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86 好笑的事

鄭鳴的心中,對于這位看似主持公道的葛靜軒,雖然談不上什么好感,卻也不覺得有什么敵視,不過還沒有等他開口,那早就站在一邊的程輕靈,已經快步的走出來。【】
  “葛前輩,還請您給晚輩主持公道,小女子乃是鹿靈府府武院的學生,這次跟著長輩來到東松學院。”
  “今日,小女子剛剛出去,就遇到幾個東松學院的無賴調戲,他們還要拉著我去喝酒,鄭鳴大哥正好來到這里,將小女子救了下來。”
  “可是,那些東松學院的人,十幾個打不過鄭鳴大哥,就一下子招呼來了上百人,他們一起對鄭鳴大哥進行圍攻。”
  程輕靈雖然是一個弱女子的,但是能言善辯,再加上她那被撕下一截的衣袖,無疑是更增加了可信度。
  不論是葛靜軒,還是那些來參加萬劍塔開啟的強者,此時都相信了程輕靈的話。
  更有一個冷峻的中年女子,冷哼了一聲道:“衣冠敗類,沒有想到東松學院,竟然成了這個樣子,看來等一下見到路兄,要好好的告訴他一聲。”
  “真不知道,他這個東松學院的院長,究竟是怎么當得。”
  中年女子的這句話,是相當的打臉,不過宇文德及看著那中年女子,最終還是將這口氣咽到了肚子里。
  他招惹不起這個女人,所以這口氣,他只能往下咽,別的,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葛靜軒更是沉聲的道:“宇文德及,你聽聽啊,你們東松學院,究竟都出了些什么人,我聽著,都替你臉紅啊!”
  你臉紅個p,這里有你什么事情,宇文德及心中怒罵。但是他還說不出話來。
  他相信,程輕靈的話,多半是真的,畢竟。在他的侄兒宇文縱橫給他匯報這件事情的時候,就已經說了要用一些手段。
  對于自己侄兒要用手段這件事情,宇文德及并不反對,可是現而今,事情沒有辦法不說。還讓把柄落在了葛靜軒這些家伙的手中,就讓他郁悶不已。
  實在是嘴上沒毛,辦事不牢啊!
  將心中的怒火壓了壓,宇文德及沉聲的說道:“這件事情,究竟是一個什么情況,我們東松學院,一定會調查清楚。”
  “來人,將這鬧事的狂徒,和這些參與打架的弟子,全部都給我帶下去。”
  伴隨著宇文德及的話。已經從四面八方趕來的東松學院教諭們以及睡虎等學生,都朝著鄭鳴圍了上來。
  他們都清楚,將那些鬧事的弟子帶走,只不過是一個幌子,他們真正要帶走的,是鄭鳴。
  而且在走向鄭鳴的時候,這些人的心中都在發狠,一定要給鄭鳴一個狠狠的教訓,讓他知道知道,得罪了自己等人的后果。
  葛靜軒雖然阻止了宇文德及的出手。并狠狠的落了宇文德及的面子,但是從根子上而言,他是不愿意和東松學院撕破臉的。
  畢竟,兩個學院雖然有競爭的關系。但是他們之間,實際上還有互相依靠的關系,更何況宇文德及提出來調查,他就沒有任何的理由阻攔。
  就在兩個東松武院的學院走向鄭鳴的時候,鄭鳴已經冷聲的說道:“給我滾!”
  這三個字,讓東松學院的武者。一個個差點連肺都氣出來了,但是那兩個走向鄭鳴的學員,卻是一下子退了兩步。
  畢竟,剛才鄭鳴的兇狠,已經深深地烙在了他們的心中,他們從心底,就對鄭鳴有一種畏懼的感覺。
  宇文德及的臉色,變的更加的難看。因為他已經從葛靜軒等人的臉上,看到了嘲諷的笑意。
  “給我拿下,如果反抗,格殺勿論!”
  宇文德及這幾句話,不只是對東松學院的學生說的,更是對東松武院的教諭們說的。
  那些教諭之中,雖然有不少人的臉上露出了遲疑紫色,但是當他們看到宇文德及那鄭重的神色時,還是點了點頭。
  畢竟,他們是得罪不起宇文德及的。
  鄭鳴看著那些要再次上前的東松學院的來人,輕輕的一抖自己手中的青電劍,既然那宇文德及已經不準備在和自己講什么道理,自己也就和他們好好做上一場。
  相信這一次,能夠給自己帶來更多的聲望值!
