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165 狂風劍法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郭俊耀雖然也是一個人物,但是如此顛倒黑白的事情,他還是有點做不出來,但是他也不會給鄭鳴辯解,畢竟三少主的死,對于藥王閣來說,是一個不能不報的仇。
  燕天南對于郭俊耀的沉默,有些不滿,但是此時,還不是守勢郭俊耀的時候,所以他目光盯著那李長老道:“對這鄭鳴,當如何處置。”
  “閣主,咱們藥王閣的藥王令,已經有些時間沒有顯過天下了,以屬下之見,也該是讓一些人知道知道,咱們藥王閣的藥王令的厲害。”李長老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陰毒,一絲的興奮,一絲的期待!
  大晉王朝,從來都沒有平靜過,只不過這一次放出消息的,是藥王閣。
  已經沉寂了不少時間,讓人覺得這只是一個買賣丹藥的藥王閣,而伴隨著藥王閣放出的消息,一個人的名字,也瞬間響徹了整個大晉王朝。
  鄭鳴!
  只不過,這個名字,在大多數聽到他的人耳中,代表的并不是威嚴,也不是殺戮,而是財富。
  藥王閣放出藥王令,誰如果能夠誅殺鄭鳴,藥王閣將送上五品丹藥兩顆,四品丹藥一顆。
  雖然這只是三顆丹藥,但是在這個消息放出之后,卻讓不少人感到瘋狂。
  五品丹藥、四品丹藥,這在平常的時候,就算是有錢在藥王閣之中,也不一定買得到。要獲得五品、四品的丹藥,不但要有錢財,更要有能夠入藥王閣法眼的身份。
  所以,在這個消息傳出之后,幾乎所有的人,都在打聽鄭鳴是誰?
  更有不少的武者,從四面八方朝著鹿靈府的方向而去,他們想要斬殺鄭鳴,他們想要得到那藥王閣獎賞的丹藥。
  一時間,天下洶洶。不知道多少人,開始拿起自己手中的劍,準備博一個前程。
  畢竟、五品丹藥和四品丹藥,對于很多人突破現有的品級。實在是用處很大。更何況五品丹藥和四品丹藥除了提升品級之外,還有一個用處,那就是換錢。
  無論是四品還是五品的丹藥,都能夠換取一大筆的錢財,而如此大筆的錢財。更能夠讓藥王閣的人,不知道吃喝多長時間。
  所以,不少不得意的武者,開始打鄭鳴的注意。
  而這種天下追逐之勢,也讓不少大晉王朝的家族,倒吸了一口冷氣。當然,讓他們吸冷氣的原因,并不是因為鄭鳴。
  他們之所以吸冷氣,是因為他們恐懼,而他們恐懼的對象。實際上是藥王閣。
  只是幾顆丹藥,就能夠驅動天下英雄對付一人,就算這鄭鳴的修為不低,但是在天下追逐的情況下,他又能夠支撐多久。
  而一旦藥王閣將價格提的更高,而對付的對象變成自己等家族的話,恐怕自己這等的家族,也要有滅亡的危險。
  一時間,不少家族對于自己晚輩弟子的警告,就是不能夠得罪藥王閣。
  藥王閣的藥王令。快速的傳到了鹿靈府。只不過鹿靈府的世家,在接到藥王令之后,一個個卻是無動于衷。
  并不是他們不貪圖那四品五品的丹藥,實在是他們心頭。對鄭鳴也有一些顧慮,畢竟鄭鳴不只是鄭鳴自己,他還控制著一個黑心老人。
  鹿靈府的家族,都在鹿靈府跑不了。要是他們動手誅殺了鄭鳴的話,那么說不定黑心老人就會動手。
  而一旦黑心老人動手的話,那么他們的家族。恐怕就有煙消云散的危險。
  可是這些家族對黑心老人有顧忌,那些沒有家族束縛的亡命之徒,一個個卻瘋狂的涌了上來。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殺了鄭鳴好去領賞。
  黑心老人雖然在鹿鳴鎮,但也很快得到了消息,他在看到這消息的時候,不由的皺了一下眉頭。
  對于鄭鳴的生死,他可以說是最在意的人之一,畢竟鄭鳴乃是能夠治療他女兒病情的人。
  這幾天來,看著自己女兒的病情慢慢的減弱,黑心老人知道鄭鳴并不是在吹牛。
  但是黑心老人最終并沒有離開鹿鳴鎮,他只是讓人傳信給鄭鳴,如果鄭鳴支持不住追殺的話,可以立即來到鹿鳴鎮,他可以在鹿鳴鎮保鄭鳴平安。
  而作為鄭鳴父親的鄭工玄,在聽到了黑心老人的承諾之后,立即傳訊鄭鳴,讓他快速的回來。
  可惜,鄭鳴這個時候正在府武院的藏經閣內修煉,根本就沒有時間理會這些。
  五日之后的鹿靈府,已經來了長千上萬的陌生人,他們懸刀帶劍,一個個兇光外露。可以說整個鹿靈府打架斗毆的事情,一下子增加了好幾倍。
  作為鹿靈府的主事者,程家不得不出動鹿靈府的城衛軍,才算是將這種形式,硬生生的給鎮壓了下來。
  但是,那些入城的武者,卻變得越來越多,他們的目的,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打聽鄭鳴在何處,然后誅殺鄭鳴,用鄭鳴的腦袋,在藥王閣中,換取他們需要的丹藥。
