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67 凌風傲世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公子您來此,莫非也是為了……”白償晚說完這句話,頓時好像想到了什么一般,手掌重重的在自己的臉上打了一個耳光道:“公子需要的話,別說四品靈丹,就算是三品靈丹,那藥王閣,也要乖乖的奉上。∽↗∽↗,”
  “還算是你懂點事情,我這次過來,只不過是受了故人所托,幫人出手一次。”凌風公子說到此處,冷冷的一揮手道:“這鄭鳴的性命,我保了,誰要敢圍殺他,就是和本公子過不去。”
  “現在,你們這些人,都給我統統的滾!三息之內,如果有人留在鹿靈府,殺無赦!”
  伴隨著一個滾字,所有的人,幾乎都走的干干凈凈,特別是那白家的白償晚,更是扯著嗓子喊道:“立即給我備馬,我要今晚趕回家去。”
  而那些沒有喊的人,一個個神色上,也充滿了惶急與失落。
  手持折扇的男子,對于白償晚那有些夸張的表現,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很顯然,他對于白償晚這種行為,還是很喜歡的。當四周所有人都跑的差不多的時候,那男子一收自己手中的折扇,輕飄飄的落在鄭鳴的面前。
  他以一種俯視的目光看著鄭鳴,不過隨即,他的眼眸之中,就升起了一絲的驚異。
  鄭鳴雖然只是九品的修為,但是在他的眼中,鄭鳴整個人和自己的天地,好像隱含著一種奇異的聯系。
  這種聯系,讓男子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他看向鄭鳴的眼神之中,更多出了一絲的忌憚。
  自己竟然對這樣一個剛剛晉級九品的螻蟻有了忌憚,這種事情要是穿出去的話,自己的名聲可就全完了。
  “你就是鄭鳴,挺會惹事的嗎?好了,此間的事情已經結束,你可以放心了。”
  “不過你不要覺得是我再幫你,我也是受了玉清的托付。所以才幫你一把而已,你不用感激,更不用有其他的想法。”
  我靠,鄭鳴的心頭有一種將這男子狠狠揍上一頓的想法。老子為什么要感激你。老子本來還準備大殺四方,從而提升一下自己的聲望值呢?
  你這個王八蛋,實在是可惡。
  不過雖然看著男子不爽,但是他也不能在這個時候用葉孤城的英雄牌和這人打上一場,那樣傅玉清哪里不少說。而且還浪費英雄牌。
  所以,鄭鳴決定不鳥這貨,他點了點頭道:“既然你這樣,那你去忙吧!”
  手持折扇的男子,一時間愣在了那里,他是誰?他的威名,讓幾乎所有遇到的他的人,都對他恭敬有加。在他看來,鄭鳴應該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要求和他結交。
  卻沒有想到,鄭鳴這個家伙。竟然不鳥他!
  他看向鄭鳴的神色,不由得越加不爽,當下冷聲的道:“鄭鳴是吧,我知道你好像有一點能耐,但是說實話,你拿點能耐,實在是太差了。”
  “別覺得,你一個人能夠將一幫土崩瓦狗打走,就能夠在天下橫行,這天下大得很。你這樣的人物,對于整個大晉王朝而言,那是一抓一大把。”
  說到此處,折扇男子冷笑一聲道:“這一次。要不是玉清請我過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辰。”
  “雖然你和玉清有些交情,但是我還請你記住,不要將玉清的善心,當成你自己的依仗。給玉清惹來一些不必要的麻煩,聽清楚了沒有?”
  這貨一口一個玉清,而自己在他的眼中,就是傅玉清的累贅,鄭鳴一時間怒從心頭起,他朝著那男子冷冷的看了一眼道:“請問您熱嗎?”
  “我不熱!”被白償晚稱為凌風公子的男子一愣,他有點不明白鄭鳴的意思。
  不過習慣性的,他說了一句自己不熱的話來。而就在他將這句話說完之后,鄭鳴就淡淡一笑道:“那就好。”
  凌風公子之所以有如此的威名,自然不是一個傻子,他剎那間,就明白了鄭鳴的意思,鄭鳴那個問題,分明就是在告訴他,哪里涼快,讓他去哪里呆著。
  一時間,凌風公子的眼眸之中,升起了一絲的殺意。
  但是,此時這個府武院門口,雖然沒有太多的人,卻也是萬眾矚目之下,他絕對不能對鄭鳴動手,不然的話,以后見到傅玉清,他沒有辦法交代。
  所以在冷哼了一聲之后,這男子就騰空而起,瞬間消失不見。
  雖然心中對著男子有些不爽,但是鄭鳴還是發現,這男子的輕功,真心不錯,他離去的時候,也就是輕輕的點動腳尖,就飛馳出去百丈多遠。
  而鄭鳴自己,就算是現在已經修煉成了內氣,縱身之間,也就是七八丈而已。
  “鄭鳴,你怎么認識凌風公子?”府武院的副院長羅金武不知道何時跑了出來,話語中帶著一絲的驚奇。
  鄭鳴本來對羅金武還有一些好感,但是這位副院長如此的趨吉避兇,讓鄭鳴對他的那一絲好感,此時也消失的干干凈凈,但是對于羅金武的趨吉避兇,鄭鳴也說不出來什么。
  畢竟,人家趨吉避兇也沒有什么錯。
  “不認識。”鄭鳴淡淡的說道。
  “鳴少啊鳴少,你可知道,你丟掉了多么大的一個機會,凌風傲視,左軍震天,這兩個人,可都是有成為一品大宗師的人,要是能夠結交一個,在大晉王朝之中,你基本上就可以橫著走。”
  羅金武說到此處,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
  凌風傲視,左軍震天,這兩個詞語,鄭鳴還是第一次聽說過。他將目光看向羅金武道:“這兩個人,很有名嗎?”
