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29 九千九百九十九

太上長老朝著大長老鄭庸恩掃了一眼,這才淡淡的道:“也罷,你們一脈雖然膽大包天,擅自脫離我們家族,罪責不輕,但是看在你們也算是我鄭家一脈的份上,我可以答應你這個請求!”
  說完這句話,太上長老的心中生出了一絲的期待,他期待那七品的武技金剛指。【】
  鄭鳴的嘴唇,輕輕的向上挑起了一絲,這一絲跳動的嘴唇中,充斥著譏諷的味道。
  而這種譏諷,看在太上長老的眼中,讓太上長老感到非常的不舒服。可是這一刻,他就算是心中不爽,也唯有將這口氣,咽下去。
  “太上長老,您要是這么說,這鹿鳴鎮,我們就不換了?”鄭鳴的聲音,終于傳了出來。
  這一刻,太上長老就覺得自己的臉在發紅,在鄭家,他一向說一不二,可是現而今,竟然被一個小輩,給如此的頂撞。
  “我說的是交換,而不是太上長老您的慷慨,要不是這鹿鳴鎮我們家住慣了,哼哼,它也值一份七品武技!”
  大長老鄭庸恩的臉色變幻了一下,心中暗暗嘆了一口氣,鄭鳴這個脾氣啊,他覺得要改一改。
  在他看來,目的已經達到了,何必在意太上長老在說什么,現在對于鄭鳴家而言,最重要的,是將鹿鳴鎮拿下,有一個安腳之地。
  這樣,交出寶兵和金剛指,也省的家族有素顏很忙太過激的反應,一舉兩得的事情,何必在意一個口舌之爭。
  “太上,鄭鳴,我看這件事情,也別多浪費口舌,直接交換就行了。”
  他這一開口,算是給太上長老找了一個臺階,太上長老狠狠的朝著鄭鳴掃了一眼,就不再開口。而鄭鳴則只是淡淡的看了大長老一眼。就不再開口。
  當一份合約擬好之后,鄭鳴從自己的懷中,拿出了金剛指的秘籍。
  對于這份七品武技的秘籍,太上長老等人。一個個都眼紅的緊,他們這一次來到鹿鳴鎮,本來是想要從鄭鳴哪里軟磨硬蹭的想要得到這份秘籍,現而今,這份秘籍。就已經擺在了他們的面前。
  太上長老伸手拿過那份明顯是手抄本的秘籍,臉上映出了一絲的紅暈。他隨便翻看了兩頁,眼眸之中就開始發亮。
  七品秘籍,而且好似還是七品中級的秘籍,這絕對是他們鄭家以后的鎮族之寶。
  快速的將金剛指秘籍放在懷中,太上長老這才沉聲的道:“金剛指秘籍是有了,那寶兵呢?”
  “寶兵還在鹿靈府,現在應該在驚人和我哥哥的手中,你們需要,找他們兩個人拿就是。”鄭鳴將那份太上長老簽訂的契約看了一眼。然后朝著在場的大長老等人道:“這份契約,我看三位長老也簽一下。”
  鄭庸恩點了點頭,沒有辯解什么,他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鄭鳴等人,所以很痛快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二長老和鄭杳的心中,此時盤算的是金剛指的秘籍,是那寶兵,對于鹿鳴鎮,也就沒有在放在心上。
  當他們將自己的名字簽上之后,鄭鳴一揮手道:“此地已經是我家。還請諸位先行離開吧!”說到此地,鄭鳴冷冷的道:“這里,不歡迎你們。”
  對于鄭鳴的逐客行為,太上長老的心中非常的不爽。可是合約已經簽訂,鄭鳴現而今逐走他們,也是合情合理。
  更何況想要的東西,都已經到手,為了保持自己的風度,太上長老一甩衣袖。轉身而去。
  而鄭杳等人,則朝著鄭鳴嘿嘿一笑,這才離開。鄭庸恩走在最后,他在離去的時候,輕輕的朝著鄭工玄道:“工玄,以后,一定要加強家里面的防衛。”
  “多謝大長老!”鄭工玄朝著鄭庸恩抱了一下拳道。
  隨著鄭庸恩的離去,房間之中,只剩下鄭鳴父子,鄭鳴從鄭工玄的眼中,看到了一絲淡淡的失落。
  他明白,雖然父親為了自己和鄭家正式的決裂,但是這么多年來,父親一直是鄭家的人,木然割斷這一切,他一時間恐怕有點難以釋懷。
  就在鄭鳴準備開口的時候,鄭工玄突然道:“鳴兒,從此之后,咱們家就自己做主了,哈哈,我本來以為咱們還要搬離這鹿鳴鎮,你將東西一給他們,看來連搬家咱們都不用了。”
  “以后,看來你爹我,也要嘗一下作家主的滋味了!”
