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40 兩條路

至于韓先生,羅元浩的心頭對于韓先生也多了不少懷疑。【】以韓先生的武力,怎么可能和鄭鳴對了一掌,還和鄭鳴平分秋色,這韓先生,是不是要借鄭鳴的手,除掉自己呢?
  可是這種懷疑,瞬間就從羅元浩的心中消除了,倒不是說他相信韓先生,而是因為,這種事情,已經不用懷疑了。
  在刺傷了自己之后,鄭鳴手中的劍,并沒有立即在朝著其他人斬去。
  此刻的鄭鳴,就好似一個幽靈,踏著詭異的步伐,從四五個九品高手的圍攻中沖過,來到了韓老的身前。
  那韓老雖然修為不錯,在鄭鳴撲來的剎那,更是凌空朝著鄭鳴擊出了二十多掌。
  可是,鄭鳴手中的劍光,卻詭異無比的,直接刺破了韓老章法的防御,劍光從韓老的脖頸之處略過。
  這一劍很快。
  而伴隨著這一劍,韓老就無聲無息的倒在了地上。對于那些圍攻鄭鳴的武者而言,韓老的死,可以說是給他們本來就恐懼的心,壓下了最后一根稻草。
  “跑啊!”不知道誰大喊了一聲,然后四散奔逃。
  很多時候,上千人手,只要指揮得當,就算是六品武者,也可以拼上一拼。
  特別是現而今,這上千人守之中,還包括兩個八品的存在。但是一旦人心散了,四散奔逃,那么上千人,就和一千多胡亂跑的豬沒有什么大的分別。
  鄭鳴的劍,快如電光,而他誅殺的對象,更是那些九品武者,基本上,只要是九品以下,他就輕輕放過。
  這一次接近二十多個大小勢力的聯手,可謂是匯聚了近百的九品武者,但是現而今,這些九品武者。就好似生恐自己跑得慢,死在瘟神的手中。
  逃逃逃!
  四散奔逃,也只是一刻鐘的功夫,上千的隊伍。已經逃的一干二凈,接著四散落地,卻沒有滅掉的火把的光芒,可以看到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上百尸體。
  這些尸體,要說相同之處。也不是沒有。他們的相同之處有兩點,一點就是修為不低,差不多,這些人都有九品的修為。至于第二點,則是這些尸首大多都是死在了一劍封喉之下。
  鄭大金的嘴巴張的大大的,他不是沒有見過殺戮,但是現而今這種快捷無比的殺戮,卻讓他一時間有點接受不了。
  他雖然只是一個十一品的武者,但是他該有的眼力還是有點的。在他看來,這不是一場比斗。這根本就是一場殺戮。
  一場獅子對羊群的殺戮,一場沒有太多抵抗的殺戮。
  自己家二少,并沒有使用出什么驚天動地的武技,比如那些一品高手一劍之間,可以削平一座山頭之類的絕世的手段。鄭鳴施展的手段,甚至沒有超出九品武者的范疇。
  只不過,鄭鳴的劍法太快,快的讓人來不及應對,這才殺的那些來犯之敵,沒有還手之力。
  鄭鳴的身影。此時已經不知道去了何處,但是有一點鄭大金卻清楚,那就是自己家二少爺,這一次絕對沒有危險。
  鄭鳴此時。正在追逐著羅元浩,作為瀚云寨大寨主的羅元浩,此時就好似一個落荒而逃的喪家之犬,狼狽無比。
  特別是他肩膀上的那一劍,更是讓他難以提聚身上的內氣,所以他修為雖然強。可是跑的速度,并不是太快。
  從一個山坡跑到另一個山坡的時候,羅元浩就覺得自己的腳下有點發軟。可是他不敢休息,畢竟鄭鳴那個魔星,還不知道現在在何處。
  一千多人,被一個人追殺的四散奔逃,這種情況,羅元浩以往不是沒有遇到過。
  但是那個時候,追殺者都是絕代的武者,而現在這個追殺者,羅元浩不知道怎么形容。
  雖然現在還不是,但是這個人以后,一定會晉身絕代強者之列。
  這個念頭,在羅元浩的心中一經升起,羅元浩就越發多了幾分的肯定。
  “羅寨主,您這是要往哪里走。”淡淡的聲音,在羅元浩的耳邊響了起來。
  聽到這聲音,羅元浩猛的朝著前方看去,就見在自己十丈遠的地方,鄭鳴正淡淡的看著自己。
  手里面持著一柄長劍的鄭鳴,此時看上去,就好似一個充滿了殺戮氣息的魔神。
  羅元浩艱難的舉起自己手中的斬馬刀,雖然他知道,自己絕對不是鄭鳴的對手,但是他絕對不愿意引頸就戮。
  “鄭鳴,真沒有想到,你修為不但恢復,而且劍法還這等的厲害。今日能夠死在你的手中,我羅元浩也算是死的不怨。”
  鄭鳴淡淡的朝著羅元浩掃了一眼,這才道:“今天,你本來應該必死。”
  “但是我看在你說的話語,還算是有些良心的份上,再多給你一條路,只要你能夠歸附于我,我可以饒你不死。”
  歸附,羅元浩的神色不由的動了一下,他雖然不是怕死的人,但是人活著總比死了的好。
  而鄭鳴這樣的主人,實際上也不辱沒他羅元浩。
  “鳴少能夠不殺我,我自然愿意歸附,只不過鳴少就不怕在下反復嗎?”再稍微沉吟了剎那之后,羅元浩鄭重的朝著鄭鳴問道。
  鄭鳴沒有回答羅元浩的問題,他只是用手輕輕的舉了舉自己手中的長劍。
  這個動作,讓羅元浩覺得,自己實在是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鄭鳴能夠放了自己,他同樣可以擊殺自己。
  所以他絕對不會擔憂這個。
  “屬下羅元浩,拜見二公子。”在稍微掙扎了一下后,羅元浩恭敬的跪在了鄭鳴的身前。
  鄭鳴點了點頭道:“好了,你既然歸附與我,那就快點收拾一下你們瀚云寨的人手,我不希望你們瀚云寨,在我這里表現出一副殘兵敗將的樣子。”
  說到此處,鄭鳴又目視著遠方道:“剛才我并沒有對你們翰云寨的下屬大開殺戒,你整頓好人手之后,就將銀鉤賭坊等各個實力,一一給我剿滅。”
  “三天,你能夠完成嗎?”
