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53 又見姬空幼

在迎接自己的人群之中,鄭鳴不但見到了不少算得上好友的人,還見到了幾個能夠稱得上對手的人。
  其中,羅家的羅東雄,就在迎接鄭鳴的人群中。
  羅東雄在府武院外,被鄭鳴一舉擊潰,他們鹿靈三杰的名頭,從那個時候開始,就被鄭鳴踩在腳下。
  依照他的性格,迎接鄭鳴歸來這種事情,他是說什么都不愿意參加的。
  但是他這次是不來都不行,因為作為羅家家主的羅金武已經發了話,所以他不得不來。
  看著一片平和,好像人畜無害的鄭鳴,羅東雄的心中趕快萬千,但是最終,他還是一咬牙,朝著鄭鳴贏了上去道:“羅東雄見過鄭兄,恭賀鄭兄修為突破九品。”
  羅東雄的出現,讓鄭鳴想到了羅金武,要不是羅金武要求,恐怕這小子絕對不會迎接自己。
  鄭鳴和羅東雄,其實也沒有太大的恩怨,說起來也就是牽涉到了三十六縣的九品家族和鹿靈府的九品家族之爭而已。
  現在鄭鳴答應代表府武院參加天下英才的爭奪,更接受了萬劍塔的機緣,自如不會和羅東雄再糾纏下去。
  畢竟,他可以不給羅東雄面子,但是羅金武的面子還要給,更何況兩個人也就是意氣之爭,說起來鄭鳴這里面,也有煽風點火的嫌疑。
  他可是為了聲望值,才堵住了府武院的大門。
  “多謝羅兄吉言,以前的事情,就過去了。以后還請羅兄多多指點。”鄭鳴笑吟吟的吵著羅東雄說道。
  “不敢。不敢!”羅東雄連忙說道。雖然鄭鳴說的平和,但是他卻知道自己的斤兩。
  現而今,鄭鳴在鹿靈府的名頭,已經追趕上了他們家族那些作為最強武力的老祖。
  也就是說,在鹿靈府,他也就是一個小字輩的存在,而鄭鳴,卻已經是可以和他們家族族長平等對話。
  兩個人說完了這兩句。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和羅東雄相比,還有一個人的出現,更讓鄭鳴沒有想到,實際上,他在來到城門的時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這個美麗雍容的女子。
  程輕靈!
  和以往一般,程輕靈無論是出現在何方,都能夠享受到一如眾星捧月般的待遇。
  這一次,自然也是這樣。在羅東雄和鄭鳴打過招呼之后,她輕笑的來到鄭鳴的面前道:“本來小妹還為鄭兄受傷感到可惜。就聽到了鄭兄橫掃四方的消息。”
  “現而今小妹再見鄭兄,就覺得鄭兄比以往,好像越加的不一樣了。”
  這句話,程輕靈并不是刻意奉迎,而是發自內心的感慨。。
  像鄭工玄、李小朵等人,因為經常和鄭鳴見面,所以雖然感到鄭鳴好像和以往有些不同,但是卻感觸不大。
  但是程輕靈則不一樣,她和鄭鳴不相見雖然間隔的時間不是太長,但是對鄭鳴來說,卻是正處在一個分水嶺之間。
  當時的鄭鳴,在她的眼中,只是意氣風發,只是英武不凡,但是現而今鄭鳴給她的感覺,卻充滿了一種霸氣。
  一種邪異的霸氣,一種讓人不由自主,就籠罩在他威勢之下的霸氣,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
  如果說以往,程輕靈覺得自己只是對鄭鳴有一些好感的話,那么現而今,這種好感,就完全變化成了傾慕,變化成了對鄭鳴這個人的敬慕。
  這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變化。
  鄭鳴心中自然不知道程輕靈的感覺,他朝著程輕靈笑道:“多謝輕靈小姐。”
  看到鄭鳴對自己的態度淡漠,程輕靈心里竟突然涌過一種深深的失落感。
  而就在鄭鳴和程輕靈等人寒暄的時候,他陡然心中一動,因為道心種魔**,讓他的感覺變得無比的敏銳,他感到有人在窺視著他。
  這種感覺下,鄭鳴驀然扭頭,就發現在城門口的位置,一身青色長裙的姬空幼正笑吟吟的站在那里。
  姬空幼這一刻,頭上帶著一個蒙著輕紗的斗笠,而鄭鳴看過去的時候,正好微風將姬空幼的斗笠,輕輕的吹起了一個角。
  這個角雖然不大,但是卻能夠讓鄭鳴看到眼眸如星的姬空幼。
  姬空幼沒有想到鄭鳴在這一刻會發現自己,不過她并沒有任何的慌張,輕輕的朝著鄭鳴眨了一下眼眸的她,隨即就將自己的斗笠上的輕紗拉住。
  城畔遇佳人,對于很多人而言,都是一種極美的享受,但是遇到姬空幼,鄭鳴卻沒有這種美麗的感覺。
  別的不說,就說他和姬空幼之間的關系,就遠遠說不上友好,而這個妖女心機更是深沉,武技更在自己之上。
