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7 快意恩仇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也不知道是誰,打傷了鄭鳴,但是現在,整個鹿靈府,希望鄭鳴死的人,真的很多。”
  說話間,鄭中望從自己的手中拿出了一封信,輕輕地遞給鄭庸恩道:“知道我為什么遵從太上的指示,不理會鹿鳴鎮的事情嗎,這是藥王閣以及幾個八品世家給咱們的警告!”
  “不要自誤啊!”
  鄭庸恩打開那封信,就見上面用血紅色寫著四個大字不要自誤!
  這是警告,這是藥王閣等實力對鄭家的警告,警告他們不要動彈,在這個警告下,不論是鄭中望如何想的,他都要為了鄭家,不救援鹿鳴鎮。
  而這幾個家族的帖子,同樣說明了一點,那就是這一次,去往鹿鳴鎮的人,將是無比的強大。
  甚至強大到,可以將他們晴川縣鄭家,給一舉吞下去。
  “現在,應該還來得及將驚人追回來。”鄭中望看著鄭庸恩,低聲的說道。
  “讓他去吧!”鄭庸恩沒有猶豫,但是他的手,在顫抖!
  在鄭驚人躍驢出晴川縣城的時候,整個晴川縣都知道的消息,有說傻的,也有敬佩的,但是總的而言,對鄭驚人表示敬佩的人,還是占據了多數。
  晴川縣,今夜大部分人注定無眠。
  和大長老家在祖廟祭祀不一樣,二長老和三長老的下屬,在三長老的家中飲酒高歌。
  只不過,在這些歡笑的身影之中,沒有鄭瑾斌的身影,他在修煉,他沒有心思,參加這種無聊的事情。
  但是,三長老的府邸,今日卻是歡樂不已。
  而鹿靈府城,此時關注這件事情的人,同樣不少。對于他們而言,一個鹿鳴鎮被滅。算不了什么。
  整個鹿靈府,光鎮就一千多個,這些年來,被兇匪洗劫了的鎮子,也不知道有多少。
  一個鹿鳴鎮,被洗劫沒有什么,之所以能夠引起如此多人重視。是因為鄭鳴。
  那個橫掃鹿靈府無對手,猶如天驕一般出世的少年。本來,不少人都預測,這個少年就算是難以破開丹田,成為獨霸一方的人物,卻也能夠成為鹿靈府中一個不容小視的存在。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在被那頭黑牛襲擊了之后,這個少年,就經脈寸斷。變成了一個廢人。
  沒有人認為,鄭鳴的傷勢,是因為一個黑牛弄成的。所有人都覺得,鄭鳴之所以落到這步田地。是因為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甚至有人覺得,是有七品以上的人物對他動手。
  程輕靈坐在水榭前,輕輕的談著古箏,美妙的箏聲幽幽,很是給人一種脫俗的感覺。
  “丫頭,你的心亂了,這個時候,還是不要再彈了!”淡淡的聲音之中,程家那個老姑婆走了出來。
  程輕靈從自己的位置上站起來。恭敬的朝著程家的老姑婆行了一禮道:“您說,今夜他會不會死?”
  “生生死死。本來就是那么一回事。”程家的老姑婆道:“他得罪人不少,要是修為沒有被廢,自然招惹他的人少,但是現而今,光憑他們一個鹿鳴鎮,只有死路一條。”
  “天地無情,多少英俊年少,最終還是葬身在刀兵之下,成為了路邊的枯骨。”
  這句話說完,程家老姑婆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緬懷之意。不過她畢竟經歷的事實多了,隨即轉移話題道:“丫頭你和那鄭鳴,也只是點頭之交,能夠讓人絆住他大哥,不讓他大哥回鹿鳴鎮,已經是對得起他了。”
  程輕靈沒有想到,自己偷偷做下的事情,竟然會讓這位老姑婆知道的一清二楚。
  就在她臉色羞紅,不知道該說什么為好的時候,程家老姑婆道:“這件事情,你沒有做錯什么。”
  “就算是傳出去,別人也只能說你丫頭俠肝義膽!”
  “姑婆,我覺得那鄭鳴,他不應該死在那里!”輕輕的咬著嘴唇,程輕靈輕聲的道。
  程家的老姑婆用手撫摸了一下程輕靈的頭發,笑著道:“丫頭,胡思亂想是沒有用的。”
  “要是那小子不得罪那么多人,我們程家救他一命也沒有什么,只不過前些時候,藥王閣來了帖子,咱們家里怎么都要給藥王閣個面子。”
  聽自己家姑婆提到藥王閣,程輕靈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絲的厭惡感,那個將自己打扮的好似孔雀一般的三少主,他的心中非常的不喜歡。
  在那位三少主的眼中,好似全天下的女子,都要任他予取予奪一般,真是讓人討厭。
  程輕靈嘆了一口氣,沒有在吭聲,她知道,沒有了半分價值的鄭鳴,家族絕對不會出半點力氣。
  更何況家族之中,支持程一刀的人不少,此次事件,程家沒有派人參與,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此時,鹿靈府府武院內,鄭亨整個人被粗牛筋幫著,七八個人正在看著他。
  鄭亨在掙扎,他在拼命掙扎,但是那粗牛筋綁的特別的緊,無論他如何掙扎,都難以掙脫。
  看著鄭亨的,是幾個三十六縣的子弟,他們面目之中,都帶著同情的看著鄭亨,其中一個輕聲的對鄭亨道:“亨哥,我們知道您的心情。”
  “但是您這個時候回去,沒有半點的用處,您還是聽兄弟們一句勸,老老實實的呆著吧!”
