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70 青電劍

在一般武者的眼中,應對這種情況,除了硬碰硬的朝著那七朵刀花迎上去,沒有其他的辦法。
  但是擁有道心種魔*的鄭鳴,瞬間就發現了七朵刀花不連貫的地方,他幾乎想都沒有想,整個人就鉆入了那第三和第四朵刀花之間。
  那粗壯的漢子沒有想到,鄭鳴竟然如此輕易的找到了他的破綻之所在,而且還犀利無比的還擊。不過這壯漢,也不是一般人,他經歷過不少的戰斗。
  在這危急的時候,他不但沒有慌張,反而趁機在虛空之中狠狠的斬出了五刀。
  和剛才的刀芒不同,這五刀劈出的,是五道刀風,完全由內氣聚集而成,但是威力卻不弱于長刀的刀風。
  離體五尺的刀風,是七品初期武者的極限。
  面對這五道突如其來的刀風,鄭鳴的眼眸生出了一絲的寒意,他的道心種魔*雖然已經到了極點,也都找到了最佳的位置。
  但是他的修為,卻難以跟得上道心種魔*的施展,就拿著刀風而言,依照道心種魔*的判斷,他可以選擇不少破除的法子,但是可惜,他的內氣不夠。
  七品武者,就算是初級的七品武者,都不是那么容易對付的。
  心中對于七品武者生出了一絲敬畏的鄭鳴,絲毫沒有猶豫,劍光猶如狂風,快捷無比的朝著那壯漢的脖頸斬了過去。
  這一劍,快如閃電。
  可是就在這一劍刺在壯漢身脖頸的剎那,那五道刀風,已經有三道,斬在了鄭鳴的身上。
  隨著內氣的修成,鄭鳴的第一重的金鐘罩。已經修到了九鐘的境界,剛才那些弩箭飛刀的襲擊,之所以沒有給鄭鳴帶來絲毫的危害。就是因為金鐘罩。
  可是鋒利的刀風,呼嘯之間。就將九鐘金鐘罩全部破開,更在鄭鳴的肋下,留下了三道深有一尺的刀痕。
  磅礴的刀氣,洶涌的沖入鄭鳴的經脈之中,讓鄭鳴那運轉全身的內氣,差點崩潰。
  幸好,已經初步融入鄭鳴體內的魔種,在這一刻飛速的運轉。四周的天地精氣,更是從四面八方涌入鄭鳴的體內,抵消了不少涌入的刀氣。
  不過就是這樣,鄭鳴還是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鮮血。
  不過和重新站穩身形的鄭鳴相比,那壯漢的下場,卻是要慘得多。鄭鳴那快如狂風的劍光,先他一步,刺入了他的脖頸之中。
  雖然他的修為比鄭鳴強,但是鄭鳴的劍,實在是太快。在拼斗之中來不及提防的壯漢,直接倒在了地上。
  “他已經受傷了,弟兄們。殺了他,為老大報仇。”手持亮銀鋼刺的男子,看到吐血的鄭鳴,手中的鋼刺一揮,聲音中帶著瘋狂的喊道。
  ……
  一招八面來風,鄭鳴的長劍從手持亮銀鋼刺的男子脖頸之中直接穿過,而那手持亮銀鋼槍男子的眼眸中雖然充滿了不信,但是他的身軀,還是不由自主的倒在了地上。
  山坡那長滿了雜草的地上。橫七豎八的躺了十數具尸體,這些人都是手持亮銀鋼刺男子的同伴。
  而他們。都死了,都死在了鄭鳴的手中。
  不過此時的鄭鳴。也并不好受,在鄭鳴的右臂和左腿上,分別有兩處傷口。
  其中右臂上的傷口,是一處刀痕,入肉只有五寸,但是卻有半尺多長。這個傷口,是鄭鳴在誅殺手持亮銀鋼刺男子的時候,被一個持刀的男子所傷。
  那男子之所以能夠傷到鄭鳴,是因為他們一下子沖來了五個人,五個人的圍攻下,鄭鳴在飛速的判斷之后,決定以自己右臂的傷痕,換取手持亮銀鋼刺男子的性命。
  只不過,當男子的刀砍在鄭鳴的手臂上時,那亮銀鋼刺的男子,身軀卻好似蛇一般的扭動了起來。
  雖然,鄭鳴的長劍,已就給他留了一個口子,但是卻沒有將那亮銀鋼刺的男子斬殺。
  至于腿上的傷口,則是一個持槍的男子所傷,只不過,這一次鄭鳴受傷前,并沒有準備。
  因為,那持槍男子再出手的時候,鄭鳴的道心種魔*判斷這男子難以傷及到自己。
  可是當那男子手中的長槍離自己還有一尺距離的時候,一道槍氣,猶如長針,從男子的長槍中沖出。
  雖然,道心種魔*之下,鄭鳴以最快的速度,為自己尋找到了受傷最輕的法子,但是還是被這一槍所傷。
  不過那個男子,也為這一槍付出了代價,鄭鳴手中的長劍趁著他力量用盡的剎那,將他直接斬殺在了當場。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之后,鄭鳴就開始運轉金剛罩功法,催動那些受傷的位置傷口收縮,隨機又從自己的兜囊中,找出了幾種藥王殘篇中記載的傷藥涂在傷口上。
