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8 血債血償

“你是在開玩笑嗎?”羅元浩朝著身后的眾人一指道:“我們這些人,你現在又能夠殺的了誰?”
  “你已經不是以往的鄭鳴,不過你是一個漢子,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你在這里自殺吧!我希望你能夠得到與自己身份相匹配的死法。【】”
  鄭鳴朝著粗豪的羅元浩笑了笑道:“本來,我這次準備將你們這些人統統殺光,但是你剛才的那些話,讓我覺得你還算是一個人物。”
  “也罷,今日,我可以饒你不死!”
  鄭鳴的話,讓羅元浩愣在了那里,如果不是他剛才聽得清清楚楚,他甚至以為自己得耳朵有問題,鄭鳴,他竟然說繞自己不死,這真是開玩笑。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鄭鳴了。
  小山坡上,李小朵站在夜空中,靜靜的看著下方的鄭鳴,她的眼眸中,充斥著信任。
  而鄭大金等人,此時只能抱著依舊在酣睡的鄭小璇,他們能夠聽到鄭鳴和羅元浩等人的對話,但是他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二少爺瘋了。
  “我的劍很快,殺光你們應該不難!”
  如果是劍帝金無神說說將你們殺光,那么此時的聯軍,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那就是引頸待戮!
  如果是心劍閣的閣主,說要將你們全部殺光,羅元浩等人,應該會四散奔逃。
  如果,說這話的是一個五品以上的強者,那么在場的人,說不定在反抗一陣之后,有規律的撤退。
  可實現而,說這句話的人,是一個在所有人眼中,都已經殘廢了的人,就算是他前些時候,橫槍立馬,不可一世。但是現而今,他在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個廢人。
  一個廢人,要殺光自己等人。
  這是一個笑話。所以,一時間,不但羅元浩在笑,就是那烏黑手掌的老者,眼中也露出了一絲的笑意。
  至于秦猛等粗野的漢子。更是笑的特別大聲,對于他們而言,這一刻,他們好似聽到了世間最好笑的笑話。
  可是,他們的笑聲雖然響亮,但是那抱劍的少年,卻依舊淡然無比,渾然沒有半點因為他們的大笑,而露出一絲的窘迫之意。
  于是,在少年的淡然中。所有的笑聲,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不少人的目光,更再次聚集在了少年的身上。
  少年的手中抱著一柄劍,神色淡然,目光平和。
  “既然他找死,就殺了他!”那烏黑手掌的老者,朝著身后一揮手道。
  一個九品的武者,從人群之中沖了出來,此人乃是四虎山的二當家過山虎滕鳴。
  滕鳴身材高大。手中的兵器,是一根重有二百多斤的獨腳銅人,他猙獰一笑道:“鄭鳴,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某家就送你上路。”
  在所有人看來,鄭鳴這個時候的狀態,別說九品的高手,就算是不如品的人,都能夠斬殺他。
  而這位四虎山的二當家,之所以如此急匆匆的沖出來。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殺死鄭鳴,從而樹立自己的威名。
  畢竟對四虎山這些不怎么入流的寨子而言,這也是能夠增加他們知名度的一個途徑。
  鄭鳴沒有吭聲,而那滕鳴好似生怕有人跟他搶,所以論起手中的獨腳銅人,直朝著鄭鳴的頭頂砸了下去。
  這獨腳銅人一百多斤,再加上滕鳴的內氣催動,這一砸,最少也要有近萬斤的力量。
  鄭鳴經脈寸斷,施展不了任何的力量,這一砸,鄭鳴的結局只有一個,那就是化成r泥。
  雖然很多人的心中,都收縮了一下,不忍心看到鄭鳴死的如此凄厲,但是更多的兇徒,卻是齊聲叫好。
  他們身上的兇性,讓他們很愿意看殺人,更何況,此時被虐殺的,還是一個前兩天還名震鹿靈府的天才少年。
  可是,就在那獨腳銅人要挨到鄭鳴的時候,鄭鳴終于動了,就見一道劍光,從鄭鳴的手中飛起。
  黑夜之中,這劍光,就好似在虛空之中打了一道亮閃一般。
  劍光一發既逝,要不是那道劍光讓人覺得太過耀眼,很多人都會覺得,這劍光根本就沒有發生一般。
  劍光過后,鄭鳴依舊抱劍而立,可是那本來勢若千鈞的獨腳銅人,卻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
  這還不算,伴隨著獨腳銅人的掉落,那滕鳴雙手抱著自己的脖子,眼眸之中,充斥著驚恐。
  他想要說話,但是他此時,已經說不出話語了,一滴滴的鮮血,從他的握著脖子的手指之間滑落。
  噗通!