  “鄭鳴的人頭,我荊云飛要了,你們這些垃圾,都給我有多遠滾多遠。”鹿靈府的酒樓上,不少人正在討論著如何誅殺鄭鳴,功成名就的話題。
  一個面色陰冷,身后背著一柄長劍的中年人,陡然一拍桌子,聲音之中帶著冷肅的說道。
  作為武者,很多人喜歡的,都是爭強斗狠。當這個人說出第一句話的時候,不少人的目光中,都生出了殺意。
  但是荊云飛這三個字,卻將所有的殺意,都壓制了下來。
  荊云飛是誰,這是大晉王朝獨來獨往的一個七品強者,他最輝煌的戰績,是單人獨劍,將一個敢于得罪他的九品家族,給殺的干干凈凈。
  甚至有人說,這荊云飛,已經達到了七品的巔峰,再進一步,就是六品。
  所以,在荊云飛的目光下。幾乎所有人都沒有說話,一個個快速的退離開來。
  荊云飛看著平靜了不少的酒肆,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的自得。他喜歡別人畏懼自己的感覺。
  不過,在跑過來誅殺鄭鳴的人群之中,荊云飛雖然風頭很強,但是他絕對不是風頭最強的人。
  五品家族白家的人九公子,號稱橫連無敵。一身鐵衫功,達到了入微境界的白償晚。青松劍宗的首席弟子,號稱一劍奪命的趙無回。
  這些能夠叫的上名姓的人,就有十數個。
  在大多數人的眼中,他們這些人,才是誅殺鄭鳴的主力,而所有的人之所以一直沒有出手,他們等待的是鄭鳴從府武院之中走出來。
  畢竟,府武院乃是鹿靈府的重地,在府武院中殺人。絕對是一種犯忌諱的事情。
  就算是現在鹿靈府不跟你計較,可是這種忌諱,卻也沒有人愿意犯。
  鄭驚人很是小心的潛入到了府武院,此時的他,一副小廝的打扮,他的消息來源不是很廣,所以在這些誅殺鄭鳴的人到來之后,才知道了藥王閣的追殺令。
  “鳴哥啊!鳴哥,這次可是麻煩了,奶奶的。一下子用盡了幾千人,還都是沖著您來的,你說說,這些人就算是將脖子都伸出來讓您殺。您能夠殺得了嗎?”
  心中暗自為鄭鳴擔心的鄭驚人,他這次跑過來的最大目的,就是讓鄭鳴出關之后,有多遠,跑多遠。
  當英雄,那也要看時候的。畢竟人家如此多的人。鄭鳴要是和這些亡命之徒硬碰硬,不值得。
  在偷偷的摸入藏經閣之后,鄭驚人就覺得自己的身后,有人跟著自己,不過他想要探查,卻怎么都探查不出跟著自己的人究竟是誰。
  對于自己這種感覺,最終鄭驚人選擇了相信,不過不管什么愿意,鄭驚人還是決定要將消息送給鄭鳴。
  畢竟,在府武院里面,一些人就算是想動手,也要有一些顧忌,而這個時候,將消息先通知鄭鳴為上。
  推開藏經閣的門,就見鄭鳴此時正站在一片空地中,他的面前,則放著一本劍譜。
  還沒有等鄭驚人看出這劍譜的名稱,就見平靜無比的鄭鳴,在這一刻,陡然動了。
  無數的劍光,在鄭鳴的手中,劃成了一片銀球,不,應該是一陣的狂風。
  狂風呼嘯,瞬間而過,無數的劍芒,在鄭驚人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干干凈凈。
  “鳴哥,你……你剛才出了多少劍?”鄭驚人看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顫抖的道。
  鄭鳴看著瞪大眼睛的鄭驚人,輕輕一笑道:“你說呢?”
  “一百七十三劍!”鄭驚人低頭沉吟了一下,最終給鄭鳴說出了一個數字。
  只不過,在他說出這個數字的時候,他自己都有點沒有把握,畢竟剛才鄭鳴的劍,實在是太快了一點。
  對于鄭驚人報出來的數字,鄭鳴的眼眸中,也閃出了一絲的驚訝之色,他問鄭驚人這一句話,只是隨意開口,并沒有期望鄭驚人能夠給自己什么答案。
  雖然鄭驚人的答案是錯的,但是鄭鳴并不覺得,鄭驚人能夠看出多少劍。
  卻沒有想到,鄭驚人的答案,和自己實際揮出的劍法,竟然有不小的相近。
  “是兩百一十二劍!”鄭鳴稍微沉吟,就笑著對鄭驚人道:“想不到,你的眼神還挺好的。”
  鄭驚人自得的一笑道:“鳴哥,不是兄弟我給你吹,兄弟我這雙眼睛,那可是天上少有。”
  “對了,鳴哥你修煉的是什么劍法,怎么這么快,瞬間二百多劍,你要是對付我的話,豈不是一會功夫,就能夠加你給我砍成肉醬嗎?”
  鄭驚人雖然是在看玩笑,但是實際上說的也是一個現實,要是鄭鳴真的對付他的話,他整個人,絕對會被這劍法斬成一條條的。(~^~)
  ps:呼喚月票支持!也請有能力的兄弟訂閱支持一下,沒有訂閱,老貓只能喝西北風了,可惜西北風不管飽啊。這幾天,老貓會盡可能的補更,中旬會爆發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