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87 稱量英雄

宇文德及看到這已經過了徐娘年紀,卻沒有徐娘半點風貌的女子,不由心中有點叫苦。【】
  自己今天是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將這個女人給惹起來了,這個吊眉女子可是在場的人之中,少有的修為即將達到四品巔峰的存在。
  更何況女子的身后,還有偌大的實力,自己要是得罪了她,對于自己是有害無益。
  這個念頭一再心頭升起,那宇文德及就一抱拳道:“金夫人,剛才在下魯莽,還請見諒。”
  “不過現而今,這件事情關系到我東松學院的聲譽,還請金夫人讓我將這件事情暫時處理完如何?”
  那吊眉女子冷哼了一聲道:“魯莽一點沒有什么,不過沒有本事,打了小的上來老的,這才是丟人現眼呢?”
  “東松學院,真的好了不起!”
  吊眉女子的最后一句話,讓宇文德及的臉,變得更加的發紅,雖然他很清楚,這個時候,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應該發急,但是此事對東松學院的聲譽,影響實在是太大了。
  特別是剛才那小子囂張的語言,什么沒有以大欺小,什么沒有以多欺少,這分明就是譏諷東松學院。
  宇文德及的私心雖然很重,但是他對于東松學院的名聲,還是相當看中的。
  他絕對不允許,東松學院的名聲,受到什么污點。可是剛才那年輕人的話,讓他很是難受。
  就在他覺得不爽,想著怎么解決鄭鳴的時候,那邊鄭鳴卻已經冷冷的開口道:“剛才那位前輩說的話,晚輩有點不太理解,東松學院產出了如此多的酒囊飯袋,為什么她還要說東松學院了不起。”
  “在下不才,很想看看東松學院,有什么英雄人物?”
  這句話,鄭鳴說的平靜無比。可正是這一句話,讓所有的人臉色就是一變。
  領教東松學院的英雄人物,那豈不是說,他這是要挑戰東松學院的所有學員。
  東松學院光在院的學生。就有數萬,就算是資質一般者少,里面總還有一些厲害的不是。
  現而今,鄭鳴竟然要以一人之力,挑戰整個東松學院!
  本來。被鄭鳴追著打的那些東松學院的弟子,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如果眼睛可以吃人的話,那么他們絕對要將鄭鳴揉碎弄爛了吃下去。
  囂張,狂妄!
  這四個字,在宇文德及的心頭不斷地閃動,此時的他,有一種沖動,那就是將這個鄭鳴切爛揉碎了喂狗。
  而那被稱為金夫人的吊眉女子,此時鄭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雖然她不太喜歡鄭鳴的狂妄,但是對于鄭鳴這種勇氣,還是存在著一些欣賞的。
  至于其他一些看熱鬧的人,存在著什么心思的都有,但是有好幾個衣袍錦繡的年輕男子,他們看向鄭鳴的神色,都顯得有點不屑一顧。
  這幾個年輕男子之中,一個衣袖上繡著三爪青龍的年輕男子,冷漠無比的道:“不知天高地厚!”
  而就在他們說話的時候,卻聽遠處有人淡淡的道:“想要挑戰我們東松學院。我可以給你這個機會,明日五時,我在練武場等你。”
  “只要你能夠接下我的縱橫十擊,就可以算你贏。”
  聲音是從上方傳來的。在這聲音響起的是偶,幾乎所有人都抬頭朝著上空看去。
  就見在十多丈遠的一個高塔上,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正冷冷的站在那里,他身上穿著青色的勁裝,身后背劍。讓人一見,就覺得此人很是有一種英雄氣概。
  “是縱橫大哥!”
  “縱橫大哥你終于來了,有人欺負咱們東松學院。”
  “是宇文縱橫,這家伙的修為,好似比上一次見他的時候,又有進步了。”那剛才說鄭鳴狂妄自大的男子,在看到宇文縱橫之后,臉色就是一變。
  鄭鳴此時,也凝眸朝著宇文縱橫的方向看了過去,就見在百丈外的走道邊,一個身高八尺,眉目崢嶸的男子,大踏步的走了過來。
  這男子身形威武,但是最讓人看著矚目的,并不是他的身形,而是他手中的闊劍。
  長有六尺,寬如手掌的闊劍!
  鄭鳴手中的青電劍,雖然也算是不錯,但只有三尺多長,三根手指那么寬,可是這男子手中的劍,一個就比鄭鳴手中劍的四個還要大。
  闊劍!自然將的是一力破十巧!
  “縱橫大哥來了!”
  “拜見縱橫大哥!”
  ”縱橫大哥,這小子目中無人,這一次,您一定要讓他知道知道,我們東松學院的厲害。”
  幾乎所有東松學院的弟子,看到這男子走過來,都沉聲的朝著這男子打招呼,更有人手指鄭鳴,朝著那男子告狀道。
  男子沒有理會那些打招呼的人,他的目光帶著一絲冷漠的看著鄭鳴道:“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鄭鳴對于氣勢,其實也有不少的研究,但是此時這男子站在對面,卻讓他有一種被巨山壓制的感覺。
  對于這種感覺,鄭鳴感到非常的不爽,他體內的魔種快速的運轉之下,一股更加狂暴的霸氣,從他的身上直沖而出。
  “也許,失望的人是我!”
