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34 搧耳光就是撓癢癢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這位三少主的修為,鄭鳴一時間看不清楚,不過從三少主身后跟隨的幾個隨從那渾身上下透露的強悍氣勢來看,這些人最少有九品修為。
  其中一個看上去雙手烏黑的老者,修為更讓人難以猜測。
  只不過那老者只是淡淡的站在三少主的身后,絲毫沒有理會鄭鳴的意思。
  “你就是鄭鳴?”那三少主傲慢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漫不經心的道:“我看也不怎么樣嘛!”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鄭鳴有一種想要揍他的感覺,他不管這小子來家里是什么目的,隨意的道:“那說明你有眼無珠。”
  王掌柜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狂喜,鄭鳴這家伙不知道天高地厚,竟然敢得罪三少主,這一次,一定要讓你這小子永世難以翻身。
  “大膽鄭鳴,竟然敢如此和三少主說話,還不給我立即跪下,乞求三少主原諒。”
  王掌柜的吼聲一出,跟在鄭鳴身后的鄭驚人就冷聲的道:“我說鳴少,你家沒有養驢,怎么我剛才聽到了驢叫。”
  王掌柜的神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而跟在那位三少主身后的一個壯漢,則上前一步,準備對鄭驚人動手。
  “住手,我們是來談事情的,怎么好和人家動手。”那三少主故作文雅的道:“退下。”
  壯漢恭敬的答應一聲,就退在了一側,而那位三少主,則隨手在小院的一個凳子上坐下,然后懶洋洋的對鄭鳴道:“鄭鳴,我這次來,是要和你談一下那兩種藥的問題。”
  “據我們藥王閣的長老評估,你那兩種藥方的價值,是一萬兩銀子,我這次來。是要和你做一個了斷的。”
  一萬兩銀子,你在這里蒙誰啊,鄭鳴可是知道,自己當年拿著這藥方去和藥王閣郭長老交易的時候。那位郭長老可是愿意出兩億兩白銀。
  要不是自己堅持要分成,恐怕那位郭長老還要加價,這位一開口就是一萬兩銀子,還真是好大的口氣。
  這一刻,鄭鳴已經完全明白這位三少主是來干什么的。
  他懶洋洋的看著那位三少主。根本就沒有開口。
  那三少主看著鄭鳴的模樣,心中越加的不爽,他一生下來,就被人恭維,所有的人,都當自己的話是金科玉律。
  現而今獨掌一方,更是風光無比,就是一些大家族的宿老,對自己都是客客氣氣。這個鄭鳴,別說他現在已經是一個殘廢。就算是他不殘廢,自己也沒有將他放在眼中。
  他,螞蟻一般的人,也敢和自己在這里耍橫,真是不知道怎么死的。
  三少主很生氣,后果很嚴重,他本來這次只是讓鄭鳴將郭長老代表藥王閣簽訂的合約撕掉,但是這一次,他要鄭鳴什么東西都剩不下。
  “鄭鳴,你沒有聽到我們三少主的話嗎?”王掌柜手指著鄭鳴。厲聲的道:“你拿著普通的丹藥秘方,欺詐我藥王谷,實在是罪在不赦。”
  “幸虧我們三少主生性仁慈,這才不愿意跟你這種小輩一般見識。你要是識相,立即將合約交出來,這件事情還算是罷了,不然的話,別怪我們三少主不客氣。”
  鄭鳴朝著王掌柜瞄了一眼,冷冷的道:“你現在。立即給我滾,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不客氣,你又能夠怎么樣,莫非你還想揍我!”王掌柜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得意之色,他手在自己的臉上重重的拍了兩下。
  “來呀,揍我啊,我現在正覺得自己的臉有點緊,你來拍兩下啊!”
  “恐怕,你這個殘廢,現在連吃奶的力氣都沒有了,更不要說打人啦,哈哈哈!”
  王掌柜的笑聲還沒有完全笑出,他的臉上,就被人重重的擊打了一巴掌。
  這一巴掌很狠,直接一巴掌,打的王掌柜的嘴巴流血,而揮出這一巴掌的人,不是鄭鳴,也不是鄭驚人,而是一直怯怯的站在一邊的李小朵。
  在打出這一巴掌之后,李小朵的眼神之中,生出了一絲的慌張,不過隨即,她的慌張就變成了堅定。
  “你這個人既然臉癢癢,我這個丫鬟就幫你松松筋骨,你要是覺得還不舒服,我現在就給你再松松!”李到這里,努力讓自己做出一副兇巴巴的模樣。
  不過她雖然裝出了兇巴巴的樣子,但是她本人那原有的嬌怯摸樣,卻別有五分動人的顏色。
  那三少主看著李小朵的目光,頓時多出了一絲的渴望,就在他身后的壯漢準備幫王掌柜撐腰的時候,他一揮手道:“王掌柜,這位姑娘如此幫你,你還不道謝。”
  “怎么?要讓人覺得,咱們藥王閣的人不懂規矩嗎?”
