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91 認輸

一劍破山川是天下人對于這一招的稱呼,實際上,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山川訣!
  或者說,應該是山川劍訣!
  凝聚天地之勢,發而乾坤變色者,是為訣!
  在大晉王朝之內,只要是被稱為訣的武技,都是三品以內的武技,而這等的武技,也都是一些大勢力的鎮山之寶。
  還有就是,這些可以被稱為訣的武技,并不是說你有,就能夠修煉成,修煉成這種頂尖的武技,需要的是資質,是悟性!
  所以,天下間,有很多頂尖的武技,不得不因為沒有傳人,而斷了傳承。
  比如現而今宇文縱橫施展的山川訣,近百年來,在東松學院,就沒有人能夠修煉成。
  現而今,宇文縱橫修煉成山川訣,對于東松學院而言,可謂是一個巨大的好消息。
  但是,這山川訣的出現,對于鄭鳴而言,卻是一個壞的不能夠再壞的消息。在哪浩蕩的天地之勢下,鄭鳴就覺得自己是那樣的渺小,是那樣的不堪一擊。
  更重要的是,他覺得就算是將自己的力量全部催動,也擋不下這一擊。
  除非,他使用葉孤城的英雄牌,使用那天外飛仙!
  英雄牌在鄭鳴的心頭閃動,但是這一刻使用葉孤城的英雄牌,他的心中帶著一絲的不甘心。
  雖然沒有人知道他戰勝宇文縱橫使用了英雄牌,但是以英雄牌戰勝宇文縱橫他覺得不舒服。
  他看著那橫天而下的一劍,整個人變的無比的專注,所有的一切。那本來就已經被催動的魔種,在這一刻變的更加的瘋狂。
  無數的天地精氣,猶如實質一般的涌入他的體內,和天地精氣相比,他浩蕩的精神力,更是開始感應四周的所有變化。
  四周的天地之力,都在朝著那一劍匯聚。自己感應不到那一劍究竟有什么破綻。
  難得,這一次真的又要借助葉孤城的英雄牌么?
  鄭鳴并不是不舍得英雄牌,而是將這樣一張英雄牌運用在宇文縱橫的身上,他有點不甘心。
  洶洶的戰意開始在他的心頭沸騰。伴隨著這洶洶的戰意,鄭鳴就絕的自己體內的血,變得無比的冰冷。
  那本來就冷靜無比的心神,伴隨著這股冷厲的血脈的催動,變得更加的冷靜。
  就好似一部機器。在剎那間,鄭鳴看到了一個破綻,不,應該不能夠稱為破綻。
  這不是破綻,只不過是宇文縱橫在施展這一招的時候,不能夠延續,所以看起來,這才像是破綻。
  可是這一點延續,卻讓他眼中的精光一閃,剎那間。一個決定出現在了他的心頭。那青電劍被他瞬間催動,他的人,他的劍,瞬間匯聚在了一起。
  劍和人,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道劍光,一道在這橫掃而下,可裂山川的劍氣下,幾乎微弱無比的的劍光。
  劍光超越了電,超越了光。超越了一切,直直的刺向了宇文縱橫!
  “啊!”正準備這一站之后,該如何培養宇文縱橫的宇文德及你,猛的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他的眼睛,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自己眼前的一切。
  他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事實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和宇文德及相比,無論是正在看熱鬧的武者。還是那正在教導弟子的吊眉女子,也不由自主的從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來。
  電光閃,縱橫的劍氣瞬間收起,那本來意氣風發的宇文縱橫,緊緊的抱著自己的手臂,眼眸之中,除了不信,還是不信。
  而他那長有六尺的長空劍,此刻已經掉落在了地上。而在他的脖頸處,青色的劍芒正指著他。
  這樣的變化,別說宇文縱橫不相信,就是宇文德及也不敢相信,但是他看到了一切,他雖然不愿意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這就是真的。
  高等的劍訣,竟然就這樣破了!這怎么可能,可是這就是真的,這真真切切的發生在了他們的眼前。
  吊眉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才帶著感嘆的道:“好快的一劍,好精準的一劍!”
  和吊眉女子的話語相比,更多的人,是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看向鄭鳴的眼神,卻已經變的完全不一樣。
  特別是那葛靜軒,更好似看著一個寶物一般的盯著鄭鳴。
  而那司空龍象,更是用一種不信的神色,看著鄭鳴。可以說,他根本就沒有看清鄭鳴那一劍是怎么發出的。
  但是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已經成了這樣。
  羅金武呆呆的坐在那里,他同樣不相信眼前的是真的,雖然在他的眼中,鄭鳴已經是一個超越了他的存在,但是他絕對不相信鄭鳴能夠接下這一招。
  這可是超越了三品的劍訣,這可是一旦催動,幾乎可以全部滅殺的手段啊!
  但是不管多少人不敢相信,事實就是事實,鄭鳴手中的青電劍,正指著宇文縱橫的脖頸。
  只要鄭鳴的手超前送上一點,那么宇文縱橫的性命,就會丟失在鄭鳴的手中。
  沉默,還是沉默!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有人沉聲的道:“住手,快將你手中的劍收回去!”
