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2 要雨得雨要風得風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鄭鳴看父親情緒激動,不舍的晃了晃依舊酣睡不醒的鄭小璇,接著道:“咱們鄭家,雖然不是什么頂尖的家族,卻也不能四處環繞著敵人。與其一個個的去剿滅,還不如引蛇出洞,讓他們都過來,這樣咱們斬殺起來,也可以理直氣壯。”
  “更何況,這樣一來,還可以給咱們家壯一下聲威,讓一些人知道,咱們離開鄭家,是他們最大的損失。”
  對于離開鄭家,鄭工玄的肚子里,同樣憋著一肚子的氣,他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不錯,咱們這次離開鄭家,損失的不是咱們,是他們鄭家。”
  鄭鳴雖然早就想好了托詞,但是此時看到自己老爹按照自己策劃的道路走,心中也松了一口氣。
  說實話,鄭鳴這次之所以不告訴鄭工玄,除了引蛇出洞之外,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趁著這個機會,大大的賺上一些聲望值。
  如果他恢復的事情傳播出去,那些本來應該過來找鄭家麻煩的人都不再來了,他鄭鳴還從什么地方去掙取聲望值。
  而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韓老等一批人被他打的七零八落,相信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夠傳遍整個鹿靈府,甚至會傳得更遠,而他的聲望值,也就……
  “爹,我們這是在哪啊?”睡眼朦朧的鄭小璇,這一刻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在看到鄭工玄之后,話語之中,就帶著一絲撒嬌的味道道。
  鄭工玄看著自己的愛女,心情極為爽利,他哈哈一笑道:“我們這是帶你出來看風景。”
  “唔,這黑漆漆的,有什么風景看的,人家先睡了。”鄭話間,又慵懶的閉上了眼睛。
  “走,咱們回家”鄭工玄朝著四周掃了兩眼,大手一揮。快速的漫步向前。
  鹿靈府一個精致無比的房間內,藥王閣的三少主,正在靜靜的欣賞著輕歌曼舞。
  幾個穿著清涼,而看上去卻有著六分姿色的年輕女子。不斷地在三少主的近前翩翩起舞,配合著輕柔的琴聲,一時間,讓人不知道是在何方。
  三少主的手中,拿著一個白玉做成的酒杯。整個人閃爍著一種雍容,一種居高臨下的雍容。
  當一個紅衣舞女,在他的身前,做出了幾個挑逗動作的時候,三少主很是隨意的抓起自己手邊的一把珍珠,直接扔入了那紅衣女子的衣衫之內。
  珍珠很滑,而紅衣女子穿著本來就清涼無比,這一扔,頓時無數的珍珠,掉落了下來。
  紅衣舞女很是心疼那些價值千金的珍珠。所以一邊跳,一邊捂著自己的衣服,希望那些掉落的珍珠,能夠少掉落幾個,但是她這般的動作,卻是惹得三少主再次哈哈大笑。
  拿起酒杯,輕輕的喝了一口,三少主的神色中,映出了一絲的猙獰。
  鄭鳴,今日就是你的死期。哼哼,要不是讓你活著實在是麻煩,就讓你看著我如何挑弄你的那個小丫頭。
  他作為藥王閣的三少主,別說在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就是在京城里面,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就算是一些真正的貴胄公子,也不會拒絕他的友誼。
  小小一個鄭鳴,他竟然敢拒絕自己的要求。實在是罪大惡極。
  韓老這一次,應該不會讓自己失望,心中念頭閃動的三少主,輕輕的拍了一下手,頓時一個干瘦的男子,快速的朝著三少主走了過來。
  “少主,您有什么安排?”那干瘦男子輕輕的躬身,小聲的朝著三少主問道。
  三少主對著干瘦男子一揮手道:“韓老回來之后,讓他立即來見我,對了,我讓你準備的院子準備好了沒有?”
  “回稟三少主,這院子,小的已經幫您準備好了,絕對讓你滿意。”干瘦男子的話語中,帶著諂媚。
  三少主點頭道:“這件事情你給我做好,我絕對不會虧待你,哈哈,過幾日,就有一批大掌柜的位置空下來,我看你可以去做。”
  干瘦男子的臉上,頓時升起了洋溢不住的笑意,藥王閣的大掌柜,那可是有著不小的權勢。他以往,對于這種位置,雖然窺視,卻覺得自己還要分都不少年。
  卻沒有想到,自從三少主替換了郭長老掌握此地的大權之后,自己的夢想,竟然就要實現了。
  干瘦男子是一個精明的人,所以他立即跪在地上,沉聲的朝著三少主道:“小的一定不會辜負三少主您的期望。”
  “恩,你先下去吧”三少主本來準備朝著干瘦男子叮囑兩句,畢竟此人也算是自己的心腹。
  但是正好,此時又一個穿著白色衣衫,看上去若隱若現的女子,輕輕的來到了三少主的身邊。
  一時間,三少主就覺得干瘦男子的臉有點討厭,所以他輕輕的揮動了一下衣袖,示意干瘦男子快點離開。
  干瘦男子對于自己的地位,竟然不如一個歌姬,心中不免升起了一絲小小的不爽。
  不過,這干瘦男子也只敢將這種不滿隱藏在心中,三少主的一句話,就可以決定他以后的榮華富貴,他哪里會因為這么一點事情,得罪三少主。
  將輕紗女子攬在懷中,三少主面帶笑容的享受著那女子的溫柔,而就在三少主玩的入港之時,干瘦男子快步的走了進來。
  已經有些火氣的三少主,頓時怒聲的道;“有什么事情?”
