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77 拔劍斷水流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因為這豹型兇獸的致命傷勢是鄭鳴刺入她腦袋之中的一劍,所以這豹型兇獸的皮毛,倒也并沒有什么傷痕,鄭鳴拿在手中,這皮毛依舊能夠不斷的變色。☆→☆→,移動網
  深深的洗了一口氣之后,鄭鳴的目光朝著金色的小貓掃了一眼,就發現這拳頭大小的小貓,不知道從什么時候,就老老實的趴在地上睡著了。
  那沒有半點兇狠姿態的睡姿,充滿了萌萌的感覺。
  可惜,這家伙動起手來,也兇殘的緊,自己雖然不知道這小金貓和豹型的兇獸什么關系,但是這種有危險的小東西,自己還是不要養得好。
  將自己心中那一絲想要養著這小東西的心思給掐斷的鄭鳴,在沉吟了瞬間之后,就在自己的四周布下了一圈毒藥,然后閉上眼眸,靜靜的運轉起了內氣。
  伴隨著一條經脈的貫通,鄭鳴就覺得自己修煉起紅日照大千的速度,比之以往,快了一倍還要多。
  以往半個時辰才能夠運轉完畢的內氣,現在只用了一刻鐘,就運行了八十一個周天。
  而且,鄭鳴還發現,除了丹田可以儲備內氣之外,那貫通的經脈之中,其實也能夠儲存內氣。
  只不過,這經脈儲存的內氣量不大,和丹田差的實在是太遠了。
  但是透過這條貫通的經脈,卻可以讓內氣立體而出,用拳可以成為拳風,用劍則可為劍氣。
  當紅日照大千的法訣將體內的內氣補滿之后,鄭鳴從地上站了起來。
  他看著自己前方五尺開外的一座大樹,一拳凌空搗出,那棵大樹,瞬間搖晃了起來,大小不一的樹枝。更是猶如雨點一般的掉落下來。
  小金貓就睡在大樹下方,撲撲啦啦掉落的樹枝,只是一會功夫。就將這拳頭大小的小東西給埋在了樹枝下,但是這小東西卻沒有半點動的跡象。
  鄭鳴沒有理會這小金貓。而是漫步走向大樹,他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被自己拳風擊中的部位,一塊厚有三寸的樹皮,被鄭鳴隨手拿到了手中。
  這樹皮和剛剛掉落下來的樹皮不一樣,看上去這塊樹皮已經呈現出焦干的痕跡。
  如果不是鄭鳴知道,自己剛剛擊打的時候,這塊樹皮和其他位置的樹皮沒有任何的區別的話,鄭鳴絕對不會認為。這是剛剛從樹上剝下來的樹皮。
  紅日照大千,一拳出,可讓人火焚自身。
  這句話,鄭鳴覺得倒也不是吹牛,只不過現而今自己的修為,還沒有達到那樣的地步而已。
  對于自己達到八品境界而心生欣喜的鄭鳴,緩緩的修煉起了那斷水劍法。
  雖然這斷水劍法,鄭鳴因為立意和快劍真意不同,鄭鳴只是將這劍法記在了心中。
  但是修為到了八品的鄭鳴,在緩緩的施展之間。依舊給人一種劍氣縱橫的感覺。
  特別是當鄭鳴將全部的內氣,全部灌入到青電劍中的時候,破劍而出的劍風。更是將一丈外的一棵小樹,直接斬斷。
  八品和九品,完全是一種不同的境界。
  只不過可惜的是,這斷水劍法,鄭鳴修煉了半天,最終也只是勉強熟練能夠施展。
  滔滔江水,綿綿為之不絕,這才是斷水劍法意境,可惜這種意境。鄭鳴此刻領會不了。
  修煉完最后一遍的斷水劍法,鄭鳴發現天已經黑了下來。誰讓他有道心種魔。但是卻也不敢在夜間趕路。
  喝了一些小黑瓶中的水,在將那豹型兇獸的肉烤了一些。鄭鳴就坐在那豹型兇獸的皮上,靜靜的修煉了起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豹型兇獸惡名遠揚之故,鄭鳴這一夜,并沒有收到任何的騷擾。
  不過當他對著晨陽做完早課準備出發的時候,卻發現那小小的金貓,依舊在呼呼大睡。
  九千里蠻荒的邊緣地域,一個身穿布衣的少年,正在大踏步向前走,少年身材不是太高,但是此時卻給人一種壯碩的感覺。
  沒錯,就是壯碩
  這少年,自然就是鄭鳴,這一個月的蠻荒路走下來,不但讓他的修為提升到了八品,更讓他的氣勢,發生了不少的變化。
  如果說,以往的鄭鳴,顯得有點文秀,有點溫和,那么現而今的鄭鳴,給人的感覺就是英武。
  道心種魔,不但讓鄭鳴的精神力有了巨大的進步,更讓鄭鳴的身體,呈現出了一種邪異的霸道。
  看著四周越來越地平的大地,鄭鳴的嘴中輕輕的吹起了口哨,前世之中,少年時的鄭鳴對吹口哨很是有些研究。
