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184 追著打

瘦猴吶吶的退到了一邊,卻聽此時有人好奇的道:“我聽說,縱橫大哥要進入萬劍塔,你們說,這一次進入萬劍塔,縱橫大哥有沒有可能突破六品武者?”
  問出這個問題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子,再說到宇文大哥這幾個字的時候,話語中有些嬌滴滴的,就好似那宇文縱橫,和她關系匪淺一般。【】
  可是,她這話,只是讓其他幾個女子翻了翻白眼而已,更有人在心中暗自譏諷,不過那些男子,則開始討論起宇文縱橫是不是有可能突破六品的問題。
  六品強者,在東松學院并不少見,但是突破六品的學員,近幾百年來,還沒有怎么出現過。
  畢竟,東松學院不是宗門,會將一個弟子,一直培養下去,就算是宇文縱橫,到了規定年限,要么退出學院,要么成為學院之中的新教諭。
  “當然可能,宇文大哥可是有希望成為三品大宗師的人,再說那萬劍塔,乃是咱們大晉王朝的一件至寶,聽說里面流傳出來的劍法,連劍神金無神,都感到敬慕不已呢?”
  “宇文大哥要是能夠進入里面磨練一下,突破六品,對他而言,應該不是什么問題。”
  各種各樣的討論,一下子圍著宇文縱橫進行了起來,當然,談論宇文縱橫的大多是幾個女學員。這種討論,雖然讓很多男學員看著不爽,但是他們絲毫不敢提出質疑。
  因為,他們并不覺得自己有質疑宇文縱橫的資格。
  “老大,宇文大哥不讓咱們外出時為了什么啊?”那叫做大虎的學員,帶著一絲好奇的問道。
  睡虎看著四周好奇的人,這才道:“宇文大哥覺得鹿靈府那幾個鄉下人實在是討厭,所以想要教訓一下他們。”
  “嘖嘖,那幾個鄉下人要是知道,教訓他們的是宇文大哥,還不知道自己走了多大的好運氣呢?”
  “可不是,宇文大哥可不是對什么人都愿意出手的。他們這群鄉巴佬應該感到榮幸。”
  “那群鄉巴佬也真是,萬劍塔豈是他們那種人可以染指的,哼哼,每次想到他們竟然占據和咱們一樣的名額。我就覺得很是不爽。”
  睡虎對于這些議論,并沒有怎么放在心上,他緩緩的閉上眼睛,就好似自己有點睡眠不足,要繼續沉睡一般。
  可是就在他閉上眼睛沒有多久。就有人沖了過來道:“大哥,不好了,外面打起來了。”
  “唔,打起來好,你坐下休息一下吧!”睡虎指著一條板凳,朝著那沖來的男子道。
  沖來的男子看著睡虎這般的摸樣,也就沒有吭聲,老老實實的在一個座位上坐了下來。
  不過等他坐下沒有多久,又有人沖了過來,這個人氣喘吁吁的喊道:“老大。打起來了,上百人打起來了!”
  睡虎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不少,他朝著那跑來的人看了兩眼,然后悠悠的道:“出了人命嗎?”
  “好似還沒有。”那人沉吟了剎那,低頭說道。
  “沒有出人命,你急什么,那些家伙動起手來,應該是有分寸的。”睡虎說到這里,朝著那人一擺手道:“你也坐下。好好休息一下。”
  那男子還要說話,可是看著已經閉上了眼睛的睡虎,最終他還是將自己的嘴巴,老老實實的坐在了一邊。
  睡虎雖然閉上眼睛。但是他的心,此時卻在不斷地閃動,上百人動了手,這宇文縱橫究竟是想要干什么?莫非他還想要將人家那位副院長也給揍了?
  當然,對于他來說,揍不揍那位副院長算不了什么事情。出了人命也不是什么大的事情,畢竟,東松學院不是承擔不起事情的人。
  反正這件事情,是宇文縱橫挑起來的,出了事情,也有宇文縱橫擔著就是。
  當睡虎再次閉上眼睛,準備小睡一會的時候,再次有人從外面沖了進來,不過這一次沖進來的人,此時衣衫不整不說,而且臉上還在流血。
  “睡虎老大,您……您快點去制止一下吧,那邊……那邊的兄弟,支撐不住了!”
  睡虎猛的睜開了眼睛,他看著那沖來的人,有點疑惑的道:“什么支撐不住了?”
