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50 黑心老人

“李掌柜,現在此地只剩下咱們,你有什么話,盡管說就是。【】”鄭鳴說話間,示意鄭金給李掌柜送上一個凳子。
  李掌柜在凳子上坐下,這才小聲的道:“不瞞鳴少說,我乃是郭長老的下屬。”
  “郭長老被調回京城,這是誰也想不到的事情,我之所以留下來想要和鳴少說話,是有些事情想要勸一勸鳴少。”
  李掌柜咽了一口吐沫道:“雖然鳴少橫掃了來犯鹿鳴鎮的敵人,但是藥王閣的實力,不是鳴少您想的那么簡單。”
  “雖然藥王閣大多數的時候,都不愿意參與到天下的恩怨是非之中,但是據我所知,藥王閣隱藏的勢力非常大。”
  “俗話說的好,胳膊拗不過大腿,我看鳴少那以藥方簽訂的協議,還是不要再追究了。”
  雖然這位李掌柜的話,說的不是那么中聽,但是鄭鳴心中卻清楚,此人在這個時候說出這番話來,應該是真正為自己考慮的。
  他淡淡一笑道:“我殺了那韓老,你覺得那位三少主,會因此和我善罷甘休嗎?”
  李掌柜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為難之色。雖然他只是見過三少主一次,卻知道這位三少主可不是省事的角色。
  “好了,多謝李掌柜的良言,他三少主不準備了解這件事情,我鄭鳴,同樣不愿意跟他善罷甘休。”
  說話間,鄭鳴朝著鄭金道:“你們幫我送李掌柜回去。”
  李掌柜看著鄭鳴那清秀中帶著一絲堅定的面容,心中暗暗搖頭,他對于鄭鳴,實在是不看好。
  雖然鄭鳴再鹿鳴鎮,現而今闖下了偌大的名頭,但是韓老帶的那些襲擊鄭家的人,和藥王閣的實力相比,差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不過鄭鳴說的也對,就算是鄭鳴真的將這一口氣咽下去,那位三少主。恐怕也不會放過鄭鳴。
  “鳴少,鳴少,你出來享受,也不告訴兄弟一聲。”剛剛送走李掌柜不久。滿臉笑容的鄭驚人就跑了過來。
  “看看,這是什么?”鄭驚人將手中一份猶如書本樣的東西在鄭鳴的面前一揚,眼眸中全是得意。
  自從得了道心種魔**之后,鄭鳴的感覺,就變得無比的靈敏。鄭驚人手中的書本雖然只是一晃。但是鄭鳴已經看清楚上面所寫的東西。
  “英才品鑒,這是什么東西?”
  鄭驚人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這一刻瞪得大大的:“鳴哥,你怎么可能看到的,我剛才只是晃了晃?”
  對于道心種魔**這種事情,鄭鳴自然不會跟鄭驚人解釋,他只是用眼睛瞪著鄭驚人道:“說吧,這英才品鑒究竟是什么情況?”
  “鳴哥,要說這英才評鑒,就不得不提到天香樓,這天香樓可不是賣笑的地方。它乃是咱們大晉王朝,不對,應該是天下最大的情報機構。”
  鄭驚人說到此地,目光之中露出了一絲崇拜的道:“那天香樓,號稱天下沒有他們不知道的事情,只要你能夠付得起價格,他就能夠送給你想要得到的情報。”
  “鳴哥,我小的時候,就有一個夢想,就是能夠成為天香樓的大主管。嘖嘖,我要是能夠成為天香樓的大主管,不知道多少人要巴結我,那錢更是不問題。”
  說話間。鄭驚人將自己手中的英才評鑒在鄭鳴面前揚了揚道:“鳴哥,你知道光著一本英才評鑒多少銀子?”
  “一千兩啊,就這么一點紙,他們就收了兄弟我一千兩銀子,您知道,在家里的時候。一千兩可是我一個月的零花錢啊!”
  鄭鳴翻動了一下眼皮道:“我怎么前些時候聽你說,在你家里,你一個月額零花錢是二百兩啊!”
  “有嗎?那絕對是鳴哥您記錯了!”鄭驚人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睛一瞪,鄭重的道。
  隨即,他又好似一只小狗一般的朝著鄭鳴拱手道:“鳴哥,我知道您最疼我,現在我伯伯正準備參照我以往在家族的零花錢給我發錢,您可不要告訴他我得零花錢以往一個月只有二百兩啊!”
