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58 立馬橫槍不可阻擋

伴隨著這一步的邁出,那道心種魔**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般,瘋狂的在鄭鳴的體內運轉。⊥,
  一股霸道的氣息,彌漫在鄭鳴的四周!
  這一刻,不少人看向鄭鳴的感覺,是一種臣服的感覺,是一種不由自主,想要臣服的感覺。
  而那黑袍老人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的異色,不過隨即,這些異色就變成了不懈。
  作為一個強者,他自然能夠看出鄭鳴內氣的品級,雖然鄭鳴氣勢不凡,但是沒有響應的內氣做后盾,再強的氣勢,也只不過是海市蜃樓而已。
  “你滅我三族,我還真不相信,不過我今日來,就是要取你的性命!”
  鄭鳴的話,說得很輕,但是這話聽在三少主的耳中,卻讓三少主忍不住仰天大笑,他手指著鄭鳴,好像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事情一般。
  “哈哈,你們聽到了嗎?他……他竟然大言不慚的說要取我性命!”說到此地,那三少主朝著黑心老人道:“前輩,他竟然說要殺我,要在您面前殺我。”
  “我呀,真的好怕!”
  跟在三少主身后的一些下屬,此時一個個也跟著笑了起來,其中更有人對三少主巴結道:“少主您何必和這等人一般見識,一般癩蛤蟆在臨死的時候,都喜歡打哈欠。”
  “對,癩蛤蟆都喜歡打哈欠!”
  “只不過,這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癩蛤蟆,實在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是一個癩蛤蟆,就應該找個地方躲著,跑到我們藥王閣來得罪人。呵呵……”
  鄭鳴沒有吭聲,對于這些呱呱亂叫的癩蛤蟆,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而跟在他身后,一向能說會道的鄭驚人,這一次也沒有出來發揮他的優勢。
  并不是鄭驚人不想出來說話。而是因為他的心思都已經放在了黑心老人的身上。
  自己該如何幫著鄭鳴躲過這一劫,是鄭驚人現在腦洞大開,瘋狂思索的問題。
  可惜,面對那黑心老人絕對的實力,鄭驚人真的想不出來什么好的辦法。
  “年輕人,你資質不錯,不過和老夫相比,你差的太多,聽我一句勸。現在立即離去,我還給你三日時間讓你準備后事。”黑心老人將自己的威壓收回,淡淡的道。
  鄭鳴知道,自己面對黑心老人,確實沒有優勢,但是有了葉孤城,有了太古金烏,鄭鳴有把握誅殺黑心老人。
  所以鄭鳴淡淡一笑道:“一切。還是試了才知道。”
  作為大晉王朝之中,頂尖存在的一員。黑心老人性格怪異,一怒殺人的事情做得太多了。
  見到鄭鳴竟然不聽從他的勸告,黑心老人的殺機頓時涌上心頭,他之所以給鄭鳴三天活的時間處理后事,也是為了給自己的女兒積福。
  可是,鄭鳴不珍惜他的恩賜。而且還這般的挑釁,那么他也就沒有必要再給鄭鳴說什么。
  所以冷笑一聲之后,黑心老人就邁步朝著鄭鳴走去。
  而此時,整個鹿靈府各大家族的主事者,在接到匯報之后。都三三兩兩的來到藥王閣外。
  他們雖然不敢進藥王閣,卻也在遠遠的觀戰。不過他們的心思都是一樣,都覺得鄭鳴實在是有點螳臂當車。
  這黑心老人,豈是鄭鳴你可以對付的。
  只不過,唯有姬空幼,此時卻充滿了期待。她那雙猶如秋水的眼眸中,甚至有一種狂熱。
  她非常的希望,再能夠看到那個立馬橫槍,戰意滔天的男子。
  雖然她知道,這個身影,絕對會成為自己以后的魔障,但是她的心中,依舊充斥著巨大的期待。
  她的意識,更是明確無比在告訴她,見到那個人,見到那個男子,她一定要見到那個男子。
  鄭鳴的手掌,已經落在了長劍上,他手中的長劍,只是一柄普通的精鋼劍。
  那九品寶兵之中的劍,他已經送了人,自然不能夠再要回來,所以他現在拿的是普通的劍。
  劍還沒有抽出,但是在道心種魔**的作用下,不少人都感到自己的心中一寒。
  鄭鳴單人獨劍殺入那些沖擊鹿鳴鎮的聯軍之中,誅殺武者上百人,而且這些人之中,大多數還是九品武者的事情,可以說已經傳遍了整個鹿靈府。
  雖然,也有人對這件事情持著質疑的態度,但是當鄭鳴手握長劍的剎那,所有的質疑,在這一刻,消失的干干凈凈。
  那森然的肅殺之氣,讓九品武者,都難以提起應對的感覺。
  黑心老人的目光,更是閃動著一絲異色,他那本來只是隨意的身體,輕輕的,不漏痕跡的抖動了一下。
