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4)      完本感言(04-04)     

隨身英雄殺139 一劍縱橫

對于有功的人,三少主從來都不吝嗇賞賜。這鄭鳴本就是三少主的心頭刺,現而今他又恢復了修為,對于三少主的威脅也就更大。
  雖然,鄭鳴現在表現的實力,不是一般的強大,但是鄭鳴畢竟只是一個人。只要他的修為,沒有達到六品,那么,自己等人還是能夠殺的了他。
  畢竟,一個人的實力就算是再強悍,他的內氣,也會耗盡。
  更何況上百九品武者的聯手,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殺光我們,真是好大的口氣,鄭鳴,不要以為你恢復了修為,就能夠在我們面前耀武揚威,諸位兄弟,咱們一起動手,不信殺不了他!”
  什么是兇徒,就是在關鍵時候能夠拼命的人,韓老這番話一喊出來,頓時讓不少人心動不已。
  特別是銀鉤賭坊和瀚云寨的人,都是刀尖上舔血的兇徒,他們看到鄭鳴竟然還要殺光他們,這一刻也激起了兇性。
  “兄弟們,殺了鄭鳴,搶光鹿鳴鎮!”
  剎那間,伴隨著這喊聲,上百人朝著鄭鳴圍了上來。
  當鄭鳴斬殺了四虎山的四個統領的時候,躲在山坡上的鄭大金等人,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在他們看來,只要自己家少爺保持著這種威懾力,那么這些人就會乖乖的退去。
  可是他們沒有想到,自己家的少爺,竟然說出了要殺光眼前這些人,不給人家留一點退路的話。
  要不是被李小朵給壓著,鄭大金這個時候,就想要跑過去告訴鄭鳴,兔子急了還要咬人,二少爺您做事,千萬不要趕盡殺絕。
  “小朵,將我們快點放開,我過去幫二少爺解圍!”鄭大金的話語中,帶著哀求的朝著李小朵道。
  李小朵小手輕輕的揉著自己的衣襟。為難的道:“大金叔,我不能違背二少爺的話,您再等等。”
  “等,還能等嗎?你沒有看到。二少爺正在危險之中嗎,人家要是一擁而上,二少爺就算是修為再高……”鄭大金這話說到此處,就說不出來。
  因為,此刻的山下。一道劍光縱橫,鄭鳴的身形,更不斷的在人群之中走動。
  而伴隨著鄭鳴走動的,就是一個個性命的收割。
  “為四寨主報仇,金豹寨的兄弟們沒有孬種!”
  “五當家,您不能死啊,咱們兄弟可是說好了,一起去鹿靈府逍遙快活的!”
  開始,只是有一兩個悲憤的聲音,但是半刻鐘之后。這種悲憤的聲音,就越加的響亮。
  猶如游魚一般的鄭鳴,只是片刻功夫,就已經斬殺了二十多個武者,而且這些武者,還都是九品級別的存在。
  韓老和羅元浩兩個八品武者,一直都沒有動手,他們的意思很明顯,是準備尋找鄭鳴的破綻,好給鄭鳴最為凌厲的一擊。
  不過他們越看鄭鳴的攻擊。臉上的神色,就變得越加的難看。
  本來,鄭鳴的快劍,已經給他們了巨大的震撼。可是隨著鄭鳴那詭異身軀不斷的在人群之中游走,他們兩個人的震驚變的越加的多了幾分。
  怎么可能?
  雖然在數十人的包圍圈內,但是鄭鳴,卻詭異無比的,能夠每一次都踏在眾人圍攻的空隙之處。
  他這不是身法,韓老和羅元浩心中雖然生出了無數的詞語。但是一時間,他們真的無法形容這種詭異。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掌控著戰場的節奏!”韓老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的不敢相信。
  羅元浩也不敢相信,可是眼前的一切告訴他,韓老說的一點都沒有錯,所有的節奏,此時的都在鄭鳴的掌控之中。
  而那些正在和鄭鳴拼命的人,他們都是在鄭鳴的節奏下,不斷地被鄭鳴收割著性命。
  “韓老,這鄭鳴的修為……”
  韓老沉吟了剎那,這才沉聲的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此時的鄭鳴,還沒有破開丹田。”
  沒有破開丹田的意思,就是鄭鳴還沒有成為九品,一個還沒有達到九品,就如此強悍的存在,如果一旦讓鄭鳴突破九品的話,那他該是何等的強大。
  “此子不可留!”韓老沉吟了剎那,接著道:“羅兄,現在他沒有破綻,咱們就要給他制造破綻。”
  “等一下,羅兄用自己的最強的攻擊出手,讓這鄭鳴露出破綻,然后再由我給他致命一擊。”
  “只要這次斬殺鄭鳴,我們藥王閣,對羅兄必有重謝。”
  對于斬殺鄭鳴,羅元浩的心中,同樣有一絲的迫切,他稍微沉吟了瞬間,就重重的點頭道:“如此甚好。”
  作為八品高手,羅元浩同樣有羅元浩的眼力,他就好似一個獵鷹,僅僅的盯著鄭鳴。
  雖然,他找不到鄭鳴的破綻,但是正如那韓老所說,他的目標,是給鄭鳴制造破綻。
  所以,在鄭鳴的劍光,再次收割了幾個生命的剎那,他整個人就好似一只雄鷹,朝著鄭鳴重重的撲下。
  伴隨著這一撲,那斬馬刀更是勢若千鈞的朝著鄭鳴站落下去。
  “一刀斬岳!”
