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71 成名之戰

自從斬殺了青電劍的主人以及他的十幾個下屬之后,這三天來,鄭鳴沒有遇到過一個敵人。…,
  這和自從進入九千里莽荒,每一日最少要遇到三四次偷襲的情形比較起來,很不正常。
  鄭鳴不相信,這些要殺他的人,此刻已經放棄了殺他的想法。而這些人不放棄,又不出現,那就只能說明他們在積蓄力量。
  前方,等待他的,將是更加兇猛的搏殺。
  鄭鳴的目光,在大樹四周掃了幾眼之后,就猶如一只蒼鷹,在大樹四周快速的起落。
  也就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鄭鳴重新坐在了大樹上,不過這一次,他并沒有再保持境界的狀態,而是閉目修煉。
  那隱藏在經脈之中的炙熱內氣,在紅日照大千法門的運轉之下,不斷地在鄭鳴的體內循環。
  一圈,兩圈,三圈……
  當內氣循環了三十六個周天之后,此時看鄭鳴,就給人一種熾烈如火的感覺。隱隱約約的紅光,更是在鄭鳴的身體上不斷的閃動。
  感受著自己的丹田出現了鼓脹感覺的鄭鳴,并沒有如以往一般,在內氣循環了三十六個周天之后,就停止修煉,他而是繼續按照發掘催動內氣。
  這個催動,開始的時候,有些艱難,特別是內氣在循環入丹田之內的時候,鄭鳴更是感到自己的丹田,一陣的刺痛。
  可是,他依舊緩緩的催動那些內氣沒入體內,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再次入體的內氣。和丹田之內原有的內氣合二為一。
  第三十七個周天完成。那本來已經平息的內氣,又開始鄭鳴的體內循環了起來。
  五十四個周天!
  這一次的修煉,就是五十四個周天,當著五十四個周天運晚之后,騰空從樹上躍起的鄭鳴,朝著虛空發出了一聲長嘯。
  這長嘯,猶如虎嘯龍吟,一時間竟然將那四周的狼吼之聲。給壓了下去。
  九品巔峰,鄭鳴的內氣,終于達到了九品巔峰。
  平常人內氣的修煉,從九品到九品巔峰,有的甚至需要十數年,但是對鄭鳴而言,也只是用了一兩個月。
  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況,和鄭鳴在修煉內勁之時,打下的堅實基礎,是密不可分的。
  十條內勁。再剛剛化成內氣的時候,好似是內氣只是比普通人多上一點。但是實際上,這確實鄭鳴最堅實的基礎。
  因為普通武者化勁為氣,也就是將自己體內的形成的四條內勁化勁為氣。
  可是到了鄭鳴,他是十條內勁,那化成的內氣數量就遠遠超過了普通武者。
  更何況傅玉清給他的紅日照大千的殘篇,遠超一般的功法,再加上一路的拼殺和各種丹藥的滋養,這一切的一切匯聚在一起,就成為了一條洪流。
  一條讓鄭鳴破開現有障礙的洪流!
  鄭鳴的長嘯聲,驚動的不只是虎豹,在二十里之外的一座山崗上聚集的人,同樣被驚動了。
  不大的山崗上,聚集著上百人,此時他們的目光,同時朝著鄭鳴發出長嘯的方向看去。
  雖然鄭鳴和他們都沒有打過什么交道,但是他們卻非常清楚的知道發出長嘯的人是誰!
  不過現而今,他們看向那個方向的目光,充滿了顧忌。
  就是在他們之中,處在統領位置的荊云飛、趙無回、白償晚三個人,此時也不得不以鄭重的態度面對那個發出長嘯的人。
  “一氣三回,這鄭鳴的修為,好似又有進步!”說話的,是一個中年男子,他的話語中,充斥著鄭重之色。
  白償晚淡淡的道:“要是我沒有猜錯,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九品的巔峰,一旦讓他的修為再有進步的話,那么咱們這些人想要殺他,恐怕會更麻煩。”
  “哼,殺他也不是太難!”冰冷的聲音,在夜空之中,給人一種滲人的感覺。
  說這句話的人,是荊云飛!
  他本來就冷的性子,讓很多人都不喜歡他,但是,他的劍法,卻讓更多的人不愿意得罪他。
  “呵呵,好大的口氣,我聽說荊云飛你三年前,和葉尋比斗了一百回合,最終是棋逢對手。”
  “可是現而今,葉尋不但丟掉了自己的性命,而且連他那柄青電劍,也成了鄭鳴的掌中之物,嘿嘿!”
  說話的人,是一個枯瘦的男子,他的身后,同樣背著一柄劍,只不過他的這柄劍比較古怪。
  和普通的劍相比,此人的劍,要長上一尺!
