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62 金針試毒

“好一個七花九蟲,沒有想到竟然還出現了變異。”鄭鳴在仔細的朝著那紫色的鮮血瞧了兩眼之后,聲音之中帶著一絲感嘆的說道。
  變異兩個字聽在黑心老人的耳中,讓黑心老人的神色,卻是變得更加的惶恐。
  一個藥方,飛速的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只不過鄭鳴并不準備立即說出來。
  原因實際上很簡單,他現而今張仲景英雄牌的時間還沒有完,他的身上,雖然不能說沒有縛雞之力,卻也是一個不入品的武者,就能夠將他給斬了。
  鄭鳴自然要等,可是黑心老人卻有點等不了。那紫色的血液以及鄭鳴一句變異,已經讓他心神大亂。
  “鄭公子,我女兒他……”搓了搓手的黑心老人,話語中充斥著擔憂之色。
  現在的黑心老人,已經不是那個叱咤風云,可以在整個鹿靈府高聲決斷人生死的霸主,而是一個關心自己女兒病情的普通老人。
  雖然他的武力,可以讓整個鹿靈府為之崩潰,但是在大多數人的眼中,他就是一個普通的老人。
  “碧落花、紫檀花、金心花、歲變花……”鄭鳴一口氣,說出了七種花的名稱。
  而隨著一個個名稱的說出,黑心老人對于鄭鳴最后一點的疑慮,也消失的干干凈凈。他這個時候,是滿臉期待的看著鄭鳴。
  如此短的時間內,說出自己女兒中的七花九蟲之毒的來源,這不是一般醫師能夠做到的。
  不,應該說,這不是普通的大醫師能夠做到的,這個鄭鳴,說不定真的能夠治好自己的女兒。
  “鄭公子說得對,就是這七種花!”
  而那黃衣女子,此時的眼眸中,也升起了一絲的期待。她雖然從小就是這般的模樣,應該說已經有些習慣,但是作為一個人,誰不希望自己能夠好起來。
  更何況。黃衣女子這些年來,每日見到的,都是自己的父親為了自己的病情奔波。
  她實在是不想在這樣下去了,可是每一次父親充滿希望帶著她去見的那些名醫,最終都是無能為力。
  這讓她很黯然。可是現而今,鄭鳴的一些話,又讓她的心中充斥著希望。
  “血蠶頂、金蜈須、雪蛤癆……”鄭鳴嘆了一口氣,再次說出了九種蟲。
  這九種蟲的名字一說出,那藥王閣的一個藥師陡然大叫道:“血蠶頂明明就是大補之物,它怎么可能成為毒藥?”
  那藥師的開口,讓其他幾位神醫也跟著嚷了起來:“不錯,血蠶頂就是大補之藥,可以說大補元氣,它絕對不會成為什么毒藥。你胡說八道。”
  鄭鳴看著那些嚷嚷的藥師,并沒有理會他們的心思。對于他而言,這次給黃衣女子看病,也就是隨手而為之。他本人可沒有當神醫的心思。
  自然,也就沒有和那些所謂的神醫爭辯的想法。
  “你等都給我閉嘴!”怒聲大喝的黑心老人,就好像一個狂暴的獅子,他的氣勢,更是在這一刻朝著那些離他足足七八丈遠的藥師壓了過去。
  在他的氣勢下,那些藥師根本來不及反應,一個個都跪倒在了地上。
  三少主在屬下藥師們開始反駁的時候。還多了一絲的喜色,可是黑心老人的反應,讓他真正的感到,這一次。鄭鳴說的又對了。
  而鄭鳴說的這些話,就讓三少主感到,自己想要借助黑心老人殺死鄭鳴的想法,恐怕有點難以實現了。
  黑心老人平常的信譽雖然挺好,但是關系到了他女兒的病情,恐怕黑心老人講究不了那么多。
  “張遼遠張大師當年用了半年的時間。測驗出來的七花九蟲,和鄭公子說的一模一樣。”
  這句話,黑心老人說的很鄭重,而且鄭重之中,更是帶著一絲絲的歡喜。
  張遼遠是什么人,在大晉王朝之內,這個人可是最頂尖的醫師,甚至很多人直接稱呼他為大師。
  而他雖然武技一般,但是很多人都將他當成三品之上的人物對待,因為他的醫術之強,已經到了起死回生的地步。
  就算是在強大的強者,都不敢說自己一輩子不和張大師打交道,所以對張遼遠都很客氣。
  現而今,張大師需要半年時間才能夠測出的東西,鄭鳴只用了一刻鐘,就弄得清清楚楚,那鄭鳴的醫術……
  一時間,幾乎所有人看向鄭鳴的目光,都生出了異樣。
  對于這些目光,鄭鳴并沒有在意,他這一刻正在心頭正在計算著張仲景的英雄牌時效什么時候消失。
  “鄭……鄭先生,不知道小女的毒,您可有辦法幫著解救一二。”黑心老人對鄭鳴的稱呼,已經從公子改成了先生。
  雖然只是改了兩個字,但是這兩個字的改變,卻充分體現了黑心老人對于鄭鳴的尊重。
  鄭鳴心中雖然著急,但是表面上,依舊平淡的道:“這七花九蟲之毒,對于你女兒而言,不但是一種毒,更是一種先天帶來的積弱。”
  “再加上你的那些補藥,嘿嘿,可以說這七花九蟲之毒,已經不能夠再叫做七花九蟲之毒了。”
  黑心老人的神色上,露出了一絲的失望,七花九蟲之毒,本來就是非常厲害的一種毒,現在這種毒再變異,那毒性可想而知。
  莫非這鄭鳴,也沒有辦法嗎?
