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35 慷慨赴死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三少主點了點頭,隨即又好似想到了什么,朝著王掌柜道:“鄭家的人我不管,但是那個李小朵,你一定要給我看好了,敢傷了她一根兒頭發,回頭我拿你是問!”
  對于在自己的臉上狠狠地來了兩個耳光的李小朵,王掌柜雖然恨的牙根兒癢癢,卻也不敢多說。
  他拍著胸脯道:“三少主您放心,別說是一個小丫頭,就是鄭家的所有女人,小的也給您都弄好,保證讓您滿意。”
  三少主點了點頭,眼中露出了一絲陰毒的笑意。
  ……
  鄭公玄坐在書桌前,眉頭緊緊的皺著。而在他不遠處,站著的是一個消瘦的漢子。
  這漢子雖然相貌并不是他太出眾,但是整個人,卻給人一種精明強干的感覺。
  鄭大金,鹿鳴鎮鄭家負責情報的人,可以說很多時候,他的作用,比鄭大力的護衛隊都要大。
  只要是鹿鳴鎮上的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的眼睛,也正是他的隨時匯報,能夠讓鄭公玄牢牢掌握自己領地的變化。
  以往,鄭大金匯報的情況,雖然也有些棘手,但是這些情況還難不住鄭公玄,可是這一次,鄭大金匯報的情況,讓鄭公玄很是感到為難。
  因為敵人,實在︽︽et是超過了鄭公玄的估計。
  翰云寨、銀鉤賭坊、四虎山、金龍湖的水匪……,除了這些能夠叫的上號的人之外,叫不上名號的,還有十幾股。這些實力會聚在一起的話。別說鹿鳴鎮的鄭家。就算是整個晴川縣鄭家都抵擋不了。
  “老爺,我聽打入到四虎山的兄弟說,這一次負責召集的,是一個神秘的武者,這個人有八品巔峰的修為。”那鄭大金聲音低沉的道:“他們光武者,就上百人,絕對不是咱們鹿鳴鎮可以抵御的了的。”
  “我看,咱們還是向本家求援吧!”
  本家。自然是指的晴川縣本家。
  鄭公玄此時,心中已經將可以想到的辦法都想了,但是沒有一個辦法可行。
  畢竟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方法,都是假的。
  鄭公玄沉吟了剎那,手指輕輕的彈了一下道:“大金,你等一下,帶著夫人以及小鳴、小璇他們去鹿靈府找亨兒。”
  “那老爺您呢?”鄭大金跟隨鄭公玄多年,聽到鄭公玄這樣說,他的心中就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鄭公玄一笑道:“我作為鹿鳴鎮的鎮首。自當守衛鹿鳴鎮,更何況只要我死了。他們應該不會太為難鹿鳴鎮的百姓。”
  “好了,你不要說了,誰都可以離開,唯有我鄭公玄,絕對不能離開。”
  鄭大金的眼眸中,溢出了一絲的淚光,他清楚,在鹿鳴鎮的所有人中,逃生希望最大的,就是鄭公玄,畢竟,一個九品武者要是一心逃命,就算是八品的武者,也不見的能夠殺了他。
  可是,鄭公玄偏偏選擇了留下。
  他明白,鄭公玄這是要犧牲自己,除了給他們拖住一時的追兵之外,更是要保全整個鹿鳴鎮。
  他的心中,雖然有很多的不贊同,但是看著鄭公玄那堅定的眼神,到了嘴邊的話,還是說不出來。
  慷慨赴死!
  “老爺您既然要留下,就讓我也跟您一起留下吧!”手里端著一個碗的端陽英,臉上帶著一絲笑容的道。
  鄭大金朝著端陽英行了一禮,然后慢步走了出去,而就在他關門的時候,就聽端陽英話語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道:“我跟隨老爺你這么多年,你怎么能夠讓我走呢?”
