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8-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8-04)      完本感言(08-04)     

隨身英雄殺180 天羅罩空

可是就在不少人期待著鄭鳴別這二十一指重傷的時候,鄭鳴的身軀,在虛空之中詭異一翻,竟然將那呼嘯而來的指風,再次的躲避開來。
  怎么可能?
  這不但是觀戰的人的想法,更是那二總管的想法!
  他的驚空指,雖然只是小成境界,但是卻為他屢建奇功,甚至擊敗過比他修為品級高的存在。
  可是現而今,他一連出了兩招,竟然沒有傷到鄭鳴的半根毫毛,這讓他有點不敢相信
  特別是剛才的二十一道指風,幾乎已經是他的極限,可是就這樣,也沒有傷到鄭鳴。
  一咬牙的二總管,手指再次彈動,這一次,他一共彈出了七七四十九指。
  當這四十九指彈出的時候,二總管的臉色開始發青,他的嘴角,溢出了一絲淡淡的血跡。
  呼嘯的指風,瞬間籠罩了方圓一丈的空間,二總管看著鄭鳴,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的笑容。
  他不相信,鄭鳴還可以躲的開,這四十九指,在驚空指法上,還有一個名字,叫做天羅罩空。
  也就是說,這一招就是天羅地網,想要逃避根本就不可能,不過和這天羅罩空的威力相比,打出這一招,同樣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比如現而今的二總管,就口角出血,想要恢復,就算是借助藥物,也需要一個月。
  要不是此刻,二總管已經有些騎虎難下,他絕對不會施展這一招。
  呼嘯的指風下。鄭鳴雖然感到了這些指風之間的破綻。但是他知道自己躲閃不開。
  不是因為指風太快。而是因為他的修為,沒有達到那個地步。
  如果這個時候催動韋小寶的英雄牌,躲避著指風,倒也不是問題,可是關鍵是,韋小寶的英雄牌使用了,就只能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至于躲閃不開,鄭鳴就選擇了抵擋。那一直被他拿在手中的青電劍。猶如一道電光,從他的手掌中飛出。
  斷水劍法之滔滔流水。
  洶涌的劍光,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一片光幕,朝著那呼嘯的指風迎接了過去。
  “當當當當”
  金鐵交鳴的聲音,在虛空之中一連響了四十九次,就好似一陣清脆的敲擊樂聲。
  只不過伴隨著這敲擊樂聲,那二總管的臉色,卻變的極其難看,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鄭鳴的劍光。竟然準確無比的擋住了他的指風。
  雖然劍光如幕,但是二總管卻很清楚。這只不過是因為劍光閃動的原因,劍幕并不是潑水不進,更何況他的指風,每一道都能夠將鋼鐵打碎。
  一般來說,能夠擋住十道,二十道指風,就是非常了不起,可是現而今,鄭鳴竟然擋住了四十九道。
  而且還是準確無比的擋住了四十九道。
  雖然這七十二道指風,在這二總管發出的時候,也有先有后,但是這先后的順序,卻極其難把握。
  用劍擋住這一道道指風,甚至要比用拳風擋住這指風,更難上數籌。
  就在二總管的驚訝中,他發現鄭鳴手中的長劍,已經指在了他的脖頸之處。在這長劍下,他真的感到了死的威脅。
  “閣下莫非真的要和我宇文家為敵嗎?”那二總管雖然面色沒有變,但是他的聲音,卻已經有些顫抖。
  鄭鳴在和這二總管的交手中,也感到了宇文世家名不虛傳,人家狂還真有本錢。
  別的不說,就這位二總管拿到鹿靈府,就能夠成為一方豪雄。根骨不要說,宇文世家那些長輩。
  不過開弓沒有回頭箭,更何況鄭鳴在進入東松城的時候,就打定主意要大干一場,畢竟,這可是關系到聲望值啊!
  有聲望值,他證明就有無限的可能。
  “和你們宇文家為敵又怎樣?莫非殺了你就表示和宇文家為敵,這樣多話,說不得我就要試試了。”鄭鳴說話間,輕輕的都懂了一下自己手中的長劍。
  這一抖,讓二總管的臉色大變,他能夠感覺到這長劍的鋒利,而一旦鄭鳴不小心將這長劍落在他的身上,那么他就真的只是死路一條了。
  作為宇文府的二總管,宇文機除了武技,更多的是心思靈巧,現而今落在鄭鳴劍下的他,絲毫不敢想如何逃脫的事情。
  他感覺,只要自己躲閃,這少年的劍,絕對會毫不猶豫的刺進自己的要害。
  而現在,宇文府內,能夠救自己的人都已經去了學院商議萬劍塔開啟的事情,剩下的都不如自己,更不要說從這個詭異少年身上將自己救下來。
  自救,現在他能夠做的,只有自救一條路。
  心中猶豫了剎那的宇文機,臉上強擠出一絲笑臉道:“閣下高姓大名,請問我宇文府,可有得罪您的地方?”
