒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隨即傳出來的消息,卻讓他們不得不重視東陽帝國這些人的到來。
  因為,金陽帝國這些來人的目的,并不是要和他們東松學院有什么交流,他們的目的,是將萬劍塔搬回到金陽帝國。這個消息一出,可以說讓整個東松學院都炸了鍋!(未完待續。)
  ps:第二更來了,還有一更哦,票票啊,都砸過來吧,俺不會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