  “住手,宇文院主咱們暫且住手!”一個急促的聲音,從遠處傳了過來,伴隨著這聲音而來的,是羅金武。
  羅金武和羅東雄兩個人,開始的時候雖然聽到了外面的雜亂,但是并沒有往自己等人的身上想。他們來到東松學院,為的就死老實做人,不愿意招惹麻煩,所以也就沒有出來看熱鬧。
  當他們從一個路過的東松學院的弟子口中聽到消息的時候,兩個人的神色除了慌亂,更多的是驚訝。
  鄭鳴不但平安的走過來九千里蠻荒路,而且剛剛進入東松學院,就揍了東松學院上百個弟子。
  這等的事情,出氣自然是相當的出氣,但是想到后果的羅金武,快速的跑了過來。
  看到羅金武,宇文德及的臉頓時變成了寒冰一般,他手指著羅金武,冷聲的道:“羅院長,真是沒有想到,你們鹿靈府的府武院,真是好厲害啊!”
  “你看看,你給我睜大眼睛看看,這些人,都是你們的弟子給打傷的,嘖嘖,出手還真是不含糊,我這些弟子,恐怕沒有十天半月,是恢復不過來的。”
  “羅院長,以后啊,看來要請你們鹿靈府府武院,多多照顧我們東松學院啦!”
  宇文德及的一席話,說的極其不尖刻,那居高臨下的語氣,更是帶著滿滿的指責。
  羅金武在來的時候,就已經知道啦事情的原委,此時聽著宇文德及顛倒黑白的指責,他的肚子差點氣爆了。
  可是形勢比人強,他們鹿靈府的府武院,和人家東松學院相比,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他打不過宇文德及,鹿靈府的府武院,胳膊拗不過東松學院這個大腿,所以他雖然心中滿是怒氣,但是他的嘴中,還是客氣的說道:“宇文院主,這年輕人嘛,都有一點火氣,我看這件事情,咱們還是從長計議。”
  “從長計議,羅院長你什么意思,莫非你還要我們東松學院給你們賠禮道歉了。”宇文德及y冷的道。
  道歉,羅金武當然想讓東松學院道歉,畢竟,這件事情,原原本本就是東松學院沒有道理。
  可是心中雖然是這樣想,可是羅金武的嘴中卻不敢這么說,至于原因,那只有一個,就是東松學院比鹿靈府府武院不知道強大多少,而他更是遠遠不如宇文德及,自然,這道歉的事情,也就只能想想。
  “宇文院主,這都是年輕人之間的爭執,哪里能說什么道歉啊,您看這樣行不行,這兩個惹事的弟子,我現再帶回去,將他們嚴加管教怎樣?”
  羅金武的意思,其實已經是服了軟。只有犯了錯誤的一方,才能夠嚴加管教。
  鄭鳴和程輕靈兩個人,在這件事情上犯了什么錯誤,在場的人可是心知肚明。要說鄭鳴,那還能夠說他一句動手太狠,至于程輕靈,則完完全全是一個受害者。
  可是鄭鳴動手太狠,也怨不得鄭鳴啊,要是自己的女同伴被這樣的調戲,大多數的人,也差不多會仗義而出。
  更何況,幾百人圍攻一個人,還說人家一個人動手太狠,這也有點說不過去啊!
  在這種情況下,羅金武的還將錯咽到了肚子里,這里面的憋屈可想而知。
  宇文德及冷笑一聲道:“你帶回去處理,按照你這樣說,我們東松學院的這些學子,就白讓你們給打了!”
  羅金武還要說話,就聽鄭鳴淡淡的道:“學生教的酒囊飯桶,打了自然也就是白打,我又沒有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鄭鳴這句話,一下子讓宇文德及的臉變得通紅。至于那些參與了被鄭鳴狂揍的學員,更是羞愧不已的低下了頭。
  被一個人打成這樣,他們確實是夠丟人的。
  而那些本來看熱鬧的人,此時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笑意,對他們而言,看熱鬧的,怎么會嫌棄事情太大。
  “噗嗤!”一聲清脆的笑聲,頓時打破了鄭鳴剛剛那句話造成的平靜。雖然這笑聲很小,雖然這笑聲很輕柔,但是,這畢竟是笑聲。
  當然,這笑聲聽到鄭鳴等人的耳中,真的算不了什么,可是落入宇文德及等東松學院的強者耳中,卻是讓他們絕的是那樣的諷刺。
  宇文德及對于發出小聲的人,心中升起了一股的怨怒,他扭頭狠狠的朝著發出笑聲的方向看去,就見一個青衣薄衫的女子,正在輕輕的掩住自己的嘴唇。
  當宇文德及的目光看過去的時候,那女子就好似一個受驚的小兔子,快速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無知小輩,有什么好笑的!”宇文德及沉哼一聲,話語嚴厲的呵斥道。
  對于宇文德及而言,這種年輕的小女子,他根本就不應該看在眼中,更不要說呵斥之類的行為。
  可是,宇文德及今天算是出門沒有看黃歷,雖然這小女子剛剛被他一嚇,就好似一個受驚的兔子一般低下了頭,但是這并不代表著女子沒有后臺。
  “好笑的事情,你宇文德及就不讓人笑嗎!”冷哼聲下,就見一個黑衣吊眉女子,冷冷的看了過來。(未完待續。)
  ps:票票,俺還要票票,跪求各位大神給俺兩張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