  雖然這一刀,比不過程一刀的卷云刀,但是這一刀隱含的刀芒,卻超過了程一刀。
  畢竟從內氣的深厚程度而言,羅元浩是超過程一刀的。
  當這一刀斬出的剎那,羅元浩就感到被他這一刀籠罩的鄭鳴,簡簡單單的朝外斜跨了一步。
  這一步看似簡單無比,但是羅元浩卻難受之極,因為他感覺到,鄭鳴一步跨出之后,他的刀光,對鄭鳴的威脅,最少減弱了三分之一。
  就好似鄭鳴一步,準確無比的跨在了他最薄弱的地方。
  鄭鳴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能夠一步之間,就找到自己最為虛弱的地方,這不應該啊。
  莫非是他誤打誤撞,可是想到鄭鳴剛才在圍攻之中那妖孽的表現,羅元浩就覺得,這絕對不是一個偶然。
  而此事不是偶然,那就只能說這件事情是必然的,想到鄭鳴竟然有如此妖孽的戰斗意識,羅元浩的心頭就是一緊。
  可是此刻的他,已經是箭在弦上,根本就沒有躲避的可能,所以他還是強行御使著自己的刀光,朝著鄭鳴站落下去。
  而就在這一刻,鄭鳴手中的長劍,也遞了過來,這一劍,快如驚鴻!
  而且,這一劍刺來的剎那,羅元浩竟然有一種看不清楚的感覺,快,實在是太快了。
  鄭鳴的快劍,絕對超過了六品武技,甚至,這應該是一門五品的武技。
  羅元浩的刀,雖然離鄭鳴只有三尺的距離,但是羅元浩心中卻很清楚,如果要是任由自己的刀光和鄭鳴的劍比快的話,那么這一次輸的是自己。
  雖然鄭鳴的劍出的晚,但是他心中很清楚,要是硬拼,最后死的一定是自己。
  所以,羅元浩絲毫沒有猶豫,就將自己的一刀斬岳硬生生的改成了守勢。
  他不愿意死,所以他要改攻為受!
  但是,就在羅元浩改攻為受的瞬間,那位一直好似一只鷹一般盯著鄭鳴的韓老,在這一刻,終于行動了。
  他就好似一只蒼鷹,從虛空之中撲下,他那烏黑的手掌,此時漆黑如墨,滾滾的內氣,在他的手掌上盤旋。
  通心掌,只要被這一掌打中,大多數人的后果,就是心臟被震裂,然后口吐鮮血而亡。
  羅元浩眼角的余光掃向正在一劍刺向自己的鄭鳴,這一刻,是他和韓老兩個八品的武者聯手,鄭鳴的招式,好似已經用老,躲閃根本就來不及。
  至于和韓老硬碰硬,羅元浩并不覺得鄭鳴可以占什么便宜,畢竟韓老的修為,是八品。
  八品的內氣,要是硬碰硬的話,鄭鳴絕對抵擋不住。
  可是就在羅元浩心中這個念頭閃動的時候,鄭鳴的拳陡然朝著韓老迎了過去。
  硬碰硬,這一拳,并不出乎羅元浩的判斷,因為鄭鳴這個時候,好似已經沒有了選擇。
  而一旦鄭鳴被韓老的掌力震傷,那么鄭鳴斬向自己的劍光,也要受到影響,將難以對自己造成什么傷害。
  羅元浩的心中欣喜不已,而就在羅元浩想著自己改在鄭鳴受傷之時怎么攻擊的時候,鄭鳴的拳,已經詭異的和韓老的手掌,重重的碰在了一起。
  鄭鳴的身軀,在碰撞的瞬間,朝著羅元浩倒了過來,但是這一倒,卻讓鄭鳴的速度更快。
  可是那本應該在和鄭鳴硬拼一掌之后,立即朝著鄭鳴追殺的韓老,在這一刻,卻陡然倒退了三步。
  施展了自己拿手的武技,在硬碰硬的情況下,韓老竟然沒有占到任何的便宜,這種情況,可以說完全出乎了羅元浩的意料。
  這怎么可能?可是事實是,鄭鳴的劍光,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在他來不及反應的剎那,劍已經刺入了他的肩膀。
  本來,這一劍,應該是刺入羅元浩的脖頸,這一點,羅元浩自己并不否認。
  可是,在這一劍要刺入他咽喉的時候,鄭鳴的手心震顫了一下,可以說,這一次是鄭鳴手下留情。
  要不然的話,就這一劍下去,就足以要了他羅元浩的命。但就是這樣,在鄭鳴抽劍后退的時候,羅元浩的神色,也變的難看之極。
  他雖然還有點再戰之力,但是他的心神,卻完全被鄭鳴這一劍給擊潰。
  可以說,他現在滿腦子的心思,就是有多遠,離鄭鳴多遠,而不是再和鄭鳴有任何的糾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