  鄭大金在這一刻,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他知道,從今天之后,他恐怕再也難以見到這一對夫妻。
  他心中雖然難受無比,但是,他還是要將自己老爺交代的事情辦好。
  將鄭鳴和鄭小旋帶回鹿靈府,絕對不能出任何的差錯。在鄭大金看來,鄭小璇一個孩子,非常好哄,最難的是鄭鳴,這個一直被寄托了希望,但是現而今,卻成了一個殘廢的少年。
  但是當鄭大金來的鄭鳴的起要帶鄭鳴去鹿靈府的事情時,鄭鳴并沒有反對。
  鄭鳴甚至告訴他,讓他早一點帶自己走。
  笑吟吟的鄭鳴,讓鄭大金的心中非常的失望,要不是他的心中,早就被鄭工玄的威嚴所占據,他恨不得臭罵這個少年一頓。
  作為父親的鄭工玄,要不是為了鄭鳴,怎么會和家族決裂,而鄭家的危機,一半以上,都因為鄭鳴。
  他不相信,鄭鳴看不到鄭家的危機,可是在這種危機面前,這位二少爺在知道有逃走的機會,竟然連問一句自己的父母都不問,就高興的走,這讓他很失望。
  可是,就算是他的心中再不愿意,他也要將鄭鳴和鄭小璇帶走。
  因為,這是他答應了鄭公玄的事情。
  當太陽開始偏西的時候,鄭大金就來到了鄭鳴的小院,聲音之中少了恭敬:“二少爺,咱們可以出發了。”
  鄭鳴答應一聲,漫步走了出來,在鄭鳴的身后,跟著李小朵,而此時小丫鬟的手里,拿著一柄長劍。
  一并看上去,在鹿鳴鎮花上一百兩銀子就能夠買到的長劍。
  鄭大金看了一眼李小朵手中的劍,并沒有太放在心上,雖然他知道李小朵好似會點武技,但是他并不覺得此時的李小朵,能夠幫上什么忙。
  “二少爺,我已經讓人去接小小姐了,咱們在鎮外集合。”鄭大金說話間,邁步朝外走去。
  鄭鳴帶著李小朵,跟在鄭大金的身后,至于鄭驚人,在上午的時候,就已經被鄭工玄以送信的名義,派回到了晴川縣中。
  從一個地洞中,鄭鳴爬了出來,他發現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到了鹿鳴鎮的三里之外的平坡處。
  “大金叔叔,這條地道看上去時間不短了。”鄭鳴朝著四方掃了一眼,輕松的問道。
  鄭大金緊張的朝著四周掃了兩眼,這才應付的道:“是不少時間了,還是您爺爺時候挖的,只不過一直都沒有用到。”
  就在鄭大金說話的時候,又出來兩個精壯的漢子,他們一個人挾著看上去熟睡的鄭小璇。
  “走吧,咱們從這邊出發,天亮之前,應該能夠到鹿靈府。”鄭大金說話間,朝著前方不遠的小屋道:“二少爺,咱們需要在那里換一下衣服。”
  “換什么衣服,更何況趕夜路不好,咱們今日就在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回家。”鄭鳴的話語中,帶著一絲不容置疑的道。
  鄭大金這一刻,是真的懵了,鄭鳴這是要干什么,他不應該不知道,今天,應該是鹿鳴鎮最危險的時候啊。
  不過不論鄭鳴要干什么,鄭大金都不允許他胡鬧,他伸手朝著鄭鳴抓過去道:“二少爺,小的是奉了老爺的命令,所以還請二少爺您……”
  還沒有等他的手掌抓住鄭鳴,就被鄭鳴詭異的躲開,而鄭鳴那邊,卻朝著李小朵吩咐道;“將大金叔拿下,記住不要傷了大金叔。”
  李小朵答應一聲,在鄭大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嫩白的小手,就已經倒扣在了鄭大金的手腕上。
  被倒扣的鄭大金,在這一刻施展不出半點的力量。
  “二少爺,天黑之后,匪徒們就要攻擊鹿鳴鎮,咱們趁著他們偷襲之前離開,是最好的選擇。”
  鄭大金說道此處,有點要哭的感覺道:“您就算是不為您自己著想,也要給您父親想一下,您不能讓他的犧牲,白白浪費了啊!”
  “更何況,這里還有您妹妹,您要為她著想一下啊!”
  看著一副想要哭出來的鄭大金,鄭鳴在他的肩頭拍了一下道:“大金叔叔,今天,不會有人攻擊鹿鳴鎮。”
  “而且我給你保證,咱們絕對不會有事情。”
  說到此處,鄭鳴的身上,溢出了強大的自信,他朝著小山坡前的一片平地一指道:“他們過不了這個山坡。”
  鄭大金看著無比自信的鄭鳴,心中不知道什么滋味,如果此時的鄭鳴,還是以往的鄭鳴,那么,他絕對會相信鄭鳴能夠將那些來犯的賊人打散。
  可是現而今,鄭鳴已經不是以往的鄭鳴了。
  他經脈寸斷,他根本就沒有反擊的能力,他又怎么能夠對付得了反擊的匪徒呢。
  莫非,他準備用自己,換取鹿鳴鎮的平安,想到這里,鄭大金的心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的悲嗆。
  這一刻,他不知道該怎么勸鄭鳴!不,應該說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應不應該勸鄭鳴。
  他并不知道,此時的鄭鳴,心中卻充斥著無盡的殺意,他要將這些來犯之徒,統統的誅殺,他要將那些潛伏在鹿鳴鎮四周的威脅,用最暴虐的手段,直接處理掉。
  之所以沒有將他康復的消息,告訴鄭工玄和端陽英,就是怕一不小心透露了消息。
  他這次要做的,是一網打盡,而不是讓那些人心存顧忌,做了鳥獸散。
  金烏西落,天開始黑下來。這一夜,沒有月光,整個夜,都顯得無比的靜寂。
  而在這個夜剛剛出現的時候,一溜的火把,就猶如一條火龍般,從遠處蜿蜒而來,雖然還有三四里遠,但是那說話聲,卻已經順風飄了過來。
  沒有絲毫的掩飾,在所有人的眼中,失去了鄭鳴的鹿鳴鎮鄭家,就是一個口頭的肉,想什么時候吃,就能夠什么時候吃,想怎樣吃,同樣可以怎樣吃。
  走在火龍最前面的,是一個身穿著黑袍的老者,如果鄭鳴看到他,一定會認出來這個人!(未完待續。)
  ps:第五更奉上,雙倍月票期間,還望兄弟們多多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