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9-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9-29)      完本感言(09-29)     

隨身英雄殺127 巧取豪奪

“鄭工玄,你血口噴人!”在二長老面紅耳赤的時候,鄭杳卻跳出來氣急敗壞的繼續道:“你……你說的輕巧,可是你有沒有為現在的家族考慮一下?”
  說到此處,鄭杳朝著端坐不動的太上長老一抱拳道:“太上,屬下之所以建議鄭鳴向各大家族跪門賠罪,為的可不是自己,我為的,是咱們整個鄭家。【】”
  “我鄭杳一片赤誠為家族,天日可見!”
  太上長老一揮衣袖道:“你的委屈,我心中明白,這些就不用再說了,你還有什么話嗎?”
  太上長老這句話一出口,頓時讓鄭工玄的臉漲得通紅。鄭杳落井下石,倒成了赤膽忠心為家族。
  那自己呢,自己只不過不能夠接受他們的亂命,又成了什么,他的身體在顫抖,他想要破口大罵,但是一時間,他又有點說不出話來。
  這口氣憋在鄭工玄的心頭,讓他感到相當的難受。
  鄭杳見太上長老支持自己,心中不由得大喜過望。雖然剛才再說那些話的時候,她算準了太上長老一定會支持自己。
  可是算準了是一方面,真正的支持,卻是另外一方面。現在完全得到了太上長老的支持,鄭杳的神色,越加顯得得意起來。
  他朝著太上長老再次一抱拳道:“太上,作為家族的一份子,不論是誰,他的東西,都不是完全屬于他自己,首先,他的東西屬于家族,然后才屬于他。”
  “鄭鳴現在已經成為了殘廢之軀,他的武技,我覺得應該交給家族,讓家族選優秀的弟子進行修煉。”
  “只有這樣,我們鄭家,才能夠在接下來的論品之會上,屹立不倒。甚至更上一層樓。”
  太上長老對于鄭鳴的武技,同樣心懷窺視,而一旦將這些繳納給家族的話,那就等于繳納給了他這個太上長老。
  當下。太上長老又輕輕的點了一下頭道:“鄭杳你一心為家族,真的很好啊!”
  “工玄,等一下,你讓鄭鳴將他修煉的一些武技交出來。他現在已經不需要,就應該留在家族。”
  鄭工玄雖然心中氣惱。但是對于這個事情,卻也知道自己阻攔不了。他點了點頭之后,沉聲的朝著太上長老一抱拳道:“太上長老放心,我一會可以讓鳴兒將他的武技叫出來。”
  “現而今,鳴兒身體虛弱,經脈斷裂的痛苦,相信太上長老也能夠明白,我知道咱們家族之中,有一顆九品丹藥,名為修元丹。請求太上長老賜下。”
  九品丹藥,在鄭家雖然也稱得上珍貴,但是那這等丹藥出來換取鄭鳴手中的武技,特別是剛剛從鹿靈府哪里的道的消息,說鄭鳴從神行院的打賭中贏得了一份七品武技金剛指,那實在是太劃算了。
  就在太上長老準備點頭應允的時候,那鄭杳沉聲的到:“太上長老,那家族論品之會只有幾年時間,修元丹珍貴,不能夠亂用在無用之人身上。”
  “鄭杳。什么叫做無用之人,難道你覺得,就是你有用之人嗎!”鄭工玄手指著鄭杳,怒聲的喝道。
  鄭杳嘿嘿一笑道:“我這樣。也是為了家族不是。鄭工玄長老,你是家族的長老,要一切以家族為重啊!”
  鄭庸恩的臉色變的很難看,他心中清楚,鄭杳這分明就是在為難鄭工玄。
  說什么一切為了家族,要是你鄭杳一心為了家族。為什么還會背著家族,做那么多損公肥私的事情。
  在場的眾人中,所有人都可以說一切為了家族,就你鄭杳不可以。
  “太上長老,我可以用鳴兒從鹿靈府那里得來的幾件九品寶兵,來換取修元丹。”鄭工玄在猶豫了剎那,猛地一咬牙,沉聲的說道。
  九品寶兵,對于武者來說,比之丹藥,實在是貴重太多了。
  一份九品丹藥修元丹,最大的作用,也不過是讓人快速的恢復修為而已。
  可是九品寶兵不一樣,九品寶兵可以增強使用者的武力,九品寶兵,可以傳承下去,九品寶兵更可以成為一種威懾!
  別說一件九品寶兵可以換取三份以上的修元丹,現而今,鄭工玄可是拿出了幾件寶兵。
  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能夠感覺到鄭工玄的無奈和不甘。
  這個換取,不是要求,無論是在何時何地,那都會有人爭著搶著換取。
  可是,鄭杳絕對不會讓鄭工玄他們如愿,他嘿嘿一笑道:“真是好笑,工玄長老你莫非忘了,證明乃是我們家族的人,他的道的寶兵,就是家族的寶兵!”
  “你拿家族的寶兵,換取家族的丹藥,工玄兄你覺得這件事情,真的能行嗎?”
  “大家說能行嗎?”