  但是重生之后,被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所吸引的鄭鳴,就沒有時間在吹口哨。
  九千里蠻荒路,除了殺戮,就是寂寞,所以鄭鳴不知道什么時候,就將這種口哨撿了起來。
  歡快的調子,總是讓人心中有些歡喜,而就在一曲茉莉花還沒有吹完的剎那,一只餓了好幾天的紫斑豹,陡然從草叢之中瘋狂的沖了出來。
  鄭鳴拔劍,在紫斑豹離自己還有五丈距離的時候,都已震劍揮出。
  這一劍不是太快,但是伴隨著這一劍的揮出,那已經沖到了鄭鳴身前一丈的紫斑豹,直接被從中間斬成了兩片。
  斷水劍法第一式拔劍斷水流
  這紫斑豹本是九品兇獸,一般九品的武者,都不愿意和這等的兇獸糾纏,但實現而今,鄭鳴手中的劍還沒有挨到它,就被那縱橫的劍氣斬成了兩斷。
  但是此刻,鄭鳴的眼睛之中,卻并沒有太多的歡喜之色,因為這一式拔劍斷水流他只是達到了熟練境界而已。
  如果不是這紫斑豹智力不夠的話,他這一劍,根本就傷不到這紫斑豹。
  而就在鄭鳴將那紫斑豹斬殺的剎那,一條金線,從遠處飛快的奔出,它用小爪子快速的將那紫斑豹的額頭處撕開,一個黃豆大小的內丹,就被它剝了出來。
  然后,這小東西,就快速的拿著那內丹來到了鄭鳴的近前。
  對于這小東西,鄭鳴自然不陌生。看著金色小金貓身上,半點都沒有沾染的血痕,鄭鳴輕輕的搖搖頭。
  不過,此時他心中最多的,還是對小金貓的疑問,這小東西只要是有品級的兇獸,幾乎它都能夠從這些兇獸的額頭挖出內丹來。
  雖然最次的兇獸,它挖出來的內丹只有米粒大小,但是這畢竟是內丹。
  而且鄭鳴自己清楚的記得,自己在遇到小金貓之前,可是一個內丹也沒有挖出。那時候他斬殺的兇獸也不少,甚至大多數都超過了現在斬殺的紫斑豹。
  一個本來就已經在鄭鳴腦海之中成型的判斷,這一刻變的更加的肯定,那就是這只小貓,竟然有在殺死兇獸之時,將兇獸的精氣聚集成內丹的本事。
  雖然小金貓聚集出來的內丹,在品質上比鄭鳴在蠻荒修行中斬殺兇獸所得到的內丹差上一點。
  但是內丹對于內氣修行的增幅,卻是確確實實的。
  這頭可愛萌萌的金色小貓,可謂是一只了不起的寶物。看著那雙金色的貓眼中,閃露出來的完完全全是一副不舍摸樣的金色小貓,鄭鳴忍不住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
  他朝著那金色的小金貓揮了一下手掌,那金色的小貓當下歡喜不已的將前爪中的內丹朝著虛空一扔,然后身體彈動好似一根金線。
  當小金貓再次落在地上的時候,那小小的內丹,就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對于小金貓究竟是如何將內丹吞進肚子里面的,鄭鳴竟然看不出任何的跡象。
  在小金貓的去留上,鄭鳴的心中,實際上是糾結的,雖然他很想將這只小金貓收服,但是小金貓攻擊豹型兇獸的一擊,卻讓鄭鳴對小金貓存在顧慮。
  所以,當日小金貓沒有清醒的時候,鄭鳴選擇離去,讓他自生自滅。
  但是這只小金貓在鄭鳴離開的第二天中午,就找到了鄭鳴,再然后就一直跟在鄭鳴的身后。
  開始的時候,鄭鳴對于這只小金貓是存在著防范心理的,畢竟,這東西雖然好看,卻也極為兇殘。
  但是不得不承認,這小金貓的陪伴,還是讓鄭鳴這一路上,多了不少的樂趣。
  特別是在走到禁區最威嚴的一片山域的時候,鄭鳴遇到了一只大有一丈,雙翼展開,更有十丈方圓的巨鷹。
  青色的巨鷹,不但速度快捷無比,那尖尖地鷹嘴之中,更是能夠吐出長有一丈的風刀。
  鄭鳴再見到這青色巨鷹的時候,正好看到青色巨鷹在追殺一只長了兩個頭的紫色巨獅。
  那巨型獅子的兩個頭顱,一個可以吐風,一個可以吐火,風火交匯,威勢震天。
  可就是這樣,這雙頭巨獅還是被青色巨鷹的吐出的風刀,將兩個頭顱通通的斬掉。
  面對那可以將巨石刨開的風刀,鄭鳴覺得自己剛剛形成的劍氣,根本就不值一提。
  而當巨鷹注意到他的時候,小金貓卻化成一道金光,引開了那青色巨鷹的注意。
  雖然,鄭鳴手中的底牌,讓他根本就不用畏懼那青色當巨鷹,但是在鄭鳴的感覺中,他卻覺得自己欠著小金貓不少東西。
  “小家伙,我要離開這蠻荒之地,你要是愿意跟我走,咱們一起離開此地,要是不愿意,咱們各奔東西”
  在沉吟了一下之后,鄭鳴終于下定了決心。他知道,自己說的話,小金貓聽得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