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90 一件破山川

練武場中間的比武臺上,此時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鄭鳴和宇文縱橫兩個人,在所有人的目光下,登上了比武臺。
  “我不知道你的勇氣是怎么來的,但是今日,你能夠從這個比武臺上帶走的,唯有恥辱!”宇文縱橫看著鄭鳴,眼眸中帶著一絲淡淡的冷意。
  在他的眼中,鄭鳴,真的算不了什么對手。
  甚至可以說,他之所以答應這次比試,完全就是為了,不讓鹿靈府的府武院再來這里浪費東松學院的資源。
  鄭鳴手握著帶鞘的青電劍,神色平淡。此時他的心態,已經變的極其平靜。
  而這種平靜下,卻隱含著一種巨大的動力,只要鄭鳴愿意,這種動力,就會瘋狂的爆發出來。
  “七品巔峰對八品初期,這場比試,沒有什么好看的。”那和宇文德及曾經發生過沖突的吊眉女子,低聲的對自己身邊的女弟子道:“我之所以帶你過來,是讓你關注宇文縱橫的。”
  “你等一下,要好好看一下宇文縱橫的劍是一個什么樣子的。”
  “弟子明白!”她那個因為在不適合的時候發出一聲輕笑的女弟子,此刻低眉順眼的說道。
  而就在兩人說話之際,宇文縱橫已經將他背后的長劍取出,六尺長的劍身,在陽光的照耀下,呈現出淡淡的金色。
  而那雕刻在劍身上的花紋,更是讓這柄長劍,呈現出一種奇異的魅力。
  “劍名長空,你注意了!”說話間,宇文縱橫手中長劍一揮,直朝著鄭鳴斬了過來。
  這一劍,可以說沒有任何的變化,但是鄭鳴處在這一劍之下,卻能夠感受到自己四周,都有經被這一劍封死。
  自己不論是回退還是躲閃。都將被這一劍的后招所籠罩,然后沒有任何翻身的余地。
  嘶嘶的劍氣,更是伴隨著這一劍的擊下,生出了震懾人心神的力量。
  衣袖上繡著三爪青龍的司空龍象。這一刻眼眸中生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他朝著身旁的另外一個男子道:“縱橫這是想要一劍解決戰斗,實在是無趣。”
  “如果為了讓你覺得有趣,縱橫和他糾纏的話,那對于縱橫來說。也是無趣的。”站在司空龍象身旁的男子,聲音平淡的說道。
  羅金武坐在高臺上,看著宇文縱橫揮出的長劍,臉色變的無比的凝重,他感到,自己所學的一切,都難以接下這一劍,他能夠做的,只有躲閃。
  可是多年的經驗又告訴了他,如果這個時候躲閃的話。那么他敗的將會更慘。
  自己和宇文縱橫,不是一個級別的。
  作為一個府武院的院長,和人家一個學生不是一個級別上的,這讓羅金武的心越加的有些低落。
  不過瞬間,他就將這種不舒服給壓了下去。現而今不是他不舒服的時候,他要看的,是鄭鳴如何應對。
  就在大多數人判斷鄭鳴面對這縱橫一劍,不是躲閃,就是后退的剎那,鄭鳴的手中。閃過了一道青色的電光。
  這青色的電光,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片流水,朝著那悍然斬出的長劍迎了上去,剎那間。藍色的劍光,就將宇文縱橫六尺的長劍包圍在了中間。
  當當當當……
  一陣金鐵交鳴的聲音之中,鄭鳴和宇文縱橫兩個人的身影在擂臺上顯露了出來。
  宇文縱橫的臉上,帶著一絲的不信,而鄭鳴的神色,卻一如剛才一般。沒有任何得變化。
  雖然兩個人很靜,但是這一刻,在場的人都知道,鄭鳴剛才接下了宇文縱橫的第一劍。
  “好快的劍法!”有人忍不住沉聲的稱贊道。可是還沒有等他的話說完,鄭鳴再次騰空而起。
  一片片青色的劍光,將鄭鳴整個人,掩藏在了一片的江水之中,斷水劍法那綿綿不絕的劍式,配合上鄭鳴的速度,一時間將宇文縱橫包圍在了中間。
  五招,七招,十招!
  宇文縱橫就覺得自己手中的巨劍,此刻竟然變成了一種累贅,在鄭鳴的攻擊下,他竟然一時間找不到施展劍法的機會。
  被人壓著打,這怎么可能!
  一直以來,不論是誰動手,他宇文縱橫,從來都是那個壓著別人打的人,這一次,怎么會被人壓著打。
  可是宇文縱橫心中雖然很不爽,但是他覺得自己面對的對手,就好似一個精密無比的機器一般,只要自己稍微一動,他就會立即攻擊自己的必救之處。
  這讓自己空有一身的力氣,結果卻難以施展出來。
  宇文德及的臉色,也變的陰沉了下來,他本來以為,這應該是一個一邊倒的比試,可是他真的沒有想到,這一次的比試,竟然會變成這樣。
  雖然宇文縱橫沒有敗,但是那戰斗的主動權,竟然在一開始,就落入了鄭鳴這個他從來都沒有怎么看在眼中的年輕小子的手中。
  這怎么可能?