  荊云飛看著說話的人,臉上的神色,變的越加的暴虐,他的手,更是落在了自己的劍柄上。
  “荊兄,趙兄,都是自家人,兩位何必因為一點意氣之爭動怒。”白償晚高大的身軀擋在兩個人身前,臉上掛著一絲笑意的說道。
  對于這兩個人的爭執,白償晚還是喜聞樂見的,但是他并不希望,兩個人打起來。
  或者說,他不希望在斬殺鄭鳴之前,他們兩個人打起來。
  荊云飛將抓在劍柄上的手緩緩松開:“看在白兄的面子上,趙無回,今日暫且饒你一命。”
  枯瘦男子,也就是青松劍宗的首席弟子趙無回根本就沒有說話,他只是用了一聲冷笑,對荊云飛的話進行了回應。
  “荊兄、趙兄還有各位,現而今,咱們處的位置,已經是九千里莽荒的危險區域。再往前走五百里,就是九千里蠻荒的禁區。”
  白償晚的聲音有如洪鐘,而他高大的身材此時讓他也帶著一副領袖群倫的氣勢。
  “也就是說,咱們要誅殺那鄭鳴,就必須在這五百里之內進行,不然一旦讓鄭鳴繞進了蠻荒的禁區,那么就算是咱們殺了鄭鳴,恐怕能夠從那禁區中出來的人,也不超過一把手。”
  站在山崗上的眾人,在這一刻,生出了一陣的議論。白償晚沒有立即說話,而是等這些人議論完,這才接著道:“所以,我們要想誅殺鄭鳴,必須要盡快。”
  “鄭鳴這個人,不但關系著藥王閣的懸賞,而且各位也見到了,他的資質很是不俗。”
  “一旦讓他成長起來,那么咱們這些誅殺過他的人,他絕對不會放過。”
  “所以按照我的意見,咱們就不要再各自為戰。最好的辦法,就是咱們一起,先誅殺了鄭鳴,然后再討論利益分配的事情,不知道諸位意下如何?”
  白償晚的話剛剛說完,就有人沉聲的到:“白公子說得對,那鄭鳴劍法兇狠,如果我們這次讓他逃了的話,那么以后說不定,咱們就要死在他的手中。”
  “先殺了他,然后再分配藥王閣的丹藥。”
  “我等擁護白公子作為我們的首領,請白公子萬勿推脫!”
  在這吼聲中,白償晚朝著荊云飛和趙無回看了一眼,然后揮動自己猶如蒲扇般的手掌,謙虛的道:“兄弟何德何能,怎么能夠統領各位,依我看還是另選賢能的好。”
  “讓你做,你就做,另選賢能,我們還不如一拍兩散的好!”荊云飛淡淡的說道。
  趙無回沒有吭聲,但是他不反對,很多時候,就代表著他對這件事情的贊成。
  白償晚看著站在自己身下的荊云飛和趙無回等人,心中升起來一股豪氣。他心中更是升起了一種想法,那就是趁著這個機會,他將這些人拉攏住。
  只要拉攏住這些人,他相信他白償晚,也能夠建立自己的勢力。
  所以,他要將這次斬殺鄭鳴的事情辦好,他要讓這些人對自己心服口服,他要……
  在統馭方面,白償晚還有有一定的水平的,也就是一個時辰的功夫,他就將接近二百多人的隊伍,安排的井井有條。
  負責埋伏的人手,負責強攻的人手,負責打探消息的人手,負責追殺的人手……
  可以說,大多數人都做到了人盡其用,一切都僅僅有條的開展了起來。幾乎所有的人,此時都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鄭鳴這一次,絕對是在劫難逃。
  不但是因為他們有這個實力,更因為他們現而今的力量也匯聚在了一起。
  那個讓他們一次次感到驚訝的少年,在這九千里蠻荒之中,就要走到他生命的盡頭。
  “白公子,鄭鳴已經離開了棲身的大樹,朝著咱們的方向出發,預計半個時辰之后,鄭鳴可以到達咱們的埋伏圈。”
  “白公子,一切安好,鄭鳴斬殺了一頭豹狼吼,現在正在繼續朝著我等的方向前進。”
  “白公子,一切安好,我等沒有露出任何的馬腳。”
  一個個線報,隔上半個時辰,就會在白償晚的耳邊匯報一遍,站在一個小山峰上的白償晚,注視著下方他給鄭鳴布置下來的十面埋伏,心中充斥著激動之色。
  這一戰,一定會成為他白償晚的成名之戰,以后大晉王朝的人物之中,也將有他白償晚的一席之地。
  “白公子,鄭鳴失去了蹤跡!”一個瘦削的男子,話語之中充斥著不敢相信的向白償晚匯報道。
  “恩,繼續盯住他!”白償晚一揮手,剛剛說完這句話,白償晚陡然反應了過來,他沉聲的到:“你……你說什么,你再給我說一遍?”
  雖然這些聚集在一起的人,可以說來自四面八方,但是通過昨晚白償晚的整合,可以說對白償晚,他們大多數都已經有了一些敬畏之心。
  “白公子,那鄭鳴,本來我們跟的好好的,可是在清水河的位置,突然他就消失了!”(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w‌w‌w.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