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68 君子愛財取之有盜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雖然他們剛才并沒有說這凌風公子的壞話,可是看著傲然而立的凌風公子,所有人的心中都有些打鼓。
  畢竟,要殺死他們,對于凌風公子而言,實在是太簡單了,這簡直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公子,我等剛才,實在是……”白償晚想要解釋,可是一時間又找不出能夠解釋的理由來。
  就算是他心智聰慧,但是面對這凌風公子絕對的實力,他此時也沒有任何反駁的能力。
  那凌風公子淡淡一笑道:“你們剛才的話,也沒有什么,你不用在意。”
  “我這次過來,只不過是受人所托,不讓鄭鳴受到太多人的圍攻而已,現在事情已了,自然要離開。”
  白償晚兩個大眼閃爍之間,就已經有點明白,就在他準備開口的時候,卻聽那凌風公子淡淡的道:“人有三災六難,這是誰也避免不了的,你說是不是?”
  “對,公子您說的太對了,這人啊,確實難以避免三災六難,除非他能夠修為像公子您這樣。”
  凌風公子輕輕笑了笑,眼眸之中閃過的笑意,讓白償晚的心,越加的安定了下來。
  “恩,你很好,我會記住你的。”
  說完這句話,凌風公子,輕輕的一揮衣袖,整個人就好像一只白鶴,朝著虛空飛去。
  與此同時,虛空之中飛來了一只長有五尺,雙翼展開,足足有一丈多長的巨大的金雕,那凌風公子的身軀,輕輕的落在金雕上,乘雕而去。
  看著一如神仙中人的凌風公子,白償晚的眼眸中滿是艷羨,他知道,像他這樣的人,在凌風公子的眼中。也就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甚至,那凌風公子,根本就沒有將自己等人放在眼中。
  “九爺,凌風公子是什么意思?”一個跟在白償晚身后的壯漢。輕聲的朝著白償晚問道。
  白償晚淡淡一笑道:“公子再告訴我們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那個鄭鳴沒有什么關系。”
  “這么說,咱們現在是不是可以去鹿靈府,再次圍殺那個鄭鳴?”壯漢的眼眸中,閃爍著兇光。
  白償晚的手掌。重重的在壯漢的腦袋上拍了一下道:“你這個混球,以后要多動一下腦子,公子當著眾人說的話,咱們能夠違背。”
  “對了,你們幾個,給荊云飛那些人傳個信,將公子的意思給他們說一下。”
  “九爺,這件事情,咱們自己干就行,為什么還要將這個消息傳出去?”壯漢摸著頭。不解的問道。
  白償晚吐了一口吐沫道:“這水啊,都是混了好摸魚不是。”
  從鹿靈府到東松學院,一共有五條路。
  其中四條,都很平靜,甚至可以說很安全,唯有一條路,充斥著危險,甚至這條路,根本就不能稱之為路。
  因為這條路,要橫穿九千里蠻荒。雖然這個橫穿,并不見得要走蠻荒之中最兇險的地域,但是卻從來都沒有人走過。
  因為,這條路。實在是太危險。
  鄭鳴現而今,決定走的就是這條路,這條路上,有著各種各樣的野獸,甚至是兇獸。
  雖然蠻荒的兇獸和天荒相比,差的不少。但是傳說之中,在九千里蠻荒的深處,同樣有高等的兇獸。
  甚至有人說,自己在九千里的蠻荒之中,見過一只生長了翅膀的穿云虎!
  三品兇獸穿云虎,一只可以毀掉一座城的存在。
  當聽到鄭鳴決定走九千里蠻荒這條路的時候,羅金武的眼睛瞪的大大的,他當時說出九千里蠻荒這條路,只不過是想要在鄭鳴這個妖孽的家伙面前,顯露一下自己的淵博。
  畢竟,鄭鳴的眼眸中,偶爾漏出來的那種不屑一顧的神色,實在是讓他這個副院長有點不爽。
  可是他沒有想到,鄭鳴竟然選擇這條路,要知道,這條路可不只是兇險兩個字可以形容的,如果可以,羅金武甚至準備用九死一生來形容。
  但是鄭鳴的決定,他又實在是無力改變,于是,他能夠做的,也就是告訴鄭鳴一定要小心。
  鄭鳴之所以選擇這條橫穿蠻荒的道路,實在是鄭鳴覺得自己的實力,需要磨練。
  從龐斑身上繼承的道心種魔大法,從阿飛那里得到的初級快劍真意,給了鄭鳴不小的幫助。
  但是鄭鳴卻有一種,這兩種技能,和自己的配合,并不是那么融洽的感覺。
  甚至用一最普通的話說,那就是這兩種技能,好像并不是完全屬于他一般。
  而要想將這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和自己完全融合在一起,鄭鳴覺得,自己需要的,是一種磨練。
  就算是沒有鹿靈府通往東松學院的九千里蠻荒路,鄭鳴也準備找一個地方,將自己的實力好好的磨練一番。
  現而今,有九千里蠻荒路,鄭鳴自然不會放棄。
  更何況,他有葉孤城的英雄牌,有太古金烏的英雄牌,就算是遇到了那最危險的穿云虎,鄭鳴也有把握從這蠻荒之地走出來。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走著蠻荒之路。
