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26 發威的丫頭

鄭瑾瀧對于幾個剛剛達到十三品的武者,絲毫不放在心上,他手掌變幻之間,猛虎拳一記猛虎掏心打在了一個武者的肚子上,直接將那武者打的口吐鮮血。樂文小說|
  “讓我離開,就憑你們也配!”鄭瑾瀧面帶蔑視的朝著那幾個武者掃了一眼,目光又看向鄭鳴道:“鳴少,幾個奴才的功夫不夠,要不您將我趕走。”
  說到此處,他朝著身后的幾個漢子哈哈笑道:“鳴少可不得了,人家可是橫推鹿靈無對手,我真的好怕啊!”
  嘴里說著好怕,但是鄭瑾瀧的眼中,哪里有半分怕的味道,他此時,更多的是挑釁!
  跟在鄭瑾瀧身后的幾個漢子,也跟著大笑了起來,他們同樣已經知道了鄭鳴經脈寸斷的消息,所以對他們而言,這個時候的鄭鳴,就是一個沒有牙的老虎。
  老虎一旦沒有了牙,那就不是老虎。
  鄭鳴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冷色,他現而今,已經決定要將鄭瑾瀧給宰了。
  雖然現在,他渾身經脈斷了,施展不了自己的力量,但是鄭鳴的身上,還有英雄牌。
  無論是小李廣花榮,還是那幾張不怎么出眾的武將牌,每一個斬殺鄭瑾瀧,都不會是什么大的問題。
  “你立即給我走,再不走,我……我打死你!”李小朵看著鄭瑾瀧,大聲的說道。
  此時的李小朵,看上去沒有絲毫嚇人的氣息,她那滿是青春活力的樣子,很是有一種秀色可餐的味道。
  鄭瑾瀧的目標,本來放在鄭鳴的身上,看到那氣鼓鼓的李小朵。他的眼前不由得一亮。
  這小子也禍害了不少的女子,但是在他的感覺之中,李小朵好似有一種特殊的味道深深的吸引著他。
  “小娘子。你這樣兇巴巴的模樣,可是不招惹人喜歡。你要打我,來呀,我非常想要讓你打死我。”
  說話間,鄭瑾瀧就朝著李小朵逼過去,那摸樣,就是要占李小朵的便宜。
  可是,就在他的身子朝著李小朵挨去的剎那,李小朵那本來有些不知道放哪里的手掌。陡然猶如綻開的蓮花一般,朝著鄭瑾瀧就揮了過去。
  剎那之間,一陣耳光聲,就傳了過來。
  鄭瑾瀧的臉,在李小朵收住手掌的時候,已經腫起來很高,他的眼眸中滿是怒色。
  “小丫頭,你竟然敢打我,今日少爺就讓你……”還沒有等鄭瑾瀧說完,本來還有些怯怯摸樣的李小朵。玉手輕揮,就抓住了鄭瑾瀧的衣襟,然后將鄭瑾瀧整個人。直接抓起,然后重重的扔在了一塊石頭上。
  這一抓一扔,有一種妙奪天工的感覺。
  鄭鳴雖然經脈斷了,但是他的眼力還在,特別是經過使用厲若海的英雄牌,讓他的眼力更上了一層樓。
  可惜的是,當時他抽取厲若海英雄牌的時候,使用的是紅色的聲望值,沒有從厲若海的卡牌上。得到十分之一的屬性。
  這是一種很高超的擒拿手法,自己就算是經脈不斷。想要破解這種手法也不容易。
  除非用九重金鐘罩硬抗!
  這丫頭,什么時候如此厲害。莫非他跟著傅玉清,還真學了不少有用的東西?
  就在鄭鳴心里很是疑惑的時候,已經被摔得頭暈腦脹的鄭瑾瀧,大聲的朝著跟在他身后的那些跟班道:“你們……你們還不給我抓住這個丫頭,少爺……少爺我要弄死他!”
  那些鄭瑾瀧的跟班,此時對于嬌嬌怯怯的李小朵,已經多出了五分的畏懼,只不過李小朵那羞怯的丫頭模樣,再加上鄭瑾瀧的淫威,讓他們暫時將自己的害怕收了起來。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然后一齊朝著李小朵沖了過去,想用這種方法,打到李小朵。
  端陽英看到此處,剛剛準備吩咐自己的下人上去,鄭鳴卻笑著朝著他一擺手。
  李小朵看著如此多的人沖向自己,秀氣的眼中,頓時露出了一絲恐懼之色。
  不過當那第一個壯漢沖到她面前的時候,李小朵一下子閉上了眼睛,然后粉嫩的雙拳,在虛空之中不斷地揮動。
  “你們這些壞人,讓你們欺辱我叫少爺,打打打,我打死你們……”
  伴隨著李小朵的喊聲,鄭瑾瀧那些跟班,一個個被詭異的打倒在地,他們雖然被打倒在地的姿勢不一樣,但是一個個都是鼻青臉腫,苦不堪言。
  看著一副啪啪揮拳的李小朵,他們的眼中,全都是淚珠。
  李小朵的拳法,奧妙無比,鄭鳴看著一邊用力揮拳,一邊好似要哭的李小朵,心中有一種好笑的感覺。
  這個怯生生的丫頭,竟然學成了這般的拳法,傅玉清還真是費心了。
  也就在鄭鳴的唇邊露出一絲笑意的時候,李小朵的拳,總算是打完了,她那雙大大的眼睛看著倒在地上,一個個鼻青臉腫的武者,驚呆在了哪里。
  而她一幅無辜的模樣,更是讓那些武者,有一種想要抹脖子自殺的沖動。
  搞什么搞,你大姐都將我們蹂躪成了這樣,還裝什么無辜啊!