  自己要是和她對上,除非運用太古金烏的英雄牌滅了她,要不然的話,其他的卡牌對她好像沒有任何的用處。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姬空幼已經飄然而逝,這一刻離開的姬空幼,長裙飄飄,纖腰曼素。
  鄭鳴運用自己道心種魔**的感覺,在人群之中追蹤著姬空幼的蹤跡。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五十丈之后,就在鄭鳴感到自己的神識籠罩走到了盡頭的時候,他發現姬空幼走進了一座高樓。
  這高樓的招牌他不知道,但是他卻可以確定這高樓的位置。
  稍微思索了片刻,鄭鳴就覺得先下手為強,不管姬空幼為什么出現在這里,他都要先見一下這個女人。
  在推辭了羅東雄等人接風的邀請之后,鄭鳴就讓鄭驚人帶著鄭金等人先到府武院找鄭亨,而他自己,則快速的朝著那棟樓走了過去。
  伴隨著接近那棟樓,鄭鳴又發現了一個道心種魔**的妙用,那就是只要他靜下心來感覺,姬空幼就在此出現在了他的神念之中。
  此時的姬空幼正坐在一個華麗的梨花大椅上,那大椅子讓姬空幼整個人看上去,顯得越發的有些嬌小。
  在姬空幼的面前,站著一個徐娘半老,但是依舊風韻動人的女子,只不過這個女子此時看上去,卻給人一種輕浮的感覺。
  “以你說來,這鄭鳴寸斷的經脈,竟然在兩三天的時間就恢復了?”姬空幼俯視著那女子,聲音中帶著一絲狐疑的道:“你覺得這個可能嗎?”
  “大姑娘,屬下覺得這件事情的可能性非常的大,因為當時證明鄭鳴經脈寸斷的,是鄭家的太上長老。”
  女子說到此處,生恐姬空幼不信,又接著道:“那鄭家的太上長老一系,和鹿鳴鎮鄭鳴家里一向不睦,他不可能給鄭鳴做這樣的掩飾。”
  “更何況從咱們一個潛身在鄭家的弟子回稟,在確定鄭鳴經脈恢復之后,鄭家的二三兩位長老,還專門找人進行了商議。”
  “他們也覺得這事情不可能,按照那二長老的話說,他看到鄭鳴的時候,也覺得鄭鳴經脈出了問題。”
  姬空幼的神色,變得更加的凝重,她手指輕輕的在自己的眉毛上捻了一下,然后淡淡的道:“如此說來,這鄭鳴的詭異,就更多了。”
  “我本以為,傅玉清會是我在鹿鳴鎮最大的收獲,卻沒有想到,竟然還遇到了這個鄭鳴。”
  “你讓人仔細搜集鄭鳴的一切,記住,讓那些弟子小心一點,萬萬不能夠讓鄭鳴發現。”
  就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姬空幼的心中,陡然升起了一種異樣的感覺。
  她以往遇到危險的時候,才會生出這種感覺,現而今在自己宗門的暗舵之中竟然有這種感覺,讓她的心中一動。
  當她扭頭朝外看的時候,就聽有人懶洋洋的道:“既然姬姑娘如此好奇我,不如就有什么話給我說清楚吧,省得姑娘您在這里疑神疑鬼。”
  話音落下,鄭鳴已經踏步從外面走了進來。他的模樣,就好像從外面散步而來。
  踏步而來的鄭鳴,就好像在自己的家中閑庭漫步般走動,但是這一刻的姬空幼,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一刻的鄭鳴,好像和這一方天地融為了一體。
  在面對鄭鳴的剎那,她就覺得自己面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這一方天地。
  她學過的各種武技,這一刻,更有一種難以出手的感覺。
  和這種感覺相比,最讓姬空幼難以承受的,還是她的心中,竟然對鄭鳴升起了一種臣服的感覺。
  如果說,前些時候,橫槍立馬的鄭鳴,給她的感覺,是讓她欽佩的話,那么現而今,鄭鳴給她的感覺,就是她的君王。
  從鄭鳴的氣勢上而言,姬空幼覺得,鄭鳴的修為,并不比自己強,可是她卻難以升起抵擋之心。
  作為七情宗的核心弟子,姬空幼所修煉的功法,雖然不如心劍閣那般要求修煉心靈,但是對心靈的要求,同樣不小。
  努力鎮定了瞬間,姬空幼陡然揮動玉掌,朝著鄭鳴拍出了一掌。這一掌姬空幼在打出的剎那,就感到極其不滿意,因為這一掌和平常相比,她施展的只有七成的力量。
  雖然姬空幼只是施展了七成的力量,但是以姬空幼的修為,依舊不是鄭鳴可以抵擋的。
  那洶涌的內氣,在隨著姬空幼的玉掌揮出,就朝著鄭鳴籠罩而下,渾然要將鄭鳴所有的退路封死!(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