  “我相信您家里人,也不希望您這個時候,離開府武院,離開鹿靈府。”
  鄭亨沒有再掙扎,他的眼眸,卻變得通紅無比,他根本就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父親,母親,二弟,小妹,他們這一次真的是在劫難逃了嗎?
  策馬狂奔的聯軍,火把越加的明亮,而在這明亮的火把照耀下,他們看到了一個人。
  一個站在路邊,就好似看風景一般的人,只不過這個人正擋著他們的道,而且這個人的手中,還抱著一柄劍。
  一柄普通的劍,只不過現而今,沒有人去理會那柄劍,大多數人的目光,都落在那個人的身上。
  那個人,面容不是太英俊,甚至還帶著一絲的稚氣。但是看到這個人的面容,不少人的眼眸,都露出了一絲鄭重。
  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知道,這個人已經是沒有牙的老虎,這個人的經脈,已經寸斷。
  “哎呀,這不是鄭鳴嗎?哈哈,橫推鹿靈無對手,哈哈,您在這里,莫非是要以一人之力,阻擊我們這些大隊人馬,再完成一個傳說嗎?”
  夸張的聲音,從眾人的后面傳來,說話的人,是一個粗壯的漢子,他那夸張的話語,惹得四周一陣的哄笑。
  說話的人,大多數人不認識,因為這個人的修為,剛剛入品。
  不是入九品,而是剛剛入品,不過并沒有人阻止這個漢子,畢竟鄭鳴來的太詭異,有這么一個人蹦出來,讓他試一試鄭鳴的深淺也不錯。
  鄭鳴有點記不起這個人是誰了,不過好在這個人為了彰顯自己,所以不等鄭鳴問,就笑吟吟的朝著鄭鳴自我介紹道:“哈哈,看來二少爺是貴人多忘事,記不得我這個小人物,那我就再給二少爺自我介紹一下。”
  “鄙人秦猛,乃是銀鉤賭坊的管事,給二少爺您打過交道,您不會忘記了吧!”
  秦猛,鄭鳴暮然想起來,這家伙就是欺負李小朵他爹,要將李小朵拉回去還賭債的家伙。
  說起來,自己真的不應該忘記他,畢竟自己能夠啟動自己的英雄牌,還得感謝人家。
  一千多個聲望值啊!
  看到鄭鳴不吭聲,那秦猛接著道:“二少爺既然如此威猛,小的不才,就讓小的我先和二少爺過兩招,等以后和人吹噓的時候,也好給人說我和二少爺您過過招。”
  黑妖狐跟在羅元浩的身后,心中卻覺得有點不舒服,在她的感覺中,鄭鳴就算是現而今經脈寸斷,也不應該被一個無賴之徒,這般的污蔑。
  她忍不住要上前,她要阻止那個小混混再胡言亂語,可是就在黑妖狐準備站出去的時候,卻見托天金剛羅元浩一揮手,一個耳光重重的打在了秦猛的臉上。
  “滾一邊去!”
  羅元浩只說了四個字,但是這四個字,卻讓秦猛猶如狗一般的滾到了一邊。對于羅元浩,他雖然沒有打過交道,卻知道這是瀚云寨的老大。
  要想將他這種人殺了,簡直就和殺雞沒有任何的區別,所以,給秦猛九個膽子,他也不敢招惹羅元浩。
  銀鉤賭坊的頭領臉色雖然不好,畢竟打狗要看主人,但是羅元浩竟然當著他的面,打了他的下屬,這讓他覺得臉上有一點不好看。
  但是,無論如何,銀鉤賭坊都不敢得罪瀚云寨,畢竟瀚云寨的實力擺在那里,所以他只能狠狠的瞪了秦猛一眼。
  秦猛灰溜溜的溜走了,他本來想要羞辱鄭鳴一番,讓自己的名聲顯赫一點,卻沒有想到,竟然出了丑。
  “鄭鳴你在這里,莫非是想讓我們殺了你,然后不要侵犯你們鹿鳴鎮嗎?”羅元浩說話間,手指輕輕的伸出道:“你是一個好漢子,但是可惜,那鹿鳴鎮,我們一樣要拿下!”
  鄭鳴朝著羅元浩笑了笑,輕輕的搖了搖頭,然后用平靜無比的語氣道:“我來這里,是為了殺人!”
  “殺人”,這兩個字從鄭鳴的口中吐出,頓時讓羅元浩愣了一下,他不是沒有見過鄭鳴殺人,但是他不相信此時的鄭鳴,還能夠殺人!(未完待續。)
  ps:保底兩更。每50票加一更,老貓準備好了,月票砸的更猛烈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