  “這個自然,在咱們大晉王朝,這兩個人,可以說天下最有潛力的年輕人,雖然他們沒有趕上天下英才榜的正式排序,但是他們卻是咱們大晉王朝公認的一品奇才。”
  “據消息說,這兩個人的修為,現在就已經達到了四品,在四十歲之前,這兩個人都是有可能轉化真氣,成為三品大宗師的人。”
  四品這兩個字,讓鄭鳴的眼眸不由的瞇了起來。這凌風公子的年齡,比自己也就是大上個七八歲,卻沒有想到,他的修為竟然比自己高五品。
  自己雖然有英雄牌在手,越級挑戰不是問題,但是英雄牌畢竟用一張少一張。更何況看到牛氣哄哄的凌風公子,鄭鳴心中更憋著一口氣。
  比起使用英雄牌,鄭鳴更希望自己本身的實力超過那凌風公子,這是一種傲氣,一個男人的傲氣。
  “鳴少,有著凌風公子給你出頭,藥王閣的懸賞雖然讓人心動,但是像今日這種大規模的圍殺,應該不會再出現了。”
  羅金武一臉可惜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聲音低沉的道:“不過鳴少啊,有些事情,你還是應該注意,畢竟這天下,并不都是堂堂正正之人。”
  “甚至還有一些人,藏頭露尾,動起手來,更是不講道義。”
  鄭鳴點頭道:“多謝羅院長。”
  “恩,鳴少,我覺得,那萬劍塔,你還是不要去了,雖然萬劍塔里面機緣不少,但是去的話,對你而言,也是浪費時間。”
  “更何況去東松學院,一去萬里,一路上,恐怕會有不少危機,鳴少你還不如好好回鹿鳴鎮修養,向黑心前輩討教,這樣天下論才的大會上,鳴少您還是有機會獨占鰲頭的。”
  放棄萬劍塔之行,鄭鳴撇了一下嘴,現在他的實力,主要就是靠道心種魔大法和快劍真意。
  他對于萬劍塔,早就有期待,他想要從萬劍塔中,尋找到一門能夠完全將初級快劍真意發揮到極致的劍法。
  他怎么能夠放棄。
  “羅院長,我還是準備去萬劍塔!按照羅院長你當時和我說的,現在差不多應該要動身去萬劍塔了。”
  羅院長的眉頭皺了一下,但是最終還是道:“既然鳴少你一定要去,那我也不攔你,走吧,咱們一起去商議一下去萬劍塔的事情吧!”
  鹿靈府外,白償晚在策馬狂奔,在他巨大的身下,一頭長者一尺多長粗壯巨角,身上披著一塊塊鱗甲的巨獸,在不斷地奔騰。
  這巨獸比兇獸血脈的駿馬,不但高一尺多,而且更壯實的多,猛一看和一頭犀牛差不多。
  不過這匹巨獸的速度,卻是快捷無比,奔走在山路之間,根本就沒有半點晃動的跡象。
  “他奶奶的,這次實在是虧了,要是早知道那鄭鳴有凌風公子作為靠山,老子才不會去截殺他呢?”
  “四品丹藥,五品丹藥雖然是好東西,但是這些好東西和自己的命比起來,還是命更重要啊!”
  在登上一個山坡之后,白償晚朝著自己身后,那些騎著駿馬的下屬抱怨道。
  其中一個下屬道:“九爺說的太對了,要是知道那鄭鳴有凌風公子的保護,就算是給咱們三品丹藥,咱們也不過來。”
  “嘖嘖,怪不得那鄭鳴敢得罪藥王閣,原來他身后有凌風公子支撐,我當時聽說這件事情的時候,還覺得這家伙是一個惹事的愣頭青呢?”
  “你說,凌風公子為什么要給這小子解圍啊?”
  正在白償晚等人七嘴八舌的議論時,一個淡然,卻充滿了俯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怎么,你們對我有意見嗎?”
  白償晚扭頭一看,就見在百丈外的一個懸崖處,凌風公子正傲然而立,一如天上的仙人。(未完待續。)
  ps:雙倍月票期間欠下的七更,這幾天會陸續補上,還請兄弟們月票繼續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