  鄭鳴剛才已經報出了名字,只不過這位二總管根本就沒有在意,現在人為刀殂,他為魚肉,不得不對鄭鳴客氣一些。
  鄭鳴翻動了一下眼睛,冷冷的道:“在下鄭鳴,我這次來你們宇文府,是因為你們宇文府的這個管事要強買我這只小貓,說什么我要是不賣,宇文府就不放過我。”
  “既然他這樣說,我就過來看看,這宇文府究竟怎么不放過我?”
  二總管用眼角的余光,狠狠地朝著那縮在一般的大漢看了一眼,不過他心中卻是搖頭不已。
  你他娘的,也太霸道一點了吧,我的屬下,那說的可能是場面話,你……你為了一句場面話,就打到宇文家來,你實在是……
  而聚集在宇文府外看熱鬧的人,在聽了鄭鳴的話之后,一個個也都議論紛紛。更有人用敬慕的目光看著鄭鳴。
  這哥們牛啊。人家一句我們家不會放過你。他就打到人家家里來,嘖嘖,什么時候老子也有這種的霸氣。
  不過,同樣有一些人用白癡的眼神看向鄭鳴,他們覺得這個鄭鳴,實在是沒有腦子,宇文家是什么地方,豈是一般人可以隨意撒野的地方。
  “鄭公子。這次是我宇文府的仆人做錯事,我宇文府絕不包庇,等家主回來,我一定稟告家主,對這等事情重重責罰,鄭公子意下如何?”
  宇文機眼睛翻動了一下,決定走一個緩兵之計。
  “按照你們宇文家的家規,這等的人,該怎么懲處?”鄭鳴似笑非笑的看著那宇文機道。
  宇文機雖然很想敷衍,但是鄭鳴手中的長劍。卻讓他感到絲絲的冷意。
  “按照我宇文家的家規,他這樣的行為。當打三十蟒鞭,以儆效尤!”
  宇文機的話一出口,頓時讓那大漢的身體顫抖了一下,作為宇文家的下屬,他自然知道宇文家的規矩,這三十蟒鞭,可不是那么好挨的。
  說不定幾十蟒鞭下去,就能夠要了他的性命。
  “二總管,我……我只是一時嘴賤,所以才……”那大漢說話間,用手掌重重的在自己的臉上打了幾個耳光,接著向那宇文機再次哀求起來。
  宇文機心中暗罵,你哀求我有什么用,沒有看到老子的性命,現在都在人家手里面掌握這嗎?
  “鄭公子,這個……”宇文機朝著鄭鳴看了一眼,雖然他這個時候沒有將下面的話說出來,但是意思很明顯,那就是您的劍頂著我,讓我很是不舒服,是不是可以將您的劍拿開。
  鄭鳴手中的劍,到時朝后收了收,但是在收劍的剎那,一股劍氣卻開始環繞著宇文機的脖子。
  在這劍氣之下,宇文機兼職就有一種想要哭的沖動。
  “既然宇文家有宇文家的規矩,那就請二總管執行吧,大家都還在這里等著呢!”
  鄭鳴的話,說的很是平淡,但是伴隨著這話,那森森的殺機,讓宇文機不敢說一個不字。
  隨著宇文機的一聲吩咐,十幾個宇文家的門人,就快速的將那位想跑的壯漢抓住,直接給了三十蟒鞭。
  鄭鳴不等這三十鞭子打完,就起身離去,而就在鄭鳴離去的時候,陡然有人驚聲的道:“啊呀,我想起這家伙是誰了?”
  “你們還記得藥王閣的藥王令嗎,他應該就是那個殺了藥王閣三少主的鄭鳴。”
  “真的是他嗎?對,我聽說他進了九千里莽荒,沒有想到,他竟然從哪里走了出來。”
  “嘿嘿,真是沒有想到,這家伙做事如此的霸道,那藥王閣的事情還沒有擺平,他竟然又招惹宇文家族。”
  宇文機聽著四周的議論,眼眸變的越加的陰沉,他清楚,要是他們宇文家不將這個顏面找回來,那么他們就會成為整個大晉王朝的笑柄。
  鄭鳴嗎?哼哼!
  東松學院雖然成就了東松城,但是它卻并不是坐落在東松城內,相反,它離東松城還有二十里的路程。
  建在大山腳下的東松學院,占地足足有百里方圓,十幾座小山峰,更是直接被圈入了東松學院之中。
  在這百里之內,足足有上千座亭臺樓閣,有的高聳入云,有的小巧精致,走在東松學院,給人一種走在畫卷之中的感覺。
  不過,在這美麗的東松學院之中,也有不怎么美麗的地方,比如一個挨近了廁所的柴房。
  柴房不小,但是因為和一個足足有三千人共同使用的廁所挨得很近,那柴房的味道可想而知。
  以往,這柴房內,都是堆積一些柴火,連東松學院的仆役,都不會在這里多呆。
  但是現而今,這柴房竟然住了人。而東松學院的學生,只要是從這里經過,大多都嘻嘻哈哈的大聲談笑,各種一如土包子之類的話語,就會時不時的蹦出來。
  在這么一個柴房內,此時住了三個人,其中領頭的,是作為鹿靈府府武院副院長的羅金武。(未完待續。)
  ps:今日第四更,貓在碼字,求支持啊,還有一更!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w‌w‌w.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