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6)      完本感言(04-06)     

隨身英雄殺182 你怎么才來

對于偌大的東松學院,程輕靈以往都是無比向往的,但是現而今,東松學院的情況,卻讓她很是不舒服。
  走在這人來人往的學院,看著那些佩戴者東松學院徽章,從她身邊經過時,高高昂著頭的東松學院弟子,她的心中,感到了一種壓抑。
  自己過一段時間,是不是聽從家族的安排,考取東松學院,畢竟鹿靈府那一偶地方,實在是太小了。
  “哎呀,這不是鹿靈府來的程學妹啊!走走走,跟我們喝酒去!”就在程輕靈經過一個回廊的時候,有人伸手朝著他拉了一下。
  程輕靈本能的一躲閃,可是還沒有等她躲開,那抓向他的手掌,猶如靈蛇般的再次朝著她的肩膀抓了過來。
  從這人的伸手上,程輕靈感到此人的修為不是一般的強,羞憤之下的程輕靈,當下施展出了她的祖姑婆傳授給她的一招五品武技的殘招。
  蘭花截脈手!
  雖然這一招只是殘招,但是這一招卻是犀利無比,嘶嘶的指風,不待那抓向程輕靈的手掌落在程輕靈的身上,就讓那條控制著手掌的手臂無力的軟了下去。
  “賤娘們,你竟然敢傷我!”那出手之人發出了一聲怒吼,隨即一拳再次朝著程輕靈打了過來。
  這個時候,程輕靈才看清楚,那抓向她的人,是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的男子。
  這男子模樣雖然還算是可以,但是此時扭曲的五官,卻一如一頭暴怒的野獸。
  程輕靈面對這一拳,并沒有硬碰硬,而是選擇了躲避,她的身體輕輕一彈,就將這一擊躲了過去。
  “這位師兄請住手……”程輕靈剛剛準備解釋什么,卻聽那男子怒聲的道:“各位兄弟,既然這娘們敬酒不吃吃罰酒,咱們就讓他吃點罰酒。”
  “將她先拿下。然后帶出去一起喝酒。”那男子一揮手道:“誰先將她擒下,這小美人的第一杯酒,就和誰一起喝。”
  男子的這一句話,頓時讓本來就圍在四周的十幾個東松學院的學生。都好似發了情的公牛一般,瘋狂的朝著程輕靈沖了過來。
  雖然這十幾個男子,修為也只有九品,但是他們之間好似不是第一次配合,程輕靈在他們的聯合之下。一時間竟然有一種捉襟見肘的感覺。
  “嗤啦!”
  因為一時沒有躲閃及,程輕靈的衣袖,被一個男子用手掌撕下了一溜。
  本來程輕靈穿的就不是太厚,伴隨著衣袖的撕下,那猶如白玉一般的手臂,就l露在虛空之中。
  “哈哈哈!”那撕下衣袖的男子仰天大笑,而其他幾個人幾乎同時吼道:“她的另一只衣袖,是我的。”
  這個時候的程輕靈,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在鹿靈府中,他就是整個鹿靈府的大小姐。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寵著他,讓著她,根本就沒有人會對她無禮。
  更不要說像現在這般的情形。
  她曾經以為,自己很堅強,特別是在鹿靈府的時候,但是現而今,她這種堅強的外殼,卻被那一撕,給無情的打碎了。
  也就是這個時候。她才感到,自己是那樣的渺小,是那樣的無助,是那樣的……
  這個時候。她多么希望,有一個人來救她,她多么希望,羅院長和羅東雄出現。
  可是這一刻,在這四周看熱鬧的人不少,但是幫她解圍的。卻是一個都沒有。
  只有說笑聲,還有起哄聲,更有人大聲的喊,要將她的另外一只衣袖也撕下來。
  作為一個剛剛晉級八品的武者,程輕靈此時能夠做的,除了瘋狂的出手保護自己之外,就沒有其他的法子,但是那些人絲毫沒有忌憚的出手,卻又讓她有些畏手畏腳。
  就在程輕靈有一種想要哭的沖動的時候,陡然聽到有人沉聲的道:“住手!”
  這一聲住手,聽在程輕靈的耳中,就好似聽到了時間最好的聲音,她扭頭朝著那說話的方向看去,就見在那分散開的人群中,鄭鳴跨步走了過來。
  鄭鳴來了!
  看到鄭鳴,程輕靈就覺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輕松了起來,甚至她還有一種巨大的解脫感,她快步的朝著鄭鳴沖了過去,眼眸之中,帶著哀怨的道:“你怎么才過來!你怎么才過來!”
