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6)      完本感言(12-06)     

隨身英雄殺144 蜂擁而至

栗撇子的一番話,讓四周一片嘩然,更有人大聲起哄道:“栗撇子,你撒謊,鄭鳴已經是一個廢人,他怎么可能一個人殺散了上千人。”
  “更何況,就算是鄭鳴沒有受傷,他的實力也殺不散上千人,你在這里胡說八道,是不是有什么所圖。”
  這個說話的人,并不是對鄭工玄家里有什么意見,他這么說,是從他眼中的事實出的。
  而他的一席話出口,四周的鄭家族人,也紛紛開口譴責。雖然他們心中,也希望鹿鳴鎮能夠平安無事,但是栗撇子的話,實在是太編了。
  這怎么可能?
  栗撇子這些話,根本就不是真他,他這樣說,就是為了騙自己等人,他甚至在小看自己等人的智商。
  而這些義正言辭的話,說的下面的栗撇子快哭了。他聲音之中,充滿了凄厲的道:“各位大爺,栗撇子我雖然平時也說謊,但是這一次,我真的說的是實話。”
  “那鄭鳴,真的單人獨劍,殺的我們四散奔逃,你們要不相信,等一下還有人要跑過來,你們可以問問他們。”
  “他……他真的就是一個殺神,只要有可能,我栗撇子說什么,也不跟鄭鳴作對。”
  雖然栗撇子賭咒誓,卻沒有人信栗撇子的話,但是就在栗撇子說話的時候,又有好幾個人從四面八方跑了過來。
  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懇求鄭家的人開開城門,讓他們過去,好保住性命。至于他們嘴中追殺他們的人,那就是殺神鄭鳴。
  單人獨劍,將上千人殺散的鄭鳴。
  “大哥,你說這是真的嗎?”面容老實的漢子,朝著自己身邊粗豪的大漢道。
  “我也希望是真的,可是現在我真的不敢相信,要不咱們將這件事情。向太上長老他們匯報一下。”
  幾個守衛城墻的鄭家頭領人物,在商量了一番之后,直接將這個消息匯報上去。
  不過他們匯報之后,得到的命令是無稽之談。不要將這種哄騙小孩的把戲,再拿出來騙人。
  而就在這來回匯報之間,天開始亮了。
  當天空那輪太陽在晨曦中探出來頭的時候,栗撇子一眾等待的人,好似松了一口氣。
  他們等在城墻下。不在吵鬧,但是一個個也不說話。木然坐在地下的他們,好似在回憶著什么。
  鄭杳在自己兒子鄭瑾瀧的陪伴下,走上了城頭,他的眼眸有些紅,一看就是因為熬夜的原因。
  當然,你可不要以為鄭杳長老是為了家族,所以熬夜熬成了這樣,他確實是一夜沒有睡,只不過他一夜沒有睡的原因。是因為新收房的那個丫頭,實在是太過迷人了,以至于他欲罷不能。
  “拜見三長老。”雖然在場的人,對正要不滿的不少,但是鄭杳畢竟是家族的三長老,對于他,基本上的禮數還是有的。
  更何況此時駐扎在城頭的幾個頭領,還是鄭杳一系的人,對于鄭杳,自然是更加的親熱。
  “你們一個個能不能長點腦袋。昨晚那么關鍵的時候,你們最重要的,是守好咱們鄭家,守好晴川縣的城頭。”
  鄭杳手指著幾個向他恭敬行禮的頭領。厲聲的呵斥道:“別人騙城門,你們也信。”
  “鄭鳴……鄭鳴經脈寸斷,已經成為了一個廢人,他怎么可能擊敗那上千人的對手。”
  “別說他經脈寸斷,連一個普通人都打不過,就算是他經脈都恢復了。他也只有死路一條。”
  鄭杳的一席話,說的那些頭領點頭不已,倒不是他們就真的覺得鄭杳說的高明,而是因為他們誰也不愿意得罪鄭杳。
  所以他們幾乎同時朝著鄭杳道:“三長老英明,我等愚笨,差點上了外面人的當。”
  鄭杳輕輕的點頭,臉上升起了一絲的自得之色。倒不是說,他覺得自己的判斷,別人就判斷不出來,他欣喜的是,家族這些人對自己的臣服。
  斌兒已經成為了九品,自己在家族之中的權位,變的更加穩固,如果斌兒能夠成為八品的話,那整個鄭家,以后就是自己這一支說了算。
  鄭庸恩算得了什么,不但大長老的位置自己要奪回來看,說不定,自己還要做一段太上長老。
  一陣馬蹄聲,從遠處傳來,伴隨著這馬蹄聲,就見二三十匹駿馬,從遠處飛馳而來。
  這些駿馬,就好似閃電,只是剎那功夫,就從十里之外,跑到了晴川縣的城墻外。
  “來人止步,此處乃是晴川縣鄭家,任何人不得亂闖。”駐守在城墻上的鄭家武者,大聲的朝著那些來人喊道。
  不少鄭家武者,此時已經緊緊的握住了自己手中的刀劍,雖然夜已經過去,但是這些人的到來,還是讓他們感到巨大的壓力。
  別的不說,就說這些人的坐騎,大多數竟然都是有兇獸血脈的馬匹。
  特別是那走在最前面男子所騎盛的坐騎,頭頂更是生出了猶如鹿角一般的角。
  “諸位,我們乃是鹿靈府程家的下屬,在下程玉峰,乃是程家外堂管事。”騎在那龍角駿馬上的,是一個四十多歲,面容英俊的男子。
  他一開口,本來還淡然下望的鄭杳,趕忙從城墻外走了出來,他朝著那程玉峰一拱手道:“哎呀,真的是玉峰大哥,玉峰大哥您大駕光臨,小弟真的有失遠迎。”
  說話間,鄭杳又重重的朝著程玉峰行了一禮。
  不過,鄭杳如此熱情,程玉峰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疑惑的神色,就聽他有些不肯定的道:“閣下是……”
  “哈哈,玉峰大哥,在下鄭杳,半年前金家的金大哥在翠鳳樓請您宴飲,小弟那個時候,正好在場。”鄭杳對于程玉峰沒有認出自己,并沒有生氣,反而小心的介紹自己道。
  他這話一出口,那程玉峰頓時反映了過來:“哦,原來是鄭長老,哈哈,真是何處不相逢啊!”
