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9)      完本感言(12-09)     

隨身英雄殺164 殺人者人恒殺之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只不過,他看到的,是鄭鳴平靜無比的臉。面對鄭鳴這種臉色,他心中自然清楚鄭鳴的態度。
  根本就沒有猶豫,三少主就大聲的道:“你的兩種藥,我們藥王閣免費給您銷售,所有的利潤,都是您的!”
  “你殺了我,對您真的沒有什么好處,放了我吧,只要你放了我,我絕對能夠給你……”
  三少主的話,沒有說話,鄭鳴手中的長劍已經快速的向前一送,剎那間,三少主的雙手就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脖子。
  他的眼眸之中,充斥著各種的情緒,只不過最終,他卻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
  三少主的死,對于藥王閣的人來說,就好像死了老爹一般。雖然三少主死在了鄭鳴的手中,但是他們沒有保護好三少主,同樣要承擔責任。
  “你……你殺了三少主!”藥王閣的一個掌柜,聲音之中帶著顫抖。
  鄭鳴淡淡的道:“殺人者,人恒殺之,他既然要殺我,那就要有被我殺的準備。”
  “你……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天大的禍事,我們藥王閣,是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們閣主,是不會放過你的,我們……”那掌柜的聲音,到了最后,越來越激動,甚至咆哮了起來。
  “想要殺我,放馬過來就是。”鄭鳴冷笑一聲,然后漫步而去。
  黑心老人帶著黃衣女子,緊跟著鄭鳴而去,而那些鹿靈府世家的人,此時一個個也都快速的離開。他們雖然都知道,鄭鳴到藥王閣,絕對要找三少主的麻煩,但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鄭鳴竟然真的殺了三少主。
  雖然現而今,藥王閣好像找不出可以和鄭鳴像抗衡的存在,但是藥王閣這三個字,又豈是白叫的!
  這可是一個跨越了大晉王朝的實力。他雖然平日里,好像并沒有露出任何的獠牙,但是一旦他將獠牙亮出的時候,就是一場巨大的殺戮。
  鄭鳴。實在是太沖動了。
  但是,這個時候,鄭鳴有對他無比順從的黑心老人,鹿靈府的眾多世家,在這個時候。又不敢得罪鄭鳴。
  因為,在他們看來,鄭鳴的脾性,實在是不敢得罪啊!
  兩日之后,黑心老人帶著他的女兒南云錦,在鄭金等人的陪伴下,去了鹿鳴鎮。
  而鄭鳴,則走進了府武院的藏經樓,準備在里面參演府武院這些年來搜集的武學典籍。
  伴隨著鄭鳴進入藏經樓,不少世家的子弟。特別是一些和鄭鳴有恩怨的世家子弟,都被家族用各種各樣的名義給打發走了。
  對于鄭鳴,這些世家的感覺只有一個,那就是這人,實在是得罪不起。
  他和藥王閣之間的事情,純粹就是神仙打架,自己等人沾惹不起,也不準備招惹。在這件事情不牽涉到自己等人身上的時候,將可能和鄭鳴發生交集的家族子弟,一個個先送走。
  省的他們和鄭鳴發生了沖突。
  就在這種情況下。整個鹿靈府都顯得特別的平靜,但是在很多人的眼中,一場巨大的風雨,卻是即將襲來。
  藥王閣。那個幾乎控制著整個大晉王朝三分之二丹藥生意的巨大存在,一定不會將這口氣咽下去。
  等待著鄭鳴,等待著鹿靈府的,將是一場巨大的風暴。
  藥王閣的傳訊速度很快,只是兩天的時間,三少主的死訊。就已經傳到了藥王閣的閣主手中。
  藥王閣閣主燕天南是一個五十多歲,看上去溫爾文雅的男子,三縷長須,再加上一身玉色的長袍,讓他整個人顯得無比的儒雅風流。
  而這么一個更像是名士的人,卻是執掌著藥王閣這么一個龐大存在的主人。
  他在得到自己兒子被鄭鳴斬殺的消息時,正在拿著一本醫書細細的觀看,那本醫書,是他最為珍藏的醫書之一,不過當三少主的死訊傳出的時候,他揮手將那醫書搓成了碎粉。
  “來人,給我請郭長老,李長老過來。”在一刻鐘之后,這位藥王閣的閣主,慢慢平靜了下來,沉聲的朝著此后在兩邊的下屬吩咐道。
  那些下屬,自然知道自家主人心情不爽,所以絲毫不敢耽擱,快速的去將人請了過來。
  郭長老,是從挨近九千里蠻荒之地的晴川縣歸來的郭俊耀,而那位李長老,則是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的中年人。
  “郭長老,你從晴川縣來,可知道鄭鳴是什么人嗎?”燕天南在郭俊耀兩人進來之后,在賜座讓兩人坐下之后,淡淡的朝著郭俊耀問道。
