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0)      完本感言(12-10)     

隨身英雄殺128 從此無干

父愛向來不是可以隨便抹去的,不是可以輕易封殺的,對于舐犢情深的鄭工玄而言,如今他的鳴兒虛弱的有些笨拙,像一只剛出殼的雛j,這個形象讓他很是心痛。
  盡管鄭工玄表面上神情漠然,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作為父親,他當然得極盡所能,盡力保護好他心愛的兒子。一想起鳴兒,一股作父親的豪氣就直沖云霄,為了兒子,他鄭工玄的身軀永遠都可以驕傲的挺立著,沒有什么事能叫他覺得委屈。包括自決于家族。這太正常了!
  眾人萬萬沒有想到,此刻的鄭工玄,竟然為了保護鄭鳴,而自訣于家族,這種結果,同樣是他們始料未及的。
  更重要的是,只要鄭工玄自訣于家族,鄭家就沒有任何的權利,再向鄭工玄要求任何的東西。
  可是那七品的武技金剛指,對于他鄭杳來說,那可是重要無比。畢竟他的兒子鄭謹斌,就要成為家族唯一的希望,那金剛指,對他的兒子來說,無比的重要。
  還有那九品寶兵,在他的算計中,他們家最少也能夠分到兩份,現而今,鄭工玄如此自訣于家族,那他將難以再拿到這兩件東西。
  就在這震驚的時候,鄭庸恩已經大聲的道:“工玄,你不能這么糊涂,你要是這個時候自訣于家族的話,那么以后的處境,你可明白嗎?”
  “還不快點將這句話收回去?”
  鄭庸恩說完這句話之后,目光偷偷的朝著太上長老掃了一眼,發現太上長老的眼眸中,竟然沒有任何反對的意思。不由的大大松了一口氣。
  鄭工玄眼眸中的堅定,這一刻并沒有任何的減弱,他朝著鄭庸恩一抱拳道:“大長老,你為我著想,我明白。”
  “但是,我鄭工玄作為一個父親,我不能看著這些人如此欺辱我的兒子。我不能看著,在別人如此的屈辱之下,陪著笑臉,忍氣吞聲。”
  太上長老冷哼一聲道:“既然你自絕于家族。那從此之后,你鹿鳴鎮,就和我們晴川縣鄭家再無干系。”
  “以后,不允許你利用我們鄭家的名聲招搖撞騙,在三日之內。你離開我們鄭家晴川縣的地盤,否則,殺無赦!”
  太上長老的話,說的y森無比,而越是這樣,越能夠顯露出太上長老心中的暴怒。
  鄭工玄點了一下頭,算是認同了太上長老的話語。
  “太上長老,那寶兵和金剛指秘籍,不能夠讓他們帶走,那是在咱們鄭氏家族的名聲下。他們才得到的,正是因為家族的庇護,他們才能夠持有這些寶物。”
  鄭杳的話語之中,帶著y森的道:“他們可以離開鄭家,但是金剛指秘籍和寶兵,必須要留下!”
  雖然鄭家有不少和鄭工玄交好的人,比如大長老鄭庸恩一系,但是更多的,卻還是太上長老以及鄭杳一系,更何況。才波動人心。
  他們不論是從哪一點想,都不愿意鄭工玄一家子,帶著金剛指秘籍和寶兵而去。
  寶兵的厲害不說,金剛之秘籍。在他們的眼中,那就是一件天下難得到至寶。
  要知道,鄭家作為已經有千年歷史的九品家族,最強的武技,也就是八品而已。現而今,一份七品的金剛指秘籍。可以讓鄭家的地位,有一個大的飆升。
  誰不愿意,讓自己多一個學習金剛指的機會!
  “放p!”兩個字,這一刻在門外傳來,伴隨著這兩個字,本來關著的大門,被人用力的推開。
  鄭鳴漫步走了過來,他的身后,跟著低眉順眼的李小朵,只不過李小朵的手,同樣在顫抖。
  鄭鳴手指著鄭杳,聲音y冷的道:“你放p的時候,最好擦凈你的嘴巴,省的污染了這四周的空氣!”
  鄭杳被鄭鳴如此指著鼻子罵,頓時怒氣從他的心頭升了起來,在鄭鳴邁步走出來的時候,他的心中,還有那么一絲恐懼的感覺。
  但是當他想到鄭鳴此刻經脈寸斷,已經成為一個廢人之后,這種恐懼的感覺,就已經從他的心中消失的干干凈凈。
  “鄭鳴,你如此目無尊長,實在是可惡至極。要不是看在你是一個殘廢的份上,今日我就要好好的教訓你一下,讓你知道知道規矩。”
  鄭杳的話,說的慷慨激昂,可惜就在他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有人幽幽的說了一句:“鄭鳴要是沒有受傷,就憑你,也配說教訓他!”
  說話句話的,是鄭工玄,他y森森的朝著鄭杳掃了一眼道:“要動手,我奉陪你!”
