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92 山高路遠

“你很好,只不過希望你在萬劍塔中,還有如此好的運氣!”宇文縱橫看著鄭鳴,面容中,多出了一份的堅毅。
  此時的宇文縱橫,和剛剛揮出一劍破山川之時,好似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鄭鳴卻能夠感到,這個時候,這位宇文縱橫本身的不一樣。
  這是一種武道上的磨練!
  鄭鳴明白宇文縱橫話語中的意思,這是一個挑戰,一個在萬劍塔之中的挑戰。
  宇文縱橫雖然在這個時候敗在了自己的手中,但是宇文縱橫并不服氣,所以宇文縱橫說出了繼續挑戰的話來。
  沒有等鄭鳴吭聲,正在比武場圍觀的東松學院的數千學子,已經同時喝道:“山高路遠,終會相見,一時得失,難遮真龍。”
  浩浩蕩蕩的聲音,猶如雷霆,一時間竟然傳出了很遠,不少本來正將贊許目光看向鄭鳴的人,這一刻眼眸也重新落在了宇文縱橫的身上。
  很顯然,他們被這句山高路遠所打動,在他們的眼中,鄭鳴雖然在這次比試之中贏得了勝利,但是他和宇文縱橫相比,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而且,在很多人看來,這種差距,也許會拉的更大。
  羅東雄和程輕靈兩個人,此時卻是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他們本來應該為鄭鳴感到歡喜,可是這山高水長的話語,卻又讓他們歡喜不起來。
  特別是程輕靈,雖然鄭鳴獲勝了,但是她的心中,卻隱隱約約的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次鄭鳴的獲勝,更多的是運氣,鄭鳴和宇文縱橫之間,依舊是有著難以超越的差距。
  當宇文縱橫的山川劍訣變的更加完善的時候,恐怕鄭鳴就難以破解這種劍訣。
  鄭鳴輕微的皺了一下眉頭,他不是一個喜歡感動的人。對于這種所謂山高水長的話,他更不喜歡。
  更何況在他的心中,他對于再次戰勝宇文縱橫,是充斥著信心的!但是宇文縱橫等人這種山高水長的話語。卻在影響著他聲望值的增加,所以讓他很不爽利。
  看著扭頭離開,猶如英雄一般離去的宇文縱橫,鄭鳴淡淡的道:“無論山有多高,水有多長。你現而今修為在我之上,都不是我的對手,更不要說以后。”
  鄭鳴的話,說的很淡,但是這話語聽在宇文縱橫的耳中,卻讓宇文縱橫的眉頭一皺。
  他扭頭朝著鄭鳴看了一眼,然后遙指虛空道:“萬劍塔開啟就在眼前,咱們可以再比上一比。”
  “你如果能夠登上第四層的萬劍塔,我就認輸!”
  說話間,宇文縱橫扭頭而去。在他的身邊,有司空龍象,有來自各大勢力的天才人物。
  比武場四周的人,很快就走的干干凈凈,鄭鳴的身邊,很快就只剩下了羅金武等寥寥的幾個人。
  “鄭鳴,不管怎么說,今日你還是勝了,你大漲了我們鹿靈府府武院的士氣,我想從此之后。就算是他們這些人再驕傲,也不會小看咱們府武院。”
  說到這里,羅金武昂首看天道:“走,咱們出去好好吃一頓。也慶祝一下。”
  鄭鳴淡淡的一擺手道:“院長,要說慶祝這種事情,怎么也不能夠讓您老人家請客,今日我也不是一無所獲,別的不說,我賺取了一億兩紋銀。應該夠咱們在東松城好好花銷一陣的。”
  鄭鳴說出一億兩紋銀的時候,別說程輕靈和羅東雄兩個小字輩,就是作為羅家家主的羅金武,也倒吸了一口冷氣。
  說實話,一億兩紋銀,就算是他們羅家,也拿不出來這么多的銀兩,當然,如果將羅家的產業全部打包賣出去的話,還是有一億兩紋銀的。
  鄭鳴在這場賭賽中,竟然贏了一億兩,這讓羅金武有點不敢相信。
  當鄭鳴手拿著那份對賭的字據走向剛才開設賭場的桌子前時,一個穿著金黃色衣袍的年輕胖子,正將頭埋在自己的雙臂之間,身體還不斷地顫抖。
  鄭鳴可沒空理會胖子顫抖什么,他用手重重的彈了彈那胖子身前的桌子,胖子這才將自己的臉從衣袖之中伸了出來。
  這是一個英俊的胖子,雖然他的臉已經形成了一個包子,但是他一就是一個英俊的胖子。
  在看到鄭鳴的時候,這英俊的胖子,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鳴少,我叫翟非金,這次對賭的組織者。”那胖子笑吟吟的看著鄭鳴,一副見到您很高興的樣子。
  對于這個翟非金,鄭鳴還是有一點佩服的,剛才這個胖子將頭埋在衣袖之中還抽搐呢,現在一轉眼,竟然笑瞇瞇的和自己說話。
  別的不說,光這份變臉的功夫,就很了不起。
  鄭鳴朝著翟非金笑了笑道:“翟師兄您好,這份對賭單,應該是翟師兄開出來的,現在我已經獲勝,翟師兄是不是應該將賭資還給我。”
  “這個自然!”那胖子說話間,伸手接過鄭鳴遞過來的對賭單,帶著三分豪氣的道:”認賭服輸這種事情,我翟非金還是不會耍賴的。”
  “不過鄭兄,我在這里,也不和您名人說暗話,一億兩紋銀,小弟確實拿不出來。”
  “這一次對賭,我一共收納了大概一千三百萬兩的賭本,雖然只是輸了鄭兄你這一注,但是我身上的錢,確實不夠立即賠償給鄭兄。”
  “鄭兄可否先將這一千三百萬紋銀領走,然后寬限小弟一番時日,我可以分期將這些錢還給鄭兄。”
  胖子的坦誠,讓鄭鳴臉上的笑意增加了不少。不過他確實輕輕的搖了搖頭道:“要是我不愿意呢?”