  四周那些跟著鄭杳的族人,雖然心中覺得鄭杳太過分,但是他們還是齊聲道:“不能這樣換,用家族的東西換取家族的東西,真是一個大大的玩笑!”
  按照鄭杳的話說,你的武技功法,是家族的,你得到的寶兵,同樣是家族的。
  而家族的寶丹,則是非常對不起,那些寶丹,家族準備放在更重要的事情上,所以沒有你的份!
  而家族是什么,只是一個好說的稱謂,實際上,鄭杳這是要通過家族這兩個字,將鄭鳴手中的一切,強取豪奪!
  鄭工玄的臉色,變的越來越紅,這一刻,處在他四周的人,都感覺到,他整個人,就好似一團火焰,一團隨時都準備爆發出來的火焰。
  他朝著端坐在中間的太上長老看了一眼,隨機大步向前走了兩步,而這時,站在太上長老身邊的大長老鄭庸恩,已經有所感覺,他攔住鄭工玄道:“工玄,你要冷靜!”
  冷靜的意思是什么,鄭工玄清楚的很,他朝著鄭庸恩輕輕笑了笑,然后抱拳朝著太上長老道:“太上長老,您覺得,鄭杳說的對嗎?”
  太上長老人老成精,對于事情的本質,他一眼都能夠看得清楚。鄭工玄這是要他,出來主持公道。
  只不過,他從心中,對鄭鳴就有些厭惡,更何況現而今,鄭鳴已經是沒有了爪牙的老虎,他更不用在意。
  所以,在稍微沉吟了剎那,太上長老就冷漠無比的道:“我覺得,鄭杳說的有道理。”
  “好一個有道理,好一個有道理啊!”鄭工玄的聲音,一下子高亢了很多,他手指著太上長老,怒聲的道:“顛倒黑白,巧取豪奪,一個家族到了這般的地步,哼哼,到滅亡的時間,也就不遠了!”
  這句話一出口,太上長老的臉色就是一僵。
  鄭工玄現在雖然沒有提他的名字,但這就是在罵他,他作為鄭家唯一的八品武者,這些年來,在鄭家一直都是說一不二。
  也就是前些時候,鄭鳴挑釁了一下他的威嚴,這種挑釁,讓太上長老非常的不舒服。
  現而今,鄭鳴是殘了,可是鄭鳴的老爹,這個該死的鄭工玄,他……他竟然敢如此說自己。
  他該死,他罪該萬死!
  “鄭工玄,你好大的膽子,你竟然敢詛咒家族,像你這樣的人,就應該逐出家族!”鄭杳的聲音,有點哆嗦,但是聽到鄭杳如此說話的人,卻明白鄭杳的心中,是何等歡喜。
  “鄭工玄,家有家規,一切事情,都要按照家規行事,你這般肆無忌憚,實在是罪大惡極!”二長老的眼眸之中,充滿了兇煞之氣。
  大長老鄭庸恩眼眸快速的閃動,額頭上的汗珠,也在不斷地滴下。他剛才一直都覺得,鄭工玄實在是有點太激動,可是現而今,他才發現,鄭工玄的激動,遠不止這些。
  “工玄,你還不快給太上長老賠罪!”
  鄭庸恩一拉鄭工玄,鄭重的說道,他和鄭工玄的關系一向不錯,所以他不愿意看到鄭工玄繼續吃虧。
  鄭工玄朝著鄭庸恩一抱拳道:“大長老,您的心意,我鄭庸恩心中明白,不過,這等的家族,我也不必再待下去了!”
  “從此之后,我們鹿鳴鎮鄭家的人,退出晴川縣鄭氏家族,和晴川縣鄭氏家族在不相干!”
  最后一句在不相干,鄭工玄說的慷慨激昂,說的斬釘截鐵,說的九牛難回!
  這句話一出口,整個大廳變的一片的靜寂。就算是太上長老,此時也呆在了那里。
  他壓制鄭工玄,他要奪取鄭鳴的武技和鄭鳴得來的寶兵,他要讓鄭鳴一系在家族之中,永遠不能在崛起。
  但是他沒有想到,鄭工玄竟然如此的剛烈,離開家族,或者是自逐于家族,這在大晉王朝來說,就是一個最難以作出的選擇。
  畢竟,家族子弟,就算是在家族之中受到排擠,但是在家族外部,他依舊能夠受到家族的庇護。
  但是,一旦自訣于家族,那么,從此之后,這個人將不再受家族的庇護,這個人和家族就沒有任何的聯系。
  所以,在大晉王朝的世家中,這種自訣于家族的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但是這種事情,真的很少。
  大多數的時候,一個人要不是被*迫到了極點,也不會做出這種自訣于家族的事情。
  而按照大晉王朝的宗法,一個人只要是自訣于家族,那么他和這個家族,就真的沒有任何的干系。就算是這個人被人碎尸萬段,家族也不會吭上半聲。
  鄭杳等人,也愣在了那里,他們的目的,無外是落井下石,巧取豪奪鄭鳴手中的武技和寶兵而已。(未完待續。)
  ps:第一更奉上,求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