  但是這一個小動作,卻讓黑心老人身上的威壓,直接提升了百倍。
  這一刻的黑心老人,就好像一只毀地滅天的兇獸,讓人難以升起抵抗之心。
  四品的強者,可以說是大晉王朝高層的存在,果然不是自己等人可以比擬的。
  鄭驚人吐了吐舌頭,他覺得,自己伴隨著黑心老人這一站,竟然有一種不敢出手的感覺。
  雖然引頸就戮不是他鄭大少的習慣,但是此刻面對黑心老人的威勢,他的心還是發涼。
  自己一個旁觀者,都是這樣的感覺,那面對黑心老人的鳴哥,又該是一種什么樣的情況。
  鳴少,你可不要有事情啊,咱們打不過,等一下從長計議再說。
  就在鄭驚人心中祈禱的時候,鄭鳴不退反進,朝著黑心老人走了一步,而伴隨著這一步的走出,鄭鳴就覺得從黑心老人身上壓下的壓力更大了一倍。
  在這股壓力下,鄭鳴感到自己連揮劍的決心,竟然減弱了一半以上。
  自己現而今,和四品武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這差距不但在戰斗意識,更在……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閃動,雖然有些危險,但是鄭鳴還是決定,自己在用快劍真意攻出一劍之后,在使用葉孤城的英雄牌。
  雖然,英雄牌很有用,雖然,英雄牌用的也很是順心如意,但是鄭鳴深深的感到,唯有自己的強大,才是真正的強大。
  更何況,在他的血脈深處,還有一顆強大的心。
  沒有什么絢麗的劍招,鄭鳴的手中的長劍,化成一道劍光,朝著那黑心老人直接刺了過去。
  這一劍,真的很快,快的就好像驚鴻一般。
  黑心老人的臉色一變,他沒有想到,鄭鳴出劍竟然會如此的快,一劍擊出,除了快,還是快。
  看著那快捷無比,有一種藥打破空間限制的劍光,黑心老人輕輕的揮動衣袖,那有一尺多長的黑色袍袖,在黑心老人真氣的催動下,形成了一片黑云,朝著鄭鳴劍迎了上去。
  “好快的劍,這……這劍竟然已經形成了劍勢!”作為羅家的家主,羅金武的眼中,充斥著驚駭。
  可惜他這句話,惹得身旁一個猶如孤竹般的老者的怒斥:“不懂就給我閉嘴。”
  “你這個不學無術的東西,這是什么劍勢,這是真意,不懂就不要在這里給我丟人顯眼。”
  作為家主,羅金武在整個鹿靈府,可以說也是一個人物,但是現而今,他面對那訓斥,卻是半點話都不敢說。
  真意,鄭鳴竟然初步領略了真意,這怎么可能?在他們家族的記載中,真意這種東西,都是那些絕代天驕才能夠領略的,鄭鳴怎么會?
  鄭鳴就是絕代天驕,不過實在是太可惜了,鄭鳴生錯了地方,他要是生對地方的話,那……
  和羅金武一般震驚的人,并不是一個兩個,幾乎所有的人,都緊張的盯著鄭鳴,那鄭鳴的快劍,實在是讓他們心驚不已。
  就連三少主,這一刻也都覺得,自己用處的大手筆請來黑心老人很值,要不是黑心老人,根本就吃不下鄭鳴,而一旦任由鄭鳴成長下去的話,那他一定會成為他最大的威脅。
  劍光和黑云,在虛空之中碰撞,鄭鳴的身影,在碰撞之中,一連退后了九步。
  這九步,鄭鳴退的很是有規律,伴隨著這九步的后退,鄭鳴穩住了身形,只不過這一刻,鄭鳴的嘴角,流出來一絲的血痕。
  差距太大,雖然這一劍,擁有快劍真意,雖然在催動這一劍的時候,鄭鳴更運用了九震破山之法,將自己的真氣予以疊加。雖然鄭鳴在這個時候,還施展了金鐘罩的功法,但是那一縷從自己劍光中沖入的氣息,依舊讓鄭鳴吐了血。
  這氣息,陰毒無比,直接撞破鄭鳴內氣的防御,讓鄭鳴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來。
  黑心老人,果然很強!
  而黑心老人此時的臉色,也變的無比的凝重,他的衣袖之處,也出現了一絲血痕。
  血痕很細,但是這畢竟也是血痕。
  這血痕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更不會注意到,但是別人看不到,黑心老人自己,卻不能夠裝作什么都看不到。
  他的手腕,有一道很細的劍痕,這劍痕只要他愿意,隨時可以將傷口壓制住。
  黑心老人也不是沒有受過傷,這些年來,他在天下縱橫,受過的傷,沒有百次,也有八十。
  甚至可以說,每一次大戰,他所受的傷勢,都要比這一次厲害的多。
  和那些傷勢比起來,這些傷,根本就不應該稱得上傷痕,但是,這個傷痕,卻讓黑心老人很不舒服。
  因為,這個傷痕,是鄭鳴留下的,在他的眼中,鄭鳴就是一個螻蟻,一個他隨時伸動手掌,就能夠將鄭鳴滅上兩三次的螻蟻。(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