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33 你算老幾

divclass="kongwei"divclass="ad250left"
  divclass="kongwei2"divclass="ad250right"作為鹿鳴鎮的護衛隊長,鄭大力對于鄭工玄的決定,一向都是言聽計從,從不反對。∽↗∽↗,這一次,鄭工玄做出的退出鄭家的決定,鄭大力同樣感到痛快。
  可是痛快這兩個字,說出來容易,但是為了痛快,同樣要付出代價。
  就拿現在而言,他已經感到鹿鳴鎮最近的不正常,不只是一些鄭家的實力,開始對鹿鳴鎮進行封鎖,很多以往被鄭家壓制的實力都開始抬頭。
  比如,這銀鉤賭坊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鄭工玄突破成為了九品武者,但是光一個九品武者,還是不夠鎮壓那些動了異心的實力。
  更何況在鄭大力的估計中,這些異動的實力后面,還有不少鹿靈府家族的蹤跡。
  現在的鹿鳴鎮,雖然很平靜,但是這在不少人看來,就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就在鄭大力心中念頭亂動的時候,一匹赤紅色的坐騎,猶如風馳電掣一般的從遠處沖了過來。
  鄭大力經常騎馬,對于馬的速度很清楚,一看到這一如風馳電掣般的坐騎,他就知道此人駕乘的絕對不是普通的馬。
  這應該是一頭擁有兇獸血脈的坐騎,而能夠騎著這種坐騎的人,更不會是一般人。
  畢竟,十幾萬兩,上百萬兩的銀子,不是普通人可以付得起的。
  “鄭驚人,這小子的驢子怎么換顏色了!”面帶戒備之色的鄭大力,在看清楚策馬狂奔而來的人之后,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力叔,鳴哥怎么樣?”鄭驚人沖到鄭大力近前,聲音之中,就帶著一絲急迫的道。
  鄭大力看著鄭驚人身上的灰塵,知道他這一次奔跑的時間不短,但是此時,他很不愿意在這種地方,說鄭鳴的事情。所以他沉聲的道:“這里到府中只有兩步路,咱們到了府里面再說。”
  鄭驚人那本來就是精明透頂的人,聽鄭大力一說,頓時明白了鄭大力的意思。
  所以他快步的跟著鄭大力來到了鄭家。此時鄭家外面的護衛,也多了不少,整個鄭家,給人一種肅穆的感覺。
  鄭驚人對鄭家很熟,所以他再進了鄭家之后。就狂奔的跑向了鄭鳴的小院。
  可是還沒有等他進入小院,就被守在門外的丫頭李小朵給攔住了。
  “少爺說他想靜靜,誰也不見!”李小朵伸出雙手,將鄭驚人攔住,怯生生的道。
  鄭驚人翻了一下大小不一的眼睛,大聲的道:“小朵,你看清楚我是誰,鳴少別的人不見,我鄭鳴來了,鳴少也不見嗎?”
  “快點閃開。讓我看看鳴少在干嗎?”
  說話間,鄭驚人就準備將李小朵推開,卻被李小朵雪白的手掌詭異的一轉,反而抓住了鄭驚人的手掌,直接將鄭驚人給扔在了地上。
  “驚人少爺,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我……”李小朵看著被自己摔倒在地的鄭驚人,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哭腔的說道。
  而鄭驚人此時更加的郁悶,他很清楚,自己雖然剛才著急沒有防范。但是被李小朵這個丫頭直接扔在地上,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李小朵的手法太詭異。
  自己在被李小朵抓住的剎那,竟然覺得自己渾身上下的力量都提不起來。然后只能被李小朵一扔,扔到了地上。
  想到自己竟然敗在了李小朵的手中,鄭驚人的心中,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他從地上爬起來,哭喪著臉道:“李小朵,你哭什么。明明是你將少爺我摔倒,該哭的是我才對,那個……你讓我過去,讓我開導一下鳴少。”
  “可是少爺說……說現在誰也不見!”李小朵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選擇了堅持。
  “你這丫頭,腦袋怎么就這樣僵硬呢,你就不怕鳴少他想不開嗎,我是他最好的哥們,由我開導一下鳴少,嘿嘿,那鳴少就絕對不會想著做傻事。”
  鄭驚人做出了一副色急敗壞的樣子道:“你這丫頭,不會盼著你們家少爺不好吧!”
  要說最盼著鄭鳴好的,自然是李小朵,她聽鄭驚人如此一說,當時就有點急道:“驚人少爺,我現在最盼望的,就是我們家少爺能夠好起來。”
  “你……你進去看看那我們少爺吧!”