  程輕靈這般的表現,讓鄭鳴愣住了,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和程輕靈的關系,一下子變的如此的親近。
  鄭鳴來東松學院和羅金武他們匯合,但是在走進東松學院之后,他就感覺事情有點不太對勁。
  之所以會有這種感覺,是因為當他問道那些人鹿靈府府武院的人在何處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是一副不屑一顧的摸樣。
  甚至還有人的目光中,露出了蔑視的神態。
  這讓鄭鳴很不爽,本來他準備抓住一個人,強行問一下的時候,發現前方有s亂。當他快步走過來的時候,就發現程輕靈正在遭受著圍攻。
  雖然和程輕靈的交情一般,但是看到程輕靈被這些男子如此的戲弄,鄭鳴的心頭,還是升起了一股的怒氣。
  他當下沉喝一聲,就朝著程輕靈走去,卻沒有想到,程輕靈竟然表現的如此委屈。
  而且那埋怨聲,實在是讓鄭鳴有一種兩人還有其他關系的感覺。
  “哎呀,英雄救美啊!”被程輕靈點傷了一根手臂的男子,臉上露出了一絲戲虐的神色道:“兄弟們,有人要英雄救美,咱們是不是要好好招待一下這位救美的兄弟啊?”
  那些正圍攻程輕靈開心的男子,在鄭鳴出現的一瞬間,就看鄭鳴非常的不爽,此時聽到帶頭男子的話,一個個都大聲的嚷道:“對,咱們要給人一個表現的機會。”
  其中一個個頭細瘦,卻長著兩個外翻大牙的男子,更是笑嘻嘻的道:“小子,想要英雄救美,也要問問爺答應不答應。”
  說話間,那男子揮手就是一拳。
  說實話,這男子的拳法并不怎么樣,也就是一套九品的武技,而且還是剛剛達到會意的境界。
  別說鄭鳴現而今修為已經達到了八品,就是鄭鳴還沒有破開丹田的時候,他就能夠將這個男子擊敗。
  看著男子那滿是破綻的一拳,鄭鳴贏拳而上,也沒有施展什么招式,直接用他的拳頭,朝著那男子的拳頭轟了過去。
  男子看到鄭鳴出拳的剎那,心中就升起了一種畏懼的感覺。可是在這個時候,他想要將自己的拳收回來,已經是不可能的,兩個人的拳頭,在半空中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咔嚓!”
  伴隨著一聲脆響,那男子的身軀,快速的倒飛了回去,而倒底的男子,更是慘厲的哀嚎道:“啊,我的手……我的手臂好疼啊!”
  不論是第一個出手的男子,還是其他圍攻程輕靈的人,一個個臉色都變的難看起來。
  他們不但震驚于鄭鳴的身手,更震驚于鄭鳴的狠辣。從鄭鳴出手的情況看,鄭鳴的修為遠高于那細瘦男子,如果說鄭鳴不想要傷那個男子的話,有一百種辦法對付這男子的出手。
  可是,這一次,鄭鳴卻選擇了最直接,也是最暴烈的手段。
  程輕靈看著那到底的細瘦男子,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快意。那細瘦男子雖然不是撕掉她一條衣袖的人,但是卻叫嚷的很兇,讓她很不舒服。
  現而今,這個家伙,終于在鄭鳴的手上,嘗到了他應得的報應。
  男子的哀嚎聲,讓那些震驚的東松學院弟子,都驚醒了過來,其中那帶頭的男子,在狠狠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之后,沉聲的道:“兄弟們,一起上,給老財報仇。”
  說話間,他不顧自己手臂有傷,第一個沖了上去,就見他騰空而起,一腿朝著鄭鳴踢出。
  這男子的腿法,很是下了一番功夫,一腳踢出,就踢出了九條腿影。就憑著這一點,就可以確定這個男子的伸手很是不一般。
  可惜,他遇到的是鄭鳴,已經將魔種和自己本身初步融合的鄭鳴,對于四周的掌控,絕不是一般八品武者可以比擬。
  更何況這男子的腿法,也不是那么的驚人,就算是不運用道心種魔**,鄭鳴同樣能夠輕松破開。
  不過,鄭鳴并沒有躲閃。
  他的九層金鐘罩,可以說已經達到了突破的r鐘的極限,只不過一直沒有找到突破的機緣。
  男子并沒有寄望,自己一腳能夠踢到鄭鳴,但是當他看到鄭鳴并沒有躲閃的時候,眼中不由得留露出了一絲的狂喜之色。
  他覺得,以自己的伸手,應該威脅不到鄭鳴,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不躲閃。
  要是自己能夠一腳將鄭鳴踢傷,那么自己在縱橫大哥的面前,絕對是更受重視。
  這個念頭在男子的心頭一經升起,就讓男子的心變得越加的興奮,他幾乎在剎那間,就將自己還剩余的力量,也灌注到了自己的腿上。
  “當當當……”
  男子的腳,重重的踢在了鄭鳴的身上,不過他的腳在踢到鄭鳴身上的剎那,卻響起了一聲聲金鐵碰撞的鐘鳴。
  這鐘鳴,余韻裊裊,不過就在這鐘鳴省中,一陣刺耳的尖叫聲,卻打斷了這幽怨的鐘聲。
  那踢向鄭鳴的男子,此時正滿是痛苦的抱著自己的腿,那樣子一副腿已經斷了的樣子。
  而就在這男子凄慘的吼叫還沒有吼出來的時候,鄭鳴手中的拳頭,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他的臉上。
  隨即,這男子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再也難以站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