  鄭瑾瀧滿是不甘和恐懼的看著李小朵,他想要再說兩句話,以表示他鄭大少爺還會回來,可是當李小朵的目光看向他的瞬間,他就覺得心頭恐懼不已。
  “鄭鳴,你給我等著,這件事情,我跟你沒完!”
  說了這句狠話之后,鄭瑾瀧就灰溜溜的跑了而那些跟在鄭瑾瀧身后的跟班,也一個個跑得飛快。
  剛才的情形,對于他們而言,就好似掉入了地獄之中一般,他們這些人,雖然平時不自詡為高手,卻覺得自己的水平也不差,可是在鄭家,被一個負責粗實的丫頭給虐了。
  被打,他們不怕,可是現在的關鍵是,他們在被打的時候,那打他們丫鬟的模樣。
  實在是,太欺負人了!
  李小朵此刻,就覺得臉無比的紅,自己剛才當著少爺和夫人的面那個模樣,真是丟大人了。
  “夫人,少爺,我剛才……剛才實在是沒有忍住!”手指輕輕的揉著衣角,李小朵的話語中,帶著怯生生的樣子。
  鄭鳴看著李小朵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她這話說的時候,能不能顧忌一下鄭瑾瀧的感覺,她一個沒有忍住就成了這樣,那人家鄭瑾瀧……
  “好孩子,沒忍住好,對這種人,就應該忍不住教訓他們一番。”端陽英對于鄭瑾瀧是相當的痛恨,她伸手將李小朵招到自己面前,笑吟吟的道:“以后你就跟著你們二少爺,誰要是再像剛才那個壞蛋,你只管揍,夫人我給你撐腰。”
  “謝夫人,請夫人放心,誰要是再敢對二少爺不敬,小朵一定狠狠的揍他。”
  聽到端陽英的話,李小朵臉上的笑容,頓時綻放了出來,她一邊表決心,還一邊用手揮動了一下自己的拳頭。
  那摸樣,好似在表現自己的拳頭是多么的有力。
  “母親,我去前邊看看。”鄭鳴此時心情不錯,但是他更知道,前面現而今,絕對不會那么的平靜。
  端陽英猶豫了剎那,還是擺手道:“鳴兒你剛剛回來,還是在家里休息的好,家里的事情,你父親能夠處理好。”
  “母親,我就是過去看看。”鄭鳴堅持的說道。
  端陽英的性子,還是比較軟的,所以在聽到鄭鳴的要求之后,就點頭答應,不過她還是要求李小朵跟著鄭鳴去前院。
  前院,此時并不平靜,在鄭鳴走進前院的剎那,就聽到他父親鄭工玄沉聲的道:“我不同意!”
  “工玄,你年齡也不小了,更何況你在家族之中,也是長老的身份,你怎可以如此意氣用事。”說話的,是鄭杳。
  就聽他以一副痛心疾首的口氣道:“我知道你疼惜自己的兒子,可是鄭鳴干的那些事情,實在是得罪的人太多,甚至可以說,他已經將咱們鄭家,送到了風口浪尖。”
  “現而今,他已經成了這個樣子,面對人家報復的,是咱們鄭家,他如果不出去向人家磕頭賠罪,那些他得罪的家族報復起來,咱們鄭家怎么能夠抵擋。”
  “一切為了家族,你又不是不明白!”
  鄭杳說完,那二長老也跟著道:“鄭鳴就是一個惹事的魔王,他自己惹下的事情,他自己不處理怎么行!”
  “讓他給人家磕頭賠罪,那是我們想著給他一條活路,要不然工玄你覺得,人家那些被他得罪的家族,能夠放過他嗎?”
  鄭工玄看著一臉一心為公的二長老和鄭杳,神色中,充斥著激動,他手指著鄭杳和二長老,冷聲的道:“兩位長老,昨天這個時候,你們的話,可不是這么說的。”
  “你們可是說,鄭鳴在鹿靈府掙了偌大的面子,鄭鳴是咱們鄭家的千里駒!”
  “還有,鳴兒在鹿靈府擊敗程一刀的之時,咱們鄭家成為了三十六縣世家的領袖,當時你們說的又是什么?”
  “現而今,鳴兒受傷,你們……你們不但不想辦法讓鳴兒恢復修為,反而打著為了鄭家的名義,要鳴兒上一個個對手家里跪門賠罪,你們摸著自己的良心問一問,你們如此做,是不是太過分!”
  鄭工玄一番慷慨激昂的話,讓大長老鄭庸恩感到心中爽利無比,他對于鄭杳等人的話語,早就有點看不過去,但是作為家族的大長老,他要維護家族的團結。
  可是現而今,鄭工玄的這一番話,說的痛快之極,說出了他想說,卻不能說的話。(未完待續。)
  ps:第十更奉上,請兄弟們多多捧場!
  ...