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49 吞了我的給我吐出來

“內氣,你……你突po九品了”
  雖然,鄭鳴沒有突po九品,羅元浩等人,就不是他的對shou,但是突po九品的意義,卻不在于此。
  突po九品,不但代表著鄭鳴的修為,再一次的突飛猛進,他更代表著,鄭鳴的前途,變的更加的寬廣。
  如果突po不了九品,雖然鄭鳴的修為逆天,但是想要進步,卻已經變的無比艱難。
  但是,一旦突po九品,那以鄭鳴的年紀,他能夠走到哪一步,就已經不是羅元浩能夠評估的。
  自此,羅元浩心中,對于歸附鄭鳴唯一的障礙,也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恭敬的跪伏在地,沉聲的到:“屬下羅元浩,拜見二公子”
  羅元浩是什么人,那是可以和鄭家相抗衡的實力,前些時候在鄭家的碧血潭之會上,更是差點將鄭家給打殘。
  這樣的一個人物,此時竟然跪在了鄭鳴的腳下,這讓鄭工玄都愣在了哪里。
  雖然他覺得羅元浩找鄭鳴,應該有事情,但是他沒有想到,這個事情,竟然是羅元浩的降服。
  鄭鳴伸手將羅元浩扶起道:“羅大當家的不用多禮,咱們大廳之內說話。”
  剛才對羅元浩的動手,鄭鳴除了壓制一下羅元浩的想法,更多的是試驗一下自己的內氣和八品武者究jing有什么差距。
  所以剛才那一拳,他既沒有用九震破山,也沒有用其他的手段,就是運用自己丹田內的內氣。朝著羅元浩攻了一拳。
  在這一拳的碰撞之中。鄭鳴感動羅元浩的內氣比自己雖然強大。但是論起質量來,好似弱于自己。
  只不過,自己剛剛開辟丹田,在內氣的數量上,和羅元浩有不小的差距,這才在剛才的碰撞中,屈居弱勢。
  同時,鄭鳴對于自己現在的情況。也有了一個準què的判斷,那就是光論內氣的數量,他鄭鳴此時內氣的數量,應該和九品巔峰武者的內氣的深厚程度相同。
  十條內勁剛剛化成內氣,就數量而言已經達到了九品巔峰的程度,這在鹿靈府是絕無僅有的。
  更何況,無論是羅元浩還是其他和鄭鳴交過手的人都知道,鄭鳴依靠的手段,可并不只是內氣。
  “鳴少,我們瀚云寨所有的兄弟。都愿yi歸附鳴少,如果鳴少需要。我可以立即帶他們來鹿鳴鎮。”羅元浩一進大廳,就沉聲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點了點頭道:“瀚云寨還是保持原來的樣子,你繼續當自己的大寨主就是。”
  鄭鳴這句話,讓羅元浩心中大喜,他本來已經做好了自己被鄭鳴調到鄭家,而瀚云寨另外派一個大寨主的準備。
  卻沒有想到,鄭鳴竟然不在乎瀚云寨這么一個大寨主之位。不過隨即,他就反應了過來,對于鄭鳴而言,瀚云寨的大寨主,真的不算是什么事情。
  現而今,鄭鳴已經是九品的存在,他在沒有突po九品的時候,就能夠吃的自己等人死死的,現而今他突po了九品,還用對自己有什么顧忌嗎?
  自己要是有什么二心,恐怕就是的死期。
  “請公子放心,屬下一定會幫著公子將瀚云寨看的好好的”羅元浩再次跪在地上道。
  鹿鳴鎮的熱鬧,一直持續了半個月,才算是消停了下來。在這半個月中,最忙的卻不是鄭鳴,而是鄭工玄。
  雖然鄭鳴已經出關,但是他只是和程家以及幾個八品家族的來人見了見面,就以修liàn武技的名義,不在見外客。
  說起來,鄭鳴這也不算事說謊,剛剛晉級九品的他,確實需要好好的溫養修liàn一番。
  鹿鳴鎮二十里外的一個小樹林中,在很多人眼中應該是溫養的鄭鳴,正斜躺在竹子做成的涼椅上,隨意的翻看著一本深青色的小書。
  如果有人在這一刻走進鄭鳴,就會發現這本書上寫著四個字《開山劍法》
  在晴川縣,這開山劍法的名氣可是不小,他乃是晴川縣四周一個名叫開山堂的實力最重要的寶物。
  只不過這開山堂在被鄭鳴給滅了之后,這開山劍法,自然而然的就落在了鄭鳴的手中。
  “哎,不通啊”鄭鳴在快速的翻動了幾下之后,順手就安靜這八品下級的劍法秘訣扔在了地上。
  鄭鳴對于劍法,可以說一直都是七竅通六竅,實際上也就是一竅不通。但是他得了阿飛的快劍真意,所以在劍法的速度上,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
  也正是靠著快劍真意,讓他快速的斬殺了韓老。
  可是,鄭鳴借助那快劍真意雖然讓他的劍快到了普通人難以抵擋的地步。但是鄭鳴的手中,卻沒有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劍法。