  “玉峰大哥稍等片刻,我這就讓人打開城門,這一次玉峰大哥來到晴川縣,一定要讓小弟進一進地主之誼啊!”
  鄭杳這話,并不是客套。他知道程玉峰乃是程家主事人之一,自己要是和他交好,對于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穩固,可是有著巨大的作用。
  “不用,晴川縣我以后會進去,不過我這次實在是有事在身。我這次過來,是想要向諸位打聽一過路。”程玉峰一擺手,沉聲的說道。
  問路,鄭杳的眼眸頓時就是一亮,他心中最后一點遲疑,這一刻也消失的干干凈凈。
  “程兄,既然來了我們鄭家,怎能不讓小弟招待一番呢,請大哥稍等,我這就來迎接您。”
  說話間,鄭杳一溜小跑的朝著城墻下跑去,可是當他打開城門,現城門外程玉峰等人已經沒有了蹤影。
  這是怎么一個情況,自己這邊慌慌張張的將城門打開,他怎么就沒有影子了呢?
  一時間,鄭杳站在城墻邊,心中一片的慌亂。
  而鄭杳的兒子鄭瑾瀧,覺得自己老爹這一次熱臉貼上了冷屁股,很是不爽的道:“牛什么牛,我就不信……”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鄭杳就怒聲的道:“小畜生,你給我住嘴,這里豈是你說的地方。”
  就在兩父子說話的時候,栗撇子等人批命的朝著城門跑,那栗撇子更是大聲的朝著鄭杳道:“三長老,我是栗撇子,前些時候,給您送了萬古不倒丸的栗撇子。”
  這句話一喊出來,鄭杳當時就有殺了栗撇子的想法。
  什么是萬古不倒丸,整個晴川縣的男人都知道,而這種事情,大家都是心照不宣。
  現在栗撇子喊出給自己送這種藥,那別人改如何想自己,一時間鄭杳就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紅。
  “栗撇子,剛才來的程爺他們呢?你快點給我說清楚,不然我就讓你受皮肉之苦。”
  栗撇子跑進城門,頓時放心了不少,他朝著遠處一指道:“程爺他們問了鹿鳴鎮在何方,我們給他指了個方向,程爺就帶人朝著鹿鳴鎮跑了。”
  程玉峰去鹿鳴鎮干什么,難道他還要查看哪里的斷壁殘垣不成?鄭杳心中正疑惑的時候,就聽到又是一陣馬蹄聲從遠處傳了過來。
  這一次跑過來的駿馬,有十幾匹,和程玉峰的坐騎比起來,這些駿馬雖然差了一點,但也是鹿靈府難得的好坐騎。
  “在下鹿靈府羅家大管事羅金晃,有事情請教各位,請問鹿鳴鎮在哪一個方向?”那騎在最前面的黑塔般的大漢,沉聲的喝道。
  羅金晃不但是羅家的大管事,而且他本人的修為,更是達到了九品巔峰,所以它的話語一出口,頓時就讓鄭杳感到了一種壓迫感。
  他快的跑過去道:“原來是羅兄,在下鄭家鄭杳,羅兄大駕光臨,實在是我們鄭家的榮幸……”
  “鄭兄,還請說一下鹿鳴鎮的方向?”那羅金晃根本就不給鄭杳說話的機會,直接了當的道。
  鄭杳的嘴里,這一刻就好似吃了一個大茄子,好懸沒有噎住。雖然他覺得羅金晃說的話實在是有點無禮,但是對于這些,他也不敢追究。
  而是本能的朝著鹿鳴鎮的方向指了一下,不過他心中卻是越加的好奇,為什么如此多的人,都要去鹿鳴鎮呢?
  莫非那些人誅滅鹿鳴鎮的時候,在鹿鳴鎮現了什么重寶不成?(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9­9­9­w­x.c­o­m,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w­x.c­o­m,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