  這說話的人,是宇文德及,在說話間,他整個人騰空而起,手掌伸動間,一股無形的力量,朝著鄭鳴手中的青電劍重重的抓了過去。
  這一抓,犀利而暴虐。
  可是,他的內氣形成的手掌,在接近鄭鳴一丈的瞬間,就不得不收回去,因為鄭鳴根本就沒有理會他抓來的手抓,只是用手中的劍朝著宇文縱橫的脖頸刺了過去。
  雖然宇文德及能夠傷到鄭鳴,但是宇文德及非常清楚,還不等自己傷到鄭鳴,恐怕宇文縱橫就沒有了性命。
  已經參悟了一劍破山川的宇文縱橫,對于宇文家,對于東松學院,都是一個損失不得的重寶。
  所以宇文德及在鄭鳴的劍還沒有落下的瞬間,就硬生生的翻轉手掌,將自己發出的內氣爪力收了回來。
  這一發一收。就算是宇文德及,也覺得自己體內的內氣不斷地翻轉。
  可是,這一刻,宇文德及顧不得那么多。他現在最重要的是將宇文縱橫從鄭鳴的手中救出來。
  作為宇文家的主事者之一,他絕對不允許自己家族的未來支柱,就這樣倒在鄭鳴的手中。
  鄭鳴手中的長劍,已經挨近了宇文縱橫的脖頸,甚至還能夠讓人看到一股細細的血線。出現在了兩人之間。
  “鄭鳴,將你的劍收回去,這次比試結束了,我們東松學院,這次認輸!”宇文德及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朝著鄭鳴沉聲的說道。
  鄭鳴并沒有收回自己手中的青電劍,他冷漠的朝著宇文德及掃了一眼,然后沉聲的向宇文縱橫道:“你確定認輸嗎?”
  宇文縱橫緊緊的咬著自己的牙齒,認輸,他自然不愿意。在他看來,自己這一次實在是不應該輸。
  自己占據了上風,自己的一劍破山川,更是還沒有發揮出他應有的威力,一切的手段,自己都沒有施展出來。
  鄭鳴破他的一劍破山川,憑借的,不是他的修為,也不是他的武技,他憑借的。就是一種運氣。
  如果不是鄭鳴憑借著運氣的話,他宇文縱橫怎么會輸,如果不是鄭鳴憑借著運氣的話,他宇文縱橫……
  他不甘心。他不服氣,可是現而今,鄭鳴手中的長劍,指在他的脖頸上,如果他反對的話,說不定這個冷漠的少年。就會一劍刺入他的脖頸之中。
  “縱橫,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你已經參悟了山川訣,以后成就不可限量,何必在乎一時的得失。”宇文德及人老成精,自然明白宇文縱橫的不甘心。
  他就算是心中也很是不甘心,但是作為宇文家的長者,他還是要幫著宇文縱橫邁出這一步。
  “宇文師兄,副院長說得對,你沒有輸,他只不過是投機取巧,根本就不是你的對手。”
  “宇文師兄,你已經參悟了咱們學院的最強武技之一,以后還要和天下英豪爭鋒,又怎么能夠因為這么一點小事情,就輕輕的放棄。”
  “宇文師兄,這個人對您來說,也就是一個小小的河溝,您以后想要跨越過去,也就是輕輕一躍的事情!您為了自己,也為了我們東松學院,不要在堅持了。”
  各種各樣的聲音之下,宇文縱橫一時間變成了一個悲劇的英雄,不過這些話,卻說到了宇文縱橫的心坎之中。
  他敗在鄭鳴的手中,這一次萬萬是不服氣的,甚至他認為,只要自己愿意,擊敗鄭鳴,根本就不是什么難事。
  這只是他蛟龍騰飛的第一個小水坑,就算是這次栽了,但是他相信,以后這個小水坑,自己連看上一眼的興趣都沒有。
  要是在這個小水坑之中喪了命,那才是太冤屈呢?所以,在稍微沉吟之余,宇文縱橫就做出了決定。
  他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夾向鄭鳴的青電劍。這兩根手指,并沒有運用任何的力量。
  但是他這般的行動,卻是在表明一種態度,一種不屈的態度,可是就在他的手指剛剛夾在鄭鳴長劍上的剎那,鄭鳴長劍抖動,直接拍在了他的手指上。
  這一拍,讓他有一種手指破碎的疼痛。
  宇文縱橫的臉色,頓時變得越加的難看,他緩緩的收回手指,最終沉聲的道:“這一次比試,我認輸。”
  鄭鳴點了點頭,沒有吭聲的他,緩緩的將自己的青電劍收了回去,而就在他收回青電劍的時候,四周響起了一陣的歡呼聲。
  這是東松學院的歡呼,這是東松學院那些支持宇文縱橫的學子的歡呼,就好似宇文縱橫,真的勝利了一般。未完待續。
  PS:第三更啊,兄弟們,俺這里還要票票,跪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