  郭俊耀對于鄭鳴,那實在是太知道了,鄭鳴給他的兩種丹藥,雖然得到了他簡樸兩個字的評價,但是他卻不得不承認,這兩種丹方的價值,實在是太大了。
  就這兩種普通的丹藥,雖然只是一年時間,都給藥王閣掙下了大量的錢財。
  郭俊耀估算了一下這個錢財的數量,當時他都倒吸了一口冷氣,畢竟那巨大的數字,壓得他有點喘不過氣來。
  而依靠這兩種丹藥,同樣讓藥王閣的地位得到了穩固,可以說這兩種便宜的普通丹藥,對藥王閣重要至極。
  但是,當郭俊耀被從晴川縣調到藥王閣總部,成為一個名聲很高,但是卻沒有太多實權的長老之后,郭俊耀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種預感,和他無關,而是提供那兩樣藥方,占據了這兩樣丹藥三分之一利潤的鄭鳴。
  雖然郭俊耀已經被從晴川縣調離,但是他畢竟在晴川縣多年,一些晴川縣的消息,依舊瞞不了他。
  所以,很快他就知道了三少主單方面撕毀和鄭鳴合同的事情,更知道了鄭鳴經脈寸斷的事情。
  鄭鳴這一次,恐怕是兇多吉少。不過郭俊耀的心中雖然感慨,但是他卻也沒有替鄭鳴出頭的義務,所以對于眼前的事情,他只是當做不知道。
  這閣主此時問起鄭鳴,是一個什么情況?郭俊耀雖然心中不明白,但是他卻不能裝作不認識。
  畢竟他和鄭鳴簽訂合作協定的事情,整個藥王閣都知道。
  “閣主,屬下見過鄭鳴,這鄭鳴說起來,和咱們藥王閣,也是合作的關系。”郭俊耀邁步而出,朝著燕南天一抱拳道:“那金瘡藥和大力丸的丹方,就是他提供的。”
  “郭長老,你說錯了,這大力丸和金瘡藥的丹方,并不屬于他鄭鳴。”
  燕南天冷哼了一聲道:“這兩種丹方,本來屬于心劍閣,本來,我已經和心劍閣商議好,將這兩種丹方送給咱們,卻沒有想到,那小賊偶爾從心劍閣的傅仙子手中得到了藥方,然后厚顏無恥的借助心劍閣的名頭占咱們的便宜。”
  “這小賊,真是狗膽包天,竟然騙到了咱們藥王閣的身上,閣主,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這樣繞過鄭鳴。”
  說話的是李長老,雖然他沒有見過鄭鳴,也不知道燕天南召集他們究竟是什么事情,但是從燕天南的話語中,他聽出了燕天南的意思。
  所以,他就毫不留情的落井下石道。
  郭俊耀是和鄭鳴確定丹方協議的人,他怎么會不知道,這丹方,實際上不屬于心劍閣,而是屬于鄭鳴。
  現在作為閣主的燕天南如此說,目的無外是為了一個,就是不想講那巨大的利潤分給鄭鳴。
  他雖然很想遵守約定,但是胳膊扭不過大腿,他也不會為了鄭鳴,讓自己在藥王閣混不下去。
  “閣主,咱們是不是將這件事情和心劍閣的傅仙子求證一下再說?”
  郭俊耀的話還沒有說完,那燕天南已經冷聲的說道:“這件事情,我已經和二妹求證過了。”
  “而且還是二妹親自將這藥方交給我,我才明白自己竟然上了那小子的當。”
  說到此處,燕天南朝著郭俊耀瞄了一眼道:“郭長老,這件事情,你不用太放在心上,畢竟誰也沒有想到,心劍閣的傅仙子,竟然會跟著一個小輩去行騙。”
  郭俊耀不吭聲,而那李姓男子卻沉聲的道:“郭長老被蒙騙,是情有可原,但是那小子觸犯咱們藥王閣,實在是罪大惡極,咱們決不能饒恕。”
  “我本來,覺得這件事情并不是太大,那小子雖然從咱們這里支走了上百萬兩紋銀,我也沒有太放在心上,就當是給這小子早點將這兩樣丹藥給咱們的獎勵。”
  燕天南的話語低沉,語調之中,充滿了痛心疾首的味道:“這次我讓詢兒去主持晴川縣藥王閣的時候,就告訴他,讓他再給那鄭鳴一千萬兩紋銀,就算是將這件事情了結了!”
  “卻沒有想到,那鄭鳴實在是狼子野心,他竟然偷襲暗殺了詢兒,實在是……”
  說話間,燕天南的眼眸之中,涌出了一點點淚痕。
  燕天南的淚痕并不是假的,畢竟他的兒子剛剛死掉,但是在場的郭俊耀和李長老心中都明白燕天南剛才的一番話,究竟有幾分是真的。
  郭俊耀雖然明白,這個時候,燕天南要讓自己表態,可是他已經有些猜想,讓他不愿意表態。
  “鄭鳴這個膽大包天的東西,他竟然害了三少主,他實在是罪大惡極,實在是罪無可恕!”
  “閣主您一直仁慈為懷,與人為善,就是這種欺詐之輩,您也準備給他一點好處,可是卻讓這種無法無天之輩,趁機殺了三少主。”
  “這……這是咱們整個藥王閣的恥辱,不殺鄭鳴,無以平整個藥王閣十萬弟子的憤怒,不殺鄭鳴,我們藥王閣,將難以面對列祖列宗!”
  燕天南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得意之色,他的目光,在這一刻,朝著郭俊耀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