  “兄弟就這二百多斤,要是鄭兄您不愿意,可以將我這二百多斤都拿走。”
  翟非金說到這里,胖臉抽搐了一下道:“鄭兄就算是將我這身肥r都賣了,也賣不了一千兩銀子,還不如給我點時間,讓我掙錢還給鄭兄。”
  說話間,這翟非金的手中,多出了一個金光閃爍的小算盤,他快速的撥動算盤的珠子。啪啪啪算了一陣道:“只要鄭兄寬限我這一次,我保證一年給鄭兄三百萬兩紋銀,三十年還清如何?”
  一年三百萬兩紋銀,可不是一個小數目。就算是羅家這個八品的家族,一年也掙不了如此多的銀子。
  而這個翟非金竟然信誓旦旦的說可以給鄭鳴三百萬兩一年,這讓羅金武的心中,滿是好奇。
  一億兩紋銀,在整個大晉王朝之內。能夠拿出偌大數目的人不少,但是卻不包括一個在東松學院上學的胖子。
  就在鄭鳴沉吟的時候,那翟非金沉吟了剎那又道:“要是鄭兄實在是等不急的話,我可以送給鄭兄一份頂級的武技秘籍。”
  頂尖的武技秘籍,羅金武心中暗道這胖子還真是夠能夠吹牛的,頂級的武技秘籍,價值是不可限量,但是關鍵是,這樣的東西,別說一億兩紋銀。就是加上十倍,也沒有人賣。
  畢竟很多時候,銀子真的算不了什么。
  鄭鳴對于翟非金這個胖子還是很欣賞,他雖然不喜歡這家伙開的賭局,但是要讓他纏著翟非金沒完沒了的要錢,他可沒有這個時間。
  所以鄭鳴在稍微沉吟了剎那,就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將你所謂的秘籍拿出來,讓我看看這東西,是不是有這個價值。”
  翟非金砸吧了一下胖胖的嘴巴。有點不舍,但是最終還是從自己的口袋中,將一份巴掌大小的鐵皮拿給了鄭鳴。
  這鐵皮看在鄭鳴的的眼中,是那樣的熟悉!他看著鐵皮上哪偌大的閃電驚鴻四個字。眼中露出了一絲的喜色。
  雖然這閃電驚鴻的意思,他還有點不明白,但是無論是九震破山,還是那九重的金鐘罩,都讓他獲益匪淺,沒有想到。這個胖子的手中,竟然也有這么一個鐵片。
  這實在是得來全不費工夫,鄭鳴看著那鐵片,神色之間,卻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冷漠。
  “你說的就是這東西?”鄭鳴接過鐵片,隨手揚了揚說道。
  翟非金臉上的肥r抽搐了一下道:“鄭兄,這東西絕對不是一般的秘籍,我對這鐵片使用的很多的辦法,無論是火燒水侵,都不能夠傷了這鐵片的分毫。”
  “我們雖然弄不清楚這閃電驚鴻究竟是什么樣的秘訣,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這東西絕對不一般。”
  說到此處,翟非金的胖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落寞道:“本來,兄弟我想要憑借著這一份秘籍,成為天下第一的高手,可惜,這東西好似和我有緣無分,再加上我這個人,也不是一個愿意欠人家債的人,所以……”
  “所以只有忍痛割愛,將此物轉讓給鄭兄!”
  鄭鳴看著一臉不舍得胖子,心中暗笑,他雖然不知道這閃電驚鴻究竟是什么手段,但是光憑著這材料,他就決定要將這東西給要了。
  “鄭兄,他分明就是在騙你,別要他這東西人,讓他每一年給你叁佰萬兩銀子是正經。”程輕靈在一邊拉了拉鄭鳴的衣袖,輕聲的說道。
  翟非金的胖臉抽搐了一下,并沒有說話,而鄭鳴卻在沉吟了瞬間道:“你確定這東西是秘籍?”
  “我可以確定。”翟非金生怕鄭鳴不相信,用力的點頭。
  “你確定你沒有錢了?”鄭鳴再次朝著翟非金問道。
  那翟非金在此鄭重的點頭之后,鄭鳴沉吟了一下,將翟非金放在桌子上的一千多萬兩紋銀拿起,然后將那份對賭協議讓給翟非金道:“既然這樣,那就這么著吧!”
  翟非金滿是欣喜的接過鄭鳴遞過的對賭協議,滿是笑容的將鄭鳴等人送走。
  當鄭鳴離去的時候,他快速的將那協議撕掉,胖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狡猾:“就算你鄭鳴狡猾如鬼,也要喝爺爺的洗腳水!呵呵,一塊沒有什么用的鐵片賣給你八千萬,嘖嘖,我可真是一個天才啊!”(未完待續。)
  ps:今日第一更,多謝諸位老大對本書和貓的支持,這里給大家說一下補更的事情,貓到現在,都沒有計算雙倍之后,貓究竟補夠了沒有,因為補更的時候,貓都沒有說過。呵呵,俺每日保底兩更,剩下的諸位老大算一下就行了,不過呢,今日還是三更爆發!票票,親愛的票票,快到俺的碗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