  別不過鄭鳴的羅金武,最終還是答應了鄭鳴的要求,只不過他要鄭鳴走蠻荒路的外圍,而且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必須到達東松學院。
  畢竟,萬劍塔的開啟,是不等人的。
  鄭鳴對于羅金武的要求,完全沒有意見。在商議了一些其他事情之后,鄭鳴就離開了府武院。
  雖然,羅金武在鄭鳴離去的時候,很是希望鄭鳴和府武院另外兩個參加萬劍塔之試的人見面,但是鄭鳴卻沒有這個興趣。
  “鳴哥,咱們去哪?”鄭驚人翻動著眼睛,心中想著怎么勸一勸鄭鳴不要冒險。
  畢竟,那九千里蠻荒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但是從鄭鳴面對羅金武時堅決的態度,他覺得想要勸住鄭鳴,不是一個容易的事情。
  鄭鳴看了看天,淡淡的道:“咱們去藥王閣。”
  “鳴哥,藥王閣的那幫孫子。做事實在是太不地道,就應該給他們一點顏色,讓他們知道知道,咱們兄弟。也不是好欺負的。”鄭驚人咬牙切齒的說道。
  鄭鳴翻了一下白眼,他去藥王閣,是真的有事情,可不是準備找藥王閣麻煩。
  畢竟現而今的藥王閣之中,剩下的也就是一些老弱病殘。讓他去找這些人的麻煩,他都沒有這個心思。
  “鄭鳴來了,鄭鳴來了!”可是,就在鄭鳴走近藥王閣不遠處的時候,藥王閣的四周,就響起了著猶如殺豬一般的喊聲,伴隨著這喊聲,那些藥王閣的下屬,更是猶如喪家之犬一般,四散奔逃。
  偌大的藥王閣。別說看店的伙計,就是那些買丹藥的顧客,都跑的干干凈凈。
  鄭鳴看著一個人都沒有的藥王閣,也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自己根本就沒有心思和他們這些人一般見識,這些人實在是想的太多了。
  “鳴少,要不咱們在這里放把火。”鄭驚人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翻動了一下,半是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
  雖然鄭鳴已經和藥王閣杠上了,但是在鬧市中防火這種事情。他還真的做不出來。他這次來藥王閣,主要是做一些藥材。
  那從石萬嗔身上得到的藥王殘篇之中,可是有不少下毒解毒的方子,鄭鳴這一次決定走九千里蠻荒。自然要多準備一些保命的東西,這毒藥,有時候比動手殺人,還要管用。
  “防火就算了,我來這藥王閣,只是拿點東西。”鄭鳴朝著鄭驚人一揮手。就朝著藥王閣的藥庫走了過去。
  在藥王殘篇之中,光見血封喉之類的藥物,就有十數種,再加上一些麻醉的,昏迷的藥方,鄭鳴對著藥王閣就是一陣的忙活。
  幸好,作為鹿靈府最大的藥鋪,這藥王閣之中的藥物,還不是一般的齊全,只是半個時辰,鄭鳴就在藥王閣中,搜齊了三十多種藥物。
  只不過,這三十多種藥物,有的是藥膏,有的是粉末,有的更是無色無味,配置起來,也是相當的不好弄。
  但是鄭鳴心中清楚,這些東西雖然麻煩,只是用好話,卻是可以救命。
  就在鄭鳴開始配置第一種藥物無色軟筋香的時候,鄭驚人興奮不已的跑了過來。
  “鳴哥,你快看看,我發現了什么!”鄭驚人的手中,揚著一個白玉做成的丹瓶,興奮不已的喊道。
  雖然在很多事情上,鄭驚人都是一驚一乍的性子,但是鄭鳴還很少見過他這般的摸樣。
  就在鄭鳴猜著是什么東西的時候,鄭驚人已經大聲的嚷道:“玉羅丹,鳴哥,這是能夠增加內氣的玉羅丹,聽說這玉羅丹每天服用一粒,三十天之內,就能夠讓九品武者的內氣從初期提到巔峰。”
  “好東西啊,這東西當年,我見我爺爺弄到過一顆,嘖嘖,就這么一顆玉羅丹,我爺爺可是花費了貳拾萬兩銀子啊!”
  能夠讓九品武者的內氣在三十天之內,提升到巔峰,這玉羅丹的用處果然不小。
  正好鄭鳴一路行走于九千里蠻荒,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自己的實力,而這玉羅丹,正是他最有用的東西之一。
  對于這種好東西,鄭鳴自然不客氣,他一把將那玉羅丹抓在手中道:“驚人你搜尋東西果然是把好手,快去在搜尋一下,有什么好東西,咱們都帶走。”
  “好哩!”鄭驚人答應一聲,又扭過頭來道:“鳴哥,咱們不告而取,是不是有點說不過去啊!”
  鄭鳴知道鄭驚人這小子是給他搞怪,當下狠狠的瞪了鄭驚人一眼道:“搜到的東西,給你一半。”
  “鳴哥,您這話說的,跟我多貪財是的,您等著,我這就給您好好的搜羅一下。”
  鄭驚人說話間,就快速的跑進了藥王閣的一個庫房。(~^~)
  ps:又是新的一周,求點擊推薦收藏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