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79 驚風指

“年輕人,這宇文管事他真的是宇文世家的人,而且他還是被賜了宇文姓氏的人,你得罪不起,還是快點放開他吧!”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老者,語重心長的向鄭鳴說道。
  而就在這老者說話之后,也有不少人跟著附和。
  鄭鳴對于這些勸解的話語,雖然并不準備聽進去,但是卻也不能不理會人家的好意。
  他淡淡一笑道:“沒事,我只是將這個家伙送到宇文世家,看看如此巧取豪奪之輩,是不是他們宇文世家的人。”
  說話間,鄭鳴提著大漢,漫步朝著東松城就走了進去。
  那幾個勸解的人無奈的搖了搖頭,其中那根鄭鳴說話的老者嘆息的道:“宇文世家作風霸道,特別是他們的家主,更是一個將顏面看得很重的人。”
  “這個小哥此去,恐怕會有危險啊!”
  有人嘆息,自然也有人看風景,反正和他們沒有什么關系,就算是鄭鳴死了也和他們沒有關系。
  當鄭鳴走進城門的時候,還有人不動聲色的給鄭鳴領路,而鄭鳴的身后,只是一會時間,就聚集了不少人。
  那被稱為宇文管事的大漢,此時也不再叫喊,但是他眼眸之中的喜悅與仇恨交際的目光,卻說明他還是期待鄭鳴去宇文府送死的。
  宇文府與其說是一個府邸,還不如說這就是一個小城池,雖然府外沒有護城河之類的東西,但是那高有十幾丈的院墻,卻完全都是按照城墻的樣式建的。
  雖然,這種城墻,對于高手而言。并沒有太大的作用,但是卻給人一種巨大的震懾力。
  在宇文府那足足能夠同時通過九輛馬車的大門前,站著二十多個身穿錦衣的漢子。這些人每一個眼眸之中,都是寒光閃爍。給人一種雄壯威武的感覺。
  “你是什么人,還不快點將人放下。”鄭鳴還沒有走進宇文府,就被那些執勤的大漢發現。
  作為宇文府的人,他們和這被鄭鳴提過來的大漢,倒也并不陌生,所以不少人的眼中,都露著兇光。
  更有人也不說話,上來對著鄭鳴就是一拳。
  可是還沒有等他的拳頭伸展到鄭鳴的身前。鄭鳴已經用那個管事的大臉,朝著拳頭迎了上去。
  那偷襲者來不及收拳,于是一拳就重重的打在了宇文管事的臉上,好在他及時收回了幾成力量,但就是這樣,也讓那宇文管事發出了殺豬的叫聲。
  這二十多個宇文府的下屬看到自己人吃虧,當下同時朝著鄭鳴攻擊了過來。
  只不過,他們這些人的武技,也就是十品左右,和鄭鳴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幾乎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就被鄭鳴以那宇文管事當兵器,直接打倒在了地上。
  “閣下高姓大名,不知我宇文府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閣下。讓閣下來我宇文府行兇?”一個看上去四十多歲的漢子,從宇文府中走了出來。
  此人沒有理會那些倒地的漢子,他的一雙眼眸,緊緊的盯著鄭鳴,一股濃郁的殺機,更是籠罩在鄭鳴的身上。
  從這個人絲毫沒有保留的氣勢上,鄭鳴感到此人的修為,應該是七品左右。
  “我叫鄭鳴,至于為什么要你們宇文府。嘿嘿,這就要問你們這位管事大人了。”
  “他說什么看中了我的東西。還說什么你們宇文府看中的東西,那就是你們宇文府的。”
  “所以。我過來看看,這宇文府究竟是什么東西變的?”
  少年的話,說的有點懶散,但是最后一句,卻讓所有人為之變色,因為這幾乎代表著,向宇文府宣戰。
  宇文府是什么地方,是東松城的兩大勢力之一,一般來說,都是他們欺負人家,哪里有別人欺負到頭上的事情。
  可是現在,這個懶散的少年,就是在挑戰宇文府!
