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60 天堂有路我不走

在大晉王朝的傳說之中,黑心老人就是一個喜怒無常之輩,他要是想殺一個人,那實在是太簡單不過。
  所以藥王閣的三少主,根本就沒有懷疑黑心老人的話,他乖乖的閉上了嘴巴。
  黑心老人看向鄭鳴的目光,帶著一絲期待,遲疑了瞬間的黑衣老人,一邊抱著自己的女兒,一邊帶著祈求的再次朝著鄭鳴道:“還請鄭公子幫小女查看一番。”
  “我是來殺人的,可不是來救人的。”鄭鳴手中的劍雖然沒有抽出來,但是神色卻無比的冷然。
  我是來殺人的,這話讓不少人的心中一突。而站在鄭鳴身后的鄭驚人,更是心中升起了一種緊張。
  他暗道,鳴少啊鳴少,這多好的機會,只要是你幫著那黑心老人的女兒查看一番,就算是治不好,那黑心老人看在你給他女兒看病的份上,也不會太為難你。
  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別鬧了好不好啊!
  鄭驚人心中著急,但是其他人此時心中的感覺,卻又不一樣就,拿藥王閣的三少主而言,他的心中,此時卻是興奮不已。
  鄭鳴不但拒絕了黑心老人的治病要求,而且還這般的高傲,那黑心老人一定會殺了他。
  嘿嘿,鄭鳴你這是天堂有路你f,..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你自己找死,怪不得別人。
  而鹿靈府那些世家的當家人,他們的眼中,卻覺得鄭鳴實在是有點太傲,甚至應該說,簡直就是不知道好歹。
  黑心老人雖然名聲不是太好,但是他畢竟是整個大晉王朝有名有姓的存在。就算是王朝之內的頂尖實力,都不見的愿意得罪他。你現在有機會搭上他,不但你性命的威脅沒有來到,而且以后更會前途無量。
  你這般的堅持,不是在找死嗎?
  黑心老人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怒意。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在那神色已經輕松了一點的女兒身上,那剛剛迸發出來的怒意,又消失了不少。
  “鄭公子,我愛女心切,為了給女兒求藥,這才得罪了公子,如果公子可以幫我女兒開出藥來,在下一定有重謝。”
  黑心老人的身手,決定了他在天下的地位。在這個武者為尊的世界。只要能夠凝結成真氣的存在,最基本的戰力,都能夠抵擋大晉王朝的一個普通的千人隊。
  不,應該說,他們的價值,超越了太多的千人隊。
  畢竟他們只要愿意,上萬人手的合圍,也不見得能夠留得住他們。
  所以黑心老人每到一處。就是一城之主,在面對他的時候。都要用前輩兩個人恭敬的稱呼他。
  現在,鄭鳴這樣一個剛剛修煉出內氣的九品武者,被黑心老人尊稱為鄭公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這種事情,現而今還是發生了。
  “我不需要,而且你女兒的病。我也沒有心情,現在我要殺人,你要是阻攔,就盡管過來,而你不阻攔的話。就站到一邊去。”鄭鳴說話間,目光就落在了三少主的身上。
  三少主雖然身手不錯,但是他自覺和鄭鳴還有不小的差距,此時被鄭鳴的目光所籠罩,他就覺得自己好像被猛獸盯住了一般。
  他心中的恐懼,讓他第一次感到,自己得罪鄭鳴,實在是一個大大的錯誤。
  自己和鄭鳴無冤無仇,為什么要和鄭鳴作對?
  “黑心前輩,那坤元散,明日就可以送來,還請前輩盡快誅殺了這個狂徒,晚輩……晚輩多給您一份坤元散!”