  如果是以往,羅元浩自然做不到,但是現而今,鄭鳴已經將銀鉤賭坊等實力的主事者殺的七七八八,憑借著他們瀚云寨的實力,將這些人殺干凈,實在不是什么大事。
  羅元浩在恭敬的答應一聲之后,就帶著自己的下屬快步的離去。而隨著羅元浩的離去,鄭鳴也快速的朝著鄭大金他們所在的山坡而去。
  此時,雖然鄭鳴走動之間,依舊有精氣從四面八方沒入鄭鳴的體內,但是一股深深地疲憊,卻在鄭鳴的身上升起。
  阿飛的快劍真意,施展出來,雖然暢快淋漓,但是這快劍真意施展的時間越長,消耗也就越多。
  這幾天,借助魔種的力量,鄭鳴重新修復了自己體內的經脈,那十條內勁的力量,更是完全恢復。
  可是這一場大戰,卻讓鄭鳴有一種體內勁力枯竭的感覺。
  之所以會如此,除了因為快劍真意,還因為在施展道心種魔**的時候,對內勁的額消耗。
  而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輝煌的戰績,鄭鳴覺得重點除了因為自己得到了阿飛的快劍真意之外,還因為自己的道心種魔**。
  道心種魔**的作用,除了快速的吸收天地之間的精氣,鄭鳴覺得更重要的是,透過這道心種魔**,可以讓自己完全掌握自己十丈之內的勢。
  正是這種對勢的掌控,讓鄭鳴在眾人的圍攻之中,可以輕松灑脫的躲過一個個攻擊,更夠將把握住對手的缺陷,從而一劍將對方誅殺。
  道心種魔**和快劍真意,在這一點上來說,是絕配。
  不過內勁的作用,對自己越來越小,自己還是要盡快破開丹田,化勁為氣。這樣,才能夠讓自己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沉思之間,鄭鳴已經來到了那殺戮的小山坡前,此時李小朵正懷抱著依舊在睡的鄭小璇,只不過李小朵的大部分精力,并沒有放在鄭小璇的身上。
  在李小朵的身前,正有一個雜物堆,這個雜物堆中除了一疊疊的銀票以及金銀之外,還有二十多本武學典籍。
  看到鄭鳴回來,李小朵的眼中,露出了了笑容,她朝著眼前的雜物堆一指道:“二少爺,這都是大金叔叔他們從那些尸體上找來的。
  鄭鳴沒有怎么在意那些金銀,對他而言,金銀并不重要,他更重視那些典籍。
  雖然被誅殺的那些人,武力也就一般,但是這些典籍對于鹿鳴鎮鄭家而言,卻作用不小。
  隨手拿起了一份典籍,就見上面寫著通心掌三個字,而這通心掌的級別,更是七品下等。
  七品下等,讓自己老爹他們修煉一下,倒也不錯。
  從李小朵的手中將依舊呼呼熟睡的鄭小璇接過來,鄭鳴笑著道:“一切都已經結束了,你叫給大金叔他們,咱們可以回去了。”
  鹿鳴鎮,此時已是緊張無比。鹿鳴鎮護衛隊的人,此時一個都沒有睡,他們一個個手持著長弓硬弩,隨時等待著拼命。
  對于這一次要來的對手,鄭公玄已經講得非常明白,他甚至已經放出話來,如果誰覺得太過危險,可以現而今就退出鹿鳴鎮鄭家。
  雖然,現在這些護衛隊的人手,因為鄭工玄的話,已經變的不是那么完整,但是就戰斗力上而言,確實增加了不少。
  畢竟,不怕死的漢子的聚集,本身就是一種戰斗力的提升。(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