  “這種毒,我倒不是沒有辦法治療,可是……我為什么要告訴你治療的辦法,我又為什么要幫你治療?”鄭鳴說到此處,已經從小椅子上站起,眼眸中,隱含著一絲的傲然。
  黑心老人并沒有因為鄭鳴的話語,而生出任何的氣氛,甚至可以說,他的眼眸之中,全部都是狂喜。
  這些年來,他不知道尋找了多少名醫國手,讓他們幫助自己的女兒治病。
  這些人給他的答案,無一不是不能治療。現而今,鄭鳴的話雖然說的很是不中聽,但是鄭鳴卻是這些人之中,唯一說能夠治療的人。
  更何況,鄭鳴剛才的一席話,已經讓他感到,鄭鳴不是在胡說八道,鄭鳴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鄭先生真的有能力治好我女兒的病?”黑心老人搓了一下手,上前一步道。
  鄭鳴淡淡的點一下頭,卻沒有再吭聲。
  “哈哈哈,錦兒,你的病終于有希望了,只要能夠將你治好,我相信你娘的在天之靈,一定會非常的欣慰!”黑心老人揚天長笑,雙眸之中,更帶著一絲的淚痕。
  可以看出,這個時候額黑心老人,是一種興奮的發泄,是一種狂喜的發泄,是一種……
  對于黑心老人的瘋狂,鄭鳴并沒有理會,他只是淡淡的看著黑心老人。
  “鄭先生,你既然能夠治療好我女兒的病,那就請快快出手,我南云炳出的代價,絕對讓閣下滿意。”黑心老人在平靜下來之后,鄭重無比的說道。
  鄭鳴沒有吭聲,他的目光,卻冷冷的盯著三少主。
  三少主此時心頭有一種感覺,他這一回,好像是搬起了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這黑心老人,本來是他請來誅殺鄭鳴的,現在看這架勢,只要鄭鳴一句話,說不定這黑心老人,就會幫助他來對付自己。
  想到黑心老人的武技,三少主的心中就有些發憷,而鄭鳴看向他的眼神,讓他更覺得難受無比。
  “黑心前輩,你萬萬不可被這不定只是在糊弄您啊!”將這幾句話說出來的三少主,差點就要哭出來。
  鄭鳴沒有吭聲,但是黑心老人此時已經朝著三少主一揮手,直接將那三少主抓到了自己的身邊。
  “這里,沒有你胡說八道的余地。”黑心老人冷漠的朝著三少主瞪了一眼,然后帶著一絲懇切的道:“此人邀請我來對付鄭先生,實在是罪大惡極。”
  “我可以幫著先生誅殺了此人,并替先生接下藥王閣的一切報復行為,鄭先生意下如何。”
  三少主這一刻差點哭了,自己千辛萬苦求來的人,竟然要殺自己,這天理何在啊!
  “黑心前輩,您不能殺我,我有坤元散,我們藥王閣有無數的名醫,我可以請他們幫助貴小姐醫病,我可以去無上宗門,幫著貴小姐求藥。”
  黑心老人的手掌,重重的擊打在了三少主的臉上,直接將三少主打的說不出話來。
  就算是這樣,挨了打的三少主,也沒有得到黑心老人的半點重視黑心老人的目光,依舊緊緊的盯著鄭鳴。
  鄭鳴依舊淡淡的搖頭道:“這三少主,我殺他也不是太難的事情,有何必讓你動手。”
  “至于藥王閣嗎?他們要找我麻煩,我鄭鳴接著就是,更何況他們欠我的一筆債,我還不準備就這樣跟他們算了。”
  黑心老人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絲的陰毒,不過隨即,他就再次恭敬的道:“我可以給先生你要來一塊封地,可以讓鄭先生的家族,成為六品家族。”
  “而且,只要鄭先生愿意,我可以讓先生進入咱們大晉王朝的天武監,受到最好的培養。”
  六品家族,在整個鹿靈府,最強大的程家,也不過就是一個七品家族而已。一個七品家族,要想奮斗成為六品家族,都不知道要經歷多少的艱難,更不要說鄭鳴他們家族,現而今連九品的家族都不是。
  而天武監,更不知道是多少年輕人的夢想。
  鄭鳴看著黑心老人,平淡的道:“天武監,當我想去的時候,我自己能去,至于六品家族嗎?我相信我的家族,以后在大晉王朝,絕對不止六品。”(未完待續。)
  ps:周末了,祝各位兄弟吃好玩好心情好,別忘了給咱們的英雄殺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