  “少主,是韓老他們發來的消息”干瘦男子這一刻,就覺得自己的腿在打顫。
  “啪”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干瘦男子的臉上,三少主的眼眸中,更是生氣了暴虐:“你這個垃圾東西,你就不知道變通一下嗎?”
  “韓老他們的消息,無外是滅了鹿鳴鎮,還有什么本少主不知道的?”
  干瘦男子沒有想到,自己剛得了三少主的稱贊沒有多久,竟然會被三少主如此無情的給打了。
  他雖然不敢得罪三少主,但是在這一刻,他的眼眸之中,卻升起了一絲的不滿。
  “三少主,要是一般的消息,小的也不敢來打攪您老的雅興,實在是……實在是這消息不一樣。”
  “那邊殘存的人說,鄭鳴……鄭鳴斬殺了韓老,而且還擊潰了聯盟,不少聯盟的強者了,都……都死了”
  干瘦男子說話間,將手中的信息遞給了三少主。
  三少主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聽到的是真的,他接過那紙條,就見歪歪扭扭的寫道:“韓老被鄭鳴所殺,聯盟不少武者死于鄭鳴之手。”
  這兩行字上,還有一些血跡,很顯然,寫這些字的人,也受了傷。
  “哈哈哈,韓老一定是給我們開玩笑逗本少主開心,鄭鳴一個廢人,還能夠怎樣韓老他們。”在鎮定了一下心神之后,三少主哈哈大笑道。
  干瘦男子也跟著笑,但是他從心中,卻對三少主升起了一絲的鄙夷。
  韓老是什么人,雖然他接觸的不多,卻覺得這個人不善于調笑,更何況,人誰會那自己的死亡來開玩笑。
  他覺得,這個消息,是真的,而且很真,但是對于一心巴結三少主的他而言,就算是三少主現在說天明了,他也不會說天黑著。
  三少主懷中的輕紗女子,再次用自己的胸膛去貼近三少主,可是哈哈大笑的三少主,這一刻卻沒有什么興趣。
  他的心中,此時只有剛剛接到的消息。
  和三少主相比,作為鹿靈府的掌控者,程家接到信息的速度,比三少主還要快。
  程輕靈一向有早睡的習慣,但是近日,她實在是有點睡不著,所以就拿了本書,在哪里斜躺著看起書來。
  “外面亂哄哄的,什么事情?”并沒有怎么將書看進去的程輕靈,隨口朝著丫鬟問道。
  伺候在程輕靈身邊的丫鬟,很是乖巧的說了一聲小姐我去看一看,然后就走了出去打聽。
  程輕靈將書放在桌子上,目光就落在了自己房間的沙漏上,此時已經接近二更天,那個橫掃鹿靈府的少年,恐怕已經魂飛魄散。
  希望,他臨死的時候,不要受到太多的折磨,那些人也能夠讓他死的像是一個英雄。
  程輕靈心中如此想,但是她的理智卻告訴她,她期望的這些,不一定能夠實現,因為那些人,絕對不會給鄭鳴如此好的死法。
  對鄭鳴,程輕靈并不覺得自己愛上了這個少年,但是她覺得,自己無論如何,也忘不掉這個敢于力戰四方的人。
  他究竟會怎么死呢?
  “小姐,那……那鹿鳴鎮有消息了。”丫鬟快步的從外面跑進來,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急促。
  “消息,什么樣的消息?”程輕靈從椅子上站起來,急聲的問道。
  雖然這樣做,對于自己的身份,并不是太適合,但是程輕靈一時間,卻忘了這些。
  “,那鄭鳴的修為,好似恢復了,他自己一個人,在鹿鳴鎮前,單人獨劍,誅殺了上百九品的武者,將那些進犯鹿鳴鎮的人打的四散奔逃。”
  丫鬟的話剛剛說完,程輕靈就輕輕的搖了搖頭道:“你呀你,連編一個謊話都不會,那鄭鳴用的,明明就是一柄火龍槍,怎么他又用起劍來。”
  “小姐,我沒有撒謊,董護衛真的是這樣說的”丫鬟跪在地上,滿是委屈的道。
  對于伺候自己的丫鬟,程輕靈很是寬厚,她擺了擺手道:“你呀,就是做事不用腦子,這樣吧,你去找董護衛再問一下,究竟是什么個情況。”
  “這個董護衛,竟然敢糊弄我,看我不給廚房的,讓她別理這個不老實的家伙。”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