  “咱們的人被打了,正在四散奔逃,上百個同窗都受了傷,啊,那個有的人骨頭都斷了。”
  “老大您快點去吧,要不然有的兄弟,可能性命都保不住了。”
  那人急匆匆的說完,就開始大口的喘息,而睡虎更覺得莫名其妙,怎么回事?東松學院雖然有對手,但是東松學院之內,怎么就有上百人受傷的事情。
  “你給我說清楚,咱們的兄弟,究竟在跟誰打架。”
  “睡虎大哥,他們和鹿靈府的人打,咱們數百兄弟,被人家打的好慘啊,有的腿都給打斷了,嗚嗚!”那人說到此處,眼淚都流了下來。
  ……
  作為東松學院兩大副院長之一,宇文德及在東松學院之中,可謂是位高權重。
  因為他不但是副院長,更代表著東松學院兩大支柱之一的宇文家族,所以很多時候,他的話語,比東松學院的院長還要當事。
  站在矮山上,目視著偌大的東松學院,一股自豪感從宇文德及的心中生出。
  對于東松學院,他的心中很有感情,甚至可以說,他覺得這個東松學院,就是自己的。
  所以,他不能夠容許別人破壞東松學院的利益,只要是有破壞東松學院的行為,那都是他堅決要打擊的。
  今日的手段,在他看來雖然有點低劣,但是在他看來,這個手段,卻是不能不用。那萬劍塔,是東松學院的,讓其他勢力分享,是大勢所趨。
  為什么要讓那籍籍無名的鹿靈府府武院來享用名額,難得就憑著老祖宗的話嗎?雖然有老祖留下的警言,但是他并不準備遵從,也不會遵從。
  從矮山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學院一側的亂象,要是以往,根本就不用人催促,他一定第一時間趕過去。
  可實現而今,他為什么要趕過去,讓學生幫忙將那些人打走,乃是一舉兩得的策略。
  既能夠實現他的想法,又不用臟了他老人家的手。
  相信經過這一件事情,鹿靈府府武院那些人,應該就不敢再來東松學院了,自己那些祖先,實在是有些迂腐,雖然是有祖先的留言,雖然他們的名額也就是j肋,但是……
  “副院長,不好了,那邊打起來,請您去看一下吧!”一個年輕的教諭從遠處沖了過來,臉上帶著著急之色。
  宇文德及淡淡揮手道:“年輕人的爭端,咱們就不要參與了。”
  “副院長,我也不想參與,可是現在,被打的人,是咱們東松學院的學生,現在已經有不少人腿腳都被打斷了。”
  宇文德及沒有仔細品味那教諭的話,就按照自己的思路道:“無所謂啊,只要不弄出人命來就……”
  他這句話才一出口,頓時反應了過來,當下一把抓住那教諭道:“你說什么,咱們的學生被打了,誰動的手,是皇家的子弟,還是那兩大家族的人,我不是交代過你們,不要讓咱們的學員,招惹那些人嗎?”
  “真是,這次又要麻煩了。”
  進入萬劍塔,一共三十個名額,除了東松學院自己三個,其他的大勢力,同樣有名額在手。
  而那些大的勢力,一般來說,都比東松學院要強大,要不然也不能夠強行要來進入萬劍塔的名額。
  至于各大勢力能夠進入萬劍塔的人,都是各大勢力的天才人物,要不然,這種寶貴的名額,也分不到他們。
  天才人物的共性,除了自己擁有的驕傲,就是不容挑釁的尊嚴。
  雖然東松學院也算是一大勢力,但是東松學院更不愿意節外生枝,所以在這些人匯聚到東松學院之前,宇文德及就專門吩咐過,所有人,不許得罪那些來賓。
  看著一臉嚴肅,好似要怪罪自己的宇文德及,那教諭趕忙道:“打人的是鹿靈府的人,不是那些世家的天才。”
  宇文德及的嘴一下子長大了,他沒有想到,結果竟然是這樣的。
  鹿靈府府武院的人將他們東松學院的弟子給打了,這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情,要不是他剛剛親耳聽到,他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可是現在,這位教諭嚴肅的神情,卻告訴了他,這件事情,真的是一點都沒有假。
  “這怎么可能?對了,這件事情,是學生之間的恩怨,讓他們自己解決就是。”宇文德及再稍微沉吟了一下,就恢復了平靜的說道。
  那位教諭作為宇文德及的心腹,哪里不知道他想的是什么,那意思就是讓東松學院的其他天才學員出手,將那個敢打人的鹿靈府學員教訓一頓。
  其實,這個法子,他在來想宇文德及匯報的時候,也曾經想過,只不過事實證明,這個是不對的。
  不但不對,而且很不對!
  “院長,咱們數百學員對付鹿靈府的一個小子,讓人家追著打啊!”那教諭無奈的喊道。(未完待續。)
  ps:票票,票票,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