  也就是說,一旦有人能夠抵擋住鄭鳴的劍法真意的話,鄭鳴將沒有其他的手段。
  這對于鄭鳴而言,可是一個不小的缺點。
  所以,在這次絞殺那些來犯之敵后,鄭鳴就專門將得來的兩門劍法拿來學習。
  只不過這開山劍法,講究的是以力御劍,和鄭鳴從阿飛英雄牌之中得到的真意,實在是有些格格不入。
  要是用這快劍真意灌入開山劍法之中,最終開山劍法的威力沒有不說,那快劍真意還要受到阻礙。
  自己需要一門劍法,一門和阿飛快劍真意匹配的劍法,其實,阿飛的快件劍法,是最匹配這快劍真意的,但是很可惜,鄭鳴在阿飛英雄牌上,只能夠選zé一種。
  “少爺,人帶來了。”鄭金來到鄭鳴面前,恭敬地朝著鄭鳴行禮道。
  鄭金等人是跟隨著鄭亨一起回來的,他們對于沒有趕上這次鄭家的危機,也感到有些愧疚,所以在鄭鳴面前,顯得越發的恭順。
  對于鄭金等人這種表現,鄭鳴勸了好幾次,但是無論鄭鳴如何勸,鄭金等人都是這么一副表現,讓鄭鳴感到有些無奈。
  “帶過來吧”
  隨著鄭金一聲帶上來,兩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就被鄭土和鄭木兩個人推了上來。
  “二少爺,您……您想要干什么?我們可是藥王閣的人,您將我們抓過來,藥王閣是不會善罷甘休的。”那走在前面的男子,話語中帶著一絲威脅的道。
  對于這個中年男子,鄭鳴倒也沒有為難他的意思,他輕輕一笑道:“李掌柜,你不用那么緊張,我請你過來,主要就是想問你幾個問題。”
  那李掌柜頭上的汗,這才算是少了不少,他心中暗道:你這個殺人魔王請人,誰不害怕啊。
  “不知道二少爺有什么吩咐?”
  “我想知道,郭長老去哪里了?”鄭鳴說話間,目光冷冷的看著那李掌柜。
  李掌柜就覺得自己的身體不由的發軟,他雖然很想說自己不知道,但是最終,他還是老老實實的道:“我聽王掌柜說過,好似郭長老被調回總壇,我們這一代的藥王閣,從今之后,歸三少主統領。”
  “哦,那三少主是什么來li?”鄭鳴從竹椅上站起來,冷聲的問道。
  李掌柜搓了一下手,并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自己身邊的那個中年人。
  鄭鳴明白了這李掌柜的意思,那就是你抓了我們兩個人,就不要光問我自己。
  對于這一點,鄭鳴還是很愿yi從善如流,他朝著那李掌柜旁邊的人笑了笑道:“這個問題,要不石掌柜你來回答?”
  石掌柜并沒有看到李掌柜的目光,不過他作為鹿鳴鎮藥王閣的二掌柜,也沒有抵抗,就沉聲的向鄭鳴道:“二公子,三少主乃是我們藥王閣閣主的第三個兒子。”
  這句話等于沒有說。
  那石掌柜在鄭鳴的目光逼視下,不得不接著道:“我等在鹿鳴鎮的藥王閣,雖然也算是個人物,但是在整個藥王閣,我們這個級別的人,真的算不了什么。”
  “聽說三少主之所以否定郭長老和您簽訂的協定,是因為郭長老支持的是大少主。”
  “還有就是,三少主覺得,如此一大筆錢,與其落入您的手中,不如落在他的手中。”
  “這樣,不但能夠顯示他三少主的本事,他手中更能夠多一大筆可以用的錢財。”
  鄭鳴點了點頭,這石掌柜的話和他的猜測,倒也八九不離十,不過他并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被牽涉到藥王閣內部的權力斗爭之中。
  “那王掌柜什么時候跑的?”
  “王掌柜在聽說您將韓老他們殺的血流成河時,就立即離開了鹿鳴鎮。”李掌柜這次倒是老實的回答道。
  鄭鳴點頭道:“你們覺得,那王掌柜可能去哪里?”
  李掌柜和石掌柜對視了一眼,最終還是石掌柜一咬牙道:“要是我猜的不錯,王掌柜現在應該去了鹿靈府的藥王閣。”
  鄭鳴站在那里一言不發,石掌柜和李掌柜兩個人也不敢說話,一陣微風吹過,兩個人就感到身上有一股寒意。
  “那三少主想吞了我鄭鳴的錢,嘿嘿,他真覺得,我的東西,是那么容易吞下的嗎?”
  鄭鳴陰冷的話,讓兩個掌柜的心顫抖的越加厲害,不過這一刻,鄭鳴卻覺得李掌柜好似有話要給自己說。
  他稍微沉吟,就朝著侍立在一旁的鄭金道:“將兩位掌柜的分別送回去。”
  鄭金給鄭鳴使了一個眼色之后,就明白了鄭鳴的意思,當下和鄭土鄭木等人,分別將李掌柜和石掌柜帶走。
  但是半刻鐘之后,李掌柜就被帶了回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