  可是,他的眼睛告訴他,這是真的,以一套平常的劍法,再加上弱于宇文縱橫的內氣,竟然在和宇文縱橫的比試中,一開始就占據了上風。
  宇文縱橫,在不斷地封擋著對方的進攻,宇文縱橫,在不斷地抵御著對方的進攻,宇文縱橫此時竟然疲于應付。
  而那些本來只是將注意力放在宇文縱橫身上的人,此刻也都將目光放在了鄭鳴的身上,特別是那吊眉的女子,更是親自開口向自己的弟子講解了起來。
  “那姓鄭的小子,很好的利用了自己的優勢!雖然他的修為和宇文小子差了不少,但是他敏銳的判斷力,卻彌補了這一點,你仔細觀察,他在每一次出劍之前,都已經算準了宇文小子的反應,然后根據宇文縱橫的反應準備下一招。”
  “要不是這樣,剛才的拼斗,恐怕用不了三招,這小子已經敗了!”
  吊眉女子的弟子,也就是那顯得有些嬌嬌柔柔的女子,這一刻帶著一絲好奇的道:“師尊,那豈不是說,這個人有希望能夠勝過宇文師兄了?”
  吊眉女子沉吟了片刻,最終搖頭道:“雖然理論上而言,你說的對,但是實際上,這鄭鳴內氣上的修為和宇文縱橫差的太遠。”
  “宇文縱橫現而今并沒有將自己壓箱底的本事拿出來,要不然的話,此人早就敗了。”
  “不過此人能夠逼的宇文縱橫拿出絕招來,也算是很不錯!”
  就在吊眉女子用鄭鳴和宇文縱橫教導自己弟子的時候,眼中升起一陣紅暈的宇文縱橫,陡然朝后退了九步。
  他手中的長空劍,伴隨著他的后退,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道金色的劍球,不斷的拉開著鄭鳴和他的距離。
  對于這種拉開,雖然鄭鳴的心中有一種不太好的感覺,但是宇文縱橫手中的長劍,卻將他自己防御成一片銅墻鐵壁,雖然鄭鳴想要挨近,但是卻有些無能為力。
  “你很好,不過你要是只有這些手段,那么今日的游戲,也該是結束的時候了!”
  宇文縱橫陡然收劍,但是在他將劍高高舉起的剎那,卻給人一種高山壓頂的感覺。
  在這種感覺下,讓鄭鳴感到很不舒服,他身上的魔種飛速的運轉,無數的天地精氣,從四面八方朝著他的身體內匯聚。而他手體內的內氣,更是伴隨著九震破山的法訣,在他的手臂中不斷地匯聚。
  高高舉起的長空劍,在宇文縱橫說話間,緩緩的朝著鄭鳴落了下來。如果光看著一劍的速度,那么這一劍,無疑是最為普通的一劍。
  可是伴隨著這一劍的緩緩下落,鄭鳴就覺得自己的四面八方,都已經被劍氣所籠罩。
  躲無可躲,避無可避!
  雖然鄭鳴修的了阿飛的快劍真意,但是此時面對宇文縱橫的一劍,還是感到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一劍破山川,這是一劍破山川!”陡然,在觀看的眾多高手之中,有人沉聲的喝道。
  伴隨著這喝聲,不少人更是睜大了眼眸,他們的神色上充滿了鄭重,更有人緊緊的盯著揮出這一劍的宇文縱橫。
  宇文德及的臉上,也露出了震驚之色,很顯然,他對于宇文縱橫練成這所謂的一劍破山川,也很是意外。
  不過這震驚,隨即變成了欣喜。
  他清楚一劍破山川的重要性,他更知道宇文縱橫練成一劍破山川意味著什么。這一刻,他的心中很是有些后悔,后悔為什么為了鹿靈府的垃圾,竟然暴漏出了宇文縱橫的實力。
  一劍破山川,沒有想到這一劍破山川,竟然能夠重現天下。
  羅金武的臉色,此時繃得緊緊的,他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來的,同樣是關于一劍破山川的消息。
  當年那創立了東松學院的絕代強者,在建立東松學院之時,曾經遇到不少勢力的阻攔,為了讓東松學院順利建立,那位絕代強者,曾經在這些阻攔之人面前揮出一劍。
  橫掃的劍氣,將一座山直接劈成了兩段!
  而這一劍,就是東松學院有名的一劍破山川,只不過當年那位絕代強者,雖然將這一劍破山川留了下來,但是東松學院能夠修成這一劍的人是鳳毛麟角。
  所以一劍破山川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沒有出現在世間。
  伴隨著這一劍的掃出,鄭鳴就見自己的眼前,出現了一道長有數丈的劍氣。
  橫掃的劍氣,帶著震懾人心神的劍式,形成了一股破裂山川,無物能擋的大勢。
  在這大勢下,鄭鳴就好似風中的小草一般。未完待續。
  PS:第二更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