  對于有些賴皮的鄭驚人,鄭鳴無奈的笑了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你拿這份什么英才評鑒來我這,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鳴哥,您上英才評鑒了,嘖嘖!要是我記得不錯的話,您可是咱們鄭家,第一個上了英才評鑒的人。”
  這一刻,鄭鳴的心一動,他還真的有點想看看,這天香樓的英才評鑒,究竟是怎么說自己的。
  隨手將那份英才評鑒從鄭驚人的手中拿過來,鄭鳴就開始翻動起來,這份英才評鑒很厚,拿在手中,就好似一塊磚頭一般。
  在翻開第一頁之后,首先映入鄭鳴眼簾的,是一品榜三個字。
  一品榜,說的應該就是一品英才,翻開這一頁,卓英亢三個大字映入鄭鳴的眼簾之中。
  卓英亢,卓家嫡系子孫,十六歲,生而能言,聰慧無比,經測驗繼承卓家百代少有的庚金劍體。五歲入品,十歲破開丹田,踏足九品,十五歲內氣外放成甲。
  據說曾遇劍帝金無神,被金無神稱為大晉王朝第一天嬌,雖然沒有被金無神收為弟子,卻被金無神傳授一劍決。
  內氣外放成甲,代表著這個卓英亢的修為,已經達到了五品的境地。
  五品,自己就算是憑借著道心種魔**和得自阿飛的快劍真意,恐怕也吧尺此人的對手。
  翻過卓英亢,鄭鳴繼續朝著后面看去,就見卓英亢的后面,就是二品榜。
  也就是說,在這個大晉王朝的卷內,被天香樓稱為一品英才的,只有卓英亢一個人。
  二品榜十人,三品榜六十人,四品榜一百五十人……六品榜九百八十七人。
  當鄭鳴翻到六品榜最后一頁的時候,發現了自己的名字。
  鄭鳴,晴川縣鄭家子弟,十六歲,修為九品。
  十六個字,就是這英才榜對自己的介紹。看著這簡單至極的介紹,鄭鳴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強烈至極的**。
  終有一日,我要這天下,為我拜服!
  “三少主,那鄭鳴囂張的很,他不但殺了韓老,而且還說他絕對不會放過您!”王掌柜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向三少主哭訴道。
  此時的王掌柜,可以說恍恍然一如喪家之犬,本來,從鹿鳴鎮到鹿靈府,一天的時間完全可以趕到,但是生恐被鄭鳴追殺的王掌柜,走走停停,卻是耗費了三天的時間。
  在這三天之中,王掌柜可謂是吃盡了苦頭,別說城鎮不敢進,就是有人的地方,他都不敢經過。
  實際上,王掌柜不知道,他這些苦是不用受的,在鄭鳴的眼中,他一個鹿鳴鎮的大掌柜,還沒有那么重要。
  三少主的臉色,本來就y沉無比,此時聽到王掌柜的話,整個人更是狂暴無比的從自己的座位上跳了起來,他一腳踢到王掌柜,冷聲的道:“鄭鳴真說了,他要找本少主報仇嗎?”
  “回稟三少主,千真萬確啊!”那王掌柜雖然被踢翻在地,但是他的話語,卻肯定無比。
  “找我報仇,他鄭鳴也配找我報仇,也就是一個走了好運氣的小子,就憑他,豬狗一般的人,也配找我報仇。”
  有點瘋狂的三少主,在說話之間,大聲的道:“他殺了韓老,我還沒有給他算賬,他竟然要找本少主麻煩。”
  “好笑,實在是好笑,這一次,我不但要弄死這個鄭鳴,更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家破人亡。”
  說到此處,三少主一抖手,從衣袖之中取出了一塊好似生鐵做成的令牌,隨手扔了出去道:“傳訊黑心老人,給他一個月的時間,讓他誅殺鄭鳴。”
  “告訴他,如果他能夠誅殺鄭鳴的話,那可以治療他女兒病情的坤元散,我自己做主給他一瓶。”
  坤元散三個字,聽得王掌柜的心一陣的搖曳,他可是深知坤元散的價值。
  在藥王閣的頂級丹藥之中,坤元散排名第十三,而這種坤元散,就算是藥王閣也不是太多。
  所以,坤元散并不是有錢就能夠買到的,要想在藥王閣中買到坤元散,除了你能夠提供巨量的金銀之外,還需要你有讓藥王閣高看你一眼的身份。
  不然,一個普通人想要購買坤元散,簡直就是做夢。
  而能夠運用坤元散請到的人,更不會是一般人,這一次,恐怕鄭鳴是在劫難逃。
  就在王掌柜心中暗喜的時候,那接住令牌的男子,小心的朝著三少主道:“少主,坤元散的事情,少主要三思而后行,咱們藥王閣坤元散的配量本來就……”
  “這件事情,你不用管,你只要將我的話傳給黑心老人就行了。”三少主說話間,眼眸中月假的y冷道:“能夠死在一個宗師強者手中,也算是鄭鳴的福氣。”
  宗師強者!
  王掌柜的眼睛中,冒出了精光,他知道宗師武者的價值,他更清楚,一個宗師武者要想殺人的話,那被殺的人,就需要有必死的覺悟。
  而請動宗師武者出手,這種代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付得起的。
  手持令牌的男子雖然還想再勸,但是看著三少主有些猙獰的神色,他最終選擇了沉默。
  這位藥王閣的三少主不準備放過鄭鳴,鄭鳴同樣也不準備放過這位三少主,只不過他現而今找不到三少主的蹤跡。(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