  那壯漢也沒有想到,這個少年竟然如此的狂妄,說教訓惡奴也就罷了,他竟然直接將火,燒到了整個宇文府身上,莫非他瘋了。
  雖然少年的模樣,并不像是瘋了,但是作為宇文府的二總管,中年人絕對不容許丟了宇文府的顏面。
  所以在鄭鳴的話剛剛說完,他就冷哼一聲:“小輩,今日我不管你是什么來歷,既然敢來我們宇文家撒野,我就給你一個教訓。”
  說話間,男子的手掌,朝著鄭鳴只抓了過來。
  這男子在出手的剎那,一股陰風,鋒利如刀,就已經從男子的手掌中發出,朝著鄭鳴罩了下來。
  從這男子出手的情形,鄭鳴能夠感覺到男子的兇殘,他這一爪,不但要擒住鄭鳴,而且那手掌中的陰風,更是準備直接傷及鄭鳴的經脈。
  面對這攻擊,鄭鳴心頭的魔種,瞬間就感應到了這中年男子的后續招式,他不退反進,大荒拳一擊拳破千山,朝著那男子狠狠的轟了過去。
  中年男子的目光,輕輕的瞇了起來,他對于鄭鳴的重視,更多的是鄭鳴后面的依仗。
  畢竟,這世上絕對不會是不是個人,都敢來宇文府囂張的,至于鄭鳴的身手,他并不怎么放在心上。
  卻沒有想到,鄭鳴一出手,竟然打在了他的破綻之所在,這讓他不得不將招式收回,然后順勢封擋鄭鳴的拳。
  鄭鳴的拳頭,并沒有和中年男子相碰,相反他拳式再變,一拳詭異的攻擊向了男子的面門。
  中年男子怒喝一聲,身體騰空而起,兩道爪風,瘋狂無比的朝著鄭鳴抓了過來。
  爪風還沒有到,鄭鳴就已經有了感應,所以他快速的跨出一步,直接將爪風讓過。
  這爪風落空的瞬間,就落在了宇文府門口的一個石頭獅子的肚子上,剎那間,這石頭獅子,被中年男子的爪風,給抓出了兩個拳頭大小的洞。
  不少看熱鬧的人,看到這種情形,心中不由暗怕,他們快速的退后身軀,生恐這爪風落在自己的身上。
  “二總管,這小子侮辱咱們宇文府,實在是罪大惡極,您老人家萬萬不能心慈手軟。”
  “打斷這小子的腿,讓他知道知道得罪咱們宇文府的后果!”
  宇文府的侍衛高聲的叫囂,而那被鄭鳴隨手扔在地上的宇文府管事,更是高聲的招呼中年男子,不要讓鄭鳴死的痛快。
  在他們看來,此時爪風縱橫的二總管,已經完全占據了上風,將鄭鳴打敗,也就是三兩分鐘的事情。
  可是宇文府的這位二總管,卻是有苦自己知。雖然在和鄭鳴的比斗之中,他好似完全占據了上風,但是實際上,他自己一直都是白浪費力氣。
  因為,鄭鳴總是好似對他的破空爪很是熟悉一般,每每在他出殺招的時候,都能夠輕松的將他的殺招躲過。
  甚至有的時候,他的殺招才出一半,就不得不收回去,可以說這一戰,讓他束手束腳,相當的難受。
  但是這種難受,二總管還不能夠說出來。
  “小輩,你武技雖然不錯,但是我宇文家,卻不是你撒野的地方,現在報出你的來歷,束手就擒,我可以饒你不死,不然,今日就讓你死無葬身之敵。”
  在一擊無功的剎那,那二總管身形快速的后退,但是停在鄭鳴兩張外的他,此時卻給了鄭鳴一種壓迫的感覺。
  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位二總管,就好似一張弓,一張已經張開的弓。
  和這位二總管交手的過程中,鄭鳴雖然一次次的把握先機,但是他的大荒拳,只是達到了熟悉的地步,所以雖然有很多招式能夠讓他趁機擊敗這位二總管,但是都因為他的拳法過于生疏產生了破綻,讓這位二總管躲了開來。
  要是用劍的話,這位二總管早就傷在他的手上。
  鄭鳴知道這位二總管,應該要施展什么特殊的手段,他朝著這位二總管淡淡一笑道:“你盡管出手就是。”
  “找死!”二總管冷哼一聲,手掌緩緩的豎立,剎那間,他的手掌變成了雪白色。
  “滋滋滋!”
  伴隨著這破空之聲的響起,七道指風,朝著鄭鳴直射而來。而七道指風在那二總管的手掌彈出的剎那,就已經來到了鄭鳴的近前。
  面對這突然而來的指風,鄭鳴雖然有準備,但是也嚇了一跳,他的感覺告訴他,這每一道指風的威力,都都能擊破他他現而今的九重金剛罩。
  而且,這指風的速度,也實在是太快!
  “是驚空指,哈哈,這可是六品的武技,這小子死定了!”有宇文家族的武者,聲音之中帶著振奮和羨慕的說道。
  在大晉王朝,這種遠程的指風,同級的武者可以用拳風和劍氣之類的抵擋。而那些實力不濟的人,唯有選擇躲閃。
  只不過,人的身法雖然不慢,但是又怎么會快過指風,所以只要是躲閃的人,基本上都是非死即傷。
  鄭鳴剛才表現出來的實力,絕對比不過二總管,那么無論是硬抗還是躲閃,都是死路一條。
  和大多數人想的差不多,鄭鳴躲閃,可是就在他閃身躲過二總管攻出的七指的剎那,那二總管的手指再次彈動,這一次,二總管攻出的是三七二十一指。
  這二十一指不待那七指消散,就已經沖到了鄭鳴的身前。
  在所有人看來,這二十一指,鄭鳴絕對逃脫不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