  王掌柜被人揍了一個耳光,本來已經是怒發沖冠,可是此時聽到三少主的話,他的眼中雖然充滿了屈辱,但還是朝著李小朵拱手道:“多謝小姑娘幫我抓癢。”
  之所以如此的不要面皮,是因為王掌柜這一年受夠了氣,從一個執掌一方的大掌柜,變成最低等的伙計,王掌柜可是受了不少的苦。
  現在,自己重新飛上枝頭的機會來了,而他飛上枝頭最大的依仗,就是這位三少主。
  所以,就算是三少主說糞是好吃的,王掌柜也要將糞土給咽下去。
  李小朵對于這種情況遇到的少,一時間有點懵了,但是鄭驚人的嘴巴,卻是從來都不饒人,他嘻嘻一笑道:“那大掌柜的,要不然我幫你也抓一下啊!”
  雖然已經不要臉了,但是王掌柜的臉色還是通紅。他吶吶的退后一步,在三少主的身后停了下來。
  那三少主的目光從李小朵的身上收回,這才沉聲的道:“鄭鳴,你那兩個藥方的價值,我已經告訴你了。”
  “現在,我藥王閣本著一顆仁慈之心,不愿意給你計較這件事情,你將郭長老和你簽訂的合約拿出來撕了,然后將你從藥王閣提的一百萬兩銀子交還,我可以饒過你這一次。”
  要將自己那價值不知道幾個億白銀的合約撕毀,而且連自己已經提出來用的一百萬兩銀子還要還回去不說,他還擺出一副仁慈的模樣,實在是太他媽的讓人難受。
  “當人草一枚,回家煎服吧!”鄭鳴朝著三少主掃了一眼,淡淡的說道。
  當人草是什么?三少主都沒有聽說過,不過他從鄭鳴的神色之中,聽出了這句話沒有好意思。
  “鄭鳴,你不要自悟!”三少主聲音冰冷,帶著一絲威脅的味道道。
  鄭鳴朝著那三少主瞥了一眼,淡淡的道:“三少主您還是回家找一棵當人草吃下去,讓自己能夠過來說人話,然后在和我來談事情。”
  作為藥王谷的少主之一,三少主何曾讓人如此侮辱過,一時間他的眼眸之中,充斥著兇光。
  “鄭鳴,你不要自誤,你真的覺得,你靠上了心劍閣,就可以橫行無忌嗎?”
  “我告訴你,論起和心劍閣的關系,我比你深得多,你恐怕還不知道,心劍閣的副閣主,就是我姑姑!”
  “前些時候,我已經問過我姑姑,你和心劍閣沒有任何的關系,心劍閣也不會因為你,而向我藥王閣問罪,所以你現在老老實實的將合約拿出來。”
  “還有,這個小丫頭雖然兇巴巴的,但是少爺我看著好不錯,你再將這個小丫頭送于我,一切我都可以當成沒有發生過。”
  李小朵沒有想到,這個缺德的家伙,竟然要求自己家少爺將自己送給他,一時間那雙眼眸中,充斥著怒火。
  鄭鳴也愣了一下,他沒有想到,這個可惡的三少主,竟然在要他協約的時候,還要求帶走李小朵。
  雖然,在鄭家,李小多的身份是一個丫鬟,但是伴隨著這些天的接觸,鄭鳴差不多已經講李小朵當成了自己的家人。
  讓這個自己眼中的人渣將李小朵帶走,鄭鳴怎么會答應。他朝著那三少主掃了一眼,然后就蹦出了一個字:“滾!”
  三少主身后的老者,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烏黑的手掌,那意思是再明白不過,只要聽到三少主的一封吩咐,他立即就對鄭鳴他們動手。
  “好,鄭鳴,你竟然敢給我這樣說話,你會后悔的,我告訴你,你這樣做,不但保不住你手中的合約,而且還會給你的家族,帶來巨大的麻煩。”
  “因為,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三少主說到此處,朝著王掌柜等人一揮道:“既然他不不知道天高地厚,那咱們就回去看熱鬧。”
  說話間,那三少主就昂著高高的頭,漫步而去。
  鄭鳴看著離去的三少主,也只是冷冷一笑,不該得罪的人嗎?惹惱了爺,讓你知道知道,究竟誰才是不該得罪的人。
  “鳴哥,對于這種混蛋,咱們根本就不用理會他,只要他敢來,咱們來一個滅一個,來兩個滅一雙。”鄭驚人挽著自己的袖子,恨恨不已的說道。
  鄭鳴沒有吭聲,只是冷笑。
  而那三少主在王掌柜的陪伴下走出了鄭家之后,目視著王掌柜道:“我明日,不想再見到有什么鹿鳴鎮鄭家。”
  王掌柜重重的點了一下頭道:“三少主放心,現在想要吞下鹿鳴鎮鄭家這塊肥肉的人不少,小的這就讓人和他們聯絡一下,讓他們及早下手。”(~^~)
  ps:第四更奉上,如果兄弟們覺得夠爽,請月票支持一下老貓,后面追兵正緊,出差途中的老貓窮盡一切辦法,加更,能換來兄弟們的捧場么?只要您給力,老貓必定不會讓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