  鄭鳴說完這句話的時候,不少東松學院的弟子頓時怒罵了起來:“不知道天高地厚,就憑你,也配和縱橫大哥比試!”
  縱橫大哥的縱橫十擊,你這種人能夠接下兩擊,就已經不錯了,還不讓你失望,呵呵,實在是癩蛤蟆好大的口氣!“
  “嘿嘿,你應該讓人家吹一下,不是嗎?”
  宇文縱橫鄭重無比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神色之中,多出了一絲的注重。剛才鄭鳴的氣勢,讓他的心中同樣升起了一絲的壓抑。
  不過,鄭鳴的修為,和他相比還差了不少,所以鄭鳴的氣勢,被宇文縱橫神念閃動之間,就直接給沖破開來。
  “呵呵!”說了這兩個字之后,宇文縱橫手指著羅金武道:“如果你能夠接的下我宇文縱橫十擊,今天的事情,就到此為止,而你接不下我十擊,從此之后,你們鹿靈府府武院的人,就不要出現在我們東松學院。”
  “省的臟了我們東松學院的地面!”說完這些,宇文縱橫朝著宇文德及行了一禮,然后漫步而去。
  羅金武的眼眸,生出了一絲絲的赤色,臟了地面的意思,他哪里不清楚,可是他心中雖然氣憤,可是這一口氣,他也只能忍著。
  畢竟,現而今勢力不如人!
  “你說誰垃圾,你說誰垃圾!”羅東雄的眼眸中,帶著一絲瘋狂的朝著宇文縱橫吼道。
  可是他的吼聲,并沒有任何的效果,宇文縱橫連看都沒有朝著羅東雄看一眼。
  他的目光,只是朝著那衣服上繡著三爪青龍的男子點了點頭,然后跨步而去。
  這種離去,是一種驕傲的離去!
  宇文德及的神色,此時也露出了笑意,他朝著在場的人一笑道:“既然縱橫已經接下了這件事情,那就明日再說吧。”
  說話間,他鄭重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淡淡的道:“很多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大多數的時候,都會死的很慘!”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所有的人都有經走的干干凈凈。羅金武看著鄭鳴,勉強一笑道:“穿過九千里蠻荒,鄭鳴你的修為,好似進步不少啊!”
  “走,咱們先回去再談!”
  鄭鳴肩頭的小金貓,驕傲的蹲著,它的摸樣,就好似一只猛虎,蹲在自己的山崗上。
  程輕靈現而今的心情雖然非常的不好,但是在看到小金貓的剎那,還是不由得為這個小東西所吸引。
  “鄭兄,我可以抱抱它嗎?”來不及向鄭鳴道謝的程輕靈,臉上全是迷醉的問道。
  對于程輕靈這種問題,鄭鳴是不愿意說出拒絕的話,但是那小金貓卻喵的一聲,然后用力的伸動了一下自己的前爪,那意思就是在告訴程輕靈,別過來,再過來的話,不要怪我不客氣。
  而這小金貓雖然拼命地做出一副兇狠的樣子,但是落在程輕靈的眼中,卻是那樣的萌。
  一時間,這個一向很淡定的女子,伸手就朝著小金貓抱了過去。而小金貓在程輕靈伸手的時候,就已經騰空而起,化成一條金色的線,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家伙!”程輕靈懊惱的跺了一下腳,帶著一絲嬌嗔的道。
  而就在程輕靈和小金貓的嬉鬧下,鄭鳴等人已經來到了羅金武等人的臨時住處。當羅金武剛剛推開門的時候,那重新跑到鄭鳴肩頭的小金貓,再次發出了一聲的低鳴!
  雖然小金貓不會說話,但是在場的人,都明白這只小貓在說什么,因為這里的氣味,實在是太難聞了。
  “他們竟然將咱們安排在這里?”鄭鳴有點不敢相信的朝著羅金武問道。
  羅金武剛剛已經見識到了鄭鳴的性子,生怕鄭鳴再次惹事的他,趕忙道:“這一次來的人實在是太多,東松學院也來不及準備那么多住的地方,咱們還是暫時遷就一下吧!”
  暫時遷就,鄭鳴看著羅金武,他從羅金武的強笑的眼眸中,看出了一絲的無奈。
  這是弱者的無奈!
  沉吟了剎那,鄭鳴沉聲的說道:“金院長,這件事情,不能就這么算了,咱們也不能他們讓咱們住在這里,咱們就住在這里。”
  說到此處,他朝著羅東雄看了一眼道:“將東西收拾一下,咱們準備搬家!”(未完待續。)
  ps:準時更新,俺要票票,嗚嗚,大家在看的爽的時候,看一下自己的票倉,有月票一定要給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