  作為鄭家不多的九品高手之一,鄭工玄的武力,在家族之中排在前三位,鄭杳雖然已經成為了三長老,但是他的修為,并沒有突破九品。
  所以,讓他和鄭工玄對戰,他還差得多。
  而鄭工玄這一句話,也讓不少人清醒了過來。九品高手,鄭工玄是九品高手,他們這些人和鄭工玄比,大部分都算不了什么。
  “太上長老,您看他們這……”
  鄭鳴朝著鄭工玄一笑道:“爹,這件事情,我看就讓孩兒處理一下吧!”
  鄭工玄闞澤臉色蒼白的兒子,點了點頭道:“鳴兒,你大膽的去做,爹在這里,絕對不允許其他人欺辱你!”
  鄭工玄的話說的聲音不大,但是斬釘截鐵,一如金剛!
  太上長老看著鄭鳴那淡淡的神色,心中不由的升起了一種詭異的感覺。就在這個時候,就聽鄭鳴冷省的道:“太上長老,雖然我現在身上有傷,但是你信不信,我還可以強行讓自己的修為恢復一下。”
  “雖然這個時間不長,但是我卻能夠,將你們這些人,殺個干干凈凈,你要不是試試?”
  要不要,這三個字,讓四周變的一片寂靜!
  鄭鳴的兇名,可以說在鄭家已經相當的有威懾,特別是和他交過手的太上長老,更明白這小子是何等的難纏。
  擊敗了程一刀的鄭鳴,更讓太上長老知道了他和鄭鳴之間的差距。雖然鄭鳴現而今已經經脈斷裂,但是鄭鳴的話,還是讓太上長老心中發寒。
  而那一句將你們統統殺光,更壓的太上長老有點喘不過氣來。
  雖然,這一刻,太上長老很想說,你說的這些,我通通都不相信,但是看著神色凝重的鄭鳴,這句話,太上長老有點說不出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要真的這鄭鳴恢復實力,將在場的所有人統統擊殺的話,不說鄭家會怎樣,他們這些人,都活不了。
  一直都是鄭家智囊一級人物的鄭杳,在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準備說話的時候,最終還是將那話咽進了肚子里。
  他雖然覺得,鄭鳴的話,實現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他實在是不愿意,拿著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畢竟,性命是自己的!要是真的被鄭鳴在這個時候擊殺的話,那他就太冤了。
  “鄭鳴,你想要怎樣?”太上長老在等了好一會,發現四周沒有人開口之后,最終嘴里面憋出了這句話來。
  你想要在怎么樣,這句話沒有問題,但是從太上長老的口中說出來,卻讓人感到,太上長老說話的語氣,有一些底氣不足。
  鄭鳴朝著鄭工玄掃了一眼,淡淡的道:“我父親既然已經說了和你們鄭家不在相干,那咱們從此之后,就互不干擾。”
  “你們不是想要金剛指秘籍嗎?可以,我可以將金剛指的秘籍和寶兵給你們交換一下。”
  “只要你們鄭家將這個鹿鳴鎮拿出來,交還給我們,那金剛指的秘籍和幾件寶兵,都送與你們又如何?”
  以鹿鳴鎮換取寶兵和金剛指的秘籍,就算是一個傻子,都能夠感到,這其中,賺頭不小。
  雖然,地盤好似是永遠的,但是一個小小的鹿鳴鎮,在晴川縣里面,實在是不顯眼。
  而且一年下來,鹿鳴鎮能夠給鄭家繳納的銀兩,也不過是幾千兩而已,可是金剛指秘籍和寶兵,那一劍不值上百萬的銀子。
  更重要的是,這兩種東西,就算是你有錢,都換不到。
  太上長老看著神色淡然的鄭鳴,心中一陣的意動。雖然,他很想在不花費半點錢財的情況下,將金剛指秘籍和鄭鳴手中的寶兵,統統搶進自己手中。
  但是他心中的意識一直在告訴他,鄭鳴現而今并不是再和他開玩笑。
  鄭鳴真的有能力,將他們殺的干干凈凈。
  雖然他不知道,鄭鳴究竟憑著什么樣的手段,恢復他一身的武技,但是他卻不愿意,也不敢冒險。
  “太上長老,這鹿鳴鎮乃是我們鄭家的領地,要是和他們交換的話,實在是……”二長老惡狠狠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話語中帶著一絲不甘心。
  一響貪婪的二長老,在鄭工玄決定脫離鄭家的時候,就想著讓自己的兄弟,來做鹿鳴鎮的鎮首。
  所以,在看到太上長老對鄭鳴的提議心動的時候,他就第一個蹦了出來,準備阻攔太上長老做出決議。
  但是,還沒有等他的話說完,太上長老就冷哼一聲道:“怎么,你反對嗎?”
  這句話,說的很平靜,但是話語之中,卻帶著太上長老對二長老的巨大不滿。
  二長老雖然莽撞,但是對于太上長老的神色,卻還是能夠感應到的,他趕忙擺手道:“這個……這個自然是太上長老您作主,您作主啊!”(未完待續。)
  ps:第二更奉上,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