  做完這一切之后,鄭鳴這才開始收拾這些截殺自己之人的尸首。在經過了一番搜尋之后,鄭鳴的手中,就多出了七本武學典籍,四瓶丹藥,以及一百多萬兩的銀票。
  而在這七本典籍之中,價值最高的,應該屬于那帶頭大漢身上搜出來的典籍羅漢氣。
  這是一門八品初期的修煉內氣的法門,光憑著這一點,就超過了晴川縣鄭家的最高水準。
  還有一本斷魂刀法,是七品初期的武技,鄭鳴好奇之下翻看了一番這本刀法,他發現這本刀法最后一招,名為一刀七氣斬,講究的就是,一刀之下,斬出七道刀氣。
  這死在鄭鳴手中的無名大漢,并沒有將這最后一招練到巔峰的地步,要不然鄭鳴絕對不會如此的輕松。
  將這本斷魂刀法收好的鄭鳴,眼眸中的渴望越發多了起來,隨著他對武技的了解,他發現越是高級的武技,對于內氣的需要,也變得越高。
  比如這本斷魂刀法的最后一招,普通武者,根本就施展不出來,唯有內氣達到規定的程度,才能夠將這套刀法練好。
  這內氣,實際上就是武技的基礎。
  將東西收拾到自己的兜囊中,鄭鳴看著自己那大了一多半的兜囊,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不爽。
  這么多東西背著,雖然重量對他不是問題,但是卻顯得無比的臃腫。鄭鳴不喜歡這種臃腫的感覺。
  一時間,他的腦海中,就出現了那個被他珍藏在了鹿鳴鎮家中的小黑瓶。小黑瓶中的地元鐘乳,已經被他使用了差不多,但是那小黑瓶卻給鄭鳴一種比地元鐘乳都要貴重的感覺。
  因為,那小黑瓶能夠盛的數量,實在是遠遠超過了它的體積。
  可惜的是,那小黑瓶不知道收到了什么限制,可以乘足足辦池塘的液體,但是卻放不進一個比它的口子大的堅果。
  自己要是能夠得到一個小黑瓶之類的寶物就要好了,心中帶著這種想法的鄭鳴,再次開始了他的行程。
  一邊走,鄭鳴心頭一邊思索著自己剛才遇到圍攻時候的情形,各種各樣的念頭,開始在他的心中閃動。
  那一槍,自己實際上是應該判斷出來的,道心種魔*在那持槍人抖出槍氣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警覺。
  自己之所以沒有反應過來,是因為自己對更高等的武學了解的不夠多。
  其實,這個時候,對自己用處最大的,是找一個地方,好好地修煉一番,只有這樣,才能夠將剛才大戰的所得,全部融會貫通起來。
  可是,在這九千里蠻荒之中,哪里有這種供自己修煉的地方啊!更不要說那些對自己實施追殺的人,都好似毒蛇一般,躲在一個個不知名的地方。
  半個月之后,衣衫已經襤褸的鄭鳴,手中拿著一柄長有三尺,整體呈現出淡青色的長劍,行走在莽莽的群山之中。
  此刻的鄭鳴,雖然面容看上去充斥著風霜之色,但是他整個人的精神,這一刻,卻無比的飽滿。特別是那一雙眼眸,此時比以往更多了九分的兇煞之氣。
  襤褸的衣衫上,有不少血跡,有的血跡是鄭鳴自己的,有的血跡,則是從別人身上濺出來的。
  陡然,正行走在一片草叢之中的鄭鳴,陡然拔劍而出,青光閃耀之間,一條手指粗細的,兩尺多長的毒蛇,被鄭鳴瞬間斬成了兩端。
  鐵線蛇,在九千里莽荒之中,這鐵線蛇被評為九品的兇獸。
  之所以一條小小的蛇能夠成為兇獸之中的一員,除了因為它通體一如精鋼之外,更因為它的速度。
  對于普通的武者而言,當他們看到鐵線蛇的時候,就是他們的死期,因為他們根本就應對不了鐵線蛇的速度。
  可是這條鐵線蛇,很是倒霉的遇到了鄭鳴,在它的速度還沒有展開的時候,鄭鳴的長劍,已經將它斬成了兩端。
  雖然掉落在地上的蛇頭,還在瘋狂的搖擺,只不過這已經是沒有任何效果的掙扎。
  青電劍,鄭鳴三天之前,在斬殺了七個圍攻他的武者之后,所獲得的戰利品之一。這是一柄八品下級的寶兵,不但削鐵如泥,更對內氣有增幅作用。
  雖然這增幅只有一成,但是卻也是難得的寶刃。鄭鳴當時為了斬殺者青電劍的主人,差一點被那人一劍斬斷一條手臂。
  幸虧,他的道心種魔*和九重金鐘罩的阻攔,這才避免了斷臂之苦。
  天已經昏暗了下來,鄭鳴的身形閃動之間,就來到了十丈之外的大樹下,他的目光朝著遠處掃了兩眼,眼眸中升起來一絲冷色。
  雖然,他現而今什么也看不到,聽到的,也就是屬于整個蠻荒的狼嘯虎吼之聲,但是鄭鳴的感覺卻告訴他,在前方,正有一個巨大的危險在等著他。(未完待續。)
  ps:隨身急需各位老大的支持,票票,票票,俺要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