  滕鳴巨大的身軀,直接撲倒在了地上,死了。
  在滕鳴死的瞬間,這有各方勢力組成的聯軍,一個個神色變得極其難看。雖然他們之中,不少人覺得自己的修為超過滕鳴,但是滕鳴畢竟死了。
  而且如此的快,如此的還不了手。
  一劍,只是一劍,滕鳴就死了,這可是一個九品高手,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在了在他們看來,好似一個殘廢的手中。
  “鄭鳴,你殺我兄弟,今天我要讓你血債血償!”充滿了怒氣的聲音之中,又有三個壯漢沖了出來。
  這三個壯漢,手中各拿著不同的兵器,但是他們卻有一個明顯的特點,那就是他們手中的兵器,都是重型兵器。
  巨斧,銅錘還有一柄閃爍著一尺刀芒的斬馬刀。
  “四虎山的其他三個當家!”看到出手的三人,有人驚聲的說道。而就在他們的聲音出口的剎那,又是一道劍光,從鄭鳴的手中沖出。
  劍光很快,快的讓人的眼睛都有點看不清楚,可是伴隨著這劍光,那四虎山的其他三個當家,也倒在了地上。
  夜風吹動,火把呼嘯,雖然有上千人,但是這一刻,這上千人都顯得靜寂無比。
  他們一個個目光之中,都帶著畏懼的看著那少年。
  這一刻,沒有人再將這少年當成一個廢物來看,不,在他們的眼中,這少年簡直就是一個魔王。
  一個正在收割著人性命的魔王。
  “你的經脈恢復了,這……這怎么可能?”羅元浩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驚訝。
  要知道,在整個鹿靈府,經脈寸斷這種傷,可以說根本就沒有治療的可能,可是現而今,鄭鳴竟然能夠出劍。
  這讓在場的人,都有點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但是四虎山的四個當家,卻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擺在他們的面前。
  鄭鳴沒有回答,而他那柄劍,卻依舊被他抱在懷中,好似和剛才沒有任何的區別。
  “下一個誰來?”
  鄭鳴的目光,從一眾人的眼前掠過,冷聲的問道。
  沒有人回答鄭鳴的問題,就算是那作為頭領的瘦削老者韓老,此時也不敢吭聲。
  他雖然能夠殺死四虎山的四個頭領,但是他自覺自覺絕對做不到一如鄭鳴那般輕松隨意,所以此時,他的心中,對鄭鳴存在這一絲的畏懼。
  一絲來自心底的畏懼!
  至于其他九品的武者,此時更沒有出頭的想法,畢竟,他們之中,就算是有人自覺比四虎山的人強一些,卻也強不了多少。
  四虎山三個頭領聯手,都死在了鄭鳴的手中,他們這些人,又算得了什么。
  夜風呼嘯,天地一片靜寂,那有上千人馬組成的聯軍,此時連大氣都不敢吭一聲。
  本來,這些人準備到鹿鳴鎮大殺一場,可是現而今,他們才發現,那本來已經被他們看做沒有牙的老虎,現在不但重新生出了更加鋒利的牙齒。
  而且這只老虎,還生上了翅膀。
  “兄弟們,一起上,他就一個人,耗死他!”終于,一個人的聲音在人群之中響了起來。
  這個說話的人,是銀鉤賭坊的瘦子,他是這次銀鉤賭坊的負責人,不過在喊出這句話之后,瘦子并沒有向前,反而朝著后面躲了躲。
  可是,就在瘦子喊出這一句的時候,鄭鳴的身軀,已經魔魅般的,朝著那瘦子直沖而去。
  還沒有等那瘦漢子揮動自己手中的刀,本來被鄭鳴抱在懷中的長劍,已經猶如一條電光,朝著那瘦子斬了過去。
  劍光快如驚鴻,只是一瞬間,那瘦子的勃頸處,就多出了一道細細的裂痕。
  瘦子的眼眸之中,充斥著恐懼,但是他卻是一點聲音,在這一刻,也發不出。
  “鄭鳴,這一次我們認栽,我們金豹寨的人,現在就離開。”當鄭鳴再次輕如飄葉般的出現眾人的面前時,終于有人撐不住的喊道。
  雖然這種話,很是丟面子,但是對于金豹寨那位黑胖的大當家的話,卻沒有人生出譏諷的意思。
  只是出了三劍,就已經誅殺了五個九品強者,鄭鳴的強悍,已經讓太多人感到心寒。
  鄭鳴看著那些面露懼意的人,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冷漠,他將手中那柄算不得寶兵的長劍輕輕的晃了晃,淡淡的道:“我已經說了,要殺光你們的。”
  這句話,讓在場的人一陣的心寒。
  不少人這一刻的目光,都朝著那位韓老看去,畢竟韓老是他們推舉的領袖,現在已經退無可退,所以這些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韓老。
  韓老此時的神色,不但沒有恐懼,甚至他的眼眸之中,生出了一絲的興奮之色。
  不過,韓老此時的神色,就是興奮之色,對于韓老而言,本來殺死鄭鳴,也就是一件小功勞而已。
  可是現而今,鄭鳴如此的強橫,那么再替三少主殺死鄭鳴,那就是一件大大的功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