  多一份坤元散,就能夠多給自己女兒減少一份痛苦。要是以往,黑心老人一定不會猶豫。
  但是,鄭鳴今日的表現,讓他的心中升起了濃烈的希望,自己女兒所種的毒,自己尋遍了整個大晉王朝,也只是幾個宗師級別的藥師,在診治了好些時候之后,才確定的病癥。
  那毒蜈草的方子,更是一位和他交情不錯的好友張大師,在查遍了珍藏的醫書,才想到的一個古法。
  他相信,這個方子,只有自己的好友知道,而那個好友,不可能告訴鄭鳴。
  這樣一來,鄭鳴能夠看出自己女兒的病情,更能夠如此快的說出應對之法,那就只有一點解釋他對于這七花九蟲之毒,絕對不陌生。
  不陌生代表著他,他說不定有解藥。而只要能夠解決了自己女兒的痛苦,讓黑心老人做什么,黑心老人都愿意。
  所以他在沉吟了剎那,陡然恭敬的朝著鄭鳴行了一禮道:“黑心對公子無禮,實在是罪過不少,還請公子仁慈為懷,給我女兒診治一下。”
  黑心老人的姿態,在不少人看來,實在是太低了。他要是面對一個一品的強者,這樣的行禮不為過。
  但是他面對的,只是一個九品的鄭鳴,這讓人怎么都難以接受。
  鄭鳴對于黑心老人,可謂是一點好感都沒有,但是看著黑心老人這般的姿態,卻讓鄭鳴的心中,升起來一絲小小的感動。
  就算是黑心老人有再多不對的地方,他對于自己女兒的愛護之心,還是讓人不由心生敬佩的。
  不過鄭鳴雖然看出了七花九蟲之毒,但是藥王殘篇之中,七花九蟲之毒的記載也并不是太清楚,而且這種毒想要完全解除,也并不容易。
  就在鄭鳴憂郁的時候,那躺在黑心老人懷中的年輕女子,從昏迷中緩緩清醒了過來。
  她有點迷茫的睜開眼睛,看著一臉關心的黑心老人,輕輕一笑道:“父親,孩兒的身子,實在是太弱了,受了一點驚嚇,就暈過去了。”
  女子的輕聲細語,猶如世間最美的音樂,聽著她的話語,讓人不由自己的升起憐惜的感覺。
  鄭驚人和鄭亨兩個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特別是鄭驚人的那對大眼睛,瞪得更是很用力。
  女子的話語,在場的人都明白,她這樣說,只不過是不想黑心老人替她擔心。
  一時間,不少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個相同的念頭,那就是我要是有這樣一個女兒,也要一如黑心老人這般的嬌慣寵愛于她。
  黑心老人的眼睛之中,此時全部都是慈愛:“乖女不怕,等過些天,為父給你尋找一些強筋壯骨的東西,乖女別說一點驚嚇,就算是上山擒拿猛虎,都不在話下!”
  黑心老人說完這話,就笑了起來,他的笑聲,有些暢快,不過很多人聽的,卻是心酸。
  鄭鳴看著黑心老人的模樣,心中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他可以不懼黑心老人,但是他的心,卻沒有那么硬。
  如此父慈女孝的情形,讓他的心中,同樣升起來一絲的感動,他從心中,愿意幫助一下這對父女。更何況這個時候,他的心中還有了一個想法,一個借助黑心老人的想法。
  “這七花九蟲之毒,使用者各有自己的奧妙,我也不能夠說完全就替你解了,也罷,我就先幫你看一看算了。”
  鄭鳴的話才出口,那黑心老人眼中的欣喜更多了幾分,他朝著鄭鳴一抱拳道:“鄭公子,你幫著我黑心治療女兒的病,我黑心欠你一次人情!”
  “只要我黑心能夠做到的事情,公子只管吩咐,黑心可以幫助你出手一次!”
  黑心老人這句話一出,讓不少人看向鄭鳴的目光,更多了幾分的羨慕。
  黑心老人,大晉王朝不多的四品巔峰高手,他的人情,那價值之高,就算是鹿靈府的府主都要垂涎。
  “黑心老人,是不是我兄弟幫你女兒診治了病情,你就不再幫別人對付我兄弟?”鄭亨目視著黑心老人,沉聲的問道。
  黑心老人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猶豫之色,最終他一咬牙道:“如果鄭公子看好了我女兒的病,一切自然好說,要是看不好的話,我了那坤元散,還請鄭公子原諒。”
  “父親,孩兒的性命是一條命,鄭公子的性命,同樣是一條命,還請父親不要為了孩兒,再傷害無辜了。”那女子目視著黑心老人,話語中帶著哀求。
  黑心老人剛剛準備說話,鄭鳴已經阻止道:“我幫你女兒看病,并不是要你放過我。”
  “我之所以答應幫你女兒看看,是因為我被你的愛女之心所感,至于咱們之間的事情,就算是你想就這樣結束,我也不準備放過!”
  黑心老人此時在鄭鳴的眼中,同樣是一塊大大的肥肉,四品高手,要是自己借助葉孤城的英雄牌擊傷黑心老人的話,那對自己聲望值的提升,恐怕作用會更大。
  所以鄭鳴這一次,說的是真話。
  可是在場的人,不論是黑心老人還是跟著鄭鳴來的鄭驚人,都覺得鄭鳴的嘴實在是太硬了。
  不服輸的勁頭雖然是好,但是這樣當著所有人的嘴硬,實在是不好啊!
  黑心老人最期待的,是鄭鳴能夠給他的女兒看病,雖然鄭鳴這句話說得不好聽,但是他還是朝著鄭鳴抱了抱拳。
  至于那個女子,卻是欲言又止,最終什么也沒有說。至于藥王閣的那位三少主,此時卻是欣喜不已。
  鄭鳴,這一次,你真的是找死啊!(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