  鄭驚人看到李小朵躲開,當下快速的推門走了進去,不過當他進門的時候,就看到鄭鳴手里面那這個樹枝,正在小院里面,緩緩的揮動。
  緩緩這兩個字,鄭驚人覺得,用在鄭鳴此時的身上,真的不合適,因為他現在的動作,實在是太慢了,慢的都有點傷害緩緩這兩個詞。
  一個字是慢,兩個字是非常慢,至于第三個字,則是慢的猶如蝸牛一樣。
  這從進來到現在,鄭鳴手中的樹枝,也就是向前伸展了一點點,甚至還沒有伸展。
  鄭驚人在呆了一下之后,就快速的跑到鄭鳴的面前,一把將鄭鳴手中的樹枝奪了過來:“鳴哥,你可不要想不開啊!”
  鄭驚人說話間,兩個大小不一的眼眸中,忍不住流下了淚水,可是他沒有看到,就在他奪下鄭鳴手中樹枝的剎那,鄭鳴的眼眸中,迸發出了一絲殺機。
  而且伴隨著這殺機,四周一丈之內的空間,都好似變的壓抑了起來。
  鄭驚人沒有發現,李小朵此時雖然有些感覺,但是她根本就沒有系統的學過武技,所以她根本就不明白,鄭鳴四周的變化,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她看來,這只不過是自己胡思亂想太多了。
  “鳴哥,您……您不能這樣作踐自己啊,不就是經脈斷了嗎?經脈斷了,咱們自己想辦法就是,有什么大不了的!”鄭驚人抓住鄭鳴的手,整個人顯得無比的誠懇。
  鄭鳴的心頭,升起了一絲暖暖的感動,他輕輕一笑道:“沒事,我的經脈已經沒有事情了。”
  鄭驚人聽鄭鳴這么一說,先是一驚,隨即好似反映了過來道:“就是,鳴哥您根本就沒有什么問題。”
  “經脈算得了什么啊!這對您來說,跟本就不算是一個事。”
  鄭驚人的理解能力,讓鄭鳴直搖頭,不過他也理解鄭驚人的想法,就在他準備對鄭驚人進行進一步說明的時候,就聽有人大聲的道:“鄭鳴在這里。”
  話音剛落,就見一行人快步的走了過來,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矮瘦的男子,他看向鄭鳴的眼神,充滿了惡毒。
  對于這矮瘦的男子,鄭鳴的心中,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印象,就在他準備問一下這人是誰的時候,就見那人指著自己道:“三少主,他就是鄭鳴。”
  “嘿嘿,鄭鳴,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真是蒼天有眼啊!”
  這個人無論是從神色上,還是從話語中,都透漏著對自己深深的仇恨,只不過讓鄭鳴感到郁悶不已的是,他實在是想不起這位仁兄的名字。
  只不過看著這個人,鄭鳴隱隱約約的有點面熟,但是這一點面熟,實在是太少了,他印象中的人,沒有對上號的。
  “鄭鳴,你沒有想到吧?哈哈,你覺得我這一輩子都翻不了身,覺得我永遠都出現不在你面前,覺得你永遠都能夠高高在上,覺得……”
  這個人一開口,就有一種滔滔不絕的趨勢,鄭鳴朝著這人掃了一眼,最終道:“請問您是哪位?”
  這句話,一下子讓那本來就神情激動的矮瘦男子,變的更加的激動,他手指著鄭鳴,大聲的道:“鄭鳴,都這個時候了,你還裝什么?”
  “你覺得你裝不認識我,就真的不認識我了,你覺得你裝糊涂,一切都過去了。”
  “我告訴你,沒門,是你讓我失去了藥王閣大掌柜的位置,是你讓我受盡了屈辱,你……你竟然裝作不認識我,實在是無恥之尤!”
  藥王閣,王掌柜,鄭鳴一下子想起來了。不過他記憶之中,藥王閣的王掌柜,應該是一個矮胖的胖子,現在怎么變成了這種一陣風就能夠吹倒的瘦子。
  不過不管他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鄭鳴都沒有怎么將這位王掌柜放在眼中。
  他笑吟吟的對王掌柜道:“王掌柜,你別覺得我是裝作不認識你,我是真的不認得你了!”
  “套用一句話,記恨我的人多了,我真不記得你算是老幾了!”
  鄭鳴這一句話,讓本來就氣憤不已的王掌柜,更氣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就在他怒氣沖天的想要和鄭鳴理論的時候,就聽他身后有人道:“王掌柜,咱們來這還是辦正事。”
  “三少主說得對,咱們來這里,辦正事。”那王掌柜的瘦臉,瞬間綻放出了笑容,他恭敬的跑到那說話的年輕人面前,鄭重的朝著鄭鳴道:“鄭鳴,還不過來拜見,這位乃是我們藥王閣的三少主。”
  三少主,鄭鳴凝眸朝著那位三少主看去,就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正一臉傲然的看著自己。
  如果說這男子的長相,倒也并不丑陋,甚至男子的模樣稱得上英俊,只不過這男子的神色,讓人很是有些不舒服。
  他的目光,就好似一個高高在上的君王,在看著一個微不足道的乞丐。(未完待續。)
  ps:第三更奉上,雙倍月票期間,求兄弟們多多捧場!老貓必定不會讓大家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