  作家主,鄭工玄的嘴中說的很輕松,但是鄭鳴卻明白,這是鄭工玄怕自己擔憂而強顏歡笑。
  不過,他不會在這件事情上糾纏什么,笑了笑的鄭鳴道:“父親從今之后不但是家主,以后說不定還會成為這天下第一家的家主呢。”
  鄭工玄哈哈大笑,他對于鄭鳴這句話,并沒有太煩在心上。輕輕的在鄭鳴的肩膀上拍了一下,鄭工玄笑道:“好好去休息,那金剛指給他們,換來咱們家族的落腳之地,也不算是太虧,哈哈!”
  鄭鳴和鄭工玄父子,滿臉笑容的離開了大廳,他們重新回到了鄭鳴的庭院,一家人歡快的吃了一頓飯。
  整個鄭家,都笑聲不斷,好似洋溢著一種喜悅的味道,但是鄭鳴卻明白,這些喜悅,大多是做給自己看的,
  上到自己的父母,下到家中的那些仆役,他們都在強顏歡笑,而之所以營造這些,為的,只不過就是不讓自己失落。
  喝了點酒的鄭鳴,重新回到了床上,他*著眼眸想著今天的一切,不由得緊緊攥了攥拳頭。
  同時在自己的心中,他生出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要是哪一天*不得使用上古金烏英雄卡牌的時候,一定要第一個,將鄭家那些家伙給滅了。
  想到英雄牌,鄭鳴的心頭陡然冒出了一絲冷汗,現在自己還不好恢復,英雄牌是自己最后的底牌。
  自己的黃色聲望值還沒有抽取,如果這個時候不抽的話,等自己經脈盡斷的消息傳出去的話,恐怕自己的黃色聲望值,就會大幅的下降。
  抽取英雄牌,不能再耽誤。
  調出自己的英雄牌界面,鄭鳴就是一愣。那黃色聲望值的位置上,此時赫然是一個無比吉利的數字。
  九千九百九十九!
  好數字啊!就在鄭鳴心頭感嘆的時候,那所有的九,都便成了零。
  “黃色聲望值達到一萬,宿主屬性達到升級要求,請您選取三張卡牌作為基礎牌!”
  冰冷而沒有任何情緒的聲音,再次在鄭鳴的耳邊響起,聽到這聲音,鄭鳴就覺得自己好似聽到了仙音。
  升級了,一萬黃色的聲望值,讓自己達到了升級基礎牌的門檻,一時間,鄭鳴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第一次抽取了蒼熊體,對自己的體質,有了巨大的改變,這一次呢?這一次自己重新選取基礎牌,會不會讓自己受損的經脈,重新恢復過來呢?
  一個個期待的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不斷地閃動,而在他期待的時候,一張張黃色的英雄牌,開始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閃動。
  黃色的英雄牌,代表的是武俠牌!
  這一次,一定要抽取一個強一點的基礎牌,像上一次選取的李逵項充等人,實在是太弱了。
  當時,自己要是抽取了西楚霸王項羽,自己要是抽取了趙云,自己要是抽取了周彤,無論是哪一個,都能夠讓自己受益匪淺。
  可是這英雄牌的抽取,實在是太難,并不是說你想要抽取那個,就能夠抽到哪一個。
  但是,光擔憂抽取不到好的英雄牌,無疑沒有用,所以鄭鳴在沉吟了剎那,最終還是決定先抽了再說。
  該死鳥朝上,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一升起,他直接就在無數的卡牌之中,選擇了一張。
  當這張黃色的卡牌停留在自己心頭的時候,鄭鳴就覺得自己這一刻是真的緊張。
  畢竟,揭開這張英雄牌,就可以知道,自己選取的,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卡牌了。
  也許,這張卡牌厲害的讓自己心顫,比如風云之中的那些傲世高手,比如躍馬橫槍的厲若海,比如一劍飛仙的葉孤城。
  但是,鄭鳴知道,他同樣有可能,選擇的只是一個武俠人物中的,并不善于戰斗的人物,比如韋小寶。
  千萬不要是韋小寶啊!
  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一出現,就讓鄭鳴的心中一顫,他緩緩的將自己抽到的英雄牌在腦海之中給揭開,當他看到那英雄牌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心頭一種被重錘擊打了的感覺。
  尼瑪,還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大辮子,竟然……竟然是大辮子。
  莫非,自己的乞求,蒼天都沒有聽到,這……這不會又是一個韋爵爺吧,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只能夠說一句,那就是我究竟是造了什么孽啊!
  鄭鳴懷著顫抖的心理,朝著那翻開的卡牌看了過去,就見上面寫著三個字:石萬嗔。
  石萬嗔是誰?這個名字,鄭鳴真的覺得好陌生,他沉吟了一下,又朝著石萬嗔后面的技能看了過去。
  藥王殘篇,中級拳腳小成!
  這兩個技能,陡然讓鄭鳴的心頭一動,他終于想到了石萬嗔是誰,這家伙不就是毒手藥王的師弟,雪山飛狐之中程靈素的師叔嗎?
  自己怎么抽到了這么一個家伙,實在是太讓人不爽了!
  嫌棄無比的朝著石萬嗔的卡牌掃了一眼,鄭鳴也沒有先做選擇,而是繼續抽取基礎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