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1 引蛇出洞(刺激)

夜越來越深,可是鹿鳴鎮的氣氛,卻越來越緊張,甚至有人低聲的罵道:“這些狗雜種,還不來,難道非要老子等人請他們過來不成。”
  對于這種罵聲,大多數人聽了都是不言語,畢竟大多數人的心中,都有那么一絲的不安。
  終于,在這不安中,他們聽到了一陣馬蹄聲。伴隨著這馬蹄聲,一些人就將手中的弓弩扣好。
  既然是拼命,拼死一個是一個。可是還沒有等他們將弓弩放出,那馬匹上的人就已經沉聲的道:“將門打開,是我鄭驚人回來了。”
  護衛隊的隊長鄭大力對鄭驚人很熟,他看到鄭驚人沖了過來,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驚詫,隨即就是狂喜。他知道,鄭驚人被鄭工玄以搬救兵的名義派了出去,現在鄭驚人回來了,是不是說,家族已經派來了救兵。
  雖然他并不怕死亡,但是沒有人愿意死,現在有救兵,那鹿鳴鎮說不定就能夠保得住:“驚人少爺,是不是家族發救兵了?”
  鄭驚人對于鄭大力的問題,回答的很干脆,他沉聲的道:“是啊,快開門,讓我進去。”
  鄭大力當時就讓人打開了寨門,可是他看著鄭驚人后面空蕩蕩的一片,疑惑的道:“救兵呢?”
  “你瞪著大眼睛看什么呢?我不就是救兵嗎?”鄭驚人一指自己,大聲的道。
  鄭大力一愣,隨即用力在鄭驚人的身上捶了一下,臉上也多了一絲的笑意。
  “大力叔,我不跟你多說了,現在我去看看鳴少。”鄭驚人能夠感受到鄭大力的善意,他朝著鄭大力一笑。鄭重的道。
  鄭大力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為難之色。
  這神色看到鄭驚人的眼中,讓鄭驚人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他雙手直接拽住鄭大力,眼眸中充斥著激動的道:“大力叔。鳴少他怎么了?”
  “驚人,你先放開我的領子,那個……那個鳴少已經在天黑之前,被大金帶出了鹿鳴鎮。”
  鄭大力說到最后,聲音就有點低。這個低,并不是因為他的衣領被鄭驚人給拽住,而是因為,他覺得此時。實在是有點對不起鄭驚人。
  鄭驚人慷慨撲死而來,可是鄭鳴已經走了,這讓鄭大力覺得,好似有點畫風不對。
  鄭驚人同樣愣了一下,不過他隨即笑道:“鳴少……鳴少走了也好,等他的修為恢復過來,也好給咱們報仇。”
  鄭大力點了點頭,他雖然也希望鄭鳴的修為恢復,他雖然也希望鄭鳴能夠在以后被給報仇,但是他心中清楚。鄭鳴那寸斷的經脈,不好恢復。
  “驚人,此時那些崽子還沒有來。你先離開吧,憑著你這匹龍鱗兇驢的速度,再加上你目標不大,應該能夠沖得出去。”
  對于鄭大力的提議,鄭鳴的心動了一下,他猶豫了片刻后道:“大力叔,不如咱們請工玄叔一起走?”
  “一起走,誰也走不了,驚人你什么時候。變的如此婆婆媽媽的!”鄭大力的目光變得無比的堅定道:“我是鹿鳴鎮的護衛隊長,就應該留在此地。
  從鄭大力的話語中。鄭驚人感到的是堅定,他清楚。在這個時候,自己說什么,恐怕也動搖不了鄭驚人的心思。
  就在鄭驚人心中念頭閃動的時候,陡然聽到有人喊道:“有人過來了,都準備好”
  伴隨著這一聲喊,鄭大力就好似一直拉滿的弓,他快步的跑到寨子的墻上,大聲的道:“弓手準備。”
  而就在這時,卻聽下方有人喊道:“兄弟們別動手,我是大石頭,奉了金爺的命令過來。”
  鄭大力知道這大石頭,乃是鄭大金的得力助手,也是跟著鄭大金送走鄭鳴兄妹的兩個下屬之一。
  他的心中一緊,心中暗自祈禱,心說可不要出了什么事情才好。
  “大石頭,你怎么跑回來了,二少爺和小姐呢,老爺不是說不讓你們回來了嗎?”
  鄭大力說話間,就從寨子上蹦了下來。
  鄭驚人也跟著下來,那大石頭此時雖然騎著一匹馬,整個人卻也氣喘吁吁,但是他的臉上,此時卻洋溢著興奮的笑容。
  “大力哥,大喜啊,二少爺他……他將那些來犯的人,誅滅打散了!”
  大石頭的話,讓鄭大力一愣。倒不是他沒有聽準,而是他根本就不相信。
  雖然鄭鳴以前很是不凡,但是鄭鳴這一次經脈寸斷,想要恢復,談何容易。
  更何況,就算是鄭鳴真的恢復過來,也不可能,如此快的將那些來犯之敵逐走。畢竟,那些來犯之敵,匯聚了晴川縣四周二三十個大小勢力。
  那些小的實力暫且不說,就拿瀚云寨而言,那可是不次于鄭家本家的實力,他們傾巢來犯,二少爺一個人怎么能夠將他們驅逐走。
  “你是不是發燒燒糊涂了,怎么說出這種不著邊際的話來,還不快點給說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個情況。”
  大石頭這時候,氣也喘的差不多,他大聲的道:“大力哥,我真的沒有說謊,二少爺的修為不但恢復了,而且更勝以前。他一出手,就用劍殺了好幾個九品武者。”
  “那四虎山的四個寨主,根本就沒有接下咱們少爺一劍,還有……還有那羅元浩,也傷在了咱們少爺的手上。”
  “現在少爺去追敵人了,大金哥正在收拾戰利品,他怕老爺擔憂,所以讓我過來報信。”
  一口氣說這么多的大石頭,大大的送了一口氣,可是還么有等他喘口氣,他整個人都被鄭大力給抓住了。
  “你……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鄭大力的聲音,到了最后,簡直就是用吼。
  對于鄭大力這種心情,大石頭心中理解,他當時就在現場看著,要不是二少爺那輕如驚鴻的對敵之法,他也不相信這就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這是我親眼看見的,那些王八蛋天才剛剛黑,就已經出現在了咱們寨前的小山坡,要不是二少爺將它們這些混蛋給擊殺了,你覺得他們為什么現在還不到。”
  就算是大石頭說的清晰無比,但是鄭大力還是問了三遍之后,才拉著大石頭朝著鄭家沖了過去。
  鄭工玄手中拿著一柄長刀,正在輕輕的擦拭,而端陽英則笑吟吟的坐在他的身邊。
  兩個人都沒有怎么說話,但是卻給人一種,一切都在不言中的感覺。而鄭大力沖過來,卻將這種氛圍給打破了。
  “大力,那些人來了嗎?”鄭工玄將手中的長刀輕輕的放下,淡淡的問道。
  “老爺,那些敵人來不了了,剛才大石頭說,二少爺已經在前面的山坡前,攔住了那些人。”
  還沒有等鄭大力的話說完,端陽英已經急切的道:“鳴兒怎么樣了?他……他怎么碰上那些人了!”
  鄭工玄的神色也是一變,以鄭鳴的情形,在鄭工玄看來,遇到那些人,真的是兇多吉少。
  “老爺,夫人,你們不用擔心,我剛才聽大石頭說,二少爺的武技已經恢復了,他不但誅殺了不少來犯之敵,而且還將那些來犯的人,統統都趕走了。”
  鄭大力的聲音有點顫抖的道:“咱們……咱們鹿鳴鎮,這一次保住了。”
  “你說什么?你在說一遍,鳴兒的修為,真的恢復了!”鄭工玄一下子抓住鄭大力,聲音帶著一絲的顫抖。
  鄭大力鄭重的點了一下頭,他剛才就是這么對付大石頭的,沒有想到,鄭工玄這么快就用這一手對付他。
  不過他的心中,此時卻充滿了歡愉。在三確定了之后的鄭工玄,帶著鄭大力以及十幾個護衛隊,就快馬加鞭的朝著小山坡的方向沖了過去。
  當他們到達小山坡的時候,鄭鳴此時懷中抱著鄭小璇,正騎著一匹駿馬,準備回轉鹿鳴鎮。
  那些還沒有熄滅的火把下,照耀著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尸首,這些人,鄭工玄認識不少。
  銀鉤賭坊的大管事,還有四虎山的幾個當家,以及附近一些實力的頭腦。
  以往,這些人對鄭工玄來說,也算是一方的巨頭,可是現而今,他們都死的不能再死。
  一劍封喉,他們的死法,都是一劍封喉,而跟在鄭鳴后面的李小朵手中,此時正抱著一柄長劍。
  “鳴兒,你的修為真的恢復了?”鄭工玄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的懷疑。
  “父親,我雖然受了傷,但是幸好傅姐姐的手里面有恢復經脈的丹藥。”鄭鳴抱著鄭小璇,臉上神色不變的撒謊道。
  雖然他不愿意在自己父親面前撒謊,但是那英雄牌實在是太詭異,與其說了自己老爹還不相信,還不如將事情都推到傅玉清的身上。
  鄭工玄頓時一喜,他呵呵笑道:“看來以后見到了玉清,我還要好好的感謝一下她。”
  說到此處,鄭工玄朝著鄭鳴一瞪眼,嗔怪道:“既然你有恢復的丹藥,為什么不將這個消息,告訴我和你母親?”
  鄭工玄這個時候的責備,可是真心的,他這些天,可是不知道緊張了多少次,現在兒子明明已經恢復,竟然不告訴他,讓他很有點惱火。
  “爹,你要是知道了我恢復的消息,又怎么能